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投机取巧

第一百七十三章 投机取巧

  这套衣服算是毁了,再想要一套新的,就算仓库里有现成的材料,想变成衣服也要亲自动手一针一线缝制出来。

  目前来看,这种有一定技术要求的手工活推不出去,指望谁不如指望自己,少不了要花半天时间做套新衣。

  早餐是要吃的,一天两顿,早餐吃饱接下来一天才能保证状态在线。早餐也得要常冠来,黑斯格倒不是不能动手,但他的手艺水准自己做出来都东西只有自己吃得开心,常冠是能自己动手就自己动手。

  一向认为烹饪是神圣的,食材难得,当你千辛万苦从密林里得到食材,当然希望吃到嘴里的东西对得起劳动付出,吃之一字,已经是生命存在意义的一部分。

  常冠的厨艺不算好,但他乐于花费时间研究,至少比恶魔的平均水准高一些。最关键的是,他有铁锅,炒炸煎煮换着花样来,足以慰劳空荡荡的肠胃。

  这里要提一下,老卡图黑心是一回事,做出来的东西真没得说,一锤子一锤子敲出来的铁锅用久了磨平表面鱼鳞似的锤印,越用越好用。

  等丰盛的早餐摆上桌子,多贪睡的家伙也搞定个人卫生坐在了桌边。

  黑斯格闭着眼睛闻闻香味,翘起拇指:“这香味只有在家才闻得到,闻着都知道是美味。”

  以前少有听到类似的夸奖,但自从黑斯格去了一次盖洛费丹城,之后就能时不时从他嘴里听到各种好话,从生疏到随口一夸成自然,长进速度实在不慢。

  谁不喜欢听好话?常冠仅仅是眼睛弯了弯,就又恢复面无表情模样,落在黑斯格眼里,他就嘿嘿笑了起来。

  初步融合元素力量,常冠胃口大好,特意多做了食物,一半进了黑斯格和奥加安的肚子,剩下的全进了自己肚子。

  结果感觉还只吃个半饱。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仓库里存放的那些食物又要缩短消耗时间了,实力进步,对物资的需求也更加紧迫。只要在密林的原始环境里,食物问题永远没办法根治。

  没有让黑斯格收拾碗罐,打发他去干自己的事情,泡了一夜的藤蔓皮今天就可以进一步加工,等着他把绳索做出来。

  但是钓鱼光有绳索还不够。

  以前,想要一件金属工具千难万难,为一把菜刀要走几天路到盖洛费丹城去求老卡图,双手奉上口袋任他要价,到现在为止常冠还欠着账。

  现在...情况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原始的条件拿铁矿石没有办法,就连土高炉熔炼出来的东西也无法保证品质,见识过真正优质金属工具之后,常冠很清楚,加工金属需要什么样的苛刻条件。

  铁的熔点是一千五百多摄氏度。而这一千五百度已经是难以跨越的技术鸿沟。

  似乎除了老卡图掌握的古老办法,已经没有路走。

  显然不是。

  在这个黑暗世界,似乎不缺作弊手段和捷径,传统方式没有近路走,却可以投机取巧。

  常冠正好掌握了作弊的关键...火元素。

  饭后,稍作休息状态正佳,从角落里翻检出几块铁矿石。这几块铁矿石来得并不容易,密林少有铁矿石出现,在外行走偶尔捡到才积累起这么几块。

  除非是再去一趟火山,不然难以找到合适的矿石。

  如果是正常情况,想要融铁重铸必要用到专用设备专业知识,这些东西必须要经过漫长时间摸索积累,要么像老卡图一样遵循古板的经验,一锤子一锤子敲打出高价的珍品,要么就只能用上现代的各种设备,享受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便利。

  以上两者常冠都没有,他只有融合了元素力量的魔之力,但也够了。

  以进阶小恶魔的实力,抗高温天赋再度加强,矿石的高温还能烫伤手,那温度怎么也有一千多度,换做常冠来控制元素,没道理重现不了那种程度的高温。

  在能够控制火元素的时候,常冠就想着略过中间的一系列麻烦过程,直接手动融矿。

  搬一个石臼过来,有些时候没有过滤盐了,石臼摆在地面上成了装饰,拿起一块铁矿石,运转魔之力,手掌迅速异化成爪,不同的是,爪上缠绕了明显纹路,就跟源兽体表的纹路一样,那是拥有某种特殊力量的体现,只是现在看起来纹路只有一条而已。

  手里抓着的铁矿石迅速软化,飘出阵阵难闻气味,等它开始融化的时候,常冠把它放在石臼里,来回揉捏,就像小时候和泥巴一样,不能融化的废渣挤压分离出来,最后留下的,是杂质渐少的块状物。

  重重喘了两口气,察觉魔之力消耗极大,常冠不得不停下来,这种消耗速度比单纯的异化手掌要快得多,时间一长大感吃不消。

  他一分神,石臼里的东西就逐渐降温,由红变黑。是一块随意拿捏成型的事物,上面看得到指印,不像是什么坚硬的东西,倒真像掺多水把玩成型的泥巴玩具,但是,几分钟前,这东西是一块砸都砸不烂的矿石。

