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六十六章该怎么选

第六十六章该怎么选

  由于好些天没有清洁工来打扫过地下室,加上刘致远在下面吃喝拉撒的原因,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恶臭。

  叶南走在前面,闻到刺鼻的味道皱了皱眉头,随后伸手按了下身旁灯的开关。

  还不忘回头对后面的叶北提了个醒,“有点味道,忍一下。”

  叶北印象中的地下室挺干净的,当时还不是很能理解。

  紧跟着走进去后,才明白了叶南所说的有点味道是什么意思。

  果然……

  橘色的灯光比较柔和,可此情此景下却莫名的让人有些心里发寒。

  叶北当然不知道自己之前“梦游”的时候已经目睹过地下室内的惨景,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

  毕竟,出院后也只是凭借一些消息得知刘致远现在情况的不妙。

  叶南叶淑仪都没有正面说过这个事。

  现在,终于是要面对面的时候了。

  叶南叶北二人,一前一后往下走着。

  到达地下室时,只见东西被丢的到处都是,而刘致远却是没有了踪迹。

  只有墙角一个大立柜后面似乎有些虚弱的呜咽声,“呜……呜……”

  叶北循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眼神有些疑惑,“这声音是?”

  这声音沙哑干涩,并且呼吸又沉又重,犹如垂垂老人才能发出的一般。

  让她实在无法联想到刘致远意气风发的样子。

  可是叶南点了点头……

  叶北浑身一怔,迟疑地走向墙角的立柜。

  从缝隙中,看到一个满身涂着粪便,衣着凌乱的狼狈老人缩在柜子后面小心地喘气。

  那人明显也感觉到外面的动静,整个人愈加慌乱的缩成一团,眼角余光瑟缩地瞥了外面一眼。

  当看到来人,瞳孔地震一般,愣住了。

  叶北本来还不太相信柜子缝隙后面的人,会是那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父亲,直到对上那双眸子。

  刘致远的眸生的很好看,眼尾是微微上挑的,自带一股气势。

  只是现在,眼尾依旧微微上挑,却失了以往的气势。

  二人四目相对,许久之后叶北才缓过神来,脸上带着疏离地笑意说道,“看到我活着回来,是不是很惊喜?”

  听到这话,刘致远疯了一般的往出爬,本来只能允许一个人侧立的缝隙就不大。

  现在这么一挣扎,直接把柜子给挤的倒塌了。

  并且因为下巴被卸掉不能说话,嗓子里只能发出剧烈地咆哮,“啊……啊……啊啊啊……”

  谁也听不清是绝望,还是愧愤怒。

  倒是把一旁的叶南吓了一跳,以为这货要怎么样呢。

  赶紧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叶北护在身后。

  带笑的眸子如同刀子一般落在刘致远身上,“你怕不是现在就相死?”

  只是一眼,就彻底震住了刘致远,如同条件反射一般愣在原地。

  除了目光还不甘心地朝着叶北瞥几眼,生生是不敢多动一下。

  叶北看出了情况的不对,疑惑地问道,“他不能说话?”

  “嗯。”

  叶南点点头,有些无奈地问道,“需要他说话吗?”

  “是有些事情想要问问。”

  得到肯定的答案,叶南只后悔为什么没有把知微带下来。

  现在安下巴的事只能落在他身上了……

  看着满身屎尿味儿的刘致远,叶南忍住满腔的恶心,上前几步不由分说的捏住刘致远的下巴,“咔擦”一声就把脱臼的下巴安了上去,然后快速的把手在墙面上擦了一把,回退到叶北身前。

  下巴刚刚回归的刘致远起先还是不太适应,忍着疼痛动了张了几下嘴后,竟然面朝着叶北的方向,痛哭流涕道,“小北……小北……爸爸错了……爸爸真的错了……”

  说着说着,竟然跪到了地上,“爸爸真的是糊涂了,才会做出那些事情,以后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好好的。”

  那副模样,情真意切,就好像真的一样。

  叶南只是看着,就恨不得把那下巴重新卸下来。

  “好好的?”

  叶北也是不由失笑,凉凉地出声,“好啊,给你个机会。”

  说罢,直接将一叠资料甩到刘致远的面前,“这些资料,你擦亮眼睛看清楚,还有没有被遗漏的。”

  那叠资料……

  刚才下楼的时候,叶南就看到叶北拿着这叠资料,还以为叶北是为了刺激刘致远才拿的。

  没想到,在这里等着呢。

  自己去查,的确不如问当事人来的快一点。

  然而,刘致远的脸色就不好了。

  本以为是个机会,可捡起那叠资料后,脸色越来越难看,看到最后不知道是气还是怕,竟然整个身子都有些发抖。

  叶北见状,还适时的补充道,“我会一直查的,如果知道你说谎,恐怕咱们一家就不能好好的了。”

  “你……你……”

  刘致远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慌了,“你们要做什么?”

  气急之下将手里的资料揉成一坨,朝叶北丢了过来,“这都是跟你们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姐妹啊!!!”

  看起来倒还真是有点父亲的样子了……

  可惜,这副样子不是对他们姐弟的。

  “你揉了,我们还有。”

  叶北看着被丢到自己眼前的纸团,莫名有些伤感,“您当初把我送进精神病院,给妈妈和小南种蛊的时候,可有想过我们是你的亲人?”

  话到最后,是毫不掩饰的质问。

  是啊,同样都是子女。

  这会儿刘致远能为私生子女报不平,当初却能心安理得的把叶南叶北推上死路。

  不知道是不是这具身体的原因,叶南听着竟然也有些气愤,周身的杀意竟然不受控制的蔓延开来。

  好在叶北及时发现,握住了他的手,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然后,又对着地上的刘致远抛出一句半威胁半利诱的话,“你要想活,就只有现在一条路,只有清理干净外面的,咱们一家人才能好好在一起。”

  一时间,气愤又凝固了起来。

  刘致远久久没有回答。

  他不想选……

  比起叶南叶北来说,这些私生子女才是他一直当做心头肉的孩子。

  因为叶南叶北是叶家人,是一开始就被放弃的,他根本没有对俩个孩子投入多少情感,当初抛弃的时候除了一些惋惜,并没有太多的伤感。

  可这些孩子不同……

  这些都是他从小疼到大的,都是姓刘的,是他的孩子。

  他怎么舍得呢?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