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八十九章泼妇

第八十九章泼妇

  叶南迫不及待地将炉中的丹药倒在手心,顿时间整个房间药向四溢。

  只见三颗米粒大小一般的粉色丹药,氤氲着金色光芒乖乖待在手心中。

  手札应景的飞出,快速翻动的书页终停在俩个字上,厉害。

  若说手札之前对叶南的实力还有所怀疑,现在看到丹药后,就只剩下佩服。

  自古以来,炼丹都是需要巨大的炉鼎,能在掌心炼丹的人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子?

  更何况,这丹药一看就很不菲……

  叶南扫了眼手札上的字,嘴角勾着笑意。

  一边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取之前准备好放丹的遇瓶,一边问道,“你也觉得厉害,那想不想换个主任呀?”

  “啪”!

  这话一出口,手札就像失去灵魂一般,径自垂直朝着地面落下。

  然后,再也不敢动一下。

  叶南撇撇嘴,盖住药瓶。

  好饿,炼丹果然是个力气活儿,这俩天俩夜没吃没喝都快要累虚脱了。

  “少爷?”

  就在这时,卧室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知微……

  难道也跟着在门口守了两天两夜那?

  叶南无奈地摇了摇头,应了一声,“嗯。”

  然后,就起身准备去开门。

  却不料,人还没站起来,就看到卧室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紧跟着一道黑色的身影风似的刮了进来。

  于素依旧是那副麻花辫,黑色传统布衣的打扮,连珠炮道似的,问道,“炼的丹呢?应该没废掉吧?刚刚可是好大一阵药香呢。”

  “我……”

  叶南被问的一阵懵,下意识地看了眼手里的药瓶。

  转眼间的功夫,就感觉手上一空,药瓶已经到了于素的手里。

  于素抓着药瓶,迫不及待地打开把丹倒在手心打量。

  越看越激动,眸底地光芒大盛,“你还真的会炼丹,质量不错不错。”

  说完,随着捏起一颗,回头就送进了知微的嘴里。

  知微本来是想劝说师姐不要动少爷的东西,谁知道才张开嘴就被人塞了粒丹,甚至来不及吐出去,那丹就化了。

  登时间,一脸惊恐的捂着嘴。

  尴尬地看着叶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少爷……这……我……”

  叶南也很茫然啊……

  天知道这个强盗会跑到家里,居然耐着性子等了一天,丹药一炼好就能那么及时的冲进来。

  说实话,直到于素把药塞进知微嘴里的那一刻,他才恍然大悟,自己的丹被抢了。

  气得哪里顾得上回答,直接上手去抢剩余的丹药。

  于素却是早有准备的。

  看到叶南来抢,直接把手抬起来,佯装把丹吃进嘴里的样子,“你来抢一个试试,信不信老娘全部吞下去?”

  草……

  叶南的脸上难得出现真正的愤怒之色。

  此时如果眼睛可以杀人,恐怕于素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叶南的确是不敢。

  这丹炼化不易,一旦进入人的嘴里就会化开,再想炼一炉却是不可能的了。

  自己到时候,还得看在知微的面子上,还不能对这个死女人有什么实质性的泄愤手段。

  好憋气啊!

  不过叶南不敢,有人却是敢。

  “师姐,这样不行。”

  知微局促下,赶紧上前劝说道,“丹是少爷辛苦提炼的,不能耍无赖。”

  于素却是完全不听……

  依旧摆着那个动作,斜着眼睛威胁叶南。

  “行行行。”

  叶南还是头一次被人赖上,无奈道,“还剩俩粒,一人一粒,不能再少了,这本来就是我准备送恩人的。”

  于素这才把手放下,火速捡起一颗揣进怀中的小布包里,才不情不愿地把剩下那粒放回瓶子。

  好歹还有一粒保住了,也算没白忙活。

  叶南长出一口气,接过瓶子贴身放好,才腾出时间来问话,“这个泼妇是怎么进门的?”

  说这话的时候,冒火的眼完全是盯着于素的。

  于素倒是义气,拍拍胸脯,坦然应道,“不怪旁人,老娘想去哪儿,谁也拦不住。”

  说完,还回了叶南一个怨愤的眼神,“你个贼,偷了藤蛇草就以为没事了?要不是看在师妹的面子上,今天一颗丹都别想要回去。”

  这话怎么说?

  我采的药,我花的钱,我还俩天俩夜没吃饭炼的丹……

  到头来,还是个贼了?

  “呵呵!”

  叶南怒及反笑,真想上去揍丫一顿。

  不过看了眼俩处为难的知微,还是生生把气给咽了回去。

  最后,直接化悲愤为食量,摸着肚子直接朝餐厅走去,“我饿了,饭呢!”

