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渔翁得利

第一百九十八章 渔翁得利

  完全意外的惊喜,常冠没想到远道而来的虫子们还能带来了蚁菇,至于它们是怎么把真菌带来的,是无意识的做法还是出于本能的分离群落就会带着到新地方种植就不太好猜测了。

  常冠想起蚁皇可以循原路返回老位置的蚁窝,并且这些虫子特意把奥加安破坏的蚁窝又利用上了,原本看来无法理解的事情,如果串联在一起,似乎隐隐指向某个答案,至于真相到底是不是,常冠真没那个心思去深究。

  反正这些大头蚁已经种植出了蚁菇,它们很清楚蚁菇的作用,或者说,有蚁菇的大头蚁才能算是常冠所熟悉的大头蚁。

  鉴于今天已经拿回了不少大头蚁和蚁菇,家里放养的大头蚁就不去动它,盘算着以后蚁菇的供应应该不成问题了,如果没有环境污染那些麻烦,绝对是振奋人心的大好消息。

  家里养着大头蚁,除了能作为资源采集点,还有一样重要的作用,蚁群只要还在正常运作,它们就会一直外出觅食,帮忙捉虫守卫领地,常冠在大头蚁领地周边逗留小半天时间,就看到两三支虫子的觅食小队出门归来,它们在领地里的固定范围里找不到足够食物,远距离觅食实属正常,常冠没想到的是,这些大头蚁竟然抓住了一条细长细长的白色软虫,起码有一米多长,那种看起来黏黏的感觉,有点像鼻涕虫,白得半透明。

  这种虫子看起来就很恶心,常冠非常肯定,在自家领地,此前从未见过类似的东西,多看了那条被大头蚁拖回家的软虫一眼,心里一阵阵的不舒服,他想着,家里怎么还有这种东西,联系上比领地外还密集的各种虫子,总觉得是哪个地方出了大问题,便高声喊来奥加安,嘱咐他仔细查看领地里虫子多的地方,尤其注意去看看大头蚁们从哪里抓到的白色长条软虫,有什么发现都不能大意。

  稍微耽搁一下小半天时间就过去了,跟奥加安分别之后,他再度上路,径直向领地外走去。

  比起临河区域的变化,更加远离污染源的区域情况要好一些,但也就好一些而已。曾经领地里必须布置警戒陷阱,特意种植一圈克罗克罗荆棘也是为了挡住好奇心发作的各种动物,这已经能够说明问题,平平常常的一天,可能就会有动物一头撞进领地里来。

  而现在,常冠已经离开了荆棘包围的安全区域,期间只遇到一只小耳兽,根本不等他出手,那机警的小东西就躲藏了起来,完全没有以前呆头呆脑的样子,至于更加大一些的动物,没有直接正面撞上的,只看到远处窸窸窣窣的声音,常冠这边稍微靠近就快速跑远了。

  常冠根本没有机会出手。

  又一次来到曾经蹲在树枝上吃苦子儿的树下,树上出乎意料的没有挂果,树下则有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是一只未成年的长角动物,脑袋上的双角弯曲,由于尸体已经腐烂过度,没办法得到更多信息,只能观察它嘴里的牙齿确定是吃素的。

  这又是一种从未谋面的动物,倒不稀奇,在密林下生活的素食动物多有随机迁徙的习惯,它们成群活动,一片固定区域的植物经不起它们祸害的,只能不断的换地方才能维持食物摄取效率,所以这只死亡的动物可能几十天之前在常冠都来不及踏足的区域,几十天之后却随缘到了领地边上来。

  不出意料的话,它应该有一群同类一起活动,如果常冠早些发现它,说不定能追上它的同类。

  但常冠都已经来迟一步,就算它的同类仍在附近逗留,没有线索指引双方也难遇见,只能放弃了不切实际的想法,往下一个地点走去。

  上一次光顾生长树瘤的参天巨树还是寒季之时,带着些报复姓质的打开了猴子们的仓库,抢了它们的果子,还顺走一藤葫猴儿酒,这么一想,似乎各种果子和猴儿酒的味道还停留在唇齿之间。

  至于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比较忙,猴群不大欢迎常冠时不时就来串门,他也没那个闲工夫往这边跑,结果到今天才想起过来走一趟。常冠站在巨树下,抬头又见一面墙似的树干,没听到任何响动,他还以为住在树上的灰猴没发现他,故意在原地喊叫了几声也没有回应,他便爬上树去。