  仅仅是这种程度的加工,已经具备了不可忽视的价值,拿去铁匠铺,换来几倍于成本的回报很正常。

  这篦去杂质的第一步虽然不难,但原矿变铁锭要占去整个锻造过程的近半时间,这原因不在别人身上,怪只怪老卡图是靠锤子打铁吃饭的。

  常冠可以投机取巧,他不能。

  石臼里的东西已经可以算作成功,今天常冠只想要一个鱼钩而已,他想着,河里的大鱼看来是没跑了。

  再休息片刻恢复体力,就可以手动捏一个鱼钩出来。

  灰头从一丛荆棘下面探出头,观察了周边环境才慢慢钻出来。这是从小耳兽身上学来的保命招数,体型小有体型小的优势,克罗克罗荆棘从外面看是密实的整体,自内向外延伸的尖刺只会对准外面,在荆棘下方,肯定有一方安全的空间。

  小耳兽特别钟爱这样的地方,在里面躲藏,地道的出口多设置在荆棘下面,小耳兽能去的地方,灰头也能去,没有父母教导同类该会的技巧,不妨碍它从其他地方学习必需技能。

  在荆棘里躲躲藏藏的也是没办法,自从多了一只游荡者幼崽,它满以为找到了玩耍伙伴,后来渐渐发现跟游荡者幼崽玩耍没有想象中的有趣。

  只吃肉的幼崽正是长得快-精-力充沛的时候,跑得比灰头快,力气比它大,个头比它壮,嗅觉灵敏初现掠食者的本能,两个小东西看起来是在一起玩耍,其实多数时候幼崽已经本能似的把灰头当做可以捕猎的目标,嬉闹中练习扑咬追击技能。

  灰头对危险的感知尤其灵敏,吃了亏之后知道厉害,它只是无聊想找点乐趣而已,不想真的受伤,早就不太跟幼崽亲近了。

  平常要躲着走,这会儿看到常冠没有出门,才悄悄靠近过来,常冠拍拍腿:“过来。”

  它就屁颠颠往怀里钻。

  “不去找游荡者幼崽玩了?”常冠摸着它胖墩墩身子,灰头微微眯起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常冠也不管能不能听懂,自顾自说:“果然是个没什么用的家伙,不对啊,不是早成年了吗,还跟小时候一样整天只知道吃吃睡睡。”

  常冠想起黑暗世界里的动物抓住时节繁衍后代的本能,成年动物自然要有点成年动物该有的本能和习惯,独立生活筑窝寻找配偶,然后繁衍后代,没有见过习惯生活在地下的掘地鼠是怎么回事,常冠当然不希望对灰头的过分保护,使得它连基本的本能习惯都出现了问题。

  只要有机会,是时候去看看独立生活在外灰头的同类们生活状况了,以免因为自己的错误影响了灰头的健康。

  那枚杀死源兽得到的土元素源核终于被灰头败了个干净,像是吃糖似的舔了又舔,最后嘎巴嘎巴嚼了当做零食。

  吃掉土元素源核,灰头身上没有发生太明显的变化,它也懒得很,明明可以控制土元素也没怎么用过,导致常冠对它的能力一直没有具体概念。

  不过,灰头脑袋上的独角早已经区别于它的父母。

  常冠还记得灰头父母的样子,额头上生长的东西也称之为独角,其实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角质凸起,到了灰头这里,它的独角才能算作角,一指长尖端尖锐带着螺纹。

  如果其他掘地鼠也跟灰头的父母一样天赋退化,那说明灰头的实力已经超过同类,甚至有可能是唯一一只重新获得元素控制的掘地鼠。

  看着灰头长大的常冠当然很乐意看到这种情况,无需向谁炫耀,偷着乐也可以笑几天的,但是,这对灰头来说也许不是什么好事。

  炉子里的火燃了又熄,常冠估算着时间,把炉灰里的矿石摸出来,用手指接触它,以此推断它到底吸收了多少游离火元素。

  另外,炉子里还有一块普通矿石。这块普通矿石一样的处理方式,用火烧过之后,打开口子检查,果然是没有任何变化。

  都是黑黢黢的物质,同一个来源,还是没搞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两块矿石不一样的表现。

  仅仅是多了那些高温液体和外面的纹路?

  所以两样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正是关键所在,可惜的是,能够给常冠答案的两个家伙都不在,火元素巨人成了七零八碎的残骸,另外一个,则是盖洛费丹。

  大概盖洛费丹都想不到这些,犯了个低级错误,他想当然的认为火元素巨人死亡就会有元素结晶,以往杀死火元素巨人的确也有高纯度元素结晶面世,但他忘记了一点,火元素巨人自爆,属于它的一切都成了碎渣,元素结晶怎么可能完好无损。

  当时他受创严重,也只是匆匆寻找一圈,加上以往没有逼迫火元素巨人自爆的经验,一心要找到实际存在的元素结晶,却忽略那些飞向密林各处的大小残骸,即使后来派遣恶魔专程来寻找也难有所收获。

  他想不到,一直寻找的元素结晶不一定是被余波直接摧毁消失了,还可能是换了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保存了下来。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