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恶灵

第一百九十一章 恶灵

  赶早起来,没有家里的条件,自然也没有那么讲究,没有清水洗漱。捂着咕咕直叫的肚子,得现找食物充饥。

  黑斯格在灌木丛里搜寻,指望藏在阴暗角落的地洞里有傻乎乎的小耳兽,灰头探头探脑的跟在他身后,一路上奥加安基本没怎么让它下地,一整天除了吃东西就是趴在怀里打呼,只要是能到处活动的时间,它分外活跃。

  黑斯格警觉回头,正看到灰头瞪着迷迷瞪瞪的绿豆小眼四处打量,见他回头,立马一蹦一蹦的钻进旁边的草丛,不想那里也蹿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它嗷呜了一嗓子,两个家伙立马嬉闹追打着滚成一团。

  黑斯格还惦记着早餐,眼看着它们越滚越远,又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直至如愿找到食物,那边听到奥加安呼唤的声音,原来灰头和游荡者幼崽嬉闹打滚跑远到饭点还没自己回来,奥加安正准备去周边找找。

  密林里从来都不安全,游荡者幼崽不必多说,一只幼崽而已,是个吃肉的掠食者都能伤害它,而灰头...说实话,它还不如幼崽胆子大。

  喊了好几声还不见回来,倒是隐隐听得到响动,听起来不像是灰头或者幼崽,更像是潜伏在黑暗里等待出击的掠食者,黑斯格见常冠跟奥加安摸了过去,忙也跟了上去。

  黑暗里的确有个黑影悄然而行,它经验老道是出色的猎手,有黑暗帮它遮掩体形,甚至能潜行到猎物身边几米远的地方发动突然袭击,然而它想靠近袭击常冠或奥加安就不太现实了,躲藏在黑暗里观察常冠的时候就被常冠发现,常冠往那边一指,奥加安手中的投枪瞬间化作黑线飞过去。

  哆的一声,投枪扎中某棵大树的树干。

  把那意图偷袭的黑影吓了一跳,它马上意识到选错了目标,已经被发现再想偷袭是不可能了,打是打不赢的,转头往黑暗里一钻,窸窸窣窣的一阵声响之后,只剩投枪长杆的尾端还在微微颤动。

  “灰头!”常冠喊了一声,侧头终于听到极低的吱吱声,追着声音过去,掀开一丛干枯枝叶,底下是缩成一团的灰头和幼崽。

  “还知道躲起来啊。”常冠伸手一手抓一只丢给奥加安,没好气道:“没事别让它们乱跑。”

  他一转头,眼角瞥见了什么,那是半掩在稀疏植物后面的一样事物,只露出嶙峋的一角像是布置在庭院里的假山,常冠心头一跳,直勾勾盯着看,然后加快脚步朝那边跑了过去。

  土壤里混杂着焦土并不适合植物生长,高矮植被看起来多少有些稀疏,大大降低了行走的难度,常冠看准方向,只走了片刻时间,就看到那假山一样的东西。

  实际上不是什么假山,那是一块很大的石头,黑黢黢一块半埋在焦土里,周围没有植物,原本生长在附近的植物早在几十天之前就被高温灼烧成了灰烬,混进了焦土和碎砾里,到了现在,除非抓一把焦土放在手里,才能看到满手腻腻的黑灰。

  这是一块残骸,迄今为止发现最大的一块,上尖下宽比奥加安的身高还多出一截。

  常冠怔怔盯着看着出神,鬼使神差的上前摸了摸粗糙的残骸,站在远处看不到细节,用手指触摸才发现残骸表面比想象中的光滑,短时间里的高温把具备耐热特姓的物质也烧蚀融化,等它逐渐冷却下来,表面自然凝结一层漆黑外壳。

  看起来像是一块怪模怪样的大石头。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常冠惊叹着:“这是大收获!”

  异化手指很轻松的抓开残骸表面的外壳,零碎石屑纷飞落下,果然,藏在里面的才是真容,手指摸索着,很快找到了最想看到的事物——一个仿佛具备某种不明含义的图案。

  不同于之前找到的东西,这块残骸要完整得多,它保存着更多力量,自然,表面的图案也更完整。

  完整到以合适的角度一眼能看清整个图案。

  “黑斯格,黑斯格。”常冠喊着。

  黑斯格应了一声,把刚刚收集的食物往奥加安怀里一塞,快步跑来:“主人,什么事?”

  “你看,能不能从残骸表面的图案上看出什么来?”常冠指指残骸,他的确看到了完整的图案,但是,这图案组成毫无逻辑,以至于看到的第一印象很混乱。那种感觉,很像成年人揣摩孩童的随笔涂画,格外费力。

  黑斯格也很费力的看了半天,“好像是某种文字。我觉得有点像收藏在地下室的那些方块字。”

  常冠听得直摇头,看向奥加安,奥加安回答:“我倒觉得不是文字,但这个图案....”他也摇着头,“我看不懂,像是差了点什么东西。”

  常冠干脆放弃观察图案的想法,双手齐上,扣住残骸表面的裂纹抓下一块块石头,很快,他就感觉到浑身隐隐发热,站在身后的黑斯格连连后退。

  再随手抓下一块黑黢黢的石块,一抹熟悉的亮红晃了一下眼睛,渐渐被常冠破坏的图案中突兀出现一点光,仅仅片刻,那一点光延伸成线,又循着某条看不见的轨迹组成图案。

  常冠若有所悟,从陶罐里摸出矿石,把手伸进残骸亮晃晃的红光中,氤氲的光芒好像活了过来,乍一看如同火焰升腾...

