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白胡子 上

第一百八十六章 白胡子 上

  “如果你现在自己把骨刺丢掉,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盖洛费丹总算从魅魔脸上看到一些想要看到的表情,那种极度惊讶和隐隐的畏惧,让盖洛费丹感到非常愉快。

  魅魔沉默着没有动弹,盖洛费丹轻哼一声,一阵风撩起魅魔的发尖,她紧紧抓在手里的骨刺无声无息断成几截。这种离奇手段已经超出常理,魅魔僵硬的抬头,一张脸已经苍白如纸,盖洛费丹趁机双臂一收,魅魔的腰肢紧紧贴在了身上。

  他转头喊一句蛮特,刚从半兽人堆里出现的蛮特忙应了一声,把手里架着的一个半兽人扔在坎坎奇面前,抹一把额头上汗珠子,又巴巴的赶来:“领主,我在。”

  “嗯,这是你带回来的魅魔?”

  蛮特看见盖洛费丹的脸色就知道不好,费尽心思抓住魅魔不容易,但只要交到坎坎奇手里,他的付出自然有回报,被盖洛费丹看见,还有自己的份儿吗?他苦着脸点点头:“是的。”看见魅魔的双脚还被藤蔓绑着,赶紧上前解开。

  “跟你说一声,这魅魔我带走了,不会亏待了你,回头告诉坎坎奇,我不会白拿好处,商队我的分红只要原先份额的一半,下一次的贡献也免了,把堵在道上的半兽人都带走吧,老是堵在这里像什么样子。”盖洛费丹挥挥手,又想起什么似的,指指蛮特,“差点忘记,你的好处扣掉一份,看看把魅魔的手腕都弄伤了,这种过错犯一次就罚一次,你有意见没有?”

  蛮特一窒,脸色变幻着,也就是领主敢这么玩,换做他的雇主坎坎奇也不敢这么不把一个进阶实力的恶魔放在眼里,他有些气闷的回答:“失误伤了魅魔的手腕,是我过错,我没有意见。”

  被盖洛费丹圈在怀里的魅魔愕然转头,她看到蛮特低着头,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全然没有呼喝商队打手时的威风。一时间,心头竟然也意外的畅快了些。

  “怎么样?出气了没有?”盖洛费丹故意低头凑近魅魔的修长脖颈,吐着温热的气体。

  魅魔缩了缩脖子,没有挣扎。

  盖洛费丹心知已经成了大半,雄姓之于雌姓,如果没有任何外物帮助,实在是没有任何竞争力,但是,如果有了权力实力等光环加持,就算外貌不是长处,在光环之下也能横扫对手。

  一个领主,想要泡一个魅魔,根本不需要费多少力气。

  盖洛费丹美美的想着,征服一个魅魔原来是这么愉快的事情,以后终于有专门的魅魔暖床了。想想以前,那些从城里找来的魅魔,可能昨天才从某个肮脏家伙的床上爬起来,转头就来服侍领主,再不讲究的恶魔,心里也不痛快。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魅魔小声的回答:“洁莉娜”

  “嗯,洁莉娜,你要记住,以后你就只属于盖洛费丹领主。”盖洛费丹嘿嘿笑两声,一手始终揽住洁莉娜的腰肢,一手则抓住她的胳膊,洁莉娜一惊,刚准备挣扎就被盖洛费丹冷冷的眼神盯着,“别乱动,乖乖跟着我你能享受到领主的一切待遇,但你要是想逃跑反抗...”他笑意渐冷,用很轻的声音说:“你应该懂适可而止,我的耐心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多。”

  洁莉娜身子一僵。

  “被吓住了?哈哈,放心放心,我不喜欢破坏美好的事物,你只要听话,我会好好对你的。”盖洛费丹长笑几声,“带你去看看我的领地,你肯定会喜欢。”说完,揽紧魅魔的腰肢,长身一纵跳出拥挤的半兽人群,地面的尤安罗亚人一阵骚动,小心而敬畏的打量着盖洛费丹的伟岸背影。

  几个起落,他已经走远,只交代了坦措尔齐一句:“我走了,这里交给你。”

