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两百一十一章 希德力

第两百一十一章 希德力

  坎坎奇推开大门走了进去,这是一个比他家的院子还要大一圈的大院落,因院子面积过大的原因只能占据小城偏僻一角,从他进来的大门出去,片刻就能一头扎进密林中。这有利于大量货物的进出。

  门口也有打手站岗,坎坎奇是刷脸才能进门,别的恶魔就算是找上门交易的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进来。

  这是希德力的院子,同样是小城里有名的商贩,希德力因经营方向不同,比坎坎奇更容易变现积累庞大资本。看看他的院子就知道家底有多厚实。

  占地面积大的院子并不显得宽敞,特意平整过的地面还铺了石板或木板,是为了防潮防虫,一堆一堆的什么东西用大块树皮兽皮捂得严实,还特意做了简单棚子遮风挡雨,石板木板上沾染了干涸污血,稍微走近闻得到腥臭味,希德力做的肉食生意,院子里堆的东西就算不是肉食,也是搭得上边的东西。

  光是院子里看得到的东西就不是小数目。

  坎坎奇算是老牌商贩,在盖洛费丹城居住时间很长,见证了小城的改变,而希德力在两个寒季之前还只是个泥腿子,属于新进势力,他起来得很快,好像一个寒季开始到结束,希德力就成了某种象征。

  坎坎奇从未小看过这个资历不算老的家伙。垄断大半肉食市场。只要希德力有意控制,第二天盖洛费丹城的肉价就会蹭蹭的往上涨。到他这种已经能-操-控市场行情的地步,想要获利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不过,树大招风,领主肯定不会允许有哪个恶魔可以越过他影响盖洛费丹城的运转。

  事实却是,希德力并没有频繁的用某些套路谋取暴利,他也没有招致领主的打击。一个寒季开始又结束,依旧控制着大半肉食交易市场,似乎还有意无意的维持盖洛费丹城的脆弱市场处于健康运转状态。

  其中原因并不复杂,希德力跟领主走得近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准确的说,是希德力讨好领主,每次上交贡献,他都主动拿出远远多于应交数额的物资,送给领主享受。领主就算单纯为了有支撑他享受的基本条件,好不容易遇到整个盖洛费丹城也少有的大方商贩,自然会有意无意照顾他。

  希德力是商贩,贪婪是习惯,为了牟利,明的暗的没少做会弄脏手的事情,只要领主觉得他做的事情没有超过忍耐底线,没有真的计较什么,盖洛费丹城也就不会有谁能够找他的麻烦。

  坎坎奇想起希德力的贪婪习惯,知道这一趟上门是来挨宰的,但有什么办法,自家囤积的物资消耗干净,外出的商队陆续回来,带回的各种物资最终也会流入市场,大量采购食物怎么也绕不开希德力,与其到市场中收购,给希德力暗中-操-控的空间,倒不如坦率些直接上门来。

  希德力一向很忙,但他今天没出门,也布置了一桌子,他的派头比坎坎奇还高,背对着大门,烤肉堆起的小山还是比他高一头,谁说恶魔不会享受,偌大一张桌子,摆上吃的喝的,独自享用,也不是没有乐趣。

  盖洛费丹城没有合格的木工,做不出美观实用的桌椅板凳,但不代表有家业的商贩置办不了必要的家具用品。

  像希德力摆在院子里的桌子,就是一颗大树的树根,平整截面,有巨大树根支撑,这个无需额外加上什么装饰的天然桌子既实用又有牌面。

  坎坎奇只看那身影就笑了起来,“希德力?你这生活不错,小心吃了一身肥肉。”

  据案大嚼的希德力转头,见是坎坎奇也露出笑脸:“唉,你来也不打声招呼?我都不知道,来来,坐。”

  希德力跟坎坎奇相差不多的圆润身材,高额竖瞳,嘴大耳大,没有明显的特征区分血统。或许是常笑的习惯,眼睛微微眯着,一笑起来眼睛更是挤得看不见了,只是,他的笑总有一种虚假的怪异感,有点像笑面虎的感觉。

  坎坎奇坐在桌边,抬头只见烤肉不见希德力,他只能朝一旁挪了挪。不是每个恶魔都有很多奴隶使唤的,希德力有点守财,再说他就算有家底挥霍,也没到可以雇佣专门厨子给他烹饪的地步,所以这烤肉是他自己烤的,管它黑乎乎一块卖相好不好,总归是自己动的手,吃得惬意。

