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捕鱼 上

第一百七十四章 捕鱼 上

  关于火元素巨人的秘密还待凑齐更多残骸才有头绪,常冠也只是偶尔想起才研究一下。

  没有结果也就放弃了,把矿石丢进炉子里,大概温养到夜里就可以再吸收一次元素,常冠并不满意这种速度,恨不得只要自己消化得下,时时刻刻都能融合力量。

  但那也是急不来的事情,往炉子里添了柴,又开始了手工制作。

  河里的大鱼固然凶猛,好在没见识过各种钓鱼工具,习惯了投食方式来的白食,根本无需担心咬钩问题。

  只要工具齐全,想钓它们上来不难,对鱼钩没有特殊要求。

  大大降低了鱼钩制作难度,手工捏出来的东西像那个样子能用就行,只小半天时间,一个粗糙的鱼钩在他手里逐渐成型。

  手工制作的绳索,手工制作的鱼钩和现场取材的鱼竿,这就是钓大鱼的工具。

  带上可做饵的虫子,一刻也不想等,出门往河流的方向走去。

  清理了河里游曳的大鱼小鱼,才能放心过河,河那边有广阔的待探索区域,还有散落的残骸。

  以前实力不够,即使早有利用河流获得食物的想法,也只是用些取巧法子抓些蠢鱼,那完全没有发挥出天然资源点的用处。想要得到足够多的收获,光只是取巧肯定不够,必要的前期准备非常重要。

  有了鱼竿,就算是几十百多千克的大鱼也能一较高下。

  退水的河流已经恢复到最正常的模样,水位稳定,安静的流淌像是一条纯黑的带子。打破平静的方法比以前要简单得多,只要在岸边来回走动几圈,水面下就会有不明黑影悄悄显现,这个时候,只要往水里丢点东西,立马能惊起一片水花。

  那些鼓着鱼泡眼的家伙,也正期待着能有什么东西能掉进水里。

  可惜的是,它们要失望了,常冠没有带来礼物,反倒是爬上一块大石头,低头捣鼓一阵,一根绑着什么东西的绳索垂进水里。

  水面下观望的鱼群搅动起水花,那绳索垂下水波荡漾的地方有食物的味道散逸开来,鱼群闻味而动,连窝都不用打,就能看到好几尾肥鱼围着鱼钩打转。

  它们嘴巴小了一些,吞不下特意做的大号鱼钩,你一口我一口把钩上的饵分食干净,常冠坐在石头上看得清楚,也不生气,起杆再下钩。

  特意选的大石头视角不错,俯瞰能一眼看清楚大概引来了多少鱼。小鱼不是他的目标,没等来大的就继续。

  岸边,黑斯格正在削木矛,叉鱼的木矛不用多么讲究,尖端分成几个尖头就成。再远些的地方,奥加安正伐木取藤制一面防止鱼群逃逸的隔栏,那才是配合口袋阵抓鱼的关键。

  等他们把东西做好,坐在石头上的常冠也露出了欣喜笑容,连续几次用饵引诱,鱼群闹出的动静终于惊动了水面下的大鱼。

  围着鱼钩搅动水花的鱼群像是石子落水受惊猛的散开,等不多时,一片黑沉沉的阴影从底下浮了上来,它早已闻到食物的气味,不急着咬钩,自以为谨慎的在附近打转。

  却不知道,从它靠近那一刻起,惊散的鱼群已经给出了足够信息,常冠低头能清楚看到它的动作。

  “主人,主人,做了九把木矛,够用了吧。”黑斯格速度很快,三两下搞定,把木矛丢在岸边。把脖子伸得老长,想看看主人是怎么钓大鱼的。

  常冠没有回头,只摆了摆手,又马上双手持竿,他根本无暇分心,鱼已咬钩。

  水里的大鱼不是什么狡猾的掠食者,吃惯了白食,一番观察没发现疑点,自然认为这也是天上掉下来的食物。

  一口就把鱼钩连同半截绳索吞进肚里。

  防着大鱼转头发现不妙猛烈挣扎,常冠又往水里丢了饵,大鱼没有察觉到一样,搅动着水花把沉下水的饵吃掉,这还不算完,水里依稀可见又来了一片黑影,那也是一条大鱼,咬钩的大鱼一副护食的样子,飞快来回游动着。

  所以那条观望的大鱼就没有现出全身,始终不远不近的观望着。

  但在常冠看来,那条观望的大鱼也是可以下手的目标,他准备这么充足,怎么可能只满足于钓一条鱼就够了?

  只能更加专注,持着鱼竿缓缓回拉,没有新饵入水,那大鱼也就没有心思待在近水区域,摆摆尾巴准备离开,常冠拉着绳索,它要往深水里去,绳索立马崩紧似弦。

  大鱼一惊,到了现在才意识到不妙,刚刚吞进肚子的免费食物似乎不是那么好吃的。

  与此同时,吞进肚子的鱼钩终于开始发挥威力,紧绷的绳索牵动着疼痛的根源,它每次想要拉扯绳索都会更加疼痛,这并不能让大鱼屈服,反倒会激起它激烈的反抗意图。

  常冠早就做好了准备,一看大鱼大力摆动尾巴,拍打起层层水花,他就松一松绳索,比他身材还要长一截的大鱼力气很大,硬往回扯极有可能绷断绳索。等大鱼稍微松懈,又一点点往会拉。

  “大鱼咬钩了吗?”黑斯格站在石头后面,看不到河面的动静,但他看见常冠手里的鱼线紧绷成直线。

  “是一条大鱼。”常冠回头看了一眼,“这家伙太大了,我钓不上来,只能引到口袋阵里去,东西都齐备了没有?”

  “应该快了,只有一条鱼的话,我能帮上忙。”

  “那还不赶快?”

  “等我去拿木矛!”黑斯格兴冲冲应了一声,连喊几声奥加安,冲去捡起刚刚丢下的木矛往缺口跑,在一旁低矮灌木里自娱自乐的游荡者幼崽冒出头来,还当是呼唤它的,一瞧黑斯格跑远了,连忙吐掉嘴里布满牙印的枯枝,一扑一跳的朝黑斯格追去,臃肿身子并不灵活,巧巧被地上一根翘起的树根绊个跟头,晕头转向爬起来,已然找不到东南西北。

  “喊我干什么?马上就好!”奥加安声音从一旁密林里传来,他没来,灰头来得倒快,也是一扑一跳冲出来,结果常冠在石头上,黑斯格踩着凸起的石块摸到口袋状缺口的边上,它要过去就得跳过好几块浸在水里的石头,起码隔了两步远的石头倒不可怕,可怕的是下面水里有吃肉的大鱼,它便畏畏缩缩不敢靠近,只能蹲在河边观望。

  “快些,快些,来晚了现成的大鱼就跑了,只差你来。”

  奥加安当然清楚食物意味着什么,忙活的一切都可以说是为了食物,应了一声,扛着编制好的东西跑近来。他做的是一面仅仅可以放走小鱼的隔栏,藤蔓和大小树枝编织而成,不需要多宽多大,高出水面能堵住口袋口子就成。

  大鱼来了,叼着鱼线在常冠有意引导下,一头撞进早给它准备好的口袋里。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