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捕鱼 下

第一百七十五章 捕鱼 下

  黑斯格连声催促:“快快快,把隔栏放下去,堵好了这大鱼无处可逃。”

  天然的口袋阵边上有大块石头,既然有利用这一有利条件的想法,事先在口袋阵进口两边布置了石块,奥加安扛在肩上的手工隔栏正好可以稳稳卡住。

  封住了唯一出口,除非大鱼力气大到冲破藤蔓树枝编制的结构,不然是绝对跑不出去的。

  常冠从大石头上跳下来,手里牵着鱼线,眼睛注视着水面,陷入困境的大鱼正团团转着磨,它反应再迟钝也发现情况不对。发现情况不对是一回事,却没办法脱离险境,想不通有得地方进来怎么没得地方出去。

  察觉岸边声响逐渐靠近,大鱼摇头摆尾搅浑了水,常冠故意拉了拉绳索,想要找个角落藏起来的大鱼无奈被绳索牵着移动,它跟常冠比力气是必输的,没能在咬钩的当口挣脱逃离,拖延的时间越久,再想成功逃跑的可能姓越小。

  等它进口袋阵的时候,已经显现出疲态,常冠不会给它休息的机会,时不时的牵动绳索,引诱它挣扎耗费更多力气。

  把水搅浑不能争取到活命的机会,倒是把其他无意闯进阵里的小鱼吓得四处逃窜。

  黑斯格早已一手一柄木矛守在了口袋阵的进口,举着矛盯着水面,常冠牵着大鱼往他身前走,他瞅准机会举矛狠狠贯进水里,一洼浊水立马拍起人高的浪花,把站在石块上的黑斯格浇了一头一脸,他本还想补一矛,这下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放弃想法,连连抹脸。

  黑斯格扎中了大鱼,大鱼吃痛猛烈挣扎,但它的具体伤势看不清,刚才那一下吃痛爆发,不仅撇断了木矛,还扯断了绳索。

  长痛不如短痛,没了常冠在岸上用绳索牵制,大鱼再度恢复了自由,要不是它被困住了活动范围有限跑不出去,恐怕要眼睁睁看着它重获自由。

  黑斯格急得直磨牙,用木矛敲打着石块,大鱼已经藏在了水下,搅浑的浊水缺乏氧气,它宁愿憋着也不肯冒头。

  “奥加安你也来帮忙。分别守住三个方向,看能不能把大鱼惊出来,你用投枪,木矛效果不大。”绳索断了,常冠也捡起两根木矛拿在手里,在水里缓缓移动。

  与此同时,黑斯格也有样学样用木矛在水里缓缓搅动,然后,他那边的水面翻起一股泥沙,大叫起来:“在这里,主人,往你那边跑了!”

  常冠生怕它不来,明显感觉到木矛被重重撞了一下,好家伙,个头大就是好,轻轻一撞也像是被重物压了一下。

  是出手的好机会。迎接大鱼的只能是重重一刺。

  木矛没有足够的穿透力,感觉扎中大鱼,接触的瞬间滑了一下,捏在手里的力量因这一滑卸去大半。有鱼鳞护着,木矛极难真正伤到它。

  常冠没有时间暗恨错失机会,大鱼已经一摆扇子似的尾巴,扫起漫天水幕泼过来,这一下是躲不掉的,常冠也享受到了黑斯格同样的待遇,水泼了一头一脸,连眼睛都睁不开。

  他赶忙擦脸,不忘记握紧木矛,只要情形不对,还可以补救一下。却听到那边黑斯格在喊:“跑了跑了!奥加安你快动手!快动手!”

  奥加安冷冷地道:“难道你比我还会用投枪?看你的就好。”

  然后又是哗啦啦的激烈水声,黑斯格连问:“扎中了没?扎中了没?”

  当然扎中了,常冠睁开眼睛,一眼看到水面晕开一层浓重的颜色,黑斯格抻长脖子一脸惊喜,奥加安则低着头,平静的注视着自己的双手。

  那双手稳稳的握住投枪枪杆,石质的锋利枪尖没入水下,死死的按住水里正大力挣扎的大鱼。

  哪怕这大鱼也算是水里的掠食者,也不可能无视的投枪一刺,它接二连三的受伤,疲劳以极,挣扎力度远不如之前,渐渐的不再动弹。

  奥加安察觉大鱼的变化,轻轻抽回投枪,能够搅起米多高浪头的大鱼就那样翻了白肚皮,象征姓的摆摆尾巴,逐渐沉寂不再动弹。

  “扎穿了肚子,不是装死。”奥加安指指大鱼肚皮上的伤口,投枪扎出来的刺穿伤很容易伤及内脏,大鱼再庞大的身躯也不能无视这种致命创伤。不然以大鱼的体型,伤得了它,也还有得消耗战打。

  “干得漂亮。”常冠竖起大拇指,奥加安的变化看得见,经历过面对游荡者的无措紧张,再遇上差一个级别的掠食者,怎么也不至于像之前那么紧张,这种的经验的累积对奥加安来说尤其重要,能迅速的帮助他成长为优秀战士。

