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奴隶 上

第一百八十八章 奴隶 上

  阿米多的速度很快,看他熟练的程度,此前就已经练习了不知道多少遍,甚至已经到了一种对木料都已经了如指掌的地步,拿着最简陋的骨质工具,把圆木逐渐变成想象中的样子。

  “这么多人就一直挤在路上?”坦措尔齐心不在焉的看向四周,朗声道:“各个雇主把自己雇佣的打手带回去,带回来的东西就放在石屋门口空地上,到时候我们再商议怎么分配。”

  有坦措尔齐在这里盯着,那些参与商队的雇主基本断了偷拿的想法,而且好像也没什么好拿的,一辆辆小推车上都是些脱去水分的食物,粗略看一眼,肉干少的可怜,尽是些素食。

  尤安罗亚人过得并不好,抢他们当然只能得到素食。

  小小的推车,就算满载鼓鼓囊囊的包裹,又能装下多少食物?别说在恶魔眼里,一向不承认素食是真正意义的食物,完全不值得遮遮掩掩往自己家里搬,既然是商议怎么分配,至少意味着坦措尔齐没有多拿的想法。

  堵塞出城道路的大群队伍再次动了起来,包括坎坎奇在内的商贩们或多或少都带了人手来,推着小推车进城,而双手空空的半兽人则在城外转了个弯,在呼喝声中慢慢又朝一侧密林走去。

  领主的意思正发挥着影响,这些温顺的半兽人除非是被雇主带走的少数,不然连进城的机会都没有。

  阿米多隐隐感觉到站在面前地位很高的恶魔正逐渐失去耐心,同族组成的大部分正重新开始移动,他知道时间不多了,手里正加工的东西还没完成,必须要抓紧时间,心里一急,抓着圆木就往嘴里放。

  他也有两颗洁白的大板牙,不需要咧嘴都能看到,看起来很是滑稽,这差不多是尤安罗亚人的特点,放眼望去,拥挤的小个头几乎都有洁白的大板牙。而现在,大板牙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啃玉米棒子似咔擦咔擦飞快啃咬木质结构。

  这显然快多了,比用骨质工具还快,木屑纷飞,圆木去皮定型,渐渐变成一个长方体。

  稍微细修,在两头各钻出方形孔洞,阿米多一抹额头上的细汗,这就成了,是小推车独轮的插轴,少了插轴,小推车就没办法动弹。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样东西,却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小推车所有的重量都压在插轴上,只要车子动起来,插轴就会时刻处于受力摩擦的状态,按照小推车及木质独轮的大小,插轴也只能固定在某个规格以内。这不仅需要对木质材料熟悉,对小推车其他部件熟悉,甚至连木材材质也有要求。

  最易磨损的插轴当然不能用普通木材,密林里是不缺树木,但那些树生长速度太快,偶尔见着幽月光,一夜就能窜起几米高,出产的木材难堪大用,如果用来制作插轴,千辛万苦制作出来的小推车只怕用上一段时间就要重新返工。

  尤安罗亚人既然已经制作出成品小推车,证明他们已经在这方面找到了解决方案。

  而这个简简单单的插轴就是实验多次失败再改进后的最终成品。

  这些事情坦措尔齐不知道,白胡子和阿米多也不会多嘴告诉他,他只看到年轻的半兽人满脸讨好的把口水淋漓的木头递过来,叽里咕噜说着话。

  坎坎奇尽职尽责的翻译:“东西已经做好,最好的油木做出最好的插轴。”

  坦措尔齐点点头,没去接木头,没有问所谓的油木是什么东西,甚至都没有多看阿米多一眼,“带他们去矿洞吧,看看他们的力气有多大,修补火山要搬大石头,如果实在不是有力气的类型,就让他们在矿洞干活,火山那边的人手你想想办法。对了,一定要派个得力的打手去看着,顺便教教他们恶魔语。我只有一个要求,矿洞里怎么安排的我不管,但不能出乱子。”

  说完,他潇洒的挥挥手,跟着陆陆续续进城的车队往回走,把讨好神情都来不及收起的阿米多丢在原地。

  坎坎奇一点都不意外,他很了解坦措尔齐向来爱洁,作为领主的一把手,他也必须要把门面工作做好,别说阿米多只把圆木做成方木,就算他雕出花来,上面沾了丁点口水,坦措尔齐肯定都不会接。

  走了也好,没了他在这里指手画脚,坎坎奇大感放松,指指阿米多,“你,说的就是你,起来吧,把那烂木头丢远些,也把那些骨头做的东西丢了吧,以后估计也用不上了...”

