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两百零六章 新材料

第两百零六章 新材料

  “那你再看看这个,肯定是可以利用的。”常冠把碎成几块的枪头往老卡图身前推了推。

  老卡图先还不太在意,他打铁为生,把矿石变成金属工具,每天都要接触矿石,矿洞里未经挑选的矿石和恶魔拿来的零散东西千奇百怪,真正能用上,或者说能用来锻造塑形的材料却只有固定的几样。

  以矮人掌握的锻造技术,就算真有哪个恶魔发现了新材料,原始的锻造法发挥不了作用,也就意味着新材料是不明用途不知属姓的无用石头。常冠拿来的东西可能是新材料,但不代表就能用得上。

  但看到常冠把碎片一点点重新组合成枪头,他才恍悟,明显的是某种石质工具的碎片,这倒少见,能打磨成石质工具,至少证明不是普通石头。

  “这种材料除了比熔化铁块的温度要更高,定型后更加坚硬,大体跟摆在屋里的东西没有区别。如果你能帮我打造出枪头,形状跟这个一样就成,我愿意支付报酬。”常冠知道矮人的打铁方式很古老,他早已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说着就从皮口袋里摸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放在砧板上。

  初加工的东西跟碎裂的枪头有明显的区别,枪头就算是完整的也像黑煤一样的暗沉,而初加工之后则留存着高温烧蚀之后的痕迹,凝结成一团,身侧跳跃的炉火通红明亮,倒映在坑洼不平的表面,光怪陆离的光游走折射,平白增添了神秘。

  老卡图微微点头,只要能够用矮人的方法加工,他并不排斥发现一种新的东西。

  拿起一片碎片认真看了半天,他承认这是一种从没见过的矿石,惊讶于碎片的冷硬,感觉得到表面的粗糙打磨痕迹,曾经有一双手握着它反复打磨过千百遍,用耐心和老茧抹去多余的棱角,直到变成线条流畅的利器,利器的作用不多,老卡图抓着碎片凑到鼻尖轻轻嗅了嗅,果然还闻得到一些异味。细微沟壑里残存着洗都洗不掉的痕迹。

  即使成了碎片,也能想象得到它是多么锋利,不止一次饱饮血液。

  老卡图想象不到是什么样的生物会找到这种矿石,并利用它,也许,那是一个从没见过的族群。既然粗加工都能塑造成利器,没道理撇去杂质反倒不能塑形,的确如常冠所说,这是一种完全值得尝试加工的新材料。

  “我不能保证一定可以做到,只能说我尽力,还有,打造成原有的形状很难,我倒是有个很好的想法...”

  在老卡图跟常冠商议打铁灵感的时候,蛮特已经背着大包金属工具到了城外,自摇身一变成为矿洞监工头头以来,他已经渐渐体会到监管尤安罗亚人的难处,不提尤安罗亚人是否听话,是否在安心开采矿石,光是几百张嘴,几百双手就足以让蛮特烦恼一阵了。

  半兽人能吃苦是没错,但他们只会种植熟悉的作物,从未接触过矿石,必须要一遍遍的教导他们辨认开采矿石,因他们连恶魔语都说不利索,起步就比一般苦力要低。

  然而,几百张嘴却是天天要吃那么多东西,这是无底洞,永远也填不满的。

  开采矿石总不能空手,没有太好的东西,人均一柄工具还是要的。这不,蛮特背的包裹里就是配备给小个子们的劳动工具,喂进尤安罗亚人嘴里的食物已经去了无数,工具却才到手第二批,想要达到预期的产出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你们两个把东西拿去,叫阿米多不要耽搁时间,马上把东西全搬回矿洞去,我已经教过他怎么做,不听话尽管动手,不要打死了就行。”蛮特解下包裹丢给同伴,转身又走回城里,“我去找坎坎奇,会尽快回来。”

  坎坎奇的大院并不远,蛮特还没走到,才分别不久的两个战魔又从后面追了上来,着急忙慌的喊:“不好了,没有在城外约定的地方看到阿米多,那小子...不见了!”

  好不容易来一趟城里,当然不可能只过来拿几包工具,矿洞周边没有稳定资源点,长期有监工驻守,密林里能找到的猎物也早已进了肚皮,几百人的吃喝全赖盖洛费丹城这边供应,在没有好的运输工具时,强壮的战魔也背不了太多东西,尤安罗亚人有小推车,装载货物量也有限得很。

  以至于过一段时间,蛮特就要安排人手到盖洛费丹城来搬运食物。

  蛮特到铁匠铺子来拿工具,另一边则由阿米多带着族人用小推车运送食物。经过一段时间的‘特殊关照’,阿米多已经能够较为流畅的用恶魔语表达意思,这种事情倒是能够担任。

  双方约定在城外的老地方见面,一同返回矿洞。

  “什么?他逃跑了?不可能!他的族人和白胡子都在矿洞里,他敢跑也就只活得了他一个而已。”蛮特着实惊了一下,但马上反应过来,尤安罗亚人有非常明显的特点,他们非常看重亲人和感情,恶魔大多是光棍,一旦离开矿洞还真有可能一去不回,阿米多却跑不掉,白胡子还躺在矿洞里吊着一口气,他恨不得天天守在边上,轻易不会逃跑的。

  “逃跑倒没有,他说去集市里弄些药材...”

  “哼,他想去就去,放他走的是谁?我记得吩咐过看住同行的苦力,走脱一个全部受罚。”

  两个战魔都没有说话,蛮特也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阿米多因为地位特殊和已经可以比较流畅的使用恶魔语,但凡蛮特对尤安罗亚人有什么吩咐都要经他之口传达下去,牢牢控制着阿米多,就相当于踩住了控制整支部族的支点。

  找到他比什么都重要。

  “他是去买药,到现在都没回来?”

  “是的。”

  蛮特龇起白森森的牙,“那还不快去找?他一个半兽人,比恶魔要容易辨认,他就算躲也没地方可去。”

  两个战魔走了,蛮特在原地稍有犹豫,盖洛费丹城的集市虽然有不少东西,但药材却不是随便能买到的,无非是想给白胡子治伤,光是草药还真不一定有效果,在盖洛费丹城,要说谁还有能治好吐血内伤的物品,除了班起卡制造的药剂估计找不到更好的。

  只要阿米多稍微机灵点,总要到卜屋那边去。

  蛮特看了一眼不远处属于坎坎奇的大院子,调头又转进建筑群里...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