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九十五章脸子大

第九十五章脸子大

  柳蕴仪本来是不想说的。

  可是这个旗袍的价值远远不止是一件衣服那么简单,就这么大喇喇的传出来,被刮了蹭了岂不是麻烦?

  最重要的是,今晚寿诞上有不少武道众人,势必有人能认出这件衣服,到时候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这里,也就只能说了。

  说的时候心里基本已经做好了,与这件旗袍无缘的心理准备。

  只希望知微后面能看到自己提醒的面子上,把衣服借来瞅瞅。

  可是,话说去半响,叶南知微除了愣了愣,竟然是一丁点别的反应都没有。

  柳蕴仪没得到想象中的情景,登时有些纳闷地问道,“你们不把衣服换下来?”

  “为什么换下来?衣服不就是人穿的嘛。”

  叶南又不是傻,也明白其中的意思,不过对古武的兴趣不大。

  就目前看来,他的修炼功法在地球上依旧是不可逾越的精品。

  没必要参悟那么多……

  至于到时候有人觊觎这件旗袍,那还能上手抢不成?

  如果真敢怎么样,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柳蕴仪无语,这小子总是那么嚣张。

  便不去理会叶南,重新把目光投向驾驶座,“你确定要穿?”

  “少爷说穿,那就穿。”

  知微肯定是不想穿的。

  可奈何在叶南面前没主见,雇主说穿什么就穿什么。

  不过她不想穿的原因也不是怕衣服脏了,或者被人觊觎,就是不习惯。

  脏,肯定不会脏的。

  如果有人敢找事,那打一顿就够了。

  这一点上,她是跟叶南保持同一站线的。

  柳蕴仪听完,十分泄气,“真是服了,连保镖都那么有个性。”

  自己的好心被人家生生忽视了,也实在是不想再热脸贴人冷屁股……

  沉默着坐了一会儿,又觉着气氛有点尴尬,忍不住把话题带到寿礼上,“对了,有没有准备礼物呀?”

  “难不成空着手去啊?”

  叶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在你看来,我就这么没点礼数啊。”

  本来就是顺嘴那么一说,没想到柳蕴仪竟然十分配合地点头,“是没有礼数啊。”

  说罢,扬着下巴在车里四处打量,似乎是在寻找置放礼物的地方。

  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你的礼物在哪儿啊?”

  她实在是好奇,叶南的寿礼是什么。

  这家伙动彻能送一件价值连城的旗袍给保镖,给爷爷送的寿礼总不至于差到哪里去。

  叶南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实在是懒得理会了,“又不是给你送到,你激动个什么?”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柳蕴仪是属猴子的。

  又能跳,又能叫的,一刻也不知道安分。

  柳蕴仪不满地努了努嘴,抬起拳头偷偷朝着叶南的方向挥了挥,也就安分的坐好了。

  不给我看,没关系。

  待会儿献寿礼的时候,总有唱礼的。

  到时候大家都知道,有什么了不起的。

  车子一路开到柳家在郊区的大别墅,寿诞就是在那里举行的。

  这个别墅占地面积很大,基本是隐没在一片私人树林之中的。

  车子穿过绿树成荫的林子,开了差不多十分钟,眼前豁然开朗。

  映入眼帘的是俩边郁郁葱葱的草地,倒是更像一片管理得当的园子。

  草坪往后几百米就能看到柳家的别墅了,整体风格偏中式,结合了西方元素。

  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

  这别墅,比叶家的可大多了。

  叶南透过车窗打量着周边的景色,忍不住感叹道,“你们家挺有钱的嘛。”

  都说叶氏集团是西河市十大商家之首,可看住的地方远远比不上人家。

  好歹算是被夸家里风景好,对不对?

  柳蕴仪心情好了不少,笑着谦虚道,“这里离城区远,除了建筑周边的一小部分,大部分外围的土地是承包当地农民的,肯定是没有市区里面的别墅值钱了。”

  这么说来,倒也是。

  叶南点点头。

  因为是寿宴的原因,在别墅周边有穿着黑色小西装的小哥负责泊车。

  叶南的车子到了别墅附近,就有小哥主动上前帮忙泊车。

  因为跟着柳蕴仪,倒也不需要别的人来领路。

  二人就跟着柳蕴仪,直接进了别墅大门,甚至连早就准备好的请柬都不用展示。

  期间,身着旗袍的知微可是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柳蕴仪可能是真的很好奇礼物是什么,一进家门就直接把二人带到了书房。

  爷爷在宴会开始前,肯定在那里休息的。

  果不其然,还真是在书房。

  柳蕴仪敲了敲书房的门,调皮地询问,“爷爷在吗?我带了客人过来哦。”

  “小皮猴子,进来吧。”

  柳老爷子语气和蔼地应道,看得出来很喜欢自己这个孙女。

  待看到进来的人是叶南后,脸上的笑意更甚了,指着一旁的沙发,笑道,“你个小子也来了?快坐快坐。”

  说话的档口,自然也看到了知微。

  眼底快速滑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笑着看向叶南,“怎么跟蕴仪一起来了?”

