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七十二章教老刘怎么做人

第七十二章教老刘怎么做人

  从刘承祖的反应来看,这个秋小铃似乎是个了不起的角色。

  一旁的韩笑笑因为自己的八字都捏在别人手上,倒也没有趁人不注意逃跑,反而安静地关注情况。

  原来这个害她不浅的东西是有主人的……

  “秋小铃是什么人?”

  叶南本以为手札是个无主之物,现在却冒出一个主人来,顿时也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物,能征服此物。

  这话一问出,大家都齐齐地看向刘承祖。

  似乎只有刘承祖能给大家一个答案了……

  “秋小铃……”

  刘承祖哑着嗓子吐出人名,而后又是顿了顿,才艰难地开口,“是尸魃。”

  尸魃?

  叶南来自不同的位面,自然不知道尸魃是什么意思。

  只是隐隐感觉,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对于韩笑笑知微来说,她们也都是正常人的范畴,更加不知道尸魃是个什么东西。

  一时间所有人的脑门上挂了个问号……

  叶南刚想追问之时,刘承祖似是反应出什么来,一脸慌张地跑到知微面前,对着人皮书激动地确认道,“你说的秋小铃,跟我说的可是一个人?”

  看的出来,这个答案对刘承祖来说很重要。

  手札颤动俩下,书面上渐渐显示出一个字来,“是!”

  看到这个,刘承祖双目大瞪,似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叶南看这状态,也不好在追问什么。

  对知微使了个眼色,说道,“等他冷静下来再说,现在先回去吧。”

  “是,少爷。”

  知微点点头,抬手将手札合上。

  然后,上前俩步,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叶南。

  这般灵物,放在她手里,别到时候出了问题,还是交给少爷保管的好。

  叶南也不推脱,接过来卷成个桶,塞进运动服的口袋里面。

  于此同时,知微已经扶着有些慌神的老东西朝屋里去了。

  韩笑笑看得一脸莫名其妙,这些人废了这么大周折把自己弄来,现在又不管不顾地走了吗?

  登时,有些不理解地朝着叶南喊了一声,“喂,就这么完了?”

  这话问得叶南很是无语,“怎么,是想把自己弄死吗?”

  是个正常人见到现在的情形应该是逃之大吉吧?敢情还有不怕死地上赶着往上撞呢。

  “我可不想死。”

  韩笑笑想到刚才那阵把自己撕裂的疼痛,也有些后怕,可怜地说道,“你们本事那么大,能不能把我也变成正常人?”

  说完,还不忘补充一句,“就当看在我表妹的面子上?”

  叶南其实是想拒绝的,可是听到“表妹”俩个字,还是愣了愣。

  对了,卜雪。

  今晚卜雪没有来,是不想参与到正面对阵自己表姐的情形中。

  不过走之前,却是有交待过,如果韩笑笑不是那种作恶的异,希望能尽量留她表姐一条性命。

  不看僧面,看佛面。

  这卜雪的面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就说不是什么亲近的人,也算是帮过他几次了。

  得,看在卜雪的面子上吧。

  叶南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人先收留了,“进来吧。”

  到时候等刘承祖回过神来,就看看能不能帮这个女人一把了。

  韩笑笑大喜,纵身一跃,如同猫一般朝着别墅跃过去。

  叶南汗颜,老子到底是收留了个人,还是算收留了一个宠物?

  因为怕打扰到叶淑仪叶北的休息,一行人回到房间后都只是缩在一楼的餐厅。

  把灯开到最暗,分散地坐在餐桌附近。

  昏暗地灯光下可以看到,每个人的目光都是聚焦在刘承祖身上的。

  除了韩笑笑是迫于从众心理才看的,其余的人都是好奇那个所谓的秋小铃究竟是什么人。

  刘承祖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神色茫然地将众人扫了一圈,而后低头苦笑道,“我还一直以为尸魃死了,现在看来应该还活着的。”

  死了?

  叶南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盯着刘承祖。

  他知道,刘承祖的话还没有说完。

  “此妖物具有不死之身,是僵尸最顶端的存在,四大僵尸始祖之首,在中古时间突然消失,世人知道的仅限于此。”

  说到后面,目光中竟有些许愤恨的情绪,“却不知此物只是厌倦无尽生命选择了沉睡,再醒之时已是人间浮华,便化名秋小铃行走世间。”

  不死之身,无尽生命?

  叶南听到这里,呼吸尽有些急促。

  这话于旁人来说,可能就当个神话故事听了。

  可对叶南来说,完全是不一样的意义。

  修仙界的人一辈子的追求的不就是此吗?