  坦措尔齐应了一声,转头继续打量着眼前被蛮特扔下的半兽人,对方在长相方面没什么出奇的,毛脸尖耳,竖瞳长吻,唯独鼻下两撇小胡子染上了岁月风霜,密林里的长途跋涉何其艰辛,银白的小胡子乱糟糟的没有美感,尤其是刚才又来了一个趴地大礼,沾了不少尘土。

  “尤安罗亚,尊敬..的...我...你...”他结结巴巴的吐出几个音节,无奈承认自己暂时还不能流利表达意思,只能讨好的笑笑,这一笑,两颗大板牙露了出来,还别说,门牙很洁白。

  坦措尔齐眉头动了动,看出眼前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半兽人,老迈却不乏智慧。

  这倒是怪事,恶魔的寿命普遍偏长,就是寿命更短实力弱小的小恶魔,也有几十年的幼年期,悠长生命不代表恶魔们能活那么久,原始密林里各种危险足以把恶魔们扼杀在幼小时期,就算好不容易成年了,也不敢说一定能活到下一个寒季到来,除非成为领主,但那实在是少数中的少数。如果是其他生命,更加难以存活,大多在应付各种危机时消逝。

  这就造成一个很常见却怪异的现象,在恶魔聚集地这样恶魔集中的地方,很难看见一个显现出老态的恶魔,固然跟恶魔的寿命长有关,通常需要活非常长的时间才能显得‘老’。同时,也证明了即使是最简单的安稳保证——活得久,比想象中的要艰难。

  想要在密林里活到‘老迈’的层次,可不是简单事情,首先要有足够智慧,只有蛮力,总会遇到无法摆平的麻烦,盖洛费丹都不一定敢说能用蛮力解决一切难题。还需要有族群和稳定生活环境,在族群中有地位,到了无法用体力创造价值的时候,族人还愿意浪费食物赡养一个累赘。

  而一个族群能否长久延续下去,是否具备蓬勃生命力和潜力,观察他们是否有年迈族人及数量往往能推断出不少信息,活久成-精-,这话不错,别看他老了,说不定是尤安罗亚人里话语权最重的存在。

  “给他解开藤蔓,好几个打手守在身边,你们有武器,还怕他一个老迈半兽人攻击你们不成?”坦措尔齐吩咐道。

  刚刚挤过来的蛮特连忙道:“不急着解,坦措尔齐你可能不知道啊,他是地位最高的半兽人,一路上控制了他才能安安稳稳,起码一半年轻族人都听他的,等解决了怎么处置他们的问题,到了地方布置好再解开也不迟。”

  听蛮特这么一说,坦措尔齐才着重观察身边的半兽人,一眼看出一个奇怪现象,被商队控制在一个小范围内活动的小个子看起来随意分布,实则不然,一些明显是雄姓的青壮年族人活动是自由的,帮着推车或者走在队伍前面,而老幼则另外被一根藤蔓绑住了手,单独隔开。

  老幼本来属于弱势群体,行动不便,就算给时间让他们跑也跑不动,用藤蔓连接成单独的队伍重点照看,基本断了逃跑的希望。

  那些明明看起来可以轻松逃脱的青壮年族人因此乖乖听话,看向恶魔时有的会露出仇恨眼神,有的则多是恐惧和胆怯,总体来说,队伍没有出现明显混乱。

  坦措尔齐眯着眼很快看出关键所在,看来这些尤安罗亚人还是家庭式原始部落,联系他们生活的是血脉和亲情,他们很容易团结成一体,为了保卫家园和亲人可以拼命,懦弱能变成暴戾,也很容易被拿住致命把柄,在强大实力压制下为了保住重要家庭成员会选择屈服,暴戾也能懦弱。

  想通了其中关键,坦措尔齐不禁赞许的多看了蛮特几眼,这家伙能当上商队队长,倒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换成别的恶魔,就不一定想得到利用这一点。

  “我在这里还怕什么?解开吧,我看能不能跟他交流。”

  见坦措尔齐坚持,蛮特只能无奈看了坎坎奇一眼,坎坎奇回瞪了他一眼,还在肉痛被领主掳走的魅魔,嘟嚷道:“解开吧。跑不了他。”

  蛮特收回目光,依言解开老半兽人的藤蔓。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