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白胡子 下

第一百八十七章 白胡子 下

  “尤安罗亚!”白胡子半兽人双手双脚得以自由活动,又趴在了地上,语气激动的重复了一段音节。经过短暂接触,坦措尔齐已经猜到了他们的语言习惯,这句尤安罗亚表达的意思很多,感激、感谢、恐惧、高兴、害怕、求饶都能一句话说出来,要费劲辨别当时的语气才能听出对方要表达的大概意思。

  “好了,趴地上干什么,起来吧。”

  地上的白胡子眨巴眨巴眼睛,慢慢站了起来,不敢跟坦措尔齐对视,悄悄后退一步想往自己族人身边挤,他身后的好几个族人也有意无意的朝前靠拢,蛮特哼了一声,一脚插过来,高壮如山的身躯挡在身后,居高临下俯视着白胡子。

  白胡子抬头,看到的只有身后墙一般的恶魔,他的小短腿还不及蛮特手膀子粗,根本不敢靠近蛮特,怯怯收回目光,老实站在原地。

  “咳,你...你叫什么名字?”坦措尔齐问道,看到白胡子呆立原地一动不动,知道对方完全没听懂,只能叹气,这怎么沟通?

  旁边的坎坎奇突然道:“不如我来试试?”

  “好吧,我是没什么办法了。”

  坎坎奇稍微上前一步,先用恶魔语重复一遍刚才的问话,没有丝毫效果,便叽里咕噜连续说出一大串音节,大抵听得出他正不断更换语言。

  也亏得坎坎奇发胖前没少在外闯荡,没了强劲实力自保,只能依靠智慧,语言学习自然是其中一部分。坎坎奇做的奴隶生意,这种生意肯定要跟各种各样的智慧生物接触,时间长了,总能说上那么几句。

  坎坎奇还在跟白胡子努力交涉,一旁的蛮特很快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他本来就不是有耐心的恶魔,尤其是满以为领着一群半兽人回来,至少也是近几个寒季以来少有的大丰收,结果期待的一切全都没有发生,盖洛费丹城都没进,已经一肚子气。他把能做的尽力做好,跑前跑后结果得来了什么?得到的除了训斥还有惩罚。

  还不算完,魅魔被领主带走,坎坎奇这边也不好交代,在这个做奴隶生意的雇主眼里,一群骨瘦如柴的半兽人肯定抵不上一个魅魔,想想等会儿还有训斥和惩罚,蛮特一阵烦躁。

  本来就看这些小个头的半兽人不顺眼,白胡子的老家伙还一再拖延时间,在蛮特心里,已经不剩丁点好感。

  坎坎奇跟白胡子的交涉有了结果,一胖一瘦两个家伙就像老式收音机似终于对上了频道,用拗口的音节快速交流,白胡子显得很激动,他意识到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被抓到恶魔聚集地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但尤安罗亚人不一定就是最底层的奴隶,他一定要尽力争取。

  小半天之后,坎坎奇抹了抹脸上的细汗,向坦措尔齐笑道:“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了。”

  “木质小推车,问问他们是怎么做出来的。”在坦措尔齐眼里,这些半兽人的劳动价值已经不大,值得惦记的也只有小推车而已,如果制作方法值得借鉴或者干脆照搬学来在盖洛费丹城普及,对曰常生活的改变将是根本姓的。

  坎坎奇转头跟白胡子说了几句话,这年迈的半兽人明显兴奋起来,语气急促还加上了一些动作,说完一大串话,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这边。

  坦措尔齐也把询问的目光放在坎坎奇身上,坎坎奇稍微整理了语言才慢慢的说道:“他说可以把制作木质小推车的方法全盘记录下来,当然,小推车只是一种,尤安罗亚人使用木质工具的历史悠久,另外还可以制作很多种木质工具,都可以毫无保留的说出制作方法。但他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公平的待遇...”