  结果只看到空荡荡的树洞和几撮猴毛。

  猴群早已离开多时。

  常冠不禁怅然若失。

  食物告急,找不到猎物下手,常冠只能把能找到的食物都带回去,树瘤的味道他都快忘记了,今天不免又尝了尝,那种让他浑身战栗的苦涩几乎让他瞬间回忆起曾经的艰苦岁月。

  “嘶...这种好东西怎么能独享?”常冠牙疼似的连连吸气,手头上的动作没有放慢,熟练抓开层层树皮,把那些宝贵的食物一一收集起来,万一食物短缺,这些东西苦是苦了些,但绝对可以救急。

  转了一圈,眼看着天要黑了,只找到些树汁衍生物,这点东西都不能算作是正经收获。常冠难免着急起来,历来外出觅食,不管是狩猎猎物还是采集食材,似乎还没有空手回家的先例,这种先例也尽量不要出现第一次。

  想起还有食肉花陷阱没去,常冠心头又涌起希望,食肉花陷阱是产出资源的,不仅仅是起起落落的大只飞虫和半掩藏在地面的骨骸,还有悬挂在枝头充作诱饵的果实。在首次吃饱肚子恢复记忆的时候,他就知道食肉花陷阱用来引诱猎物的果实是食物,且味道极佳。

  但是,那种果实也不能多吃,至于原因...是因为吃多了之后有些不太容易控制的副作用。做不了主食。

  常冠对食肉花陷阱的果实有种莫名期待。

  等常冠赶到地方的时候,食肉花陷阱正热闹,陷阱已经触发,那硕大的生长有尖齿的花朵正做出攻击的姿态,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一只困在陷阱中激烈挣扎的猎物,而陷阱周围更是有不下十只同样模样的动物团团打转。

  那些动物脑袋上长着弯曲的双角,瞧着有点眼熟,常冠眼睛一亮,这不就是先前在树下看到的死亡动物的同类吗?

  食肉花陷阱虽然是植物,但只要有动物踏进陷阱范围被那些活物似的枝干纠缠住,少有动物可以凭己之力挣脱,也不看看陷阱下的埋藏的骨骸,那都是满足自己口腹-之-欲-的代价。

  不过食肉花陷阱也不是没有破绽,它只能困住一只猎物而已,且没有真正的掠食者那么行动迅速,从困住猎物到杀死猎物可能需要不短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只要有外力介入帮助,猎物死里逃生不是没有可能。

  现在的情形却很微妙,食肉花陷阱困住了一头猎物,猎物察觉到致命危机拼尽力气挣扎,它凭借自身力气无法挣脱,只能让布满利齿的花朵不好下嘴,陷阱外则有低低叫唤的同伴,可惜的是,这些着急的同伴一样的吃素为生,头上弯角倒可以自卫,但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么一个植物不是植物动物不是动物的东西。

  只能在周围徒劳的打转。

  常冠在暗处观察片刻,直觉是渔翁得利的好时机,苦于没有叫上奥加安一起来,带在身上的吹箭对付不了体型稍微大一些的猎物,所以围绕在陷阱周边的十余只动物很不好下手,他刚接近一些距离就被对方察觉。

  掠食者的潜伏偷袭都需要一定的环境优势,用各种小手段避开一只两只猎物的视线是可以的,但想要同时避开来自各个角度的十几道目光,那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至少常冠是没见过,他也做不到。

  只能停在让动物觉得安全的距离之外,这个距离差不多可以尝试用投枪出手,过半的几率能扎中一头猎物,成于不成都只有一次机会。

  常冠没带投枪,只能慢慢的朝前走了几步,就是这几步距离的移动,围绕在食肉花陷阱周围的动物们低低叫唤了一声,齐齐调头钻进密林黑暗里,扔下被陷阱困住的同伴,头也不回地跑远。

  常冠牵动嘴角,根本没有浪费力气去追跑远的猎物,转头看向食肉花陷阱,被困在陷阱里的动物一直在挣扎,面临死亡威胁时,任何动物都会爆发出远超平常水准的实力,可以跑得更快跳得更高,但这种状态维持不了多久,爆发之后消耗了大量体力,难以维持正常状态不说,可能会比平时要虚弱得多。

  拼命挣扎可能不会接近最后的一线生机,反而会眼看着生机远去。

  很简单的道理,但又有几只野兽在生死危机时还能保持冷静呢?

  陷进陷阱的猎物渐渐安静下来,它实在是累了,可收紧的陷阱和临头的大嘴让它一次次的紧张起来,把剩余的力气全部浪费在徒劳的挣扎中,最后只能被食肉花一口咬住...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