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按计划行动

第一百七十七章 按计划行动

  又是一次成功的狩猎,合理的计划,运用各种优势,保证了成功率,一次就得到了足够的收获。

  黑斯格不住的感叹获得食物好像越来越简单,他以前可从来没想过,曾经有一天能背着拿都拿不起的食物往家里搬,那种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越来越遥远。

  以至于回到家里,首要的事情是齐动手处理食材。

  照例是晾干熏制,加工之后可以明显延长保质期。不过,这些拿回来的食物好像没地方放了,能保存物品的空间早已塞满,上一次狩猎得来的食物还没来得及吃掉,加上这一次得到的食物,唯一一次东西多到放不下。

  这种幸福的烦恼连奥加安都希望多来几次,只要看看堆积如山的食物,能从心底得到抵挡一切困难的强大动力。

  常冠一直盘算着行动计划,不提挖掘矿石的秘密,就算只为了矿石能发挥更多作用,搜寻散落在密林里的残骸很有必要,有了这些充足的食物储备,总算是可以付诸行动了。

  既然早有准备,常冠不打算磨磨蹭蹭的浪费时间。就算有什么事情,也不可能比增加自身实力解决危机更紧急,没有在家逗留太久时间,带上必备工具,准备了足够多的食物,再次出门。

  这一次可就是出远门了,估摸着少说也是十多天才能回家,家里没有留人看守,把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藏在地下,不是怕别的,主要是怕那些食物被摸上门的动物偷吃,干脆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集中在地下,封死进出地下的通道。

  料想不会有什么动物能闯过层层陷阱进到领地核心区域,还能把常冠故意深藏的东西搜出来。

  然后是最考验承受能力的长途跋涉,不同于之前的狩猎,带的东西很多,食物干粮饮用水,还有两个时不时要下地活动的活宝,想赶速度也快不起来。

  过了河,特意绕道去上草原的缓坡重新确定位置,再一头扎进密林,笔直朝火元素巨人自爆之后形成的环形坑前进。

  寒季留下的痕迹已经彻底消失无踪,曾经铺满地面,把黑暗世界装点得银装素裹的积雪尽数融化成滋养动植物生长的动力。有了充足的水源,密林得以快速复苏,现在,动物植物都已经度过了快速发展期。

  能活到现在的动物基本已经是狡猾老手,战胜环境和天敌长到成年,不知能不能活到明天。而植物的变化很细微,哪怕偶尔幽月光芒直射某一棵植物,让它加速生长,随后又被高空劲风吹倒,对整片密林来说是无足轻重的改变,可能觉得树木生长速度很快,那么密林一定是快速更新换代的,事实上,大部分树木只要生长到一定高度,起码能存在几年十几年。

  每棵大树都久经时间磨砺,对它们来说,计算岁月的基础单位至少是年,才过去几十天而已,对它们来说不值一提。

  但它们在那场浩劫中也一样不值一提。

  明确方向之后,除非是中途遇到不得不避开的区域,常冠始终保持稳定前进速度,仅仅几天,逐渐接近目的地。

  还未看到环形坑的正面目,倒是提前看到了环境的明显变化。

  身周倒伏的腐烂树木越来越多,距离目的地还有一天到两天的脚程,这些树木没有被余波直接波及,才相对保存完好。断了根的正缓慢腐烂着,没断根的则已经发芽,保存下来的树木主干大多焦枯,新生的嫩芽只能从根部生长出来,算算时间,照这个速度只怕下一个寒季到来前这儿都会维持现状了。

  黑斯格大为兴奋,他惦记着腐烂树干里的白胖幼虫,生吃不好吃,但随便烹饪之后,白胖幼虫比之肉食更加有口感。捧着陶罐抓开倒地的树干,结果只看到乌漆嘛黑一片,木质腐烂了,里面却没有想象中的惊喜。

