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主要原因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主要原因

  常冠还没见过食肉花捕食猎物,但他根本没心思在一旁看戏,每多拖延一刻,本该属于他的食物就可能被食肉花吃掉更多。

  落入食肉花嘴里的猎物挣扎几下就没了动静,满是利齿的大嘴得以安心进食,当然不是一口把猎物整个吞下去,植物又没有肠胃以及动物该有的器官,它的嘴既是杀伤武器也是消化器官,尽可能的包裹住猎物,分泌消化液,直接把猎物变成可以吸收的养分。

  这个过程比动物消化食物的速度慢得多,被困的猎物体型越大,消化的过程就会越长,像这次抓住的猎物消化个三五天不用奇怪。

  围着打转的对手走了,食肉花陷阱得以安心进食,不想一大块腐木重重砸在一侧地面,这种招数简单粗暴,能够捕食动物的植物到底还是植物,它没有眼睛耳朵,全靠分布在周边的根系感知动静收集信息,根系脆弱而敏感,经这突如其来的动静一惊,食肉花陷阱都产生一连串反应。

  它在最短时间里停止进食过程,迅速长大嘴巴咬向根系感知到动静的位置。

  一口咬空不说,用枝干困住的猎物突然动弹起来,它好像重新有了力气,径直朝外侧移动,那股子力气大得出奇,拉扯得组成陷阱的整个植株都摇晃起来。

  食肉花陷阱首先做的不是限制正欲逃脱的猎物,而是保住悬挂在枝头的通红果实,摇晃得太厉害,果实很容易碰伤落地,对它来说,果实才是最珍贵的东西。

  猎物当然没能一瞬间回光返照,是常冠趁机扯住一条腿,以他的力气,把猎物从陷阱里硬扯出来都成,见食肉花陷阱反抗力度不强,伸手把卡住猎物的几根树枝掰开,直接把猎物囫囵个扯到了外头来。

  用手触摸食肉花陷阱树枝的感觉很奇妙,那种粗糙又活跃的矛盾感,眼看着树枝竟然会因为触摸主动弯曲躲避,会有一种更加怪异的感觉。

  这种特别的生命...实在是黑暗世界的奇妙手笔。

  常冠直接异化手掌,截取了一截树枝,那断口汩汩冒出乳白的汁液,而被抓在常冠手里的一截树枝还在不断的扭动,莫名的有些惊悚。

  抢走了猎物,截取了一段树枝,常冠还没有走的打算,又把手伸向那晃晃悠悠的果实。

  食肉花陷阱就算再迟钝,也不会让常冠这么得寸进尺的拿了又拿,锁定了常冠的位置,张嘴一口咬来,那模样,一口只怕能吞下常冠的半个身子。

  可惜,它的对手是常冠,一口咬下去,片刻便以更快的速度缩回来,常冠身处陷阱范围,那些蛇一般扭动的树枝正要纠缠上来困住他,现在也纷纷退开,避免太过接近被突然出现的高温烫伤,植物都怕火,常冠只要稍微展现出属于火的力量,食肉花陷阱就只能的一退再退。

  常冠总算体会到掌控火元素力量的好处,一连摘了两枚通红果子,才一步步退远。

  察觉到常冠已经离开,食肉花陷阱马上收缩了躯干,做出防御姿态,它就像刚才跑远的那群猎物,本身并非没有防御手段,但它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克制植物的高温。

  大概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猎物和果实并非特别重要的东西,食肉花陷阱就算很长时间没有等来猎物上当,它也不会因此出现挨饿至死的情况,至于果实,常冠摘走了两枚,枝头上成熟的还剩五六枚,它完全可以催生出新的果实补上数量,并不是伤筋动骨的损失。

  “这果实,看着有点像西红柿?不过香味不像...”常冠一手一枚果实,放到鼻下轻轻闻了闻,是那种微甜的果香,不禁又多闻了几次,“闻味道就猜得到会很好吃。”

  他砸吧了嘴,忍住尝一尝味道的冲动,这东西倒不担心味道好不好吃,该担心的是能不能吃,尤其是眼下的情况,似乎那种副作用完全没办法消除,只能老实把果实揣在了怀里。

  从食肉花陷阱里抢来了猎物,今天倒不算白跑一趟,时候不早了,在外逗留找不到食物也没地方落脚,尽快把食物带回去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回到家里,意外的发现领地里很热闹。

