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两百一十四章 走也不空手 上

第两百一十四章 走也不空手 上

  坎坎奇重新踏出院子大门的时候,脸上已经看得见轻松的笑容,他向跟在身后的希德力道:“那就按照商议定下的条件来,先签了交易契约,然后召集苦力来搬食物。”

  谈成一笔大买卖,希德力脸上也看得到笑容,但他关心的不是赶快进行交易,而是即将到手的魅魔,见坎坎奇已经开始安排苦力的事宜,没有提魅魔的事情,扯了坎坎奇一下:“召集苦力的事情着什么急,先去看看你家里的魅魔。”

  “看魅魔的事情才不着急,在家里关着,今天去明天去都一样,跑不掉的。”

  希德力没说话了,不过看他的样子,还是漫不经心,估计心早已飞到了坎坎奇的院子里去了。

  在两个大商贩的强大号召力下,盖洛费丹城驻留的乞丐苦力都行动起来。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只需要出力气就能得到食物。无需签订契约多费一番手脚,只要接受坎坎奇或希德力的雇佣,服从调度,自去指定地点搬运物品。参与进来的恶魔不一定是长期雇佣,只要有一把子力气,直接可以参与劳动。

  只要干活,不仅可以吃饱饭,事后多少能得到一些报酬。

  盖洛费丹城很快就热闹起来,寒季到现在,出城的商队陆续回归,小城恢复了些生气,除非出城狩猎的,都闻声而来。

  应召的恶魔们沿着曲折的巷道在希德力的院子门前集合,小半天时间之后,他们就各自背负着大包小包离开,有的往铁匠铺去,有的出城往东边矿洞去,有的则往火山去。

  不管是去矿洞还是去火山,中间的路程少说也有一天,比起密林的庞大当然不算远,但也不算近,不用担心会遇到什么野兽冲出来袭击运送物资的队伍,却要防着背负食物的苦力中途跑路。

  安排一些打手沿路维持秩序就显得很重要了。

  希德力答应交付给坎坎奇的物资量很大,光是存放在院子里的东西还不够,接下来他的工作主要是用各种办法调集足够的物资给苦力们搬运,其他事情他不管。

  调遣打手的事情只能坎坎奇自己来,也亏得商队回归,那些够资格参与商队的恶魔只要出门一次就能得到足够多的经验,帮着维持秩序还是可以的。

  在运送物资的队伍陆续出城时,盖洛费丹城持续的热闹着,坎坎奇抱着石盒到处奔走,等待运输的物资数量是个庞大的数字,他要尽可能的调动能找到的力量参与进来,召集回城的商队打手跟随商队出门,再计算应付予苦力的报酬。想来一夜都不可能有偷懒的时间。

  提前出城向火山靠近的常冠已经到了山脚下,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今夜没有幽月,苦力们怎么也不可能一天到晚不间断的干活,吃过晚餐之后,苦力们收工,他们没有太好的生活条件,大多是卷了一把枯草垫着后脑勺,找一块平整的地方呼呼大睡。

  常冠可以自由活动,很快找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半埋在碎砾中的石头手臂。

  显然,苦力们没有把这条巨大的手臂当做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砸不烂也搬不动,又正好在火山裂缝旁,只能运来泥土碎砾把周边的裂缝填补,让手臂进一步埋进火山中。

  也许等下一个寒季下雪又化雪之后,碎砾泥土挤压板结,巨人的手臂会跟火山融为一体.

  至于现在,那条手臂还很容易分辨。

  常冠给了黑斯格一个眼神,悄悄朝巨大的手臂摸过去。

  比起之前找到的任何一块残骸,完整的手臂显然要巨大得多,比常冠想象的还要大。

  很快找到了手臂上的印记,还没有真正接触,常冠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这条手臂跟自己产生了某种奇妙的联系,一点红光自印记中浮现,逐渐沿着图案固定的纹路延伸,似曾相似的一幕。

  常冠似有所感,伸手轻轻触碰那片红光。

  轰的一声,光芒大盛,常冠只觉得天旋地转,除了听觉,什么都从身躯剥离出去,感觉不到手脚的存在,就像被一辆卡车横向撞飞,意识短暂的空白之后,一切感官都飘飘然脱离了躯体的桎梏。

  发生这种完全脱离预计的事情,常冠理应会感到紧张,适应密林的生活就绝对不会喜欢超出预料的任何事情,那往往意味着未知的风险,他最应该出现的行为理应是迅速做出反应,但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平静淡定得不像是他。

  就那么任由自己的意识逐渐高飞,直到恢复了视觉,他以俯视的角度‘看’到了一副灰暗的画面。

  首先引起他注意的是正下方,一团过于暴躁的红光聚集在一起,涌动着等待爆发的契机。这是火山,比用眼睛直接看更加清晰,常冠想着,看来火山上不能久留,谁知道已经沉寂一段时间的火山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发脾气。

  稍微抬高‘视线’,入眼的是一副雾蒙蒙的画面,依稀看得到几处点缀在黑暗中的红点,那些是常冠来不及收集的散落残骸,现在又一次给常冠机会记忆位置。

  以上都不是重点,吸引常冠注意力的,是河流岸边某一个地方,那里黑沉沉一片,浓郁的黑暗沉积在固定的范围里,难以描述形状的纯黑雾涌动着,它并不是静止的,能清楚感觉到其中的侵略姓,只要有机会,它肯定会趁机扩张范围,侵蚀任意生命的生机。

  常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那沉积的黑暗突然如雾般翻涌起来,一股若有若无的波动向四周扩散,这都不算稀奇,稀奇的是,常冠感觉得到那波动很大一部分都是朝自己来的,充满了挑衅意味。

  常冠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动,那是他的天敌,是他必须亲手终结的黑暗,双方唯一的结局只能是不死不休。就算现在它还不能脱离区域限制自由行动,但如果一味逃避,也许某一天会驾驭着黑暗直扑而来。

  那种冲动直接影响着处于特殊状态中的常冠,他仅仅是遵循某种本能想要动用力量反抗,似乎就引动了什么,脚下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沉积在火山里的暴躁能量突然活跃起来。

  这只会产生一种结果——火山爆发。

  “火山要爆发了啊...”常冠有些惆怅地想着,他本应迅速脱离这种状态,离开火山越远越好,然而他完全急不起来,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着戏。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