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炉子里的机会

第一百六十七章 炉子里的机会

  本来是打算去河流上游看看的,但比起实实在在的威胁,上游可能存在的那些虫子实在不值一提。

  没了去上游观察的心思,心思重重返回浅石滩,挖掘岩盐的地方水花扑腾得厉害,水里的大鱼小鱼听见动静急急忙忙窜回宽阔水域。常冠无意中挖掘出来的缺口像个口袋,进出需要经过并不宽敞的口子,着急忙慌一阵扑腾反而坏了事,一条大鱼的鱼鳍长刺卡在石头缝里,狠狠挣扎几下,撇断了半边鱼鳍才回复自由,自己把自己吓得不轻,钻进深水里不知去向。

  “哈哈哈,光长了一身肉,蠢鱼,也是蠢鱼。”黑斯格站在烂泥里抱着肚子只笑。他想得开,只要自家主子在,什么问题都找不到自己头上来,走了一路,心思放松了些,瞧见常冠拧着眉头,有意分散注意力,何况那大鱼看起来的确不算多灵敏,白长了一身肉,刚才要是手里捏着根木棍,只要一棍子敲准了,多大的鱼也能敲得翻起白肚皮。

  常冠笑不出来,无法忘记先前的惊险一幕,提前推开黑斯格在危机到来前一刻险险脱离,完全是自己对危机的提前预感起了作用,再晚一刻,他都不敢保证能安然无恙,逃过一次不能根除麻烦,他担心那玩意儿杀死越来越多动物,尸体铺到的地方它就能随意移动。

  记得它袭击恐鸟的时候,不管是形体还是带来的压迫感都不强,它‘成长’的速度也太快了,从观察得到的信息推断,很可能扼杀生灵就能成长,照它的发展速度,下一次遇到还能靠运气逃过去吗?

  这是足够威胁安全的最大危机,逃避并不能解决麻烦,反而会拖延时间,错过最后的机会。最好的自救办法,只能是彻底清除祸患。

  常冠却想不到解决麻烦的方法,走一路想一路,毫无头绪,搞得他心烦意乱。

  常冠承认,他其实对这个结果有一些预料,但那时候,他以为事情有转机,只要没有外力介入,事情不一定会朝最坏的方向发展。

  结果就是,事实真的发生了,他可以非常明确的感受到强大压力。

  一屁股坐在的浅石滩的某块石头上,盯着水面发呆,心头冒出各种想法翻来覆去。

  他有没有什么灵感启发不知道,倒是引动河流里鱼群躁动起来,那些吃惯了白食的鱼绕着附近打转,时不时的把脑袋伸出水面吐出一个泡泡,眼巴巴等着常冠再丢下食物。

  哪知道,常冠这一坐就坐到了幽月升起。

  黑斯格爬上另一块大石头把黑纹刺犸料理了,内脏没浪费,甩进水里,鱼群疯了似的挤作一团,可别小瞧了同类之间的争斗,窝里斗一个比一个狠,眼睁睁看着那些没抢到食物的鱼把水搅浑,张大嘴巴啃在身边的同类身上,对方不是吃素的,回以同样的手段。

  结果就是,内脏被抢光了,水却越搅越浑,鼓着鱼泡眼的大鱼小鱼在本能驱使下撕咬着一切可以吃的东西。

  很快看到有被咬去一块肉的鱼浮上水面,又拖到水下去,就再看不到它浮上来。

  打得也太凶了些,常冠不得不捡起几块石头砸进水里,帮助鱼群恢复冷静。

  鱼群散了,搅浑的水逐渐恢复到平常模样,只有幽月投射下来的光线在黑色带子似的河流上留下幽蓝一笔,蓝印着黑,清冷又淡然。

  常冠恢复了平静,胡思乱想这么久当然是一无所获,只不过从焦虑状态脱离了出来,暂时战胜了压力,已经可以从旁观角度看清局势,常冠并非完全处于劣势,他没有到绝境,就算手段尽出依旧不可敌,他能跑,大不了丢弃一切,打不赢还躲不起么?

  情况不比以前,在之前没有实力,庇护所是最大的财产,舍弃意味着一夜回到最初的状态,又要在生死线上挣扎,现在多少有了改变,虽然庇护所依旧是最大的财产,但已经并非不可舍弃,只要常冠维持自身状态,想要得到食物不难,想要找到另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重建一切也并非做不到。

  当然,那是最坏的情况,常冠远远没到那一步。

  只不过未虑胜先虑败是看到重大风险前的思维习惯。

  常冠现在的实力大部分来自魔之力,魔之力异化身躯部位,只能提升物理攻击力,拿那种烟雾状的虚实体没有办法,但情况是暂时的,小恶魔的潜力远远不止于此,只要到进阶实力,任何一个小恶魔都有机会拥有元素控制力,也就实现了物法双修。

  巧得很,这个机会就在家里,在那个泥巴糊的炉子里。

  关键只在于,能不能抓住机会,能不能在时间上取得优势。

  常冠只怕没有希望,他从不认为自己是机会主义者,但只要机会出现,从来不会放过。

  确定了目标,要做的事情就清楚了,剩下的,仅仅是付诸行动而已。

  至于现在,常冠又有了新的狩猎计划,枯坐到夜里,观察到了河流的一些变化,附近河段的鱼群是多了些,自相残杀死掉了多可惜,家里的木架多,多少鱼干都晾得了。

  甚至这里已经有了适合捕鱼的先天条件,在常冠的眼里,挖岩盐出现的地形变动可以利用,肚子大口子小的口袋状地形简直是天然的陷进。别看鱼群暴躁凶猛,其实鱼群比落单的鱼更加好对付,本就不太聪明的鱼一旦变成鱼群的一份子,它就失去了基本的判断能力,只跟着群体活动。

  口袋阵对鱼群有天然的吸引力,有事没事喜欢往里钻,要是提前下饵封住口袋,说不好能困住意想不到的收获,来个瓮中捉鳖。不利用一下这个优势地形简直对不起被冲走的岩盐。

  还有钓具,这倒是难题,线和杆不至于发愁,需要发愁的是鱼钩,再用什么动物的牙齿做一次姓消耗品肯定不行了,用上金属鱼钩才好。

  只要工具趁手,完全有把握跟河里的大鱼一较长短。

  这次出门,还没有达到心理预期的收获,不想回家,干脆往河流下游去。

  沿河而下,河岸地势走高,岸边植物拥挤成片。在这里,植物占据着优势,沿河地段地形复杂,没有哪个动物乐意当那个开荒的领头者,所以,这里没有烂泥似的地面,各种落叶铺满地面。

  临水一线的位置,意图挤占所有空间的植物不少从岸边垂下水面,它们的长势太好了些,比人为密植的绿化带还要茂密,在河边一线形成了护栏似的东西。但这种护栏不会有丁点保护作用,相反,它很危险,枝叶不仅藏着各种道不上名字的蛇虫,最关键的是,植物挡住了视线,看不清脚下的后果...很可能是一脚踏空,跟水里游曳的生物亲密接触。

  这里可不是上游的狭窄地段,谁知道水里除了各种模样的蠢鱼,另外还有什么东西。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