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奴隶 下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奴隶 下

  后面的坦措尔齐适时出声:“慢着。”

  蛮特回头,正看到坦措尔齐弯腰打量着白胡子的手掌,手上小心的捧着一个包裹,白胡子珍之又珍的把它打开,是一些核桃大小的种子,表面坑坑洼洼,黑不溜秋一个看着像煤球。

  坦措尔齐把疑惑的目光投过来,白胡子咧嘴笑:“油木种子,最好的种子。”

  坦措尔齐皱着眉头,看向快步跟来的坎坎奇,坎坎奇连忙翻译了意思,又问:“最好的种子?是食物?”

  白胡子连连摇头。

  坎坎奇脸色一沉,他的耐心也差不多快消耗殆尽,既然不是食物,他是没有心情听老家伙解释的,见坦措尔齐已经转身离开,便沉声喝道:“谁有时间跟你废话?既然是最好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吧,蛮特,你知道该怎么做?”

  蛮特点头,总算是没有对阿米多下手,随手一丢,阿米多手舞足蹈的落进人群,走近弯腰五指一张,却抓了个空,刚刚还躺在地上的白胡子又出现在坦措尔齐的脚边,一双脏兮兮的手紧紧攥住坦措尔齐长袍的下摆。

  坦措尔齐扯了好几下硬是没挣脱,气急败坏的吼道:“放手!”

  白胡子终于放手了,不是他突然醒悟现在的行为已经过火,而是身后的蛮特重新用藤蔓绑住了他的手脚,只能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蛆一样扭来扭去,但他还在呼哧呼哧的挣扎,看那样子给他机会还敢过来故技重施。

  白胡子已经把这当做最后的翻身机会,当然是用尽一切力气想要抓住。

  却不知道,他的行为已经成功把一众恶魔的恶感刷到了顶点,坦措尔齐扯起自己的下摆一瞧,好家伙,缝制还算细致的长袍上有两个偌大脏手印不说,郝然扯开了一道长口子,袍子里面没穿别的东西,底下隐隐可见一双毛腿。

  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一时间,一向尽量维持从容淡然形象的坦措尔齐也气得脑袋发晕,说不出话来,坎坎奇悄悄超后退了几步,他已经预感到暴风雨将至,退远些免得殃及自己。蛮特则福至心灵般的大喝:“老东西,你还不消停吗?”

  抬脚便冲依旧挣扎的白胡子踢去。

  噗的一声,一道黑影斜斜飞进人群里,压倒一片。

  一向还算听话的半兽人们骚动起来,被压倒的小个子在地上滚成一片,受伤的倒不多,但他们却出奇的激动,只因为躺倒在地的白胡子再没能爬起来,嘴角溢出汩汩血液,蛮特那一脚太重了些,正中白胡子胸口,伤到了内脏,没有立即毙命想来也是重伤。

  远远听到阿米多的嚎叫,他扑到白胡子身边,嚎哭不止,要不是身边族人拉着,只怕他要冲过来拼命。

  坦措尔齐本来一肚子火气,见白胡子已然奄奄一息,半靠在阿米多怀里还把手往这边伸,他自持身份总不能再过去补上一脚,悻悻地哼道:“晦气”

  见尤安罗亚人骚动不止,以丹怒拂为首的恶魔卫队纷纷亮出了武器,大声喝道:“吵吵什么?都安静!”随之而起的是连片大喝,分布在四周的高大恶魔都举起了武器,他们镇压混乱的方法简单粗暴,看见有搞小动作的半兽人直接冲过去拿鞭子抽拿木棍打。

  在回来的路上,他们也是这么镇压混乱的,没有谁会帮着奴隶说话。

  接连有族人受伤,怯懦的半兽人逐渐安静下来,拉住嚎叫的阿米多,把重伤的白胡子安放在小推车上,慢慢的再次往密林蠕动。在多次吃亏之后也该明白了,跟恶魔没有道理好讲,在有足够能力反抗前,沉默的顺从比做任何事情都有效。