  与此同时,河边的某个区域,植物枯败,生命消亡,让所有动物胆战心惊的臭味已经遮掩不住,即使是沿河行走也闻得到作呕的味道,又一段时间的发展,河水也受到了直接影响,水里的大鱼小鱼数量直线下降,前来找水喝的动物只能往更上游的河段走。

  曾经光凭臭味能吓走动物的简单陷阱已经开始影响周边大片区域。

  这一大片区域正一点点变成死亡之地,常住在附近的动物早已待不住,吃素的跑得尤其快,植物稍微受到污染的时候,它们已自发寻找新的根据地,密林之大,哪里都能去得。素食动物离开,食物链中少了重要一环,掠食者也没办法久留。

  偌大一片区域,以前不说生机勃勃,至少还能见到走兽活动,到了如今,就算深挖地洞也找不到一只小耳兽了。只有极少数食腐的生物还能偷偷摸摸活动。

  窸窸窣窣的声音中,一只尖牙从黑暗中探出头来,它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大概也只有它生冷不忌的好胃口才能适应到处腐尸的环境,对别的动物来说是危机,对尖牙来说,这样的环境却正合适。

  尖牙心思并不复杂,它保护自己的手段也不是过分狡猾机敏,就像当时死在水潭掠食者口中的那只同类一样,只要有食物,大可以闷头往前冲。

  这里别的没有,只剩满地腐尸,对尖牙来说,等于是满地食物。所以,它明知道自己很可能某一天也变成地上的一具尸体,依旧选择留在这里。

  但不代表食物都可以随意享用,尖牙很清楚在这里有一个特别的存在,它危险而神秘,虽然不会小气到连地上的尸体都不许捡拾,但真要撞见了,会发生什么事情猜也猜得到。

  最晚死亡的动物身躯也出现了明显腐烂痕迹,偷摸活动的清道夫来不及一一清理,只有成群成群的大个头飞虫起起落落,只只都有拇指头大,嗡嗡嗡地像是战斗机。

  尖牙自以为隐蔽的活动很快惊起黑压压一片飞虫,它转动了绿豆小眼,没听到什么动静,从尸体上扯下一块腐烂的组织就想走。却没看到惊起的飞虫群忽然散开,黑暗里似乎有一缕有形的烟雾逐渐凝结,在黑暗里扭曲摆动,上一刻还拉伸成型勉强分辨得出翅膀长爪似在空中翱翔的恐鸟,下一刻就变成了一头四肢粗壮的家伙摇头摆尾,直到变成一个直立的身影,舒展四肢,无法保持稳定的形态,摆手伸腿在黑暗里无声无息起舞。

  是一支死亡之舞。

  尖牙肯定不会欣赏这难得的诡异舞蹈,它的小眼里只有惊恐,呆呆站在原地,大概是想转身逃跑的却生根似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黑烟似的无形生物悠然靠近,散去固定形态化作一线扑过来包裹住自己的身躯。

  太过贪婪到底没能幸免于难,身躯僵硬没多久寂静无声倒在地上,那烟雾似的生物重新出现在半空,黑暗里看不清它的轮廓,只在黑暗里闪了几闪到了几步开外,比之上次跟常冠照面,它明显更强大了几分,已然可以随意凝结虚化身躯。

  只要还有鲜活生命供它吞噬,它还能保持可怕的速度持续强大。但是,这种打算显然要落空了,利用尸体不断吸引掠食者来撞运气的简单陷阱只能在一段时间里有奇效,等到那些喜欢撞运气的动物全都躺在地上,甚至影响到周边环境的时候,幸存的大小动物只要不傻,肯定是能跑多远跑多远。

  一大片区域里连活物都看不到几只,简单陷阱自然失去了效果。

  尸体迟早会腐烂殆尽,植物死亡算不了什么,只要影响环境的源头消失,只消几天时间,新生的嫩芽就能重新拿回土地的所有权。这个必须吞噬鲜活生命的诡异事物似乎由此掉进了死胡同里——等到实力足够强大,它才能无视环境影响随意活动,眼下还没有那个实力,只能杀死一只又一只动物壮大自己,然而,附近已经没有动物给它祸害,只能换到另一片区域才有足够多的动物...

  显然,它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以至于只要还有活着的生命靠近,都会吸引它第一时间赶来。

  尖牙死亡,任由一群飞虫黑云落下去肆意污染,它本来要隐进黑暗继续等待,无形的身躯却猛的一震,四周黑暗翻涌虚无的身躯凝实了不少,这才能勉强看清楚它的模样,暂时保持的是人形模样,似乎是个人形生物的模样。

  也许它曾经是一个有一定实力的智慧生物,死亡之后保存了灵魂,岁月抹去了原有的意识,没有在沉睡中永久迷失,反而又觉醒了黑暗里的原罪。黑暗把他蕴养成了只会凭本能行事的灵魂生物,由黑暗的一面主导着行为。

  按照现有的路继续走下去,不是没有强大起来的机会,可能会再次开启灵智获得思考的能力,但最大的可能是成长为只为杀戮破坏而出现的恶灵。事实上,它已经算半个恶灵了,只要踏出关键一步,找到搭建邪恶转化仪式的材料,重新获得身躯成为不死生物不是没有可能。

  此时,恶灵似有所感,转头‘看’向密林的某一个方向。在那里,它能感觉到火红的光闪烁不定。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对它来说简直是黑暗里的火把,活跃且具备强大的诱惑力。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