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两百零七章 惹祸

第两百零七章 惹祸

  从铁匠铺出来,常冠已一身轻松,拜托老卡图打造投枪枪头,报酬加上应还的账务,一次就把带来的东西清光,现在身上剩下一天的干粮和游荡者幼崽。

  还有老卡图拜托送去石屋的肉干。

  常冠在狭窄的巷道里踱着步子,终究是长出一口气,决定去一趟石屋,见见那个领主的一把手。在此之前,把游荡者幼崽交给黑斯格抱着,让他在巷道里等着,常冠独自往前石屋。

  这是他首次接近领主的居所,远远的,已能看见所谓的石屋是一栋三层建筑,占地面积难以估测,只看到二层高墙上站岗的战魔个个全副武装。

  常冠正琢磨见了坦措尔齐要怎么说话,他一个小恶魔,老是有少见的美味肉干出手肯定不正常,跟那些守在街道转角乞讨的小恶魔简直不像同一种生物。

  这不一样的地方最容易引起好奇心。如果不能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只怕糊弄不了坦措尔齐。

  他还没琢磨出个头绪,已经站在了石屋前,稀奇的是,这儿分外热闹。

  一个毛脸尖耳的小个子正死死抱着门口的圆木,任由几个擎着金属武器的高大恶魔把他盯着,远远的就能听到他蹩脚走音的喊叫:“我要见坦措尔齐!今天我一定要见他,不然你们就杀了我,最好让我的血染红整面墙!”

  说起门口的圆木,又是一样奇观,起码两米高的圆木笔直种在地里,有黑塔发挥作用,这圆木几不可能再度生出嫩芽,它的作用也不是为了成为石屋门口的一道风景线,而是在顶端绑了一根横木,横木两头等长,又分别垂下数根绳索挂起一个兜子。

  看起来有点像原始的简化版天平。

  毛脸尖耳的小个子抱住的正是栽种在地的圆木,围在他身边的恶魔固然全副武装,因他一再叫嚷要血染石墙,反而不好就这么下手,伸手去抓他,这家伙像黏在圆木上似的,扯得整个圆木摇摇晃晃,也没把他弄下地来。

  那边咚咚咚的一连串脚步声,是丹怒拂过来了,他向来不讲道理,怒目圆睁扬起矛枪就要连人带圆木一同斩断,坦措尔齐终于出现在门口,制止了丹怒拂的行为。

  前一刻还抱着圆木嚷嚷的小个子瞬移似的在下一刻扯住了坦措尔齐的长袍下摆,连声道:“坦措尔齐,我的父亲...我的父亲要死了,你一定要救救他,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只要你救救他...”

  坦措尔齐从来不是一个善心过剩的恶魔,他没有立马踢开脚边的小个子,也只是有些惊讶而已:“你是...你叫什么来着?这么快就会说恶魔语了?”

  “我是阿米多,您还记得我,太好了,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父亲,他受伤很重就要死了,那边那个屋里的恶魔可以救我父亲,我去找他,连门都进不去,求你了...”阿米多往城里的某个方向一指,坦措尔齐往那边看一眼,知道这家伙说的是住在卜屋里的班起卡。

  “嘿,他不让你进门,你就来麻烦我?是以为石屋的门好进,还是以为我有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不不,我是以为你比他更加仁慈。”

  坦措尔齐笑笑,“我不一定比他仁慈,但我一定比他忙,现在自己放手滚回矿洞去,不然,刚刚你嚷嚷什么来着,以血染墙?我觉得石墙换个颜色就不错。”他满脸笑容,只是那阴测测的话语实在感觉不到丁点笑意。

  阿米多抬头,正看坦措尔齐眼里不加掩饰的杀意,他没有开玩笑,那种漠视生命的冰冷已经成为习惯,或许在这个地位超然的恶魔眼里,弄死一个半兽人真不算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

  阿米多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求谁也不能求恶魔,他们的眼睛只能看见自己的利益,不相干的生命或生或死,跟他们的干系并不大。

  “还不放手?准备再扯开一条口子?”

  阿米多直觉是应该放手的,纠缠下去极有可能惹怒坦措尔齐,但是,矿洞里的父亲伤势实在不容乐观,蛮特当时可没有脚下留情,白胡子没有死,纯粹是吃苦吃惯了身子还算硬朗,随着时间推移,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伤势已越来越重,再不想点办法,等待白胡子的结局只能是在疼痛的折磨中死去。

  想到这里,阿米多又收紧了五指,他绝对不想看到那样的结局,但凡还有一线希望,他都要争取,“我...我不会放手的...”

  “那行啊,很执着,我欣赏你。丹怒拂。”

  “我在。”一旁的丹怒拂知道该他履行职责了,把矛枪重重一顿,阿米多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一看丹怒拂手里的利器,不免胆气弱了几分。

  “收起那吓人的东西,你看看这小个子细胳膊细腿的,哪里经得住你一下的。”坦措尔齐目光飘到圆木上,“既然喜欢抱着木头,就把他吊在木头上。真要搞得血淋淋的领主那里不好交代,就把他...晾干吧。”

  然后阿米多就被捆住手脚,挂上了横杆,摇摇晃晃活像烤鸭。

  不过阿米多运气很好,才挂上去没多久,就有帮手来解围。

  这个帮手连在一旁看戏的常冠都十分意外。

  “蛮特?你来干什么?矿洞的事情还不够你忙的,有时间到处闲逛。”城管大队队长丹怒拂除非去城里例行公事,不然大多时候都守在石屋附近,老远就看到了蛮特。

  蛮特对半兽人呼来喝去的,对丹怒拂还不敢摆脸色,笑道:“丹怒拂你可别开玩笑,我哪里闲过,矿洞那边没我盯着根本转不开,好不容易进一次城,也是到处说好话。我也根本没时间闲逛。”他指了指正在高处看风景的阿米多,“怎么把他吊起来了,正到处找他,这家伙我得带回矿洞去。”

  丹怒拂那两粒红豆似眼睛眯成一线,“是他自己想挂上去的。”也是看在蛮特还算相熟的份上,他简单讲了一下刚才的情形。

  蛮特一听,知道坏事儿了。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