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圆斑石

第一百八十二章 圆斑石

  终于能看清看护商队恶魔的模样,领头不是别的谁,正是蛮特。

  他身上的战魔血统占了多半,身材魁梧手臂粗似水桶,别的先不说,往队伍前头一站,气场十足。他是一支商队的队长,早已带队多次,算得上是经验丰富。

  蛮特老远看到大道上成群恶魔,大步而来,先朝盖洛费丹郑重点头示意:“领主”再转向坎坎奇点头示意,“雇主”这便是恶魔之间的礼仪了,想他们卑躬屈膝是不可能的,哪怕面对领主,他也不一定就要把姿态放得多低,何况以恶魔的习惯,点头致意就已经是最高礼节了,从来没有弯腰甚至下跪行礼的说法。

  坎坎奇看了蛮特好几眼,确定他身上新伤不多,手里拎着的武器磨损很厉害,血迹斑斑,暗自放了心。队长身上没少什么部件,这一次商队往返就还算顺利。

  以前整支商队彻底覆灭的情况也不是没有,队伍里普通成员和队长音信全无,蛮特能胳膊腿具全的回来是运气和实力的结果,看来带回这些收获没有遇到什么难以抵御的危险。

  坎坎奇略微扫一眼蛮特身后的大部队,做到心里有数,个头不算高的半兽人显然不具备强大的战斗力,商队减员少收获多,算是开了个好头。

  盖洛费丹哈哈一笑,拍拍蛮特的肩膀,“辛苦了,一路跋涉,只要安全回来其他都好说。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记得上个寒季发出商队,你领的队伍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收获...”领主探头朝蛮特身后看了一眼,跟着蛮特走来好几个恶魔,各个身材高大,都是跟大商贩定下契约的押队打手,他对打手没兴趣,只想看看更后头蜿蜒的长队,奈何身影重重多是多,就是慢腾腾的往前挪,隐隐听到喝骂声,那是押队的恶魔在挥舞鞭子抽打奴隶,隔得还远看也看不清,要等队伍在走近些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半兽人。

  盖洛费丹抿嘴收回目光,才继续道:“这一次不得了啊,提前回来不说,还捞了一票大的,哈哈哈,不错不错,看你带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功劳苦劳都有,等结算之后,少不了你一份好处。”

  蛮特露出喜色还没说话,从他身后绕出一个消瘦身影,阴冷目光扫过一众恶魔,就像隐藏在黑暗里的毒蛇抬头,朝领主点头示意,“领主”。

  坎坎奇惊叫一声:“噢,班起卡是你吗?”坎坎奇明明站在恶魔堆里,胖胖身躯哪里还有点恶魔的样子,成功人士都有的大肚腩出现在他身上一点不显突兀,身上穿的上好皮子油光发亮,幸赖缝制皮子的手艺过硬,才不至于被肚腩崩开了去,一见是班起卡,他立马从成群的恶魔里溜出来,难为明明一身肥肉还能做到如此灵活,就像灌满水的气球,在地上弹啊弹就到了身边来。

  班起卡抬眼看了他一眼,微微后移几步恰好拉开距离,把尴尬伸出手的坎坎奇晾在那儿,自顾继续道:“没有辜负领主期望,这一次商队应该算得上满载而归,早在上次商队探索新路线的时候,我...们就发现在两条固定路线中间有大片空白地段还没有去过,那里地形多变,有山有沟不缺水源,几座铺满植物的山围成一圈,里面的山谷果然是避风港似的地方,放弃了原本的打算,跟偶遇的第五队一起进入山谷,没找到别的东西,只遇到一群半兽人。”

  班起卡侧身朝后一指,“他们的恶魔语说得很差,没办法交流,只知道他们自称尤安罗亚人,在偌大山谷里生活很少出来,数量很多,我们商队的恶魔少了些,只抓住一部分带了回来,他们族人跑是跑了,存起来的食物和一些新奇工具没来得及带走,都一起拖了回来,有几种从来没见过的植物看起来可以当做食物,领主可以亲自去看看,那些尤安罗亚人...很懦弱,可以随意处置。”

  盖洛费丹对什么尤安罗亚人不太感兴趣,半兽人在身体素质方面跟普通恶魔差了不止一点半点,小恶魔好歹占着寿命长的长处可堪一用,半兽人则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优势,抓回来能有什么用?关在城里养着吗?本来就食物短缺,恶魔自己不够吃,哪来多余食物浪费,用来当奴隶还嫌力气小搬不了多少东西。

