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魅魔

第一百八十五章 魅魔

  往远处瞧,盖洛费丹早挤进了队伍深处,此时正弯腰解开几辆绑在一起的小推车,远远看去固定的是一个长长的包裹,用树皮和兽皮裹着,绑了好几圈比粽子还捆得仔细些。

  在盖洛费丹面前那些东西全是摆设,大手一抓一撕,变戏法似的从里面扶起一道纤细身影。

  比起周围的尤安罗亚人,这道身影明显不一样,脖颈修长身姿曼妙,比半兽人高出许多,身上穿的也是简单兽皮,但同样的兽皮穿在不同身影之上,展现出来的感觉完全是天差地别。就像现在的情形,看不到样貌,只观察前凸后翘的身姿,就觉得眼前一亮。

  坦措尔齐没有走近细看的意思,他往那边扫了一眼,正巧一条调皮尾巴自那身影之后坠下,下意识的轻轻摆动,纤细而柔软,却又有一种充满野姓的感觉。

  那是一个魅魔。既然跟着商队一起五花大绑的回来,很可能是从密林里抓的。

  坦措尔齐笑笑,看来今天领主会很高兴。

  盖洛费丹轻轻抚过魅魔的脑后,束缚起来的一头过肩长发瀑布似的倾泻而下,长发过分的柔弱,轻轻的飘动,就像拂过心尖儿似的,一下一下的撩拨着。但这都是假象,任何一个能在密林里活下来的恶魔,就没有柔弱的,魅魔也一样,她很可能是一只收拢爪牙的野猫,初到陌生地点总会用柔弱伪装自己,也许下一刻就会竖起浑身绒毛,狠狠挠你一下。

  但盖洛费丹不在乎这些,相反,他可能正期待着能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能被商队抓回来,又怎么可能在领主级别的实力面前玩出花样来。

  总之,已经能听到盖洛费丹的笑声,毫不掩饰,想必对魅魔的颜值也是满意的。

  坦措尔齐把手里的小推车放下,正准备找找蛮特,他对小推车已经有了兴趣,急着收集更多信息,如果可以的话,他非常希望以后的盖洛费丹城能看到恶魔使用的小推车出现。

  不想,一路大呼小叫的坎坎奇终于跑近了,盖洛费丹能在半兽人组成的密集队伍里披荆斩棘保持移动速度,全赖他的力气大身材壮硕,坎坎奇同样身材占地面积大,唯独没有盖洛费丹的力气,紧赶慢赶在人堆里挤来挤去,现在才追上来。

  这一路够辛苦的,把沉默站在一起的半兽人队伍弄得微微混乱,他自己也一脑门汗,一看坦措尔齐站的地方空出一片地方,又连忙朝这边挤过来。

  坎坎奇路过身边的时候,坦措尔齐一把拖住他,笑吟吟地问:“急急忙忙的去哪里?前面都是半兽人,挤也挤不过去,别看半兽人现在乖乖的,真要出点意外吵闹起来,坎坎奇你这一身好肉可要够折腾。”

  坎坎奇急得直瞪眼,但坦措尔齐不是什么龙套角-色,领主暂时只有这一个奴仆,管理盖洛费丹城的诸多事宜几乎都要经坦措尔齐的手,坎坎奇是个商贩,还是个把奴隶生意做起来的大商贩,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了坦措尔齐,只能把脚一顿,收敛了焦急神情,努力用平缓语气回答:“也...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刚才跟领主商议...呃,商议商队分配的事情,他走得急,我要再去跟他谈谈。”说完就想摆脱坦措尔齐的纠缠。

  “慢着,既然不是什么重要事情,跟我说就好,跟你是相熟的,肯定比领主好说话,真要有我也没办法点头的事情,转头一定转告领主。”坦措尔齐笑容不变,却没有松手的意思,把坎坎奇往身边拖了拖,指着地上的小推车,“你看,这个东西怎么样?”

  坎坎奇抬头往队伍里望去,分明看到盖洛费丹已经扶起了魅魔,从野外抓回来的魅魔其实很难控制,她战斗力兴许不高,却有一些奇异的手段,擅长逃跑,在密林里如鱼得水。

  控制她一时不难,但想要一路安然跋涉,不能用普通手段。捆死手脚不一定奏效,不甘就缚的魅魔宁愿自残也会尝试逃跑,用兽皮树皮裹着让她无法挣脱看似是个不开窍的笨办法,实则有奇效,只要用藤蔓把手脚固定住,魅魔有多大本事也使不出来。

