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七十三章身为一本书的悲哀

第七十三章身为一本书的悲哀

  刘承祖刚想出声辩驳,却见手札做势又要飞起,吓得连忙捂着脸不敢说话了。

  刚才还充当忠实听众的韩笑笑立马倒戈,“我也觉得有点扯,太玄乎了。”

  知微也跟着连连点头,红着脸附和道,“我感觉也是。”

  只有叶南,撇撇嘴没有说话。

  这死法是没有什么问题,就算真的有问题,也是刘承祖的。

  手札见刘承祖不敢再说话,才乖乖地落回桌面上,书名显示一句话,“半真半假,不可全信。”

  这算是为自己的主人辟谣了,对吧?

  不过,也可以从中看出刘承祖说的不全然是谎话。

  可能就是此事历经的时间太久,流传到此时已经变了味道。

  不然刘承祖也不至于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叶南眉头微蹙,没有追问故事真假,开门见山地问道,“秋小铃在哪儿?”

  现在故事不重要,重要的是秋小铃这个人。

  这个拥有无限生命,不死之身的尸魃到底在哪儿。

  很快,手札给出了回复,“不知道,主人还没陨落!”

  不知道,还没陨落。

  手札算是给出了俩个信息,前面的“不知道”暂时不管,“还没陨落”这一句却是让叶南的心狠狠跳了几下。

  这说明他还有机会,有机会面对如此境界的人物。

  想到此,叶南的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别有意味的弧度。

  秋小铃,你好!

  不同于平时泛着冷意的笑,此时的笑却是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叶南盯着手札,半响后沉声问道,“有什么办法能找到秋小铃?”

  手札上的字迹渐渐变幻,又构成一句新的话,“她还没有醒来。”

  还没有醒来?那就是又陷入沉睡了……

  看手札的回复应该是,没醒来之前是找不到的。

  这就麻烦了……

  鬼知道这个秋小铃什么时候能开窍醒过来呢?

  看来,此事不宜太急。

  叶南顿了顿,继续问道,“你是否能察觉到自己主人的苏醒?”

  “能!”

  手札如是回复道。

  叶南的心这才定了不少,说道,“如此,在你主人苏醒之前,先跟着我吧。”

  说完,也不等手札回复,直接起身把书卷成桶塞进了口袋里。

  韩笑笑眼见自己又要被抛弃,连忙出声道,“我怎么办?”

  叶南这才想起,自己还接了一桩麻烦事。

  就这么站着瞥了刘承祖一眼,不耐烦地问道,“异,还有办法变回人吗?”

  “没可能!”

  刘承祖果断摇头,“妖灵已入魂,就算死也是异。”

  “恩。”

  叶南点点头,朝着一旁的韩笑笑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听到了?变不回去就接受现实好了,反正你现在的样子更好看。”

  说完,就扭身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安排道,“知微,安排个房子给她,明天她表妹估计会来,到时候让把人接走,家里又不是怪物收容所,一个俩个的都这么奇怪可不行……”

  话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可是对餐厅的几个人而言,都是五感较常人敏锐的,听得一清二楚。

  韩笑笑就罢了,本来就是个怪物。

  可是刘承祖莫名躺枪,俩只手还捂着发红的脸,郁闷地嘟囔道,“我也很奇怪吗?”

  知微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很认同的。

  饭量这么大的老头,的确是挺奇怪的,像饭桶转世。

  这个韩笑笑就更不用说了,肉眼看过去都跟正常人不一样。

  家里奇怪的人越来越多,着实不是什么好事。

  还是需要控制一下……

  叶南回到房间,反手把门关上。

  这才重新掏出手札来,屏气凝神地盯了许久,问道,“地球上的灵气一直都是这么稀薄的吗?”

  手札倒也是配合,问什么就答什么,很快就给了回复,“不是”。

  叶南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迫切地问道,“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什么原因变稀薄的呢?”

  “世间灵气是有定量的,人越来越多,灵气就越少。”

  手札如是回复。

  叶南恍然大悟,那就是说灵气被摊薄到了人的身上?

  如果是这样,就没办法了。

  自己总不能因为修炼做什么灭世之举吧?

  恐怕这壮举还没做,就要被地球上隐藏的老怪物们联手剿灭了。

  叶南回忆自己在地球上的遭遇,继续问道,“这些灵气存在于人的神魂之内吗?”

