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两百六十七章 该来的总会来

第两百六十七章 该来的总会来

  盖洛费丹愁眉尽收,伸手一引:“都尝尝。”

  每个恶魔面前都放着盘子,盘子边有简单的餐具,他面前的盘子尤其大,堆了满满一盘子食物,热气腾腾,昏黄的光线也不能掩盖食物的光彩,为了迎合这些肉食者的口味,烙饼里放了多多的油,在微弱的光线下厚厚的油脂也显眼得很,不用知道制作烙饼的原材料是什么,吃的完全是味道。

  盖洛费丹最喜欢油荤,但他还记得之前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习惯,没有用手抓东西,很风度地用餐具取用食物,对比那些有餐具不知道用非要拿手抓的恶魔不知道优雅到哪里去了。

  “这可是新的食物,都尝尝,味道很不错,哈哈哈,我打赌你们没有谁能猜到这是什么东西做的。”盖洛费丹一边大嚼,一边还示意桌边的各位可以开动了,领主至少有一个优点,不讲那些虚的,既然坐到桌边来,肯定不会让来客饿着肚子来饿着肚子走。

  坎坎奇在厨房里先吃过一份烙饼,但他并不知道烙饼是用什么素食做的,品尝之后很凑趣的回答:“不像是肉食做的食物,难道是什么植物的种子,我见过那些半兽人带来了一些植物种子。”

  盖洛费丹笑着直摇头,指点着坎坎奇:“错了错了,罚你把那一盘子都吃掉。”

  坎坎奇欣然受罚,很利落的把一盘子都解决干净,他有一个大号的肚皮,之前吃的东西还不够填满胃袋,现在到了发挥作用的时候。

  其他恶魔也有自信自以为猜出来的,回答了几次都没有猜中,有那离谱的连树根都说了出来,只得到盖洛费丹的惩罚,纷纷把头埋在盘子里和烙饼战斗,吃得快的已经吃得半饱开始打嗝,转着头找水喝。

  恰好莫达尔又送来热气腾腾的大碗,一碗碗全是清汤,正好解了油腻。

  桌边的恶魔大多捧着大碗一饮而尽,打着舒适的长嗝,吃过太多次烹饪手法简陋的烤肉,偶尔换个口味,出乎意料的畅快。

  盖洛费丹扫了一眼桌下的恶魔,只有老卡图皱着眉神情古怪,其他恶魔则多少吃了一些烙饼。

  “哈哈哈,竟然没有一个猜对的,都过惯了舒服曰子,连圆萝都吃不出来了,怎么样,我这厨子的手艺不错吧,告诉你们,我这里的是独一份,在外面想吃都吃不到。”稍微等了等,盖洛费丹得意洋洋的用炫耀的口气说出了答案。

  那些吃得正欢的恶魔们动作陡然僵硬,给他们的想象力插上翅膀也猜不到这东西竟然是圆萝做的,脸上一阵不自然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怒,领主都吃了不少,他们又怎么敢做出嫌弃的样子,一边干笑一边还要大拍马屁,至于盘子里剩下的东西,却都不怎么吃了。

  只有老卡图的神色尤其精彩,别的恶魔吃了烙饼顶多砸吧了嘴然后赶着拍领主的马屁,老卡图怎么会不认识烙饼?在好多天以前,常冠就拿着烙饼来找过他,他直接拒绝了把烙饼当做交易筹码的要求,然而现在却在领主的桌子上出现,成了一种高规格食物。

  看得出来,领主在有意的推动素食成为食物一部分,这本该是早就要做的事情,直到出现能做出美味素食的厨房才得以实现。烙饼成了其中的代表,相信今天的宴会之后,烙饼有非常大的可能成为恶魔食谱的一部分。

  也就具备了交易的价值,成了一种物资。

  老卡图长长地叹着气,拨弄着面前自己亲手打磨得光亮的碟子,烙饼的美味让他马上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一次机会,常冠主动来找被拒绝,可能这一次要换老卡图主动上门了。

  吃点亏也要想办法把烙饼带到铁匠铺去。

  他想着,当圆萝都能变成美味食物的时候,还有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不能发生?密林里太稀奇的东西可能稀缺找不到,但圆萝和各种植物真的不缺。

  坐在旁边的丹怒拂胃口极好,一口一口把面前的烙饼吃得一干二净,他早就吃过多次烙饼,见怪不怪,只要味道好能吃饱肚子,哪还纠结是不是肉食。

  回到厨房,又是紧张的忙碌,一旦开始长菜,后面的步骤肯定不能断。之前食材的处理,手艺的练习,餐具的准备,全都指着这一次发挥出该有的效果来,厨房里的几个人手各有各的工作,还别说,给恶魔卫队烹煮伙食着实是有作用的,连几十个恶魔的食物都能应付得来,应付盖洛费丹的宴席不成问题。

  常冠观察恶魔们的吃相就知道自己的准备可能还少了一点,一定程度低估了恶魔的食量,尤其没想到丹怒拂那样的大块头也会去,那家伙一张嘴吃下几份食物并不奇怪。

  临时还要加一点食物,也简单,重新煮一锅炖肉就成了。

  古卖正往锅里加切好的生肉,咕咚咕咚冒着气泡的沸水,投进肉块香料和细盐,大火不断,能赶上宴会结束之前出锅,如果桌子上空碟太多,炖肉端过去补上,如果都吃饱了,炖肉也不会浪费。

  然后这边下一道菜上锅蒸,很快就熟,常冠把碗碟摆好,喊道:“古卖,锅里的肉不急着要,让切立斯看着火就行,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古卖,古卖?”

  喊了两句都没听到应声,常冠转头就看到古卖躺在地上,翻着白眼,嘴巴无意识的张合,身躯不自然的微微颤动。

  “怎么了?”常冠吓了一跳,刚才还好好的,转身的功夫没注意就变成了这样。

  旁边的黑斯格和莫达尔凑过来,面面相觑,厨房里没别的东西,在一起干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有出现意外,今天正是要紧的曰子,怎么就出了事情。

  “我看看,这不对啊,不像是疾病,古卖自来了厨房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莫达尔给古卖粗略检查了一遍,没有外伤,而在这个期间,古卖很快表现出异常的状况,他还有清晰的思维能力,想说话,但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嗬嗬的含糊音节,无法辨别要表达什么意思。

  黑斯格轻轻拍了拍古卖的脖子,从翼魔的嘴里开始涌出细密的白沫子,把黑斯格惊了一下:“这肯定不是疾病,是中毒...他中了剧毒!”

  常冠皱着眉头不说话。

  古卖咳嗽了几声,拼命挤了挤双眼。

  “快把他搬出门去。”常冠挥手,“拿水来,大桶的水。”

  厨房里堆满了各种东西,空间狭小,把古卖搬到外面是为了方便施展救治。没有发现外伤,那么只能猜测古卖是吃了什么东西。

  不知道是什么毒,但只要是吃下去的,救治的办法没有别的花样,拿来一大桶水,扶着古卖让他把嘴巴大张,一桶水给他全部灌下去。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