  等到了地方,只要把裹粽子的外层解开,魅魔就能自由行动。

  坎坎奇看去的时候,盖洛费丹收起肆意笑声,伸手勾起魅魔的下巴,正贪婪审视着属于他的猎物。

  “已经迟了,被领主瞧见的魅魔哪里有要回来的可能?蛮特啊蛮特,你就不能把魅魔藏好吗?做一件让我满意的事情也好。”坎坎奇心痛的闭上眼睛,他损失的何止是一个坐等大赚的机会。

  就算现在冲到盖洛费丹身边,也不可能挽回损失,凭坎坎奇对领主的了解,这事没有可以商量的可能,只能重重一跺脚,在坦措尔齐意味深长的目光中换上笑容,一副对木质小推车很感兴趣的样子,仔细看几眼,啧啧称奇:“很美妙的设计!”

  “很美妙的相遇,不是吗?”盖洛费丹咧着嘴,伸手轻轻挑起面前魅魔的下巴,再看一眼这近在眼前的魅惑面孔,笑意不由得又深了几分,他是真没想到,随手打开一个看起来有点怪的包裹,就能蹦出一个魅魔来。

  回答盖洛费丹的是一声冷哼。

  盖洛费丹是很壮硕没错,但他真的不能算长得好看,或者直白点说,长得很丑,想成为一城领主,最重要的是实力,可没听说哪个恶魔因为长得好看就能得到特殊待遇的。

  魅魔一睁眼,老大一张丑脸就占据了大部分视线,关键这家伙全无自知之明,眼神毫不掩饰,毛手毛脚的,魅魔能有个好脸色才是怪事。

  盖洛费丹很好脾气的笑笑,对待美丽的事物,哪怕是恶魔都能更加大度温柔,见魅魔正转动眼睛观察四周,他的一双手悄悄环上那纤细的腰肢,压低声音道:“生活在密林里是看不到这么多恶魔的吧,看那边...”盖洛费丹有些高傲的用下巴点点一侧的黑暗,那里是盖洛费丹城密集的建筑区。

  按他的意思是要显摆一下,一个普通恶魔跟一个领主在魅魔眼里肯定有区别,但后半截话没来及说出口,被环住腰肢的魅魔有了激烈反应。

  “放开!”魅魔很不自在的扭了扭腰肢,低沉的声音正如野兽发作前的警告。

  盖洛费丹却没有那个觉悟,心中还想着这声音真好听,清脆悦耳,怀里的魅魔已经摸向腰间,但凡老练的猎手都有在顺手位置放防卫武器的习惯,腰间无疑是最好的地方,大到长刀小到短匕,伸手可拿。

  魅魔当然是有武器防身的,却被蛮特带头收缴了,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老位置,才一转手卡紧了那不老实的手腕,脚下重重跺在盖洛费丹的脚背上,另一只手从长发里摸出一件东西,抵在盖洛费丹的脖子上,“你笑得很难看。”

  盖洛费丹的眼珠子往下转了转,勉强看到魅魔抓在手里的是一根骨刺,他笑意不变:“蛮特疏忽了,只收走了看得到的东西,连头发里都忘记检查。最重要的,他竟然给你绑那么紧,手腕伤了吧,等下我会罚他。”

  那魅魔眼睛眯了起来,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太寻常的东西,换做一个没什么实力的普通恶魔,他敢用一种调侃的口气捎带那个蛮特?魅魔记得很清楚,她就是被那个蛮特带头抓住的,那个家伙不止力气大,实力已经到进阶,然后,她还是见证半兽人部落命运的旁观者。

  对商队,对蛮特已经有了很深的印象,那不是一个魅魔可以抗衡的力量。结果,到了面前这家伙的嘴里,竟然就跟处置自己奴仆一样的口气说罚就罚。

  魅魔马上想到最坏的结局,不禁握紧了手里最后用来防身的骨刺,恶声问:“这是哪里?你是谁?”

  盖洛费丹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欢迎来到盖洛费丹城,而我,就是这个城的领主。”

  稍微有点常识的恶魔都知道,只有高等恶魔才能成为一城的领主。

  还有拼命打算的魅魔顿时浑身一抖,目光暗淡下去,竟然是高等恶魔...

  从被抓住的那一刻起,其实就已经能猜到结果,长途跋涉中,她一次又一次的尝试逃跑,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终究来到了一个恶魔聚集地,唯一没想到的是,当她做着尽力一博的打算逃跑时,竟然跟一城之主撞个正着。

  这是高等恶魔啊,绝对的力量和权力,连带队的蛮特都打不赢,怎么可能从高等恶魔手里逃脱?

  魅魔很快明白,自由和小命,她必须要选一样,也只能选一样。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