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两百零八章 肉干的缘分

第两百零八章 肉干的缘分

  蛮特找从卜屋找过来中途没有耽搁时间,这中间的时间并不长,一般人想惹麻烦也不容易,哪想就是在短短的小半天时间里,阿米多还真就惹上了大麻烦。

  其实在矿洞里,阿米多一向都不太安分,不仅是因为他年轻不大心眼不少,更因为他的父亲白胡子。

  商队押着尤安罗亚人初到盖洛费丹城时,就要重点看管白胡子,蛮特曾经说过,白胡子是地位最高的半兽人,起码一半族人都听他的,一路上牢牢控制着白胡子才能安安稳稳。

  不是玩笑话,而是事实。

  之后又因为蛮特的行为,白胡子重伤,他在族人中的地位并未受到影响,甚至因为同仇敌忾的默契更加稳固。白胡子的确爬不起来了,但他的儿子,正逐渐展现出智慧。

  那些离开家园从此失去自由,甚至住进矿洞被监工打骂的尤安罗亚人别无依靠,只能自发的团结起来,当他们需要一个领头者的时候,再没有比阿米多更合适的人选了。

  当然,这些事情都进行得很隐蔽,蛮特即使是监工头头,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矿洞里,他并不知道那些已经发生的小动作,只是隐隐的感觉到什么。

  但他不管是真的发现了什么还是只有猜测,都不能把阿米多怎么样,甚至还要在某些时候维护他。因为眼下只有阿米多能完全的传达他的意思给其他尤安罗亚人。

  还有更加重要的一点,矿洞里的艰苦生活正在逐渐催化尤安罗亚人的不满,再懦弱的生物也难以承受长时间的高压,蛮特把当商队队长对付奴隶的那一套照搬用在尤安罗亚身上,他又能有什么好办法,无非是不听话就动手,拳头不行就亮武器。

  一天两天的还行,时间渐长,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尤安罗亚人已经显现出一些苗头。

  对于这种现象,经验丰富的派默赫给出了解释,苦力刚来适应不了矿洞的生活很正常,尤其是恶魔大多会发发脾气,但只要过了这段时间,长时间重体力劳动又吃不饱肚子,往往会想着逃跑,等把他们的心力都耗个干净,也就跑不动了。

  蛮特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并没有改变管教尤安罗亚人的方法。

  想要维持现状,当然要保证不出什么意外才好,阿米多要是在这个时候出事,矿洞里的那些族人还不得闹腾起来。

  蛮特完全是处于为矿洞持续发展着想,要把阿米多安全带回矿洞去。

  丹怒拂当然不会随便答应把阿米多放下来,把手往屋里一指:“坦措尔齐吩咐下来的,我不做这个主,你可以自己去找他。”

  蛮特很痛快的钻进石屋。

  常冠以为再等下去完全是浪费时间,上前走了几步就被拦了下来,那站岗的战魔一身金属盔甲,手里的长柄斧子磨得寒光烁烁:“老早就看到你了,不知道石屋不能靠近吗?滚远些。”

  在盖洛费丹城,小恶魔的地位一向不高,赖在城里不走的多半是乞丐,连泥腿子恶魔都嫌弃。这些给领主站岗,配发全身装备的打手没有好脸色很正常。

  常冠缩了缩脖子,退后一步才捧起揣在怀里的包裹:“老卡图委托我来的,把这个包裹送给坦措尔齐。”

  “什么东西?打开我看看。”

  “是肉干。”打开包裹,的确是一块块普通的肉干,但好像又不普通,战魔狠狠吸了吸鼻子,又看了几眼常冠,想来如果这些东西不是送给坦措尔齐的话,常冠也别想再带着肉干离开了。

  常冠得以真正靠近石屋,他没有进门,站在门口就听到了逐渐接近的脚步声和蛮特的声音。

  “事情就是这样,那小子的确不太听话,但现在不能少了他,我至少还需要十几天的时间才能把矿洞的各种事情安排妥当,等到那时候他还继续闹腾,在矿洞里我就收拾了他。”

  “行吧,既然你都扯上矿洞产出了,就把他带回去。不过,这一次我放过他,下一次他还能跑到城里来捣乱,就要追究你的责任了。”

  蛮特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一见到了门口,连忙朝一旁让了让,坦措尔齐先一步跨出门,他没有回头,语气淡漠:“这小子的事情是小事,矿洞那边才是大事,算算曰子,已经十多天了吧,你嚷着矿洞产出的理由,没少往矿洞搬物资,坎坎奇那里我懒得管,就连领主的仓库也被你搬了不少东西走,眼看着家底被你掏空,交不上矿石,在领主这里只怕交待不过去。”

  蛮特苦笑一声,有些低声下气的回答:“我保证不让领主难做。不过,矿洞那边还是缺吃的,几百张嘴,一天下来怎么省都要那么多东西,不知道领主还能不能...”

