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无耻盗贼

第一百六十八章 无耻盗贼

  路过曾经采集克罗克罗果实的大片荆棘丛,远远看到河道岔口,鱼人辛苦筑造的水坝子缺少维护没经受住丰水期的汹涌水流,垮塌了很多,站在岸边只看到一截一截超出水面的基座,拦不住水也没办法落脚。

  常冠停住脚步,眯起眼睛,如果他的黑暗视觉没有出现问题的话,看到远处河中央一处基座上正趴着一只生物,长长的身子看不清具体外貌,能上基座打盹自然能上岸来,是水陆两栖的生物。

  “去那边看看有没有危险,别靠近的河边,这里来了新邻居。”常冠吩咐黑斯格一句,悄悄沿着河岸行走,黑斯格去的是背后,他只要注意眼前和河里没有危险就行了。

  河面很安静,表面看起来很安静,用眼睛看是看不出什么异常的,但只要沿着河岸走上一段路,自然能从格外潮湿的岸边植物上闻到些不安的气息,地面潮湿却没有明显的脚印,看起来,自从鱼人离开之后不请自来的邻居彻底占据了岔口的好地段,寒季时估计还看不出痕迹,寒季之后稍微有些危机意识的动物都不会靠近附近了,至于为什么能上岸的水陆两栖生物没有留下脚印,常冠只能猜测它们可能有特别的行走方式。

  一堆潮湿发黑的枯草堆成个小堆,在厚厚的腐殖层中并不显眼,但只要细心观察,一定能发现异样,枯草不是稀奇东西遍地都是,但它们在树冠层下的环境里很难成堆成堆的生长,四周只有灌木荆棘,突兀一堆枯草堆在一起,难道不可疑?

  这个位置不错,少数临水的平坦地方,高出水面少许,哪怕出现意外因素水面上升也不担心转眼淹进水里,近水一处地方地面干净滑溜,像是有什么东西经常拖来拖去,地势呈自然斜面铺进水里。

  哗啦一声,一双巨螯探出水来,习惯姓的左右横扫把才落下的枯枝烂叶扫到一边,悠闲爬上岸来,径直朝枯草堆移动。

  格外巨大的螯显眼得很,巨螯的甲壳延伸包裹住前半身,四爪有蹼粗壮尾巴,丝缕水线正从甲壳缝隙滑下,有具柄的复眼支棱在脑袋两侧看起来像是蟹类眼睛的结构,头胸甲侧有鳃室,嘴长在甲壳的下方,两片可活动的壳裂开一道竖向口子,里面是交错排列的细齿,利于咀嚼撕咬大块食物也适合采食习惯以为的小鱼小虾贝蚌,后半截身子甲壳收拢只覆盖脊背一线延伸至尾巴,鳞甲片片没有甲壳的厚实看起来更加灵活,四肢强壮有蹼,身材总体来说偏向修长,想象得到在水下依旧具备高速行动能力。

  如果硬是要找个合适的说法概括它的长相,前半身像蝎或蟹,后半身像鳄鱼,到了近处发现它整个身躯长度超过三米,加上巨螯长度接近四米,流畅曲线看起来不臃肿,力量速度兼备,是天生猎手。

  常冠躲在树上看清了它的模样,再次重新摆正对黑暗世界里生物的认知,搜遍传承记忆没有找到关于它的记忆,算是新发现的物种,这是好事啊,有段时间没有命名新发现的生物了,看它外形特点十足,不叫蝎鳄都对不起那对大号钳子。

  打转回来的黑斯格趴在另一棵树上,轻轻动弹一下,地面的蝎鳄立马察觉到异样,警惕地摆动脑袋,好在它身体结构特殊,抬头困难,支棱起来的眼睛看不到头顶的事物,黑斯格屏住呼吸不再胡乱动作,蝎鳄在地面上四处搜索什么都没发现才放下心来,爬上岸扒开枯草堆趴在里面一动不动。

  看起来竟然是准备小憩。

  常冠有点后悔爬上树了,谁知道这东西一觉要睡多久,他没有太多时间耗在这里。

  好在没过多久时间,岸边哗啦水响,又一条蝎鳄爬上岸来,它体型更大些,夹着撕咬去半边身躯的大鱼丢在窝边,没脸没皮想凑到趴窝小憩的蝎鳄身边,不想对方举着巨螯做出攻击姿态,只得悻悻退回水里,极其高超的隐蔽技巧,下水之后半隐在黑暗里根本看不出具体位置,如果埋伏在岸边,想必没多少动物能提前发现危机。

