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十三章斩草除根

第三十三章斩草除根

  袁世修也瞪大了眼,看向开过来的宾利,按理说袁辰方不会再派人来了,那现在宾利车上坐的人会是谁?

  只见车子一停稳,后车门就被迫不及待的打开。

  柳蕴仪提着裙子跳了下来,俏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完全无视满地死人,还有一旁错愕不已的袁世修。

  调皮地看向叶南的位置,昂着下巴笑道,“我来的还算及时吧?”

  话音刚落,卜雪也缩写脖子一脸尴尬地走下车。

  及时个屁!

  叶南就算再傻,也想明白了发生什么。

  白了柳蕴仪一眼,顿无语地吐槽道,“你是来送死的吗?”

  在他眼里,柳蕴仪那俩下子,恐怕还不如知微,来了也是拖后腿的。

  卜雪身为鬼差,也不方便参与阳间的事情,肉身只是个脆的不能再脆的女学生。

  这俩人怕不是来讨债的吧?

  就在叶南郁闷不已的时候,宾利副驾驶座的门开了。

  柳蕴仪听到动静,朝叶南努了努嘴,一路小跑到车门前迎接。

  只见一个身着白色中式宽松武服的老人,不紧不慢地走下车。

  一下车,柳蕴仪就连忙上前俩步挽着老人的胳膊撒娇道,“爷爷,人家不领情呢。”

  说着,还朝叶南吐了吐舌头。

  “你个小机灵鬼!”

  老人只是哈哈一笑,明显没放在心上。

  爷爷?柳家老爷子!

  叶南的目光,随着老人的出现陡然一紧。

  他一眼就看出此人的修为不低,放到修仙界的话最起码已经到了炼气巅峰。

  下一步,就可结丹!

  这种实力放在修仙界可能没什么,但放在灵气匮乏的地球,已经是相当厉害了。

  柳老爷子也注意到了叶南,笑着冲他点了点头,示意放心。

  而后目光转向袁世修,摸了摸胡子笑道,“小孩子打架而已,大人们就犯不着参与进来了吧?”

  这话的意思……

  叶南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

  这老头儿那么快就把事情调查清楚了?看来柳家的势力范围的确不小。

  “柳治纲!”

  现如今能依旧能活跃在武道圈子的家族也不多,袁世修也一眼看出了来人的身份,不过似乎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挑了挑眉毛不以为意道,“这小子的后台就是柳家?”

  “好!好!好!”

  话说到一半连叫三个好字,看向叶南的鹰眸微凛,咬牙说道,“区区柳家也没什么好怕的,现在我也能放心取那个小畜生的性命了。”

  袁家,柳家,如果算起来,自然是前者的实力更强。

  单看二者的势力范围,就知道。

  帝都,西河,完全不能相比!

  虽说涉猎范围不同而已,一个经商,一个修武。

  可现在的年头,有钱的确要比会武强很多,更何况袁家也供养了不少武道高手。

  在此事上,完全不需给柳家脸面。

  “你胆敢动一下试试?”

  然而不成想真正不留面子的是柳老爷子,闻言直接掷地有声地说道,“且看老夫能不能把你的骨头拆了!”

  这话直接让叶南袁世修都惊了!

  叶南是没想到柳家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登时看柳老爷子的眼光里充满的考究。

  看的出来柳老爷子人品不差,都说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

  不管柳家父女俩鬼算盘打的多响,柳老爷子的情谊他是记在心里了。

  “你胆敢?”

  袁世修却是又惊又怕。

  不过是一个外姓的小辈而已,柳家态度竟然如此强硬。

  这是他一开始没想到的!

  “你背后有袁家,了不起!”

  柳老爷子听到此话努了努嘴,别有深意地出声说道,“可老夫下起手来,也会很干净很利索的,保证不会有别的人知道。”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无非就要斩草除根。

  斩的是袁世修,除的也是袁世修。

  袁世修死干净了,就没人知道是谁动的手了。

  这主意打的跟袁世修一样。

  适才袁世修也是想的,干干净净的把叶南做掉,就算有什么隐世高手也不一定能找到他身上。

  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报应就到了他身上!

  袁世修心中大骇。

  比拼家族,柳家自然是不够看的,可柳老爷的武道功底……

  一根手指头都够他喝一壶了!

  此时如果柳家打定决心要救人,自己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袁世修心里想着,偷偷看了柳老爷子一眼,那模样似乎也不像是在说假。

  最后一咬牙,转身直接逃了。

  还说什么,保命要紧!

  如果能保住一条命回到袁家,那后面该害怕的就是那个大放厥词的柳治纲了。

  “找死!”

  可柳老爷子已经打定主意要斩草除根,就绝对不会给他逃脱的机会。

  只见一道白影平地窜出,朝着袁世修逃走的方向追去。

  叶南看了看,就知道胜负已定。

  凭柳老爷子的功力,那个家伙完全不是对手。

  今晚的事勉强算是过去了……

  柳蕴仪对自家爷爷的能力很清楚,倒也没有什么担心的。

  反而笑嘻嘻地朝叶南凑过来,得意地昂着小下巴喊道,“嘿,欠我一个人情啊。”

  然而,没有意想之中的回怼。

  还隔着一段距离就看到叶南身形晃了晃,然后俩腿一弯重重地跪在地上。

  在场剩下的全都惊呆了,还以为叶南是受了什么伤。

  离最近的知微柳蕴仪见状,最先跑过去。

  “少爷,没事吧?”

  “臭混蛋,哪里受伤了?”

  却见叶南只是摸了摸肚子,无力地吐出俩个字,“好饿,没有力气了。。。”

  ……

  知微才想起出门前饭就做好了,不过因为仓库的事都没来得及吃一口。

  顿时有些心疼叶南,甚至在考虑要不要给车里时常备一些速食以防万一。

  倒是柳蕴仪皱了皱眉头,自顾自地朝仓库里走去。

  没一会儿就拎着俩只烧鸡走了出来,朝叶南晃了晃,“臭混蛋,快过来吃,那些家伙在仓库喝酒吃肉,还剩下俩只烧鸡没有动呢。”

  烧鸡?

  听到声音,叶南立马站了起来,完全不像是没力气的人,几乎是俩步并作一步朝着柳蕴仪跑去。

  在他眼里,此时提着俩只烧鸡的柳蕴仪完全就是天使,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

  “喏,吃吧吃吧。”

  柳蕴仪把俩只烧鸡递出去,笑得一对眸子月牙弯弯,“吃了就是我的狗了!”

  “呕……”

  刚撕下一块鸡腿咬在嘴里的叶南差点没噎死。

  什么狗不狗的!信不信老子吃完鸡就来吃你?

  抬头瞪了柳蕴仪一眼,继续抓着手里的烧鸡奋战。

  就在叶南把烧鸡解决的差不多时,柳老爷子也负手返了回来。

  依旧一身白衣不染尘埃,面上带着慈祥的笑意。

  任谁也想不到一个如此和蔼的老人,竟然面不改色的解决掉一个武道高手。

  叶南见状,丢掉啃干净的鸡架,直接看向柳老爷子。

  柳老爷子叶在看叶南,四目交汇之时,柳治纲笑了,很是满意地摸了摸胡子,招手道,“小南,上车。”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