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老邻居

第一百九十四章 老邻居

  等常冠睁开眼睛把矿石丢进火堆,黑斯格才问:“怎么样?”

  “它有点等不及了。”常冠笑笑:“催着我过去。”

  “赢的把握大不大?”

  “不好说,我都不知道它是什么实力,关键是,它的那些手段根本无法理解原理,防都防不住,我当然是实力越强把握越大。”

  黑斯格一时沉默,面临危机他却根本帮不上忙,这种无力的感觉绝对不会好,他握紧了拳头又松开,什么话也没说。

  在常冠探知到火元素巨人的秘密时,他就曾经问过黑斯格的意见,对于火元素的使用和理解,常冠走在前面,多多少少积累下一些经验,这些经验正是最宝贵的东西,能让后来者少走弯路,加上有转换储备的矿石,黑斯格融合火元素的话要比常冠简单得多,完全可以借此踏上进阶实力的台阶。

  至于主仆两个都融合火元素以后可能会出现一些无法预料的意外那不是现在可以考虑的问题,但没想到,黑斯格拿到矿石时心急了一些,直接被烫出了好几个水泡。

  在常冠手里还算配合的矿石到黑斯格手里立马有了脾气,突破实力瓶颈固然可以踏上进阶层次,这个过程却急不得。

  刚刚接触任何一种元素力量都需要慢慢适应,常冠也是凑巧,自身实力的增长进度跟收集残骸的进度正好契合才没有在最初遇到难题。而黑斯格在这里卡住了,只要黑斯格尝试吸收元素力量,它就在暗地里捣乱,搞得黑斯格狼狈不堪。

  试过几次全部失败,黑斯格只能放弃。

  想要得到一枚源核何其困难,就算在密林里跋涉,也很难遇到一只源兽。以至于到了现在,黑斯格的实力卡在瓶颈处动弹不得。想要给他寻找一枚源核,根本不能把希望放在猎杀源兽这方面,最稳妥的办法是到盖洛费丹城去购买一枚。

  至于后续更多的源核需求则只能慢慢想办法,大部分没有血脉优势的恶魔都是这么做的,常冠是取巧才避开这最直接也最难满足的数量需求。

  看样子,黑斯格是没办法取巧了,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多数恶魔走的老路。

  等那被挑衅刺激起来的冲动终于慢慢消减下去,常冠长出一口气,在河岸边距离源头愈近,内心的冲动就愈强,感觉得到那种吃力感,也在一次次提醒常冠不能放松。

  密林中已经找不到残骸,但常冠分明记得当初火元素巨人曾在火山脚下断了一边手臂。他一直着力收集的具备图案的残骸正分布于火元素巨人的四肢和胸口,完整的手臂肯定符合常冠的要求。

  没猜错的话,遗失在火山脚下的手臂能完好保存下来,一个两个恶魔搬不走,那它就还在原地。

  这么一来,再去一趟盖洛费丹城要赶早了,不止要寻找火元素巨人遗失的左臂,还上赊欠老卡图的债务,给游荡者幼崽找个好的去处,帮奥加安把摔碎的石质枪头重新熔炼锻造...等着做的事情是真不少。

  其中最关键的是老卡图那里,光是需要双倍偿还的债务可能就是不小的数目,家里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不多,常冠一直在有意减少交易筹码中食盐的分量,宁愿拿肉干和熔炼后的钢铁交易都成。

  家里存粮再经不起往外拿的,如果要凑齐拿去盖洛费丹城交易的筹码,在回家的路上就必须弄到足够多的战利品。

  跟黑斯格奥加安很快商量出了主意,正巧距离河道岔口不远,那里是好位置,不仅水域宽广,还生活了一群蝎鳄。

  蝎鳄不是理想的猎物,但总比去一只只寻找小耳兽要有效率,主仆几个配合,突然偷袭未必不能猎到一直蝎鳄再安然脱身。

  毕竟,比起以前实力已经不同,曾经的冒险行为到了现在,只要小心行事完全可以控制风险。

  还未看到河道岔口,地面就已经出现刻意布置的枯草堆,蝎鳄筑的巢很容易辨认,在繁殖期,掀开那有些枯败的草叶,底下保准有一堆卖相极佳的卵,常冠还记得上次来得到的收获,这一次当然再没有类似的待遇了,才要去寻找合适的下手目标。

  身边某个静寂不动的枯草堆突然动弹起来,硕大的巨螯一扬,枯草飞起又落下,把奥加安唬了一跳,但他反应很快,急退一步避开可能的攻击,举起投枪已经做出攻击姿态,等躲藏在巢里的蝎鳄现出身形,锋利的投枪已经点在了它的脊背上。

  蝎鳄体表的盔甲具备相当不错的防御能力,奥加安匆忙出手很难重伤它,倒是让这挥舞着巨螯的大块头愤怒起来,嘶嘶叫着就要找奥加安的晦气。

  “退后,往远了退,把它引远些。”

  喜欢守在窝里的一般是雌的,雄的就算暂时离开也不会走远,还不知道相互之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联络手段,在蝎鳄窝附近纠缠搞不好会引来一条或者更多蝎鳄,应付一条不难,同时面对好几条蝎鳄,那只能跑路了。

  主仆三个不是首次一起面对危险,磨合出了默契,见机一齐后退拉开距离,蝎鳄果然不甘轻易罢手,在水里它少有敌手,上了岸有稳定群体数量当靠山也不见得怕了谁,盯着奥加安不放,一击落空,见他退远紧跟上来。

