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两百零三章 轻揭一角 中

第两百零三章 轻揭一角 中

  常冠只注意到他并不面熟,很正常,常冠基本不认识城里的恶魔,看谁都面生。

  而对方见进屋的是一个小恶魔,跟老卡图相熟而且带了包裹,不免有些惊奇多看了一眼,但也就仅仅多看一眼而已,随后错开目光,也伸手抓起一根木棍样的物事打量起来。

  常冠这才注意到抓在手里的东西,那的确是一根木棍,一根连树皮都没有剥干净的木棍,硬要说哪里跟工具搭边,只能是木棍比较直,在一端包裹了一层铁皮,铁皮卷成筒状,逐渐收拢成锐利尖刺,看起来可以用做扎刺什么东西。木棍不过一米长,加上铁皮也绝对没有一米五长,听老卡图是意思,这竟然是批量产出的工具。

  常冠想象力再强,也一时间搞不明白这种工具的用途是什么,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他不便现在就发问,收回目光,难免依据看到的信息猜测一番,老卡图一直在打造金属工具没错,但在铁匠铺子里除了斧头不缺销路,其他东西并不太好卖,一直以来都是些单独行动的恶魔前来购买单件工具,少有恶魔会一次购买大量金属工具。

  尤其是这种看起来就用途单一的东西,底层恶魔根本不会大量购买,坎坎奇是奴隶贩子,怎么会无缘无故大量购买这种东西,所以...盖洛费丹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念头在常冠脑袋里盘旋不去,一边伸手往怀里摸去,一边又小声问:“你知道这几个大块头是干什么的吗?”

  卡鲁之所以热情,还不是因为常冠比其他恶魔要大方,见常冠慢吞吞摸索的动作急得抓耳挠腮,又不好催促,只能又急又快的回答:“不知道,都是生面孔,以前好像一次都没见过,但他们说是受雇于坎坎奇。”

  常冠点点头,揉了揉卡鲁的脑袋,矮人的头发很茂密,揉起来手感还不错,最主要的是,除了揉脑袋好像没有别的表示亲昵的方式了,跟老卡图搞好关系不容易,但是跟卡鲁搞好关系还是很简单的,终于从怀里摸出一小包早准备好的东西放在卡鲁手里。

  “这是什么?”卡鲁惊奇的瞪大眼睛,他还不能比较好的控制自己行为,常冠刚把东西拿出来,他就想伸手来拿,手伸到一半才反应过来,有些郝然的把手往回缩。

  “你自己看吧。”常冠并不介意,直接把东西放在他的手上。

  常冠毫无芥蒂的做法果然有效,卡鲁笑得非常开心,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笑容更加自然亲近了一些。嗯了一声,转身把小包放在砧板上,干净树皮包的东西用细细的绳索绑着,他打开树皮,见里面是几块切得整齐的烙饼,贪婪的吸了几下鼻子,小声笑道:“好香啊!我可以吃几块吗?”

  “当然,都是给你的。”

  “噢,你可真好。”卡鲁大概觉得这样已经是给予常冠的最高肯定了,喜滋滋的抓了一把烙饼塞进嘴里,很是满足的品尝了味道。

  “味道不够咸,但还是很好吃。”卡鲁飞快吃掉嘴里的东西,又抓一把塞进嘴里,拿眼角余光偷偷看了常冠好几眼,重新把树皮包好,收在了怀里。

  常冠什么也没说,心头却在暗暗叹息,多乖的孩子啊,还知道把东西留着。

  “第二批要求的东西都在这里,你看看,没问题的话你现在可以都带走,但是你们答应给我的酬劳不能拖久了,跟牛头人换来的食物早吃完了,家里没有存粮,全指望着这一笔买卖糊口,我把别的事情都放着,先赶你们需要的东西,你们也要照顾着我,不然饿着肚子,下一批金属工具可做不出来。”老卡图把面前的大堆工具往一侧推了推,看起来很多,其实式样单一,除了包铁皮的杵,还看到一些铁锤和铁钎子。

  “既然是长久生意,还怕我们说话不算数?”蛮特扯动嘴角,轻轻长出一口气,他实在是受够了屋里的环境,简直难以想象矮人是怎么在装尿液的大桶边劳作的,加上挥之不去的鱼腥味,每次呼吸都觉得是在折磨自己的鼻子。

  “今天我来只负责带走东西,只要数量不差,我会报告给坎坎奇,他正好找你有些事情,可能会带着交易物品亲自来一趟,你有什么问题,当面跟他商量吧。”蛮特随意检查了工具,数量早已核对过,金属工具是要分到每一个苦力手里发挥作用的,好赖与否一用就知道,不用他现场抽样检查。

  他也急着赶回矿洞,拎起包裹丢给另外两个战魔,这次交易算是完成了。

  “那好,我随时在家,等着坎坎奇光临。”老卡图满脸笑意,一直把蛮特送到门口,看着恶魔们走远,才轻轻长出一口气。

  跟一个身材力气实力全面超过自己的恶魔谈话远远不是看起来的那么轻松,种种外界因素都影响着双方气势,老卡图本身处于弱势,交谈中不管是语气重了还是语气弱了都可能把事情搞砸,他要找到其中的平衡。即使习惯了跟各种恶魔打交道,不代表他已经免疫了对方的压迫力。

  蛮特因为新官上任急于表现才显得比较好说话,不然少有恶魔能忍得了屋里的环境,他故意啰嗦些,磨光了耐心才让蛮特走得很干脆。交易谈成,意味着一笔进项到手。

  至于坎坎奇,要说盖洛费丹城里谁比较好打交道,只能说坎坎奇勉强算一个,商贩重利,只要双方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互利互惠,坎坎奇永远都和和气气的。

  老卡图站在门口发了一阵呆,想起家里的工作进度要赶不上了,把手一拍,匆匆转身就要回屋,他的眼角恰好看到站在路边的黑斯格,微微顿了顿,脸色稍有古怪,又很快恢复正常快步进了屋。

  屋里,常冠正把身上的包裹一一打开,老卡图却没有上前来查看,喊着卡鲁的名字:“又交出那么多成品,家里是不是只有原矿了?”

  卡鲁捂着嘴巴正嚼着烙饼,含糊不清的回答:“是啊...家里...只有矿石...”

  老卡图瞪眼,大步上前来一巴掌抽在卡鲁的后脑勺上,斥道:“从不叫我省心,这贪吃的毛病改不了是吧?昨天叫你干什么?现在不去做,准备磨蹭到什么时候?”说完,又拿眼角瞟着常冠,气哼哼走到炉子前,抄起长柄锤子把砧板砸得火星乱跳铛铛直响。

  常冠苦笑,根本不搭话,只把包裹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摆开。

  卡鲁则捂着后脑勺跑进后屋,很快就清理出一堆东西,嘁哩哐啷丢在地上,常冠随意看了一眼,都是些落满灰尘的金属物品,圆的盘长的杆堆成一堆,一眼根本分不清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