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五十七章来日方长

第五十七章来日方长

  车门被打开,先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被丢了进来,然后叶南也跟着大喇喇的紧车里坐着。

  视线绕过中间的血人,泛着冷意的笑眼看向韩俊,“不介意我在车上坐一小会儿吧?”

  声音不轻不重,冷的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前面的司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登时吓得连动都不敢动。

  他就是个普通的司机,公司的主管暂时派过来说是给贵客开俩天车而已。

  哪儿能想到遇到了暴徒。

  坐在后面的韩俊此刻也好不到哪里去,肠子都快要悔青了,“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本想着亲眼看叶南受教训,还专门叫司机找了个视线比较清楚的位置。

  没想到会遇到这种状况,心里已经是慌的一B。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本地人,自然不知道叶南最近几天的壮举。

  只是在网上查了一下关于叶南的消息,看到是个不受宠的废物才敢下杀手的,还专门让杀手避开了女保镖。

  这杀手虽说不是什么武道天才,可也绝对是能一打十的猛人,就这么三俩下被聊到了。

  还让人抓着用脑袋撞车窗?

  天杀的,这叶南根本就是猛人,网上的信息也太特么虚假了吧。

  叶南没有答话,只是勾了勾唇角,淡淡扫了一眼满头是血的杀手,“这是你的朋友吧?”

  “不是!”

  韩俊连看都不看那人,一脸坚定地摇头。

  这种时候,必须咬死口说不认识。

  叶南:……

  尼玛,还要不要脸?

  有本事喊杀手下暗手,没本事给老子承认。

  “是也没什么,受伤就要及时就医的嘛。”

  叶南撇撇嘴,不由分说的将中间的血人朝里推了推。

  直接将那血肉模糊的脸,推到韩俊的脸上,一字一顿道,“不用客气。”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车子,根本不给对方一丁点解释的机会。

  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刘承祖一直候在车外,眼睛死死盯着车里的情景。

  生怕叶南一激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毕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惹上官司真的很难脱身。

  不过,好在一切顺利。

  到时候惹上了官司,固定饭票岂不是又要飞走了?

  叶南离开车子的时候,正好对上刘承祖一对瞪大的眼,立马就明白了丫心里的想法。

  不由失笑地摇了摇头,“我还没傻到众目睽睽之下杀人,不用紧张。”

  “你是不傻,可万一遇上个脆皮,稍微碰一下就死了呢?”

  刘承祖撇撇嘴。

  就刚才叶南踩那个杀手的一脚,遇上个脆皮真的会疼挂的。

  叶南愣了愣,恍若大悟,“哦,也是……”

  在地球就是麻烦,还是修仙界直接,强者为尊。

  大家都提着脑袋过日子,惹事的人反而没那么多了。

  说着,回头看了车里的韩俊一眼,脸上带着不浅不淡地笑,“我这个人最是懂礼数,礼尚往来是一定要的,咱们俩个就来日方长了。”

  韩俊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本来就吓得不行了。

  听到这话,整个人一僵,刚刚推开的血人又重新掉到了身上。

  完了!

  突然,感觉死定了。

  他在大家族里长大,还要受到长辈的重视,行事也算是极有城府的了。

  出手从来都是狠辣果断,绝对不会给对手留一丝机会。

  柳家在武道一行虽然只能说是小有名气,可是家族根系比较庞大,在很多行业都有精英。

  韩家的产业要拓展,就需要一个如此的朋友辅助。

  加上柳蕴仪也的确是天之骄女,长相素质皆是上品。

  他早已经瞄上了柳家做亲家。

  所以才会在意识到叶南可能对自己未来规划产生影响之后,果断找人出手。

  当然,出手如此迅速,也是在叶南是家族废物的前提上。

  可还是算错了……

  这个叫叶南的家伙竟然如此恐怖。

  倒也不是因为叶南把杀手揪出来打了一顿,就让人觉着恐怖。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能使的了钱,什么样的高手请不到。

  而是制服杀手开始,那家伙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就让人莫名的感觉打心眼的颤栗。

  他的直觉向来很准,叶南,绝对不是那种只知道武力压制的莽夫。

  这种人,一旦惹上了,只能咬着牙不死不休了。

  知微把车子开到帝景大门口时,没有看到叶南,还以为叶南没下来,就往前开了一些。

  刚好看到叶南满身戾气的从奔驰车上下来,连忙停好车迎了上去,“少爷,没事吧?”

  “嗯,有事的是别人。”

  叶南笑了笑,不以为意地朝着自家车子走去,“回家吧。”

  都怪这具身子原先的主人太弱,才总有那么多不长眼的东西上门找事。

  刘承祖跟叶南一起上了车。

  一路上,视线就没从叶南脸上移下来过。

  对于五感敏锐的叶南来说,实在是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摸着下巴问道,“你看什么?”

  “嘿嘿……”

  刘承祖露出俩排泛黄的牙齿,笑地有点没皮没脸,“老夫有生之年也能遇到看不懂的面相,也算是一桩奇遇了。”

  这家伙原来是在看老子的面相。

  修仙界可没有什么一命二运三风水的说法,看相这种都会被当成骗子。

  说起来,地球也是奇怪。

  “你们所谓的看相,到底依据的是什么?”

  叶南想到此,好奇地问道,“难不成人们的命运真的会早有安排?”

  “有没有安排,说出来寻常人恐怕是觉着虚。”

  刘承祖闻言,高深莫测地一笑,“看相是看相,看命是看命,老夫道行还是浅,对于命术也只有一只半解,倒是看相没有那么深奥的玄机,无非是从人的五官气色等面部表现来推测此人的近况,而后才能从有到无的推测出一些浅显的东西。”

  这老家伙摆明了忽悠人。

  叶南自是不信,直截了当的打断道,“那馄饨摊小哥要出事,也能从面相上看的出来?”

  “这……咳咳……”

  刘承祖被问得一脸尴尬,支支吾吾了半天,愣是没有了下文。

  其中,必然是有什么不可与外人道的奥秘。

  叶南不问。

  一是他不喜欢强人所难,二是相术于他没有什么用处。

  他迟早要回到修仙界,难不成用看相之术去对付那里的老怪物们么?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