  刚才如果他稍微紧张极有可能再度失误,但奥加安手很稳,沉着冷静依稀有了老练猎手的模样。

  奥加安笑笑,用投枪穿过大鱼的嘴巴,估计是想把东西拖上岸来,结果飘在水面的大鱼拖都拖不动,站在高处拖低处的东西肯定费力,好的办法是下水去,多大的鱼也能弄上岸来。

  “弄不上来,要下水。”奥加安把投枪挂在身侧,盯着荡漾的浊水看了一阵,水里有几条鱼,不是太大,但要是下水的话,惊吓了它们不保证不会被咬几口。

  他的优势只有在岸上才能发挥出来,不适合下水,只能把目光转向常冠。

  “把隔栏打开吧。”常冠扫了一眼水面,他也没有好办法,下水才好把收获搬上岸来,围在口袋阵里的鱼不大也不多,用木矛一条一条的扎简直是浪费时间,倒不如把隔栏拿开。等受惊的鱼跑出去,才好下水搬鱼上岸。

  隔栏打开了,困在狭小区域的鱼争先恐后游向更宽广的水域,连通它们一起离开口袋阵的,还有大量浊水和那些融在水中的浓重颜色。

  但凡吃肉的掠食者,不论大小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饿久之后都闻不得血腥味,那种深刻于本能中的冲动可以轻易引起躁动,别说野兽不存在多少理智,就算有,也不是本能冲动的对手。

  那些逸散开来的血腥味融进流水中,流进那些张合的嘴巴中。

  于是,躲藏在深水里,躲藏在黑暗里的鱼泡眼躁动起来,争抢着逐渐淡化的气味。不同于常冠以往投下的各种礼物,这一次的气味格外近,新鲜浓郁。

  常冠跟黑斯格奥加安站在原地等着浑水沉淀下去,都想着先把收获弄上岸来,哪知道那边水花滚滚,无意间转头一瞧,竟然看到一片鱼脑袋。

  鱼脑袋有大有小,原本难以凑在一起和睦相处,现在却少见的没有撕咬打斗,在水面下灵活的游动,偶尔吐出一个泡泡,用一双鼓鼓的眼睛看着这边。

  看起来,如果没有杵在石头上的三个家伙,它们已经冲过来了。

  “还有这么多鱼?”黑斯格惊了一下,首先看看脚下,选的位置高于水面,手里有木矛护身,真有鱼敢跳出水面,也不怕它逞凶,当下心下大定,砸吧了嘴,问:“怎么弄?”

  常冠没说话,指指水面,“水下还有大的。”

  还不止一条,它们也被气味吸引过来,在较深的地方观望着。奥加安又举起了投枪,他总想用投枪刺点什么,那些大鱼小鱼集中在一起,是最好的目标,投枪出手很大概率可以直接刺中鱼。

  “别乱动。”常冠小声道,摸摸衣服的口袋,钓鱼的饵料放在岸边,口袋里只有一些炒过的克罗克罗豆子,吃零食的习惯没改,做口袋就为了装这些零碎东西。

  豆子只有微焦糊的味道,也够了,甩进水里,水波粼粼。

  鱼群微微一惊,有几条胆小的转头跑了,更多的则是潜进水里,去追逐沉下水的豆子,这些吃肉的鱼不挑食,任何看起来能吃的东西都乐意咬一口,不能吃再吐掉也乐意。

  然后常冠再在口袋阵进口周围甩下几粒豆子,几尾丑鱼追逐着豆子,一头钻进了阵里。

  狭小区域里的浊水一时半会儿净不了,闯进来的几尾鱼又迅速跑了出去,但它们已经发挥出了带头作用,常冠用行为充分表示出友好,就像他做过很多次的那样,带来食物丢进水里,然后站在岸边不动。

  不像是有威胁的样子。

  主要是源头流出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郁,牵动着饥饿的肠胃朝这边靠近,确定没有危险,那些时不时吐个泡泡的大鱼小鱼先后消失,它们没有离开,而是循着气味,一路找了过去。

  “鱼进来了。”奥加安弯腰要去捡脚边的隔栏,常冠嘘了一声,“先别动,看看能关多少鱼。”

  很快,逐渐清澈的水流再度变得浑浊,站在石块上,低头能看到花纹条条的鱼尾巴在浑水消失又出现。

  浮在水面上已经死亡的大鱼又动了起来,轻轻的漾起波纹,它不可能死而复生,想必浊水里等待多时的鱼儿正吃得开心。这是一顿丰盛的大餐。

  常冠略微有些肉痛,那些永远也无法满足的丑鱼吃的是他的收获,每多拖延一刻,不知道有多少肉要进了鱼腹。但他还想再等等,进来的只是一些小个头,全部捞上来也抵不上一条大的。

  最关键的是,他看得到观望的大鱼正悄悄靠近,弄出大动静吓走了它,只怕等不到再引它们进阵的机会了。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