  白胡子哆哆嗦嗦地问:“怎么...我们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就这么走了...”

  坎坎奇没好气的回答:“没错什么,我让你们啃木头给坦措尔齐看才是做错了,别看了,乖乖去矿洞吧,蛮特,还是你带头,反正是你把他们抓回来的,好好管着别出乱子。”跟白胡子说的前半句语气还算正常,向蛮特吩咐的后半句则多少有些冷意。

  坎坎奇一向和气,胖墩墩的看起来实在也不像其他恶魔一脸煞气,但凡事总不能只看表面,谁又知道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家伙背后是个什么样子?

  蛮特也算跟着坎坎奇很长时间了,很清楚坎坎奇的一些手段,见他语气渐冷心头不快,怎么辩解都是错,干脆闭上嘴巴不说话,只点点头取来藤蔓。准备重新把白胡子捆上。

  那边的白胡子却双目呆滞,喃喃道:“就这么失败了?不会的,不会的,我的族人不会就这么变成挖矿的奴隶...”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又从怀里摸索着,他大叫着‘等一下’,快步朝已经走远的坦措尔齐冲去。

  难为他已近老迈还跑得这么快,站在身边的坎坎奇都没拉住他,急得胖墩墩的恶魔在后面跳脚:“回来!蛮特,快去抓他回来!”

  蛮特哼了一声,把藤蔓绞在手上,屈身一跃,只凭蛮力跃出四五米远,堪堪追近伸手够不着就一甩手中藤蔓,那藤蔓套索似的当头往白胡子套下,套中了,却来不及收紧又落在地上,前面跑的只顾着跑,根本不看地上,后面追的只顾着追,也不看地上,蛮特拉动了藤蔓,两者同时倒地。

  “等一下,等一下。”倒地的白胡子还在高呼,坦措尔齐终于转过头来,他手里正抓着一把包裹里掏出来的坚果,这坚果经尤安罗亚人多代择优培育,比密林里自然生长的同类果实要饱满得多,一模一样的东西也有着明显的差距。

  坦措尔齐显然已经发现了这一点,惊异于果实的不同,也终于发现了一些尤安罗亚人的优点,恶魔不事生产,从来只知道去密林捕猎,抓到猎物吃得饱,没抓到就饿肚子,这种恶习正深刻影响着盖洛费丹城,想想整个小城的恶魔都是这种习惯,连稳定的食物来源都没有,就该猜到坦措尔齐的压力有多大了。

  正盘算着要不要留点种子给尤安罗亚人,就让他们按照自己的习惯继续种植,不能为盖洛费丹城缓解食物需求的压力,好歹几百张嘴不会成为更加沉重的压力。

  没想到白胡子硬生生拖着被藤蔓绑住的一条腿爬到了近前,颤颤巍巍举起手,“等一下...”

  身后的蛮特只隔着几步远,怒目圆睁从地上爬起来,拖着脚走了几步,又咬着牙把紧紧抱住左脚的阿米多提起来,年轻的半兽人一身兽皮已经脏了,被提着脖子双脚离地,一边张着嘴巴喘气,一边还挥舞着双手企图反击。

  可惜,在蛮特的绝对力量面前,这些徒劳的挣扎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只会一点点地让蛮特的怒火高涨。

  “小子,你可真是让我讨厌啊...”蛮特低沉的声音传进阿米多的耳朵,一手已经摸出别在腰间的长匕,比起城里那些穷鬼,蛮特倒是富有一些,用的长匕足有他前臂长,说是匕首,倒更像是短剑,铁刃寒光烁烁,比起骨质武器,金属武器要锋利太多了,轻轻巧巧握在蛮特的手里,只需随手一下,阿米多的小命也会轻轻巧巧的消失。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