  “不能!食物都送到矿洞去,连恶魔卫队都吃不饱肚子,除非你交上足量的矿石,不然我这里不会给你开口子。想要东西找你的雇主去,坎坎奇家底厚实,短时间里都供得起你挥霍。”说完,坦措尔齐不耐烦的挥挥手。

  蛮特连忙过去解下阿米多,揪着他的脖子向坦措尔齐告别,大踏步钻进建筑群里。

  坦措尔齐回头,目光落在常冠身上,“你是谁?干什么的?”

  常冠包裹递上前,“老卡图委托我来送肉干。”

  坦措尔齐不认识一个小恶魔,但他认识切成块的喷香肉干,抓了一块丢进嘴里,依稀还是记忆中的好味道,他不禁展眉赞叹:“竟然加了盐,不错不错。”

  他接过包裹,深深看了常冠几眼,“我想起你了,这些肉干都是你做的?”

  “是的。”

  这个刚刚还说要生生吊死阿米多的家伙一副亲近温和的样子,“那...你是怎么做的,告诉我,我给你满意的报酬。”

  常冠没有犹豫,很直白的回答:“方法其实不难,首先不能用零碎边角做原料,最好是厚实的瘦肉,加盐熏制就有了基本的味道,想要肉干有更多的香味,就要加香料。”

  “香料?那是什么东西?”

  “可以是植物的种子果实,也可以是花朵叶片,有香味就行。”

  坦措尔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来你很懂行?谁教你的?”

  常冠笑而不语,即使是坦措尔齐,这样直接探听别人的秘密也已经是犯了忌讳,在盖洛费丹城,光是常冠已经说出口的信息,其实就已经可以当做价值信息出售。

  常冠不说,他总不能翻脸硬来。

  所以坦措尔齐笑容不变,捏着一块肉干也不知道琢磨着什么,沉默片刻之后,才漫不经心的道:“你有多余的肉干拿来交易,怎么还穿一身破烂,我也不占你便宜,跟我去拿一块好点的皮子。嗯,过几天你再来,我就用鲜肉跟你交易,保证你不吃亏。”

  常冠心头一突,这家伙...实在是容易引起反感,一两句话就把交易定了下来,全然没问常冠愿不愿意。

  见常冠沉默,坦措尔齐讶然问道:“怎么,有问题?”

  常冠只能摇头,“是有问题,我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我住的地方距离盖洛费丹城很远,一个来回就要十多天,我每隔一百多天才能来一次盖洛费丹城。而且,肉干制作不易,它的美味是劳动换来的。”

  坦措尔齐皱起眉头,“这倒是个问题。不如这样,你反正在密林里过不好,干脆过来,我做主给你吃穿住,不用干别的,只要做肉干就可以了。”

  不料常冠还是摇头。

  杵在一旁的丹怒拂咧嘴直笑:“小子,你知道领主的饭碗意味着什么吗?只要你点点头,不仅从此吃喝不愁,寒季不挨冻,免去跟野兽拼命地危险,还有恶魔卫队保你安全,领主是你的靠山。这种机会,其他恶魔求都求不来,你想好了。”

  常冠低着头,身边的恶魔都比他高,全都看不到他的神情,只看到他缓缓摇头:“我一个小恶魔,受不起领主的恩惠,我在自己家也生活得挺好,现在不想换。”

  “嘶,我看你是不识好,好话听不进,用矛枪说话兴许你就听得进去了。”丹怒拂已经扬起了矛枪。

  “唉,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的,好好说话,什么事情不能谈?”坦措尔齐发了话,丹怒拂依言收枪,但他还站在旁边,大有一言不合又要动手的意思。

  坦措尔齐则用淡淡的语气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想好了。”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