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八章 咱们认识

第八章 咱们认识

  我还挺有钱!

  特么,老子再有钱能比的过叶家太子爷?

  这家伙不会又是耍我吧?

  “真的?”

  纵然刘建州心里有诸多不爽,但还是抱着一丝期望确认道,“一千万买我一命?”

  “当然。”

  叶南极其认真的点点头。

  也不能怪叶南见钱眼开,在外人眼里叶丰集团很有钱,那叶丰的二世祖肯定也很有钱。

  可事实上,刘致远平时管钱很严格,除了比常人多点的零用钱,不会有太多额外的开销给家里人用。

  叶南最多一次见到的钱也就是二十来万,而且还必须要实报实销售,花完才会给新的。

  搞得他平时出去吃顿饭,还得追着前台给发票。

  没想到一个私生子,竟然动彻能拿出一千万!

  “好,给你给你……”

  见叶南的样子不像是在说假话,刘建州才颤颤巍巍地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向叶南。

  一边给,一边还紧盯着叶南的动作,“你拿了钱,可真的要说话算数啊。”

  “放心,算数!”

  叶南接过卡,顺势放进口袋里,指着额头贱兮兮地笑道,“你的命就算了,可是礼尚往来,收到了别人的礼,该给的回礼一点也不能少。。”

  话毕,直接收起脸上的笑容,右脚尖如同蜻蜓点水,干脆利落的点过刘建州的四肢关节。

  “砰”“砰”“砰”“砰”!

  紧跟着四声低沉的爆炸声自刘建州身上传来。

  只见刘建州的刚才被点的四个关节处好似被炸开一般,伤口已然是血肉模糊。

  如同一旁的方虎一样,瘫软地晕倒在地上。

  “废物!”

  叶南满意的看了眼如同烂泥一般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二人,拍拍装着银行卡的口袋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公路一旁的矮山上一老一少俩个身影,望着叶南离开的方向,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惊骇。

  “爸,那人到底什么来头?”

  年轻的少女最先耐不住,秀美微蹙,问道,“没有听说过什么时候武道界出了一个不世的天才啊。”

  少女身穿一身天鹅绒的蓝色运动服,脑后扎着高高的马尾。

  皮肤白里透红,如同可爱的小苹果,一双大眼十分灵动,嘴唇天生向上勾起,莫名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

  “很难说。”

  中年男人则是一脸的沉重,摇头说道,“此子出手招式很难捉摸,浑身透着一股邪气,不太像是武道界的人,也许是旁门邪道也不一定。”

  说着,目光落在犹如垃圾一般被丢在高速公路边缘的刘建州方虎俩个人。

  刘建州倒没什么……

  那个方虎可是集合南北俩家之长的家伙,武道造诣几乎问鼎同龄一代。

  竟然也被已如此诡异的方式一招打败了?

  刚才他在山上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年轻的小子右脚快如闪电,点在方虎四肢的关节瞬间,就产生了爆炸的效果。

  而且,关节是从内部爆开的。

  这已经不是内劲外放的作用了,很有可能是另外一个境界,或者攻击方式?

  “此子往后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想到此,中年男人也管不得什么旁门邪道了,“蕴仪,下去查一查这个年轻人的家世背景,想办法看能不能搭上一条线。”

  这样的人自然是要早点拉到同一阵线做朋友的。

  话音刚落,就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凉凉地声音,“搭上线,然后呢?”

  中年男人暗叫不好,连忙转身。

  却见叶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们的身后了。

  中年男人看着叶南脸上不冷不热地笑,莫名感觉身上有些发毛,“小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在下是来自西河市的柳译成,在武道界也算是能说的上几句话,承蒙小友不嫌弃的话往后……”

  “嫌弃!”

  不等柳译成把话说完,叶南直接斩钉截铁地拒绝道,

  “你一身暗疾都自顾不暇,还有心思去盘算那些有的没的?”

  “我可不跟废物做朋友!”

  我可不跟废物做朋友?

  废物?

  本来柳译成在听到暗疾俩个字的时候,还在暗暗赞赏小友的确是有俩把刷子的人,结果接下来“我可不跟废物做朋友”一句话,直接让他石化当场。

  老子怎么说也是西河市四大武道家族之首柳家的现任家主。

  别说在西河这个地界,就是在华夏上赶着想跟柳家做朋友的大家族也多的是。

  现在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喊废物?

  柳译成很生气,气的想直接上去打丫一顿。

  但想到叶南刚刚表现出来的实力,还是忍住了。

  “你也太过分了吧?”

  可一旁的柳蕴仪却是忍不了自己老子被人骂废物,小脸气的通红,“连基本的礼数都不懂,妄为练武之人。”

  “呵呵,武道世界,强者为尊。”

  听到这话,叶南却是笑了,不以为意的耸耸肩道,“如果二位觉着不服,就打一架啊。”

  打一架?

  打个锤子哦!

  老子辈分放在那儿,打赢的话让人笑话以大欺小就算了。

  真正的原因还是是面对丫,也实在没有什么赢的把握……

  就在柳译成想着如何搪塞过去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娇呵,“那就打一架啊!”

  柳蕴仪已经撸好袖子准备开干,一双漂亮的眼睛满是怒火。

  最终,还没开始打,就被叶南一句话惊的乖乖站回了原地。

  “你想变成那个样子?”

  叶南挑挑下巴,示意对方看山下。

  不用说,山下躺着俩具四肢尽废的垃圾。

  一想到下面俩个人的惨状,柳蕴仪就忍不住咽了俩口唾沫,心里更是发起了一连串对叶南的诅咒。

  祝你出门必被撞!

  祝你吃饭必被噎!

  祝你泡妹必被绿!

  ……

  见叶南对交友很是排斥,柳译成也不好再说什么,准备打声招呼就告辞,“小友……”

  只张嘴说了俩个字,愣是被生生打断。

  “听好,别打我的主意。”

  叶南摆摆手,自顾自地说道,“你们也没看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不要吃饱了撑的乱说话,不然后果自负。”

  说完,只一转眼的功夫,就消失的不见人影。

  柳译成听完,完全石化。

  待反应过来,气的在心里直接骂娘了。

  自负个屁!

  就不能让老子把话说完吗?

  老子是想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好的告辞啊。

  干嘛突然打断别人!

  “我好像突然想起来了,那个人咱们认识的,要说有关系,还真有点……”

  柳蕴也是气的快要冒火,但气火上涌的同时,脑子里突然闪过早上的一条新闻。

  据可靠消息叶丰集团董事长刘致远突患重疾,已经一连五日没有出现在集团大楼,现集团事务由长子叶南代为处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