  手札的回复并无神魂,用的也就是魂魄,“灵气存在于人的三魂七魄之内”。

  这样一来,所有事都说的通了。

  为什么鬼魂会像是一个大的灵气包,为什么地府聚集的灵气最多,为什么地球灵气稀薄……

  看来往后修炼,还是要先靠吞噬鬼魂来完成。

  问完,现阶段想知道的问题,叶南心里的想法也清晰了许多。

  将手札放在床头,独自坐回床上修炼。

  适才吸了手札的灵气,还没有炼化。

  若是炼化完,突破净体境,就能一举进入固体境了。

  叶南闭眼之前,还拍了拍床头的手札,言语间是毫不掩饰的威胁,“你最好别想着逃跑,否则被抓回来就等着被吸干的命运吧。”

  手札:老子倒是敢逃,现在动都不敢动,好嘛。

  到底是手札的灵气精纯,炼化起来速度极快。

  叶南全身贯注地投入修炼,运起功法吸引金色的灵气,似泉水一般循着筋脉冲刷。

  一遍又一遍,直体内的筋脉变得毫无杂色,也隐隐散发之金光开始。

  叶南意识到自己,要突破了。

  而后,将体内炼化的剩余灵气稀疏一股脑的倒入筋脉之中。

  一时间精纯的灵气如同瀑布,带着奔腾的气势涌入筋脉之中,却在下泄的过程中一点一点减少。

  叶南知道,这是向固体境过渡的必然过程。

  之前的灵气全部用来冲刷杂质,只有少数的才被身体吸收。

  现在基础已经打好,身体里没有了杂质,这些脉络开始吸收灵气,扩宽自己的通道。

  要知道对修炼者来说,身体是最重要的基础。

  最初,那些修炼者们什么都没有,要看资质天赋就是看身体。

  并且,脉络贯穿全身,是很重要的一个参考点。

  如果一个人天生脉络通常粗大,那吸收的灵气就会比常人多,灵气覆盖的范围也会大,修炼速度就会看。

  如果筋脉中有杂质,或者脉络天生窄细,轻者会影响肉身对灵气的吸收,重则将会直接堵塞灵气的入口。

  可这些是天生的,无法改变的。

  于是,修仙界才会有那么多易筋洗髓的药物出现。

  然而,药物的作用终究是有限的,也很难把一个人的体质调理到完美。

  这也是为什么叶南所修功法的珍贵……

  这部功法并不先急于求成,而是先打基础。

  通过功法炼化灵气,然后一点点冲刷脉络中的杂质,让身体处于无比通畅的境界,这已经是让肉身先别人许多步了。

  然而,这个功法修炼肉身,每多一个境界脉络就会扩宽一些。

  现在就是净体境突破,脉络拓宽的第一次。

  据说修炼到顶级,身体会生出新的脉络来,覆盖率比起常人不知道多了多少。

  不过,叶南在上一世修到尊者之境,也只是将身体的脉络拓宽较常人的三倍而已。

  离长出新生脉络还是一个比较遥远的距离……

  很快,倾倒出去的所有灵气都被吸收干净。

  叶南的身体开始肉眼可见的改变,骨骼肌肉都处于一个增长的过程中。

  反观叶南的表情,似乎在忍受着很大的痛苦一般,额头在瞬间就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痛,肯定很痛!

  这种痛苦是全身的,来自于每一个毛孔的撕扯,整个过程就好像是死了一回。

  听教他功法的那个老东西说,之前有不少人就死在净体境的突破过程中了。

  叶南当时听完,一度认为那老东西是想害他。

  你想想,一部功法,前期修炼没有明显效果,突破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后期至于能修成什么样还不知道。

  这样的功法,老东西自己都不练。

  说来说去,也是他傻,熬过了净体境的突破,受了那种九死一生的疼痛,竟然没有中途放弃了功法。

  傻人有傻命,还真是有点儿依据的。

  总算,这种情况持续了俩三分钟后就停止了。

  叶南顶着最后一丝力气将身体内部巡视了遍,看着已经拓宽了近乎三分之一的筋脉,才满意的笑了。

  最后,一头栽在床上昏睡过去。

  迷迷糊糊间,还摸了摸肚子,虚弱地喊了一声,“好饿。”

  可惜,知微不在。

  之前被放在床头的手札见状,悄悄地飞了起来。

  先是绕着叶南的头转了一圈,似乎是在打量。

  然后,干脆落在叶南的胸口上,似乎是在试探人有没有死。

  不过,结果明显让它失望了。

  这小家伙感知到叶南的心跳之后,还是瑟缩地飞回来床头柜。

  它是想灭了叶南,可是它只是本手札,最惯用的是魇术,可现在根本不需要用术,对方已经昏的不能再昏了。

  饶是如此,在没有载体的情况下,它也是没办法击杀一个人的。

  这或许就是身为一本书的悲哀吧……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