  “路上遇到就一起过来了。”

  面对柳治纲,叶南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也没有当面不给柳蕴仪脸子,就找了个正常的借口应付过去。

  “你最近身体变化挺大的……”

  柳治纲满意地点点头,重新打量叶南的模样,眼底是抑制不住的喜欢,“是不是又突破了?”

  “嗯。”

  叶南本来就没有隐瞒的意思,何况肉身变化这么大,蛮也蛮不过去,“主要还是身体没病了,就恢复的快一些。”

  “好,恢复的快了好。”

  柳治纲也说不上为什么,现在对这个未来的孙女婿是充满了喜欢,“你们俩个能处的来就好。”

  心里也不禁感叹,叶老东西的命好,子弟争气。

  得亏他当时给孩子们定了个口头上的婚约,否则现在不得后悔死。

  叶南自然也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却没有当面反驳。

  总之,可以把柳蕴仪当妹妹照顾,当老婆的话就欠缺点儿意思。

  毕竟太跳脱,很难管束。

  他还是更喜欢知微这样的,听话乖巧。

  他也不会在地球上待太久,了不起就先拖着不办。

  到时候拍拍屁股回了修仙界,谁也说不上他个不好。

  叶南笑了笑,没有接话。

  抬起胳膊准备从兜儿里把今天的礼物拿出来,免得待会儿人太多,唱完礼有点儿招眼。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低沉恭敬地声音,“客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出去受礼了。”

  受礼,就是老人家坐在主位,在场客人开始表礼的一个过程。

  这时候会有专门负责收礼的人,一边将礼记录在册,一边唱出礼物名称。

  一般人家办寿礼可能不会这样的,但是柳家向来就规矩比较重,而且柳老爷子德高望重,配的上这个礼。

  可要是一开始唱礼,就有个问题了。

  那就是送出去的礼物不能太寒酸,不然唱出来被旁的客人笑话。

  叶南的本意是想在唱礼之前把丹送出去,反正叶式的礼物还有叶北送,也没人会怀疑什么。

  听到外面在催,掏东西的动作更加迅速了一些。

  奈何……

  总有些人就是那么不凑巧的出现。

  “柳爷爷好。”

  韩俊竟然紧跟着门口的那个声音走了进来,穿着高定的天鹅绒礼服,把头发梳到后面。

  金丝边框眼镜下的眼镜微微弯起,笑得很和煦。

  这家伙……

  叶南停了手上的动作,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坐在沙发上。

  倒是韩俊,进门后非常热情主动的朝叶南打招呼,“哦,叶先生也在,咱们还真是有缘份。”

  有个屁!

  叶南却是理都没有理,就好像自己面前站了个空气一般。

  直直地站起身子,朝着柳志纲抱了抱拳,“我家人还在外面,就不打扰了,先出去了。”

  “去吧,就当在自己家,可以随便逛逛,不要太拘束了啊。”

  柳治纲什么人?自然看出二人之间不对味的感觉。

  不过在韩俊,叶南俩个有为青年中,明显更向着自家孙女婿。

  连看都没看韩俊,只是和颜悦色地跟叶南说话。

  叶南知道柳治纲是抬举自己,心里记下这份好,便也笑着退下了。

  柳蕴仪见叶南走了,也跟着开溜了。

  纵然叶南的嘴有点儿臭,可比起韩俊来说,不要好太多。

  “我们也要出去了,不知道韩公子是要继续待着吗?”

  待到房间里只剩下柳治纲韩俊俩人,柳治纲也收起了和颜悦色的脸,下起了逐客令。

  开什么玩笑,都没打听打听老子的脾气,就敢上赶着来书房拜见。

  可能是因为叶南的缘故,柳治纲对这个韩俊的印象也一落千里,糟糕的连寒暄都懒得寒暄。

  “哦,不,不好意思,真是打扰了。”

  韩俊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竟然把这老家伙得罪了。

  可是碍于对方是长辈的身份,也只能红着脸退出了书房。

  心里却是把叶南给恨上了!

  凭什么这小子可以独得柳老爷子的喜欢?

  我韩俊究竟哪里不好,竟然被人这么瞧不起!

  叶南是吧,咱们就看看待会儿唱礼的时候谁的脸子大一点。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