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两百六十五章 事故 下

第两百六十五章 事故 下

  “其实吧,为了应付宴会可能出现的意外状况,我特意多煮了炖肉。只能那一块出来,尝味道的话是足够了。”常冠顺手从锅里捞出块大的。炖肉本来就切得厚实,手掌宽一指厚,一块差不多有一碗。

  选出来大的一碗装不下,一块分三份都不算少了。

  坎坎奇得意的瞥了索兰一眼,接过炖肉欣赏似的端详几眼,整块塞进嘴里,不见怎么嚼那块烹煮的烂熟软糯的炖肉就消失无踪。耳边分明听到索兰低哼一声。

  坎坎奇闭上眼睛很是享受的回味片刻才舔了舔嘴:“果然是美味,不错不错,这好手艺不愧是领主看中的。”

  班起卡和索兰没有讲客气,分别吃掉炖肉。

  古卖在一旁守着,终于等来了表现的机会,“你们满意是我们努力的目标,炖肉不能多吃,但还有种名叫扣肉的东西,荤素搭配,扣肉下面垫的圆萝梗子。别看它不怎么好看,但焯过水之后再和上盐已经没了苦味,铺在碗里,用热油一淋滋滋直响,啧啧,那味道尝过才知道。”

  在古卖的推销下,坎坎奇又得到一大碗扣肉,彻底堵住了他的嘴巴,“不吃了不吃了,等下还有宴会满嘴油不好看,哈哈,我就是来看看,你们太客气。”打了个长长的饱嗝,正巧听到外面传来声音,是坦措尔齐。

  他在招呼商贩进屋,宴会要开始了。

  三个不请自来的家伙不可能继续逗留,挥挥手就出了门。

  “快快,都动手,吃过拿过的东西都搬下去,分量不够现在就开火补上,尤其是炖肉,重新数一下数量,千万不能少了,不行就多煮一锅。”送走了恶客,厨房再度进入了忙碌状态。

  他们依旧各自分工,自己分内的事情早已熟能生巧,宴会说起来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事,实则厨房已经满足了条件,提前做好准备只要不乱,就没有任何问题。

  领主的宴会场地在石屋正厅,专门布置的桌椅有了用武之地。在耍手段方面,盖洛费丹城已经到了高明境界,石屋其他地方可以不好看,需要拿出手的正大厅却一定要有模有样。

  足够宽敞,足够大气。

  真正有资格走进石屋的恶魔不过二十个,这些个恶魔不一定都是如坎坎奇一样的大商贩。有班起卡索兰的这样的神秘派高手,有财力足够富足的各个行业商贩,丹怒拂和坦措尔齐都在场,就连老卡图都来了。

  老卡图不是正经的商贩,但他的重要姓不用强调,铁匠铺创造的利润比不上有名有姓的大商贩也不容小觑了。关键是老卡图的特殊地位,现在看似风光的大商贩并非不可替代,他们如果哪一天消失了,留下的市场空白不会一直空着荒废,领主可以随时扶植新的商贩起来。

  老卡图如果哪一天消失了,对盖洛费丹城来说几近是不能承受的损失。

  在今天,能进石屋做到桌子旁的存在都是整个盖洛费丹城的精英,是真正意义可以影响到小城的一群恶魔。

  然而现在,这些精英们都缩在石椅里,屋里黑漆漆一片,他们就安静的藏在黑暗里。

  直到盖洛费丹腆着肚腩一步三晃进入视线,落座在上首,黑暗里才听得到活物的气息,洁莉娜跟着盖洛费丹身后,她拿了火种,走到墙边一阵摸索,一盏盏昏黄的豆灯亮了起来,照亮了围坐桌边的恶魔。

  盖洛费丹轻轻咳嗽了一声,威严的目光扫过,“都来了啊。我很欣慰还能看到各位,有的老面孔没能再来,好在总有新面孔出现。既然进了石屋坐在桌子边来,说明各位的力量已经足够强了。”他顿了顿,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更加低沉:“这次的宴会有几个目的,本来不想说那个废话,但我这个领主的曰子实在不好过,所以望各位积极上交贡献。”

  “大雨过去了这么多天,不用算时间,也知道寒季该来了,每一次寒季都是我们盖洛费丹城的劫难,它不是强敌,不是野兽,而是饥饿和寒冷。我空有领主级别的力量,也没办法改变温度...”说到这里,盖洛费丹城把王座扶手一拍,“说起饥饿和寒冷,温度没办法改变,但解决饥饿我还真找到办法!”

  “来的时候,你们真应该去石屋侧边看看,那边天天都热闹,大群大群的恶魔都来交换食物,仅仅一个厨房,就解决了几百个恶魔的肚子问题!”盖洛费丹那口气就像厨房是他亲手创建的,“那个谁?希德力啊,你可以去厨房看看,他们可以把各种素食巧妙的加进肉块里面,不会影响影响口味,还能让恶魔们接受素食。非常有趣!”

  希德力是做肉食生意的,他的名声直接跟市场垄断能力挂钩,提起肉食市场谁最大,耳目稍微灵通的恶魔都要提一嘴希德力,每一个想做肉食生意的恶魔都要想尽办法求他点头才能把手伸进市场捞一杯羹。

  常冠搞出来的厨房让很多恶魔受益,往大了说,对盖洛费丹城都有深远的影响,他把全新的经营模式展现了出来,后来的恶魔只要模仿或在该基础上创新就可以让盖洛费丹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有一小部分恶魔却得不到任何好处,本来的利益还会因之受到负面影响。

  好巧不巧的,希德力正是小部分中的一个。他的肉食生意全靠恶魔挨饿才有市场,真正饿了才会愿意支付代价购买肉食果腹,同样一块肉运作得当可以产生多倍暴利,特殊时期换来一个恶魔的终身自由也不是不可能。

  但如果有那么一个地方能持续不断的提供熟食,恶魔们最差都能吃素保证不挨饿,那希德力...还能肆无忌惮的抬价么?

  和常冠有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希德力理应要找常冠的麻烦,结果伟大领主来这么一出,看意思竟然要促成两者合作。

  真不知道一向不做亏本生意的希德力是什么感想。

  盖洛费丹倒没有现场就要希德力表态,他兴致勃勃的吹嘘几句厨房的作用,多半意思是炫耀,等他自觉过瘾之后才一拍脑袋:“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寒季来牛头人肯定也要来。和上次不一样,我们的资源用在了别的地方,我没记错的话,牛头人每次来都只收购固定的几样物资,斧头好像是有多少要多少?”

  老卡图在下面回答:“别的我不知道,但斧头的确是只要做好了他们都要。”

  盖洛费丹摸了摸下巴:“价钱怎么样?”

  老卡图很想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无奈光顾着打铁对数字数学没有准确的概念,叫他实际动手交易还成,却没办法说清楚牛头人定的价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像,一直是牛头人说是怎么来就是怎么来。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