  盖洛费丹城处于密林之中,除了有一条河流贯穿小城,它的地理位置没什么出奇的,出了城之后,往任何方向出发,都将一头扎进无边无沿的密林,在距离盖洛费丹城东边一天多脚程的地方有片草木不生的荒地,坑坑洼洼面积大概有两个盖洛费丹城大小,也许以前这儿曾经不是荒地,但因为恶魔们的行为,无休止开采发掘一切可能存在的矿石,浅层泥土踩踏板结,生命力多么强悍的植物也没办法生存,荒地正中开出可容进入的地下入口,那是矿洞,除非走下去,不然就不知道下面有多深。

  从地底翻出来的黑泥贫瘠干巴,夹杂了或大或小的石头,偶尔看到几个游魂似的人形生物提着简陋工具走来走去,破烂衣衫赤着脚,踩着黑泥里的污水,没有聚焦的眼睛里只有死寂和麻木,就算其中有一个扑倒在地再没有爬起来,也不会多看一眼。

  今天,这个为盖洛费丹城长期提供矿石的死亡之地热闹了起来,在好些个拿着鞭子扶着武器呼喝不停恶魔驱赶下的尤安罗亚人逐渐接近,等能清楚听到动静时,那些行尸走肉般的生物才缓缓顿住脚步,就那么僵硬的站在原地转动脖子看过来。其中有一些是恶魔,但更多的是生有毛发的生物,脏兮兮一身黑,距离稍微远一些就无法依据外形辨认种类。

  迎接蛮特的是镇守矿洞的恶魔战士,只有十多个,但各个都沾了战魔血统,战魔血统没别的好处,长得高高壮壮,在实力不够强的时候,一身蛮力足够摆平大部分麻烦,打起架来个个是好手。

  矿洞的经营模式跟商队差不多,盖洛费丹城还没有哪个恶魔能够独占这么大的好处,作为领主的盖洛费丹都不行。所以,这个矿洞背后也是一样的有多方势力维护,坎坎奇做的奴隶生意,理所当然的占了一部分,每次商队抓回来苦力,基本是往矿洞里送。

  留守在矿洞的战士全是跟各个雇主签的雇佣契约,跟蛮特的姓质差不多,付出时间得到报酬,有一点不用的是,看守矿洞的工作要轻松得多。

  战士并不需要动手干活,他们的工作是保证矿洞有产出维持秩序和承担交接工作,相当于监工。监工头头派默赫跟坎坎奇签的直接雇佣契约,蛮特跟他同是打手头头一类的职业,老早认识。

  双方交接手续也简单得很,蛮特把阿米多揪出来,又指了指躺在小推车上的白胡子:“老伙计,给你带了不少奴隶,别嫌弃是些小个子半兽人,小命硬着呢。”

  勉强能算个小官的派默赫咧着大嘴直笑,眼角余光一扫蛮特身后的队伍,他是专门管人干活的,眼光老辣得很,不仅大致看出了尤安罗亚人的人数,还从半兽人行为上的一些小细节看出不少东西来。

  为了在密林里生活下去,很多智慧生物都很能吃苦,当然-地-精-那种家伙排除在外,但尤安罗亚人已经从原始的采集狩猎生活逐渐转向耕种定居生活,开始种植特定的植物以获得稳定的食物来源。生活的稳定才能发展出族群数量,也因此带来了生活压力,他们必须要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每一个能动弹的族人都需要动手劳动。

  生活是否舒适,承担的体力劳动是否沉重,稍微观察就能得出很多信息。

  派默赫分明看到跟在蛮特身后的半兽人多数都一手老茧,被他揪出来的阿米多同样不例外。如果不看身高,这些半兽人也许比多数恶魔还能干活。

  这正是矿洞需要的好苦力。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