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两百零四章 轻揭一角 下

第两百零四章 轻揭一角 下

  “都拿出来了?”老卡图问。

  “差不多都在这里了,这些东西...”卡鲁在一堆东西中挑挑拣拣,有些不舍地抗议:“就不能留着吗?不只是我,老卡图你也费了好多心思,要是全部融了可就再也没有了。”

  “留着干什么?能卖给谁还是能换来食物?”老卡图有些烦躁的样子,“知不知道加工下一批工具要用多少铁?全部从第一步融矿开始,不睡觉也赶不上进度,赶快的!”

  卡鲁只能瘪着嘴,把炉火烧旺,然后捡起地上的东西,一件一件抛进炉火里。

  “咳,我带来了你们想要的东西,总要来看看吧。”常冠以为要是一直不主动说话,这一老一小两个矮人就会一直把他当做空气。

  老卡图瞪眼,茂密的胡子翘了起来,“亏我提前赊欠东西给你,你对得起我的信任吗?再不来,我甚至以为要等到下一个寒季。”

  “我也想赶早来,但你以为在密林里的生活很轻松?看看盖洛费丹城的乞丐,他们为什么宁愿当乞丐也不回到密林里去?想要凑齐足够交易的食物,必须跟大块头跑拼命,吃起来美味,得来可不容易。”

  老卡图是矮人,打铁是好手,却从未亲身在密林里生活过,他狐疑地多看了常冠几眼,常冠一身乞丐行头似乎也不像撒谎的样子,便哼哼几声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

  “你带来了什么?”

  “你想要的东西都有,额外还有一些好东西。”常冠说话的时候,正拿起一块铁块,他有意无意的晃了几下,果然,老卡图一双眼睛就跟着转来转去。

  老卡图不知道,刚刚那几句对话就已经向常冠提供了一样重要的信息——他们急需原料。

  即使是经过初步加工的原料对老卡图来说就已经是急缺物资。

  把矿石变成金属工具肯定比把铁块变成金属工具麻烦得多,甚至因为矮人使用的打铁方法过于古老,一直没有大的改进,矿石变成可以锻打塑型的胚子就要占去整个加工过程的近半时间。

  卡鲁熔炼了积起灰尘的物件,也只是为了凑齐足够的原料。

  见到常冠拿出可以熔炼的原料,老卡图不免十分意外。上次常冠虽然也拿来加工过的铁块交易,但那种东西仅仅比矿石好一些,还需耗费大量时间反复锻打去除杂质,跟常冠拿在手里的东西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没有谁比老卡图更加明白剔除矿石中的杂质有多难,反正矮人死死地守着这个技术,依靠它糊口,除了矮人,几乎没有哪个智慧种族掌握相关技术。这已经成了常态,离开盖洛费丹城,换到任何一个恶魔聚集地都一样,只有矮人才牢牢把持着金属锻造领域的一切技术关口。

  “比上次的品质还好?”老卡图只觉得自己的声音相当艰涩,不等常冠回答,他又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给我看看。”

  从常冠手里接过东西,的确是一块铁块,轻轻敲击可以听到熟悉的清脆声音,这种优质的原材料直接可以加热捶打成半成品,老卡图的心不禁沉了下去。上次常冠拿来的东西质量还不高,只是省了一些步骤而已,在火山脚下也不是没捡到过被岩浆熔化过的矿石,那比土高炉炼出来的土钢土铁品质还好些,老卡图可以理解为凑巧,这一次,怎么还弄出高品质铁块了?

  唯一比较欣慰的是,铁块不是捶打出来,上面有明显的拿捏痕迹,证明常冠掌握的是另一种技术,跟矮人的看家本领并无关系。

  “当然比上次要好些。”常冠笑笑,别看这点东西摆出来没有多少,中间的收集和加工过程并不容易,其中最难以到达的条件,其实还是元素力量,没有进阶实力的火元素控制能力,基本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而据常冠的观察,不说有多少恶魔会选择最常见的火元素融合,等他们已经进阶实力,谁还会吃饱了没事干熔炼铁矿,只为了跟老卡图交易时多一些筹码?

  见老卡图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他只能解释道:“我的方法不能告诉你,但你犯不着瞎想,我保证,既没有找另一个矮人偷学锻造技艺,也不会随便把现在掌握的技术告诉别的谁。甚至,因为条件限制,我顶多只能把矿石加工到这种程度,只能拿来跟你交易。”

  他拍了拍老卡图的肩膀,很亲热的样子:“生活不易,能拿这些东西当做交易筹码我心满意足,也希望这些铁块能够帮你一点忙。”

  老卡图打量了常冠几眼,“我早应该想到的,你第一次拿来那种低劣的东西我就应该有所警惕,真不知道你...”他顿了顿,突然锤了常冠一下,也很亲热的样子:“不如我们现谈一笔交易,只要把你掌握的技术讲一讲,之前欠的那些账全部勾销!”

  常冠笑而不答,转而又在怀里摸索起来,掏出一个包裹打开,里面是整齐码放的烙饼,递到老卡图面前,“尝尝?”

  老卡图知道常冠轻易不会松口。直接抓了一把烙饼塞嘴里,砸吧着嘴:“不够咸。”又点点头:“可以吃吧,你做出来的?”

  真不知道是怎么养出来的毛病,评判一样食物是否合口味,竟然首先是看是否够咸,偏偏矮人口味偏重,只怕把盐当饭吃才觉得不淡。

  “是我寻找密林里有的食材做的食物,名字叫烙饼,除了不是肉食,味道还不错,完全可以饱腹。这种东西得来比肉干要容易得多,老卡图你如果觉得还能吃,以后我可以在交易筹码中加一部分烙饼。”

  老卡图听得直摇头,在他心里,烙饼可以当做食物,但永远都比不上真正的肉食,在常冠这里开了个头,估计以后烙饼在交易筹码中的比重会越来越大。在铁匠铺子这里还没有用素食交易的先例,也不会给常冠特殊待遇。

  在炉火边忙活的卡鲁有些振奋地道:“老卡图,有了铁块,这些东西就留一部分吧,你看。”他拿起一个东西,那似乎是一个漏斗,姑且称之为漏斗吧,因为形状怪异,看起来更加像一根细管子连接着一个广口铁罐,显然是因为生疏才做得不大好。卡鲁把玩着那玩意儿,兴致勃勃地说:“这可是我亲手做的最好的一件样品,我想留着它,嘿嘿,索兰还夸我做得...”

  “卡鲁!”老卡图却突然低喝一声,老脸格外的严肃:“炉子里的铁可以随便乱打,嘴巴里的话可不能乱说。”

  他看了一脸莫名其妙的常冠一眼,“全部丢进炉子里去。”

  卡鲁哦了一声,他知道老卡图为什么突然变脸,对于前来铁匠铺子购买工具的客户,铁匠铺一向不会主动在背后谈论什么,并把这种习惯很好的延续下来,没少叮嘱卡鲁也要守住那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信息。

  以免祸从口出。

  他沉默着,把这打制不易的漏斗样品丢进炉子里,又捡起两个差不多大小的圆盘,这也眼熟,是给班起卡打制的东西,每次需要打造新物件的时候,为保证成品品质,事先练手实属正常。

  这一堆积了灰尘的各式金属物件,其实就是长久以来积累的练手样品。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