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两百六十章 交易 下

第两百六十章 交易 下

  老卡图反应颇大,“不可能不可能,矮人掌握的打造方法是祖传的,一辈一辈传给下一代,你看卡鲁,给我帮忙这么久才勉强有点手艺,你一个小恶魔,打过铁吗就敢说矮人的手艺不好。”

  “我没说矮人的打铁手艺不好,我只说有的地方可以改进。”

  “那不就是不好?”老卡图声音拔高了一些,“我可告诉你,这种事情我们矮人不开玩笑的,小心我跟你翻脸。”

  常冠只能按住老卡图,免得他蹦起来发飙去拿锤子,“你看都没看到,就敢说一定不行?”

  “不用看,矮人的手艺不容置疑。”在某一个领域沉浸足够的时间,自信是一定有的,尤其是老卡图这般扎扎实实埋头一锤子一锤子敲出来的功底,他倒没说错,在打造金属器具这一领域,他的水平不是常冠可以随意评判的,他有他的骄傲,用血汗和劳苦铸就的骄傲不容亵渎。

  常冠好笑的看着老卡图吹胡子瞪眼,他的确没有老卡图的手艺,但他的知识完全跳出了固有的思维,是矮人不可能有的优势,“那好,我们打个赌。”

  “哈哈,好啊,你赢了,叫我老卡图做什么都可以。”老卡图拍着皮裙,好似已经赢了似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在常冠身上巡视,“你要是输了,盐或肉干至少要交代一样出来。”

  还算谨慎,没大张口一气儿要常冠全交代出来。

  常冠点头,在铁匠铺里转一圈很快找到了中意的东西——火炉里围边的石头。

  石头很普通,大概是被老卡图随手捡来堆砌炉子,不知道被炉火烘烤了多久,常冠拿在手里的时候还感觉得到滚烫的温度。稍微拿捏了几下,很硬实,表面相对松散的部分也经不住长久高温炙烤。

  石头只有拳头大小,胜在没有裂纹,抗住更高一些的温度应该没有问题。

  异化手指,轻轻把石头的一侧磨平,然后在中央正上方钻出一个圆柱形的孔。这样一来,石块可以平稳放在地上,有向上的孔洞,整个石块变成了一种小型容器。

  铁匠铺里有现成的半成品金属工具,常冠直接拿一件过来,在老卡图和卡鲁的面前表演了一手手工融铁的技术。

  滋滋的声音中,捶打定型的金属半成品很快变红、软化、融化,从固体变成流淌的液体。又在重新作用下化作一线朝地面滴落,常冠拿着东西放在石块正上方,滴落的金属溶液全灌进石块的孔洞里。

  直到圆柱形的孔洞溢满,常冠才收手。经得住火炉烘烤的石块没有让常冠失望,特意只掏出狭小空间,留出了足够厚的隔层,石块没有炸裂。

  “刚才那是什么?”炉子边烧火的卡鲁揉着眼睛,矮人没有任何特殊能力,也不会有哪个掌控火元素的恶魔会想到用自己的能力融铁铸件,别说卡鲁,老卡图也首次见到这种神奇的-操-作。

  “我的一些能力。”常冠起身,把手里剩下的通红铁块扔进炉子里,“希望你们不要向别的恶魔提起关于我的事情。”

  两个矮人齐齐点头,老卡图不无感慨地道:“我从未想过还能这么做,你又给了我一个惊喜。但是...”他迅速收起感慨的神色:“这不代表什么,跟矮人的手艺比起来,差得太远了。”

  常冠已经摸到了一些矮人的脾气,交易的时候,这家伙很好说话的样子,只要有利可图,是条件都可以商量,但要是涉及他的专业领域,尤其是想触碰矮人在该领域的权威,表面看起来好脾气的矮人就会变得暴躁。

  最好的办法不是争论,而是用事实说话。

  石块孔洞里的东西已经冷却,常冠直接把整个石块掰开,把里面的东西拿在手里。手工抠出来的是圆柱体,浇筑形成的物件自然也是圆柱体,虽然并不规则,且没有在下方流出孔洞放气,拿在手里的东西有气泡留下的痕迹。

  但这的确是一件半成品。

  为了让老卡图看得更清楚,常冠特意把东西再手工加工一下,最终捏在手里的是一件近似圆柱体的铁块。常冠什么都没说,把东西交到老卡图手里。

  老卡图拿着还有余温的铁块,看看地上变成几瓣的石块,又看看手里的铁块,若有所思。

  常冠也不打搅他,相信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老卡图能看出价值所在。

  卡鲁用棍子挑起刚才常冠丢进炉火里的东西,试图找到一些能解开疑惑的东西,什么都没发现,只能把目光放在常冠的手上,他又失望了,那双小恶魔的手已经变回原来的样子,什么都看不出来。

  常冠注意到他的目光,故意抬起手给他看了看:“什么的都没有,我的手和你的手一样,不,你的双手更厉害,我可不会打造金属工具。”

  卡鲁没有回应常冠,有些胆怯的缩了缩脖子,又埋头专心照看炉火,估计接受常冠的改变需要一些时间。

  常冠知道这种时候如果能祭出送礼大法会有奇效,但他赶得急还真没带能给卡鲁的礼物,只能放弃跟他套近乎的想法。

  炉边靠着一柄新开刃的斧头,长柄厚脊,常冠随手拿起,那沉甸甸的手感着实让常冠意外了一回。

  他又顺势拿起另外一柄靠在墙角的同样式长柄斧。

  不得不感叹老卡图的手艺,不愧是靠打铁吃饭的,样式相同的斧头拿在手里一般重,没有机械加工,做出来的东西也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斧刃线条圆润流畅,半圆的刃口开锋之后印着火光可以看到倒影。斧柄和斧面上没有多余花纹,浅浅的锤印仔细打磨之后除非用手摸不然看不出来。

  不同于常冠熟知的冷兵器,斧头没有添加花里胡哨的图案装饰,只有朴实野蛮的力量感,这是用来战斗的武器,是注定要饮血的利器。

  常冠不止一次见到铁匠铺子里摆着斧头,真正拿在手里近距离观察是头一次,他没想到在黑暗的深渊世界里还能看到这么优质的冷兵器。如果没有超前太多的知识提供底气,常冠跟矮人较量打铁技艺的确是不知所谓。

  “我完全想象不出来,这些斧头竟然是你们一锤子一锤子敲打出来的。”常冠再次认真的看了一眼屋里,墙角倚靠的,墙上悬挂的,地上摆放的,最多的就是斧头,成品加半成品数量惊人。

  兴许整个盖洛费丹城出产的小半铁矿最终都会集中到老卡图这里来,经过几百天的劳动才变成斧头。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