  坦措尔齐挥手打断了坎坎奇话语,冷淡的摇摇头:“在我这里,没有条件好讲,不说就去矿洞吧,正好,火山需要人手修补,分一半半兽人送过去。”

  还记得火元素巨人当时从火山口大踏步下山,不仅破坏了火山的结构,山体开裂,还踩塌了山脚的一处空洞,那正是一个矿洞,山上自山下就没几个能落脚的好地方,也就是那一次爆发之后,火山一直没什么大动作,不然只要岩浆喷发,只怕整座火山都会倒塌。

  盖洛费丹城距离火山不远,火山有了变化,小城马上就会受到直接影响,为了保证火山能安然渡过下一次爆发,坦措尔齐正积极筹备人手前往火山修补山体。

  可惜城里的恶魔大多已经离开,出高价雇佣也没几个恶魔愿意做这种事情,谁知道火山会不会在近期爆发,弄不好正撞上火山耍脾气,一旦上山实力不够跑都跑不掉。不是给多少报酬能解决的事情,所以只能派遣奴隶上山。

  坦措尔齐正发愁人手不够,尤安罗亚人就来了,有几百双手齐上阵,相信可以在预定时间里完成修补的工作。

  坎坎奇把意思复述给白胡子,白胡子在坎坎奇的指点下转头看了一眼火山就直摇头,只要脑子正常,都猜得到修补火山不是人干的事情,飞快从怀里摸出几样骨质工具递过来,一双手比划着,坎坎奇则在一旁翻译:“这就是加工木头的工具了,所有的木质工具都是用这些东西加工出来的。”

  坦措尔齐眉头一挑,没有接递过来的东西,“就是这些东西?看起来没什么稀奇的。”

  的确没什么稀奇的,几样东西中一柄有锯齿的小矬子比较容易辨认,至于其他的,则是些不太容易猜测出用途的东西,全都是骨质的,且磨损严重,显然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这些东西太短小了,短小到可以藏在怀里也看不出来,即使被蛮特看到也不会当做武器收缴,白胡子才得以保管到现在。

  白胡子语气急促的说了一大串话语,坎坎奇听得直摇头,有些无奈的转头看向坦措尔齐,“他在告诉我们木质工具的制作方法,但有的地方我听不懂。”

  “动嘴说有什么用,叫他做一遍给我看。”

  白胡子听得直摆头,“我年纪大了,动不了手,只能让我的儿子来。”得到许可之后,他转头朝身后的族人轻喊:“阿米多,阿米多,快来。”

  一个年轻的尤安罗亚人快步走到白胡子身边,他明显要强壮一些,可能曾经是一个有战斗力的战士,但现在他身上用兽皮包扎了好几个地方,稍微靠近一些闻得到草药的味道。

  一老一小马上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蛮特却已经把手放在了腰间,向坎坎奇道:“雇主,这个半兽人是白胡子的直系血脉,他不太听话。”

  坎坎奇打量了年轻的半兽人一眼,实在没办法把一个小个子半兽人跟危险联系在一起,虽然他受的伤很可能是在反抗商队时造成的,但不代表还可以在一群恶魔面前玩出什么花样。

  坦措尔齐也是同样的想法,他对己方拥有的实力有绝对信心,恶魔卫队就在身边,如果连一个半兽人都要紧张兮兮的防备着,也太给领主丢脸了,便挥挥手示意蛮特不要多嘴。

  叫阿米多的家伙看了坦措尔齐一眼,转头钻进人群,片刻之后回来,手里多了一截圆木。

  圆木只是普通的木头,至少在一众恶魔眼里看不出这种木头有什么特点,在白胡子的示意下,阿米多也把手伸进怀里一阵摸索,接连拿出好几样似曾相似的骨质工具。

  看得坎坎奇一阵想笑,敢情这些尤安罗亚人都喜欢在怀里藏东西,加工木头的工具看得比食物还重要。

  阿米多已经开始忙活,那一截圆木在他手里正逐渐发生着变化,这种事情本来是值得期待的,但坦措尔齐却看得直摇头,他满以为加工木质工具有什么捷径,最好简单到任意一个恶魔都可以快速学会,那对盖洛费丹城才有切实的好处。

  然而,尤安罗亚人正努力展示的技巧却跟坦措尔齐的预料差距太远,如果是用一些最简单的工具,那么对技术和经验的要求就太高了,只怕没几个恶魔能快速上手,有难度的东西注定普及不开。

  尤安罗亚人展现出来的东西才是符合他们现状的加工技术,工具不够时间凑,看起来简简单单的一辆小推车,背后却不知道要耗费多大的气力。

  坦措尔齐从来没接触过木质工具,想当然的以为这是简单至极的事情,结果在见识到事实之后不可避免的出现心理落差,这种落差很容易带来厌倦和失落,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他对眼前的一切陡然失去了好奇心。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