  饶是他练到了尊者之境,也不敢说自己不死,生命无尽。

  想不到地球上早就有了如此境界的人物,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这趟地球就没有白来。

  或许等回修仙界的时候,自己已经是有着神位之尊的人了。

  叶南活了大几千年,竟头一次这般激动。

  听完刘承祖的话,小心翼翼地确认道,“你如何知那秋小铃是将臣的?”

  刘承祖抬眼看了叶南一眼,总觉着叶南的反应有什么不对,可也没有多想,叹气道,“我门中曾有一天才,年仅三十便已修得天师之身,在平叛尸乱的时候偶遇一绝色女子,二人在那是有过一段不浅的姻缘,不过也是在女子戳破自己身份之时,这条姻缘的线也就断的干干净净。”

  还有如此一段前尘往事呢?难怪刘承祖会有如此反应。

  不过,也算确定了一件事,将臣此类生物是真的存在。

  “我门中的天才祖师因此陨落,自此门中便与将臣结了仇,遇到就算不能斩杀,也要丢碗黑狗血,恶心丫的。”

  刘承祖似是说起劲了,不用人开口问,自己便全说了,“不过祖师陨落之时曾重伤过那尸魃,门中之人在那之后到处搜寻,此人却像是人间蒸发一般,久之就之便都以为死了。”

  额,这群人,还真是挺乐观的。

  没听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

  找不到,就断定人家死了,改天后院起火都不知道是谁弄的。

  叶南作为一名杀场老手,听完有自己的看法。

  可女人们,却是也有自己的另一番看法。

  就算是知微如此木头性格,也在提问上充分体现了自己女儿家的心思,“为什么真实身份被戳破,俩个人就不能在一起了呢?不在一起就不在一起,还重伤别人是不是过份了。”

  一旁跟着听故事的韩笑笑闻言,也是连连点头,“对对对,此事如果放到现在,也算是渣男典范了。”

  “你们不知其中的事。”

  刘承祖无奈摇头,说道,“我那祖师爷算什么渣男?简直就是情种了好么。”

  “我们修炼之人,自有一腔正气,那尸魃却是邪物,二者结合拿现在的话来说,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了。”

  似乎是生怕众人对自家祖师爷有什么误解,语言都生动了不少,“我那祖师爷是天师之身,身上正气自然是充盈的很,那尸魃的邪祟之气也不容小觑,身份是如何撞破的各位可知?”

  这形容,都快赶上说书的了……

  叶南对里面的情情爱爱是不太感兴趣的,倒是对话中提到的气有了些许想法。

  至于俩个女生,此时听故事听的一脸投入。

  刘承祖一发问,二人就十分配合地摇头,“不知。”

  刘承祖见状,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神秘,一只手做括弧状按在嘴边,特意把声音放到最小说道,“就是在结合的那日撞破的。”

  卧槽,那岂不是很尴尬!

  饶是叶南没想注意这里面的八卦往事,也被惊得张大了嘴。

  知微是未经世事,不过也上过正常的生物课,听到这里脸蛋儿“嗖”的一下就红了。

  倒是韩笑笑,情场老手一枚,听到此处耿直发言,“撞破了又如何?难道还能悬崖肋马,鸣金收鼓不成。”

  也是,这种时候强行收工容易伤身体。

  叶南对此表示认同。

  “嗯,收工了。”

  没想到刘承祖却是一脸认真的点头,说道,“天地中的气是有规律的,就算双修也要找对伴侣,二人明显是不同的位置,结合的当时就是祖师爷中了尸毒而死,那尸魃也被祖师爷的护体正气所伤。”

  尼玛,是这么死的啊?

  那也死的太冤枉了……

  叶南哑然,这俩人是都挺倒霉的。

  修仙界也有过这样的事,找错了伴侣导致修炼出了问题,最后走火入魔而死的。

  没想到,在地球上也有这种事。

  就在叶南如是想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札自己蠕啊蠕啊的钻了出来,飞上去就给了刘承祖一个大耳刮子。

  这一下打的,周围的人都看懵了。

  紧跟着就见手札平平地躺在桌面上,书面上渐渐显示出一句话来。

  “放特娘的狗臭屁!”

  额……

  看到这句话,整个餐厅死一般的寂静。

  刘承祖捂着发红的脸,错愕的盯着桌面上的手札,有些不服气地嘟囔一声,“怎么放屁了?老夫说的都是实话……”

  话音刚落,手札又是陡然飞起,朝着刘承祖的另外半边脸就是一个耳刮子。

  分分钟教会老刘怎么做人!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