  当然,如果是牛头人一类的血统就另说,那是天生的优秀战士。

  班起卡说完默默退到一边,他也是押队的打手之一,跟随商队出门劳累是真事,不过获得的回报一定对得起付出,大商贩支付给他的酬劳很可观,加上在盖洛费丹城里需要的各种材料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一些稀有材料还得他亲自出门动手采集,跟着商队能省不少麻烦,他算是商队的长期合作打手,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接下来没他什么事了,收拾收拾东西回去休息,等着分好处就成。

  一旁的坎坎奇又靠拢过来,“班起卡,班起卡,慢点走慢点走。”班起卡转过身,正看见坎坎奇使劲搓着手,鬼鬼祟祟左右乱看,落在后面一点一点往前挪的商队到了近前,堵在大道上的恶魔们看到队伍里混杂的高矮半兽人不免惊奇,尤其是少数几辆有轱辘的小推车更是新奇万分,盖洛费丹别看是领主,也没见过底下装轱辘的推车,领头大步去瞧热闹了,没有谁会注意站在路边的班起卡和坎坎奇。

  “不去先去看看奴隶吗?蛮特好像抓住一个魅魔,费了不小力气追了好几天,野得很,耗尽了她的力气,从树上拖下来绑了手脚才能带着走,那些恶魔是什么目的不太清楚,但你坎坎奇不是最喜欢调教不听话的魅魔吗?”班起卡淡淡看了坎坎奇一眼,一指盖洛费丹的身影,“去晚了,那魅魔搞不好要变成领主的玩物。”

  坎坎奇做的是奴隶生意,什么奴隶最能卖起价钱?当然是魅魔,尤其是密林里抓到的没有跟太多恶魔接触的野生魅魔,野姓难驯也最有趣味,没点手段休想摆平她。

  在密林中长大的魅魔野姓是无法消除的,她们最勾魂的特点也是野,像是盖洛费丹这样的领主,尤其钟爱难以驯服的魅魔,那跟城里揽客的魅魔完全是两码事。

  坎坎奇可能因为身体堆积肥肉的原因战斗力直线下滑,但他管教奴隶的本事跟他的体重一样扎实,驯服一只小野猫似的魅魔是多有趣的事情啊,过程的乐趣不必多说。费尽心力调教出来的魅魔可以当做奇货卖个天价,可以自己留着,还能赠送给某个实力强大的恶魔拉拢关系。

  当然,盖洛费丹不是好选择,领主的胃口太大,贪得无厌,在他的领地里,什么东西都当自己的私有物品,送给他什么都认为是理所应当,无底洞似的胃口永远也填不满。

  听班起卡说起竟然抓到一个魅魔,坎坎奇着实有些心动,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低声问:“班起卡,你别想转移话题,商队出发前我拜托你的事情,完成了没有?”

  “什么事情?”

  “圆斑石,圆斑石啊。”坎坎奇明显着急起来,“你找到了没有?”

  圆斑石,一个很有意思的名字,它不是一种石头,而是一种菌,有毒的菌。有着奇异的气味,可以有效中和腥味臭味,但它不能当做调味品,不是因为它对生长环境要求比较苛刻,产量稀少,而是因为圆斑石的毒很特别。

  就连恶魔的身体素质,误食圆斑石,也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反应,倒不是上吐下泻或者一命呜呼,而是引动以为愈合的旧疾重新复发,如果恰好吃了另外一种有毒事物,后者毒姓会在圆斑石的催化下发挥出成倍的效果。

  在密林里生存下来的恶魔,哪个没有受过伤?曾经的伤愈重,圆斑石带来的痛苦愈深,而且根本找不到治愈手段,只能独自承受痛苦的折磨。通常情况下,体质较弱的有死亡风险,体质强的全靠自己咬牙硬撑,体重大幅度减轻,真正意义的脱一层皮。

  而圆斑石的这种特点也注定了它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有些药剂必须添加适量圆斑石才能真正成品。在密林产出的众多药材中,圆斑石算是比较珍惜的一类。

  这种只在特定的环境生长的少见药材,非浸-淫-此道的行家耐心寻找而不可得。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