  黑斯格已经回来,他自诩狩猎经验丰富,带着吹箭出去,有大半天时间,足够重新收集毒液再寻找猎物的,相信不会空手回来,但他没有忙着处理猎物,而是跟奥加安分别拿着一根棍子,在某个地方大呼小叫。

  常冠回来都不见来看一眼,倒是老远就听见他的声音:“慢点慢点,千万别碰到身上!”“这么长,喔!喔!!你退后你退后,等我把它挑上来。”

  奥加安声音一点都不低,也嚷嚷着:“我就说这些东西不能随随便便往土里一埋,你看看,不挖开都不知道下面成了什么样子,说不定哪天这些黏糊糊的东西就爬到了屋里去,慢点!灰头过去了,快把它抓回来!”

  常冠赶紧把怀里的果实掏出来,猎物摞在地上,赶过去一瞧,只见地面已经挖开了一个浅浅的坑,坑边堆积着腐烂发黑的枝叶和少许泥土,坑里则是大小长短不一的骨骸,骨骸不稀奇,稀奇的是胡乱丢弃的骨骸间还看得到长长的,粘腻的半透明事物,黑斯格拿棍子一戳,那玩意儿直往暗处躲藏。

  而在坑边,奥加安正用棍子把一条一米多长的虫子似的东西挑直,免得它老想逃跑。

  常冠看得大皱眉头,“你们在干什么?”

  “主人,你回来啦,你看,这就是家里虫子多的源头。”黑斯格黑丑黑丑的脸膛似乎散发着红光,发现新奇陌生的事物没让他感到多少恐惧,反而大大满足了他的探索-欲-望,兴奋不已。

  奥加安也指着刨出来的坑,不无懊恼地说:“看你样子,你还把这当做一件功劳了是吧?当时我就说,垃圾这么往地里一埋是不行的,在碎石谷,人马部落从来都是把垃圾丢进尖牙的活动区域,让它们吃掉这些东西...”

  黑斯格翻了个白眼,“那你怎么光说不做,说的好像你没往坑里倒过东西似的。”

  奥加安不服气的争辩:“你都带头了,我有没有往里倒还有区别吗?”

  “成了,现在争来争去有什么用,我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黑斯格,你来说...”

  原来,自从常冠能够用吹箭捕猎小耳兽开始,由黑斯格,奥加安,灰头组成的所谓家庭便开始了逐步发展,这个发展是多方面的,许多东西都从无到有。地下室塌了又修,木柴烧了又砍,食物吃光了又去外面狩猎,只有一样并不需要注意又很重要的东西无时不刻都在增加——生活垃圾。

  尤其是大块头的猎物,固然可以从它们身上得到很多鲜肉,也会留下很多大块骨头,以常冠的好牙口,他也咬不碎比自己胳膊粗的骨头,那只能丢掉了。

  往哪里丢却是个难题,总不能随手丢在领地里,脏乱不说,估计引来的动物可能会翻倍增加,自家领地变成野兽观光地也不是不可能。好在常冠老早有解决方案——埋在地下。

  这个办法好,领地面积宽,只要不在核心区域挖坑埋垃圾,就完全不会影响到曰常生活。

  可这个办法也不好,垃圾问题看起来小,却让现代大城市都陷入被垃圾包围的局面中,常冠小门小户遭遇的问题倒不至于那么严重,但几百天来积累的各种垃圾却也不是小数目,尤其是骨头。

  埋藏在浅土层的骨头短时间里根本不会腐烂消失,相信只要常冠乐意寻找,他还能找到几截纠缠死神的骸骨,那之后抓住的各种猎物,留下的大小长短不一的骨头理所当然的也都没有腐烂。

  全部都埋在地下。

  以至于造成后来的情况,挖的第一个坑已经装不下了,填土做记号,再挖出一个坑倒垃圾,一段时间之后,坑满回填,再挖一个坑倒垃圾...

  时至今曰,估计领地里已经挖了不怕有五六个垃圾坑。

  那些垃圾埋在地下,只是眼睛看不到了而已,不代表它消失了失去了某些特别的作用,在常冠都没注意的时候,地下已经有很多虫子被吸引而来,在垃圾堆积的坑里繁衍生息。等它们的数量渐渐超过某个数值,自然会向四周扩散,有的习惯在泥土里移动,有的则钻出泥巴抖开翅膀,去天空里寻找新的机会。

  这就是领地里虫子格外多的主要原因。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