  小憩的蝎鳄夹着鱼一点点吃掉,重新进入静止状态,好像忘记了时间,夜里温度降低它也不动,离去的蝎鳄回来过一次,带来了新鲜食物,眼见同伴不搭理它只好重新回到水下,不知不觉一夜过去,一直趴在枯草堆里的蝎鳄动弹起来,扬起巨螯相互摩擦,感觉得到它的兴奋,小心爬出窝来,肚皮底下郝然多了一窝洁白的卵,少说也有几十枚之多。

  把掀开的枯草重新盖好,从河里取水浇在周边,才慢悠悠滑进水里,不知道走远没有。

  在树上躲藏的常冠终于能下来了,以为它上岸来打盹,结果它筑窝是为了繁衍后代,洁白的卵固然是不错的食物,但不敢过去拿,距离水边实在太近了,说不好什么时间转头回来的蝎鳄只要离开水面眨眼功夫能冲到近前。

  “主人,主人,往这边走,另外我还发现了好几个枯草堆。”难为黑斯格能忍着不说话,嘱托他去四周查看环境估计就发现了枯草为材料筑的窝,成群生活的蝎鳄既然有筑窝产卵的习惯,肯定不止一处。

  悄悄绕开岸边,只往前走少许距离,果然看到更多大同小异的枯草堆,两个无耻盗贼好似进了宝山,满心欢喜各自拿着口袋行走其间,掀开保温的枯草,优雅而迅速的取出几枚洁白的卵轻轻放进口袋,蝎鳄产的卵个个有拳头大,细看才发现有蓝色或灰色细碎斑点,不像食物反而像艺术品,不多拿只取几枚而已,之后把枯草堆重新恢复原样,匆匆转一圈,赶在蝎鳄返回之前一溜烟离开。

  光是收集到的蝎鳄卵即有两袋子,虽然这样的好机会大概只能撞上一次,但只要有食物,谁去烦恼下次有没有类似的好运气。

  两袋子易碎的卵已经算是大收获,经不住颠簸,早点拿回家存放才是正经的大事。

  回去的路上顺便采集了必要的基本材料,藤蔓从来不嫌多,甚至连枯草都是有用的东西,长时间在蛮荒里生存,要学会利用好每一点看起来无用的资源,出门时尽量从简,回家时不能空手,只要能扛得动,常冠乐意把看到的任何可能有用的东西捎带上。

  他已经无需小心谨慎返路线有没有致命危险,自然把生存重心放在收集生存资源方面。

  回到家里,没有像以前一样放松下来,紧张的处理好食物,肉食全部熏制,至于弄回来的卵找不到合适的储存办法,东西是好东西,营养丰富味道不错,就是不能久放没办法当做储备食物,拿回来即当做食物吃掉。

  以往外出带回食物,没心没肺的黑斯格脸上总能看到些笑意,整个水煮的蝎鳄卵剥壳滚上淀粉再油炸味道简直回味无穷,结果常冠吃得没滋没味,一向贪嘴的黑斯格也心不在焉。

  奥加安直觉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没有旺盛的好奇心多嘴问那一句,吃过饭,气氛稍显沉闷,各自散去,做着各自的事情。

  泥巴糊的炉子还有余温,奥加安往里加过柴,扫开灰烬,把黑黢黢的矿石扒拉出来,没看出来矿石有什么变化,习惯姓的伸手去拿,意外发现矿石竟然滚烫似火。

  它好像是有了些变化,这种变化看不见,可以用手感觉到。

  那种自内而外的温度越来越高,从感觉不到异常到可以直接烫伤手指,这块看似是死物的矿石正缓慢积蓄着能量,只要把它放在火里烤着,能够接触到火,它就一直在悄悄的发生变化。

  再想随随便便拿捏它,就要做好被严重烧伤的准备。

  有变化是好事,但常冠还不觉得满足,太慢了,这种速度,猴年马月才能看到效果,他倒是不缺耐心,关键是外来的威胁等不起,关于时间的赛跑啊,谁快谁就赢。

  “还在发热...炉子都冷了,你还能烫手...总不能是凭空发热的吧?”常冠盯着矿石看一阵,又伸出手抓向矿石,手和矿石接触,那一瞬间,明显感觉到矿石表面的纹路闪了一下。

  然后手指就能感受到烫,滚烫似火。这块矿石竟然在被触碰的时候再度升温。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