  “备着呢。”

  知微条件反射似的,“蹭”一下就冲到了最前头,“我现在下去准备好。”

  那边的于素也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见状也大摇大摆地跟在后面,“正好,我也饿了,好久没吃师妹做的饭了。”

  叶南双腿一弯,差点儿跪了。

  这死女人,还能再不要脸点儿吗?难道不知道老子现在忍的很难受。

  真的,好想,把她挫骨扬灰啊!!!

  知微这俩天一直守在外面没敢打扰,可是吃食都时时刻刻备着,生怕叶南一出来没饭吃。

  按照以往,餐厅吃饭的时间往往都是最和谐的。

  老话怎么说来着,一个和尚挑水吃,俩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听到厨房有动静,刘承祖比谁都积极,几乎是紧跟着二人就到了的。

  看到叶南,还不忘问了问炼丹的情况,“怎么样?丹炼出来了?炼出来几个啊?”

  又是连珠炮蛋……

  最要紧的是,叶南现在完全不想听到任何有观炼丹的事情。

  听到这一连串的问话,直接黑着脸回瞪过去。

  像刘承祖这么知趣的人,自然就知道不该再问下去了,缩了缩脖子,找了个远一点的地方坐着。

  中间,上什么菜,跟着吃就行了。

  本来足够吃的菜,因为多了个于素,让餐厅瞬间变成了战场。

  三个人本来各吃各的,吃的还算挺和谐的,直到烤乳猪上桌……

  于素二话不说,全部端到自己面前,风卷残云一般的吃开来。

  叶南刘承祖这才意识到饭可能不够,危机感满满的开始了抢菜计划。

  最后,谁也没能抢过于素。

  知微站在一旁,简直无从下手。

  这三个人,一个是雇主,所谓的衣食父母,一个是师傅,还要尊师重道,另外一个是师姐,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

  好像让谁不吃都不行,劝谁消气都不对。

  本来就饿了俩天的叶南,眼睁睁看着桌上最后一块牛排被送进于素的嘴里,摸着连个半饱都不算的肚子冷声说道,“你吃饱了就赶紧走,这里招待不起。”

  于素冷眼会看,用小指甲剔着牙齿,完全一副泼皮无赖的样子,“我还得住几天。”

  还住几天?

  把我家当冤大头了是吧?

  这人的脸皮真的是太特妈厚了。

  “我说了,不欢迎。”

  话说到这份儿上,叶南是一点儿脸都没给留,直接站起身朝着门口做了个请的动作。

  “师姐,要不去酒店?”

  知微看着这尴尬地场面,主动出声提议道,“我订一个总统套房,环境不比这里差的。”

  “你在这里打工,我是你的亲属,我住几天怎么了?不用浪费那个钱。”

  于素摆明了不愿意出去住,屁股稳稳地坐在椅子上,冷笑道,“我就看,谁能把我赶出去。”

  我特么……

  还赖上了是吧?不肯出去是吧?

  叶南表示,在修仙界也没受过这样的气。

  打也打不得,赶也赶不走,真特娘的憋屈。

  看着于素那副样子,叶南是真觉得惨不忍睹,亏自己以前还觉得这死女人有点儿眉清目秀呢。

  当初真是瞎了眼!

  “我呸,真尼玛倒霉。”

  叶南气极,竟然不禁吐了一口脏,“全当老子倒霉,你要住就住,老子去住酒店,免得惹一身衰。”

  说完,就一个人,气呼呼地离开了厨房。

  一瞬间,除了于素,在场的人全部都愣住了。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叶南骂人?

  根本没机会呀。

  以往叶南不开心的时候,玩儿的都是空中飞人。

  打嘴炮?那是不可能的……

  “哼,正好!”

  于素对于这些骂人的话,好像天生免疫一般,见叶南离开了,便开心地拍拍肚皮,起身朝知微走过去,“怎么样,那粒丹味道怎么样?吃了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哪儿还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现在只有种吃黄连的感觉,苦不堪言。

  知微也明白,叶南是给她面子,不想让她为难才主动退了一步。

  可是她却不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

  一想到叶南辛苦炼的丹药被抢走,知微就觉得没有脸。

  此时,叶南离开,才有时间询问,“师姐,你要那丹药有什么用?爷爷不都说过了么,你这般天赋,吃什么都是浪费了。”

  “不是给我吃的啊。”

  于素瞪着无辜的大眼,老实解释道,“我都说了惹师傅生气,得拿赔罪礼回去才行,丹药是拿回去孝敬师傅的。”

  知微无语。

  这个师姐,认定什么就是什么。

  说要给爷爷送礼,那就一定会送。

  这粒丹药怕是要不回来了,后面只能想在别的方面补偿叶南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