  “怎么回事?没有虫子?”黑斯格从来不是轻易放弃的主,一棵树没有,立马换了目标,兴冲冲忙活一番,嘀咕一句,又换了一个地方。

  “别忙活了,这里没有虫子来,甚至连生活在这里的虫子都死绝了,树干里找不到虫子的。”常冠喊住黑斯格,抓起一把泥土,这里的一切都留存着火元素肆掠过的痕迹。

  火是暴烈的,尤其是它裹挟着高温滚滚而来,能在一瞬间扼杀所有看似强大或看似弱小的生命,哪怕深藏在树干里土壤里,也不能幸免。

  最普通的火,能形成最强的破坏力。

  重新上路,常冠就把背在身上的小罐子抱在怀里,陶罐里没装别的东西,里面是一块黑黢黢的矿石。除非常冠伸手碰它,不然放在罐子里就是一块平平常常的石头。常冠本来以为这来自火元素巨人的残骸在接近某些地方或者残骸的时候会出现变化,发点光什么的,结果是他想多了,一路上碰巧撞见几块矿石,其中不乏大逾水桶的矿石。

  它们就像自天外而来的陨石,拖曳着耀眼尾焰砸在地面上,在地面上留下长长的刮擦痕迹,最终半埋在泥土中,等待着青苔爬满表面。如果没有被刻意关注,它们会彻底变成密林的一部分,不会引人注意。

  每一次碰巧看见矿石,常冠都会围着矿石转几圈,观察陶罐里的东西有没有变化,无一例外的,他都失望了,只能费尽力气把找到的矿石弄个口子,也无一例外的,什么都没得到,白忙活一场。

  没指望简简单单就有了重大突破,但一路走来,应付着来自环境的麻烦,战胜身躯的疲劳,结果只得到一次又一次失望,难免心情低落。常冠想着,要是还没有收获,对士气的打击可太大了。

  好在,再往前走明显感觉到正一步步接近环形坑。

  地面的浅层泥土完全翻了一层,适合植物生存的土壤成了焦土,夹杂着碎砾,透着一股死寂和荒芜。半天之前还可以看到几株要死不活的灌木野草,它们几乎无处不在,连峭壁上的石头缝里也可以扎根,但在前方,看不到一棵活着的植物。

  只有一些撕扯得不成样子的树干残骸零零散散丢在地上。

  倒是能看到很多道拖曳痕迹,从前方的黑暗里延伸出来,笔直一线又消失在黑暗里。

  诡异的是,只看到地面的痕迹,却找不到拖曳出痕迹的残骸,那些坚硬又耐高温的矿石残骸似乎都凭空消失了。

  常冠走一段距离就会抓一把泥土,也不知道研究着什么,对视线中环境的改变没有任何反应,抬腿就要大步往前走。

  落在身后的黑斯格拉住了他,常冠这才回头,问:“饿了?还没到时间吧,我看地方也不远了,到那里在吃吧。”

  “不是。”黑斯格仔细看了自家主子几眼,真心是佩服主人的胆子,竟然想着还往前走,他煞有其事的指指周围:“我们还要往前走吗?”

  常冠看看四周,黑斯格抬手一指,倒不是故意找借口,随便一指,也指出了很多不大正常的地方。他们正站在一片平整的地方,这里的‘平整’绝对是字面意思,平平整整,比他们领地里手工整理过的平地还要平整干净。

  身边虽然没有看起来很危险的东西,但这种安静黑暗的空旷已经足够带来压迫感,压抑而安静,稍微远些的地方,黑暗视觉就看不清清楚了,空气里的细微烟尘似乎很多,灰蒙蒙的挡住了视线,但这种看不真切的感觉反倒更加让他们紧张。

  就连来路上见过的那些树木,现在看过去也怪怪的,那些光秃秃的枝干上面没有一片叶子,在黑暗里安静的充当背景,只有当你无意间回头看过去,它们才若有若无的清晰又模糊。

  看起来,像是一双双黑暗的爪子,要从黑暗里靠近过来似的。

  常冠浑然不觉,跟着他一起行走的黑斯格已大感不安,奥加安怀里抱着不安分的游荡者幼崽,背后背着早就不敢下地的灰头,都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