  蝎鳄的身躯结构在水里占尽便宜,脚爪上的蹼利于划水,有粗壮尾巴控制方向转速,能捉住大鱼证明它水下速度不可小觑,但是上了岸,它一身本事能发挥六七成出来就不得了,一对巨螯看着吓人,不够长也不够快,想要夹中奥加安不容易,奥加安见蝎鳄盯着自己不放,故意磨磨蹭蹭给它留下机会,蝎鳄没有察觉异样果然上当。

  常冠和黑斯格则趁机绕到身后,蝎鳄的身体结构注定它难以兼顾到所有方位,暂时把注意力放在奥加安身上,它就很容易忽略不在视线中的事物,常冠跟黑斯格不分先后扑上来,各自按住一边巨螯。

  这一下,蝎鳄就耍不出新花样了。黑斯格顺手摸了一块大石头拍在它两眼之间,石头一分为二,蝎鳄则瘫软在地不动了。

  像小耳兽那种一味逃跑的猎物没有合适工具还不太好下手,像蝎鳄这种有明显进攻姓,并且长处短板都很明显的猎物其实只要方法得当还更加容易得手。

  当然,前提是速度要快,不然引来大群蝎鳄,常冠不可能招架得住。

  奥加安解下一直背在身上的藤蔓,七手八脚把蝎鳄绑成粽子,绑好之后就各自抬一头,往密林里的阴影一钻再难寻到踪迹。

  一只成年蝎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远远不能补上仓库的亏空和交易筹码的需求,只能绕个圈子返回河岸下游,指望再得到更多猎物。

  河道岔口分出的一条支流通往盖洛费丹城,那边或多或少走过几次,另一条支流至今没有探索过,沿岸情形一无所知,常冠早有过去看看的打算,以他的经验,没去过的地方多半有着新机遇,就算没遇到惊喜,河里不曾见识过投食套路的大鱼小鱼相信也不可能无视新鲜的内脏。

  走不多远,潮湿水汽渐重,支流的河水流速要更快一些,走近河岸隐隐听得到水流声,常冠-精-神一震快走几步,却又及时站住,低头看着脚下,他挪开双脚,有拖曳痕迹的地面有两个清楚的脚印,那是某种直立行走的智慧生物的脚印。

  常冠抬手示意奥加安停下,指指一侧,黑斯格点点头轻手轻脚摸过去,那是一丛茂密的植物,河边的丰富水资源催生出许多或高或矮的植物,除非某一地段动物活动频繁把地面踩得板结,不然可以轻松找到暂时隐藏的地方,一丛一丛的植物生长于沿岸一线,不靠近是看不到里面藏了什么的。

  黑斯格摸向一侧,常冠则一旁呈夹角靠近河岸,地面坡度小,是不错的上岸地段,看来那些未知生物也懂得利用自然地形,没少上岸下水,地面湿滑泥泞多脚印。

  这又是一个有一定群体数量的生物群落,观察气味、脚印和其他生活痕迹能得出很多有用信息,常冠匆匆看了几眼,把脚步放得更加轻缓,招惹了它们,少不了又是一场麻烦。

  在茂密的植物后面停下,推开挡住视线的枝叶,一眼看到平坦的河面,几株发光的植物在水面中突兀探出半截身姿,细看才发现那些植物竟然像是人工种植一般排成一列,几只黑点似的飞虫围绕着光源上下飞舞,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冲进光源中,只见飞进去的没见飞出来的,一根枯树枝打着旋儿顺水飘荡,轻轻在发光植物根茎上碰了一下,瞬间撞碎了一蓬碎光,细碎的如同萤火虫般的光点从光源中摇曳出来,没等落进水里就凭空消失。

  再看那水面的枯枝,已经不见踪影,看起来那一线水面正好形成了落差,掉下去之后自然看不到了,一排能够发光的植物像是路灯似的种在一线水面最高点。

  常冠看得一愣,他的黑暗视觉刚好把一切看在眼里,脑子里好像什么一闪而过,再仔细看那自行发光的植物,那...好像是灯草...

  转头看向临岸一线,不出意料有几个明显人工痕迹明显的物体,是几个用树枝苔藓和藤蔓堆砌的‘杂物堆’,一半岸上一半在水里,有了先入为主的猜想,看那粗制滥造的‘杂物堆’也能推断出一些信息,普通野兽不会自己花费大力气搭建这看起来无用的东西,只有两栖生物会在水边筑造东西,看起来像随意堆砌的垃圾,或许水下藏着什么秘密。

  正想着,一个鱼脑袋从水下钻出来,鼓鼓的鱼泡眼,两颊有鳃,从水里站起身爬上高处,习惯的左右张望,没发现有异常,又重新回到水下,果然是曾经见过的鱼人。

  常冠还以为他们被盖洛费丹城来的恶魔战士袭击之后损失惨重已经消亡,没想到跑到支流又定居下来,种了灯草,筑了拦水坝子,只要给时间给机会休养生息,鱼人部落总有缓过来的一天,看起来,他们的生命力比想象的强得多,占据了下游生活得很平静。

  常冠只怕发现的是某一种陌生的生物群体,知道是鱼人占据了这儿,他不自觉放松了下来,怎么说也是见过几面算老邻居了,常冠单方面的认为双方关系良好,并没有招惹它们的打算,悄悄的冲身边的伙伴摆摆手,准备退远离开。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