  光有肉吃不成,有吃有喝才是享受,酒是稀罕东西,不是想买就有卖的,所以摆在桌子上是一桶白白的汤水,正好配黑黑的烤肉。

  “尝尝我的手艺?比之前进步了不少。”说话的时候,希德力双手没停,砸吧着油乎乎的嘴,一块又一块烤肉不见踪影。

  坎坎奇只尝了一块肉,就停手笑道:“果然是好手艺。既然都上门了,我也不多说废话。蛮特把尤安罗亚人都带到东边矿洞去,几百张嘴巴吃得多,我之前没有准备,家里存的东西差不多都搬走了。继续大量食物保证那些苦力不至于饿肚子,去市场买也绕不开你,直接找你谈免得麻烦。”

  坎坎奇本意是来借,盖洛费丹城只有这么大,尤其是大笔交易总不是老面孔你来我往,借的说法等于是情谊,这一次我帮你下一次你帮我。但他进门一看希德力似乎专门等在家里,就知道事情可能不会按照预料的进行下去。

  稍微犹豫才缓缓说道:“都是做买卖的,保证不叫你吃亏,是借是卖看你的意思。不过我手里已经没有可以支付大宗交易的筹码,只能拿一些东西抵换。”

  “唉,说什么借啊换的,我们两个打交道的次数还少了?你不信我,我相信你啊。”希德力摆摆手,大块肉都塞进嘴里,吃得满嘴油也不擦,捧着盛热汤的桶咕咚咕咚个不停。

  坎坎奇没有说话,沉默直视着希德力。

  希德力打着饱嗝把桶扔在边上,肉也不吃了,几根胡萝卜似的手指交叉搁在身前,沉默看着坎坎奇,直到他没忍住,咧着嘴哈哈大笑起来:“看我干什么,又不是魅魔,还能看出什么好来。”

  坎坎奇轻轻摇头:“你要不说条件,我就走了,宁愿收刮干净市场里的食物,派打手出去扫荡密林,也不会再跟你交易。矿洞那边急得很,没时间浪费。”

  希德力收敛了笑意,他不笑的时候,才看得到被肥肉挤得毫无存在感的眼睛,里面藏着狡狯的光。

  “好吧,既然你都不喜欢这一套,我也直白些。东边的矿洞,你有份,领主有份,拉克文有份,另外还有谁,我没故意去打听,但分矿石的好像有几个吧。连那些渐渐没有竞争能力的几个商贩都能参与进去,但分苦力分矿石从头到尾都没有我的事。”希德力龇起尖牙:“我可以出食物,保证够那些苦力吃很久的食物,寒季囤下的,商队陆续带回来的,存了不少肉,不仅现在不会出现挨饿的事情,以后都不会出现饿肚子的情况,拿矿石到我这里来,换食物是绝对有的。我只要能参与分红就成了。”

  坎坎奇知道希德力说那几个没有竞争能力的商贩,正好有几个也是做的肉食生意,以前混得还行,近两个寒季则逐渐没落下去,盖洛费丹城市场的蛋糕就那么大,有一个吃得多些,就总有一个要吃得少些,希德力起来了,他抢走了大半的蛋糕,剩下的自然只能饿肚子。

  “你既然都打听清楚了,也该知道我做不了主,东边矿洞领主占了大头,装备恶魔卫队和供应克穆的用度,他不点头我说了也不算。”

  “你自己的份额总能做主吧。”希德力敲击着桌子,“别忙着拒绝,任何东西都有它的价值,你觉得不能放手,只是因为还没到你想要的价位,放心,我保证能给你想要的东西。”

  没想到坎坎奇却果断摇头:“别的东西可以商量,这个就算了。”

  “都不再想想?我不贪心,一部分足够,你我以后正好可以进一步合作。”

  坎坎奇摇头,他想到希德力有所图,没想到他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些。专门摆一桌子等在屋里,烤肉不坐在火边吃,一块块拿下来摆桌子上,故意多此一举,就跟他自己先前的行为一样,如果不是脑子有问题,多半是故意做样子。

  小事当然不值得做表面功夫,但这家伙竟然想把手伸到矿洞里来,是不知进退。

  矿洞并不仅仅是可以持续产出红利的摇钱树,更重要的是,矿洞产出矿石,在恶魔聚集地,矿石资源就是命脉,领主掌控着矿洞,才有足够矿石熔炼出金属,制作出武器装备恶魔卫队。全副武装的恶魔卫队,才是一支有强大战斗力的灵活力量,相比没有武器的底层恶魔,完全是两个概念。

  而且,能够跟领主一同把持矿洞,这等于是一种资格,意味开始得到领主的信任,可以切实的影响到盖洛费丹城。

  坎坎奇想过付出一些代价,但绝对不想就这么交出矿洞的份额。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