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优势劣势

第一百七十六章 优势劣势

  “还差一点。”常冠一遍又一遍扫视着水面,视线当然无法穿透黑沉沉的河水看清一切,但他很确定,水下正有一条或两条格外大的家伙还在隐忍等待。大鱼等得了,常冠却担心已经到手的收获被鱼群啃食干净,他给了奥加安一个眼神,小声道:“把鱼肚子的口子划大些。”

  投枪沿着大鱼肚皮的伤口一挑,更多浓重的颜色融进水里,原本躲在底下进餐的鱼干脆游了出来。再不遮掩,大口撕咬食物,等伤口撕开,它们便扯出一大串内脏,你争我夺顺着浊流跑出了口袋阵。

  黑斯格看得真切,要不是常冠示意他别动,就要动手拦截。

  这些跑出去的鱼是不可能再回来了。

  不过,它们也没能吞下叼在嘴里的食物,出了口袋阵游不多远,好似受了什么惊吓,大力一摆尾巴,舍了内脏往暗处钻去。那逐渐往水下沉去的内脏突然被一张大嘴咬住,猛烈的撕扯成几块,一口一口吃掉。

  这么点食物还不够塞牙缝的,那张大嘴又沉进黑暗里,不知去了哪里。

  直到口袋阵里兴奋进食的大鱼小鱼搅起滚滚水花一哄而散,常冠才低喝:“快,卡好隔栏!”

  黑斯格用木矛在水里戳来戳去,惊得鱼群飞快游动,口袋阵里好不容易渐渐清澈的水立马成了浊汤,他还嫌不够,见到哪条鱼张合嘴巴露出头来,就用木矛重重打下去。

  很快,水面上飘了多条翻了白肚皮的战利品。

  常冠用木棍穿起鱼嘴巴,把它们一条一条捞起来丢上岸,这么一会儿的收获,已经够一家子吃上几顿的。

  奥加安则站在原地,握着投枪注视着水面,直到石头边一张大嘴浮现,他立马瞄准用尽全力刺下去。

  这一下够狠的,水下冒出大股大股血水,一条强有力的尾巴奋力挣扎着,拍起无数浪花,站在旁边的常冠生怕投枪还不够,瞅准大鱼身子,嗵的重刺一记,一起死死地按住它。

  黑斯格忙丢下木矛,三步两步踩着石块跳过来,从奥加安手里接过投枪,还想试试杀死大鱼的快感,水里的家伙已经不大动弹了,投枪刺中了大鱼鳃盖下的部位,那是致命伤。

  “已经死了啊,还以为能多挣扎一下。”黑斯格满脸遗憾,就这,他都没放手,又扎了它好几下。

  这家伙啊,平时只是收敛了小恶魔的杀戮本能,到底是嗜杀的,亲手杀死生命让他兴奋难以自持,错过机会难免遗憾。

  至此为止,小小的口袋阵已经拿下了两条大鱼,它们足够称作水域的霸主,也是值得欣喜的大收获。

  剩下的事情简单多了,围住的口袋阵无法逃离,慢慢清理掉躲躲藏藏的丑鱼,就算那些没上当的鱼群已经跑远,得到的收获已经足够多。相信数量进一步缩减的鱼群会收敛一段时间,不必为了食物跳出水面袭击无辜动物。

  等到它们发展起数量恢复元气的时候,大可以再重复一次这样的招数,控制它们的数量在一定范围之内。

  口袋阵里早不成了样子,浑水颜色怪异,看一眼那些化不开的浓重颜色仿佛都能闻到血腥气,把隔栏开一小半,放走浊水,也把那些连木矛都打不到的小鱼放走,只留两条翻着肚皮的大鱼。

  黑斯格跟常冠跳进水里,下了水才惊了一下,幸好当时挖岩盐没有太好的工具,不然把这缺口挖得太深,这往水里一跳,不会游泳只怕成了实心石头一沉到底。

  水不深,但也快淹过了脖子。

  常冠抓住一条大鱼的脑袋,扯了几下硬是抬不起来,这大家伙少说也有近两米长,放在岸上兴许能拖着走,在水里则完全没办法了,必须要一起合作才能弄上岸。

  “来搭把手,我...”常冠说到一半住了嘴,黑斯格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四下里瞧瞧,没发现什么小声问:“怎么了?水里还有什么东西?”

  常冠缓缓摇头,没有再说话,跟黑斯格一起把大鱼搬上岸来,不动手不知道,把滑溜溜的大鱼弄上岸费了好大一番力气,它太长了,力气大搬得动也有一大截拖在地上,加上它侧边鱼鳍生有锐利骨刺,有一种无处下手的感觉。

  把两条鱼弄上岸,简直比制服它们还累。

  黑斯格兴致勃勃的研究着大鱼的长相,吃的鱼不少,但像这样大的鱼,还真没抓住过一次,一般情况下,小恶魔也绝难有机会收获这么大的家伙。能在水里横行无忌的大鱼,到底不过是搬回家铁锅陶罐烹煮的结局,黑斯格油然而生一种成就感。

  搬到密林里的这么些时间,差不多快吃遍了能看见的生物,就连那些强大的掠食者,真要较真,往往也不过是端上桌子的结局。

  “让我想想,还有什么没吃过...不多了啊,地上跑的剩下的不多,能飞上天的倒是有几种,尤其是恐鸟,没少见面,从没尝过味道,不知道好不好吃...”黑斯格蹲在大鱼面前,跟那双乒乓球似的鱼泡眼大眼瞪小眼,心却已经飞上了天,打起了恐鸟的主意。

  却没注意到身后的常冠正盘坐在地,浑身冒起腾腾水汽,下水打湿的衣裳片刻功夫脱去水分,像是被火烤过一般暖烘烘的。

  常冠面色古怪打量了自己双手一眼,喃喃道:“只想着得到火元素就拥有了元素力量,结果忘记一得必有一失,以后再想下水要格外注意些了,水火不相容。”他下水的时候没察觉到异样,但发觉大鱼拖不动的时候,出于习惯动用了魔之力,然后就发觉到了异样。

  曾经他对于水有种天然的向往,尤其是经历过一段饥渴交迫的艰难时曰,深刻认知到能有充足稳定的水源是多么幸福的事情,那时候,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水源。

  后来,他用了一些手段如愿拥有了稳定水源,并且一直小心保护着,直到他实力渐涨,水源顺理成章成了他的私有物,那时候,他终于不再为用水发愁,有汤水喝,还能偶尔洗个澡什么的。

  水,一直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就跟食物一样重要。他可以享受属于水的一切好处。

  直到刚才在口袋阵的深水里,动用了初步融合火元素的魔之力,曾经温柔的水突然展现出另一面。黑斯格跟他一同下水,黑斯格屁事没有,他却在那一瞬间感受到超出承受极限的强大压力,刚刚开始发挥作用的魔之力被强行压制下去。

  那些没有生命的水,就像会区分目标一样,身旁的黑斯格没有感觉,常冠却差点以为被什么恐怖存在盯上了。

  好在魔之力收敛之后,那些压力就随之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常冠想,或许从他开始尝试融合火元素的时候开始,他就要走一条全新的路,用一种从未有过的角度看待曾经熟悉的东西。

  可以伤害他的火成了他的辅助手段,过一些时间或许还能成为他的武器,常见到几近忽略掉威胁的水,对常冠来说,也不再是能随意忽略的东西。

  让他明白,元素的特姓或许还待发掘,这看似不太有利的改变未尝不是可以深挖的优势?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