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九十六章新的心思

第九十六章新的心思

  整个唱礼地过程是在一楼的大厅举行的。

  也就是柳家别墅真的大,才能容纳上千人舒舒服服地坐着参加寿诞。

  柳老爷穿着喜庆的红色唐装,面色红润的坐在正桌主位上面,大厅内设了一个台子,专门用来放礼物。

  旁边站着唱礼,还有记录的人,都穿着绸缎质地的长袍,看起来倒是有点古色古香的韵味。

  唱礼的部分是先从柳老爷本家开始,按照备份往下唱。

  唱完才轮的到客人的礼。

  叶南本来是坐的客桌,可是屁股都没挨热,就被人喊去了主桌。

  最后,被柳治纲留在身边坐着。

  这个位置一般是留给比较亲近的子孙,现在却是被叶南占了一个。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在议论,叶家的到底是怎么攀上这颗大树,竟然如此受老人家喜欢。

  不过,唱礼的部分,还是按照客人进行。

  叶南粗略的停了下礼单,也咂舌于这些礼品的贵重。

  柳家,说到底也只是个西河市的武道家族,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财力威望。

  轮到唱客礼的时候,那礼物更是……

  叶南突然觉着自家那本邮册也只是送了个心头好,价值一般般了。

  叶北送的礼在前面一点儿就被唱了出来,“祖国山河一片红”几个字唱出来也的确是引起了一阵唏嘘。

  这东西价值虽然比不上别人的,可是贵在难得。

  不知道是不是柳治纲故意的,柳蕴仪的位置刚好挨着叶南坐。

  听到叶家的礼物后,柳蕴仪也是张了张嘴,往叶南身边凑了凑小声说道,“你们家的礼物原来是这个,也是费心了。”

  叶南没有回答,更没有去拿口袋里的丹药。

  还是等等,后面没人的时候再把丹药送给柳老爷子的好。

  现在送出去,太轰动了……

  叶北送完礼后,没有直接回座位上。

  紧接着就朝着主位的柳老爷子来,笑眯眯地祝贺道,“柳爷爷,这份儿礼物可还满意呀?”

  “满意满意!”

  柳治纲连连点头,一脸慈爱地笑着,“这祖国山河一片红,我也是找了好几家,别人都不愿意出手,你们家有心了。”

  叶北小时候,还是经常来柳家的。

  柳治纲以往也对这个好友的孙女很疼爱,只是之后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断了些来往。

  不过柳治纲在心里还是挺惦记叶北的,私下也经常打探疗养院的消息。

  只是奈何刘致远的原因,没有办法主动插手管人家的事情。

  现在可好了,没了刘致远这个祸害,俩个孩子又都如此优秀。

  俩家能正常来往,实在是好事啊。

  为此,柳治纲看叶北也是完全不同于其他客人的,倒是更像对待自己晚辈一般,言语间都是宠溺慈爱。

  “这算什么。”

  叶北古怪地笑了笑,然后凑到柳治纲耳边小声嘀咕了个什么。

  柳治纲就朝着叶南看过来,脸上那种满意的神色,都快要溢出来了。

  就在这时,席间传来阵阵唏嘘赞叹的声音。

  唱礼之人的声音也都高亢了几分,“帝王绿十八罗汉手串一对,来自锦绣集团的韩俊,韩少爷。”

  叶南循着声音看过去,果真看到接礼的人手中捧着俩个紫檀盒子向众人展示。

  里面的翡翠珠圆玉润,色泽翠绿欲滴,水头极好,是珍品。

  都是金银有价,玉无价。

  这珠串里面的任何一粒珠子按克卖,用来做戒面,都是很昂贵的。

  何况是一次出了俩串……

  这韩俊,是真舍得。

  送礼的韩俊也适当的起身,朝着主位走来。

  礼貌地对着柳治纲鞠了个小躬,祝贺道,“祝柳老爷子身体康健,福如东海。”

  俗语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这么多宾客在场,柳治纲也只能客气地表示感谢,“真是破费了,这礼物实在是贵重。”

  “只要柳老爷子高兴就好。”

  韩俊跟嘴巴上抹了蜜一般,笑得如沐春风。

  笑着,目光转向一旁的叶南,“听说叶先生也单独准备了一份豪礼,并不比这帝王绿珠串差,就是不知是什么?不如拿出来看看。”

  切,在这儿等着老子呢?

  如果是往常,叶南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可现在是柳治纲的寿诞,太我行我素也不是很好。

  柳蕴仪自然知道其中的症结在哪里,觉得韩俊就是在故意为难。

  叶南什么时候说单独准备礼物了?根本看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好嘛。

  登时就气得一拍桌子,站起来准备帮叶南解围,“你……”

  然而,话没说出来,就被叶南打断了。

  “那么就看看吧……”

  叶南笑了笑,平静地从口袋里掏出装着丹药的瓶子往桌上一放,“我没准备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一粒小极品的开脉丹。”

  在场的宾客有一些圈外人,不太明白开脉丹是什么东西。

  可是武道中人也不少,毕竟柳家的身份背景在那里摆着。

  听到开脉丹的时候,情绪莫名的激动起来,全都伸长脖子想要看看是不是真的。

  韩俊作为圈外人,表示不能理解。

  柳治纲却是已经瞪大了眼睛,痴痴地盯着桌上的白玉瓶子。

  甚至是柳蕴仪,脑子也“唰”的一下空白了。

  藤蛇草是比较少见,可几十年份的倒不是绝迹了。

  譬如万家也能炼制一些丹药,可以适当的提高一点练武之人的天赋。

  不过作用甚小,多数是起个滋补作用。

  能真正敢叫“开脉”的,作用就完全不一样。

  饶是万家那样的药材世家,也拿不出一粒来。

  现如今的行情,有这玩意儿的都自我消化了吧?

  没想到叶南出手竟然是一枚开脉丹!

  “这开脉丹是什么东西?”

  韩俊没听过什么开脉丹,可看众人的表情就知道不简单,难道自己吐血送的俩串帝王绿就这么被比下去了?

  这句话问出,在场的许多人也都跟着回了神。

  柳治纲小心翼翼地接过瓶子,拔掉上面的塞子,凑近口子处闻了闻。

  果真,药香四溢,灵气涌动。

  绝不是市面上那种可以买到的补脉丹,是真正的开脉丹。

  柳治纲重新塞好药瓶子,看了韩俊一眼,没有回答。

  而是,把目光投向一脸平静地叶南,“要炼制开脉丹,至少也得是有千年份的腾蛇草做引子吧?”

  “您慧眼。”

  叶南浅笑应道。

  送出如此珍贵的丹药,还能如此平静,简直是高人。

  当然,也有个别参与过七棱山抢宝事件的人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个叶南就算不是抢药的核心人物,也绝对跟那人脱不了干系。

  柳治纲可不知道那日的事,只晓得手里的东西是何等珍贵。

  亲自把瓶子贴身放在口袋里保管,才慢悠悠地看向韩俊,“你可知,就是拿十串,甚至是一百串帝王绿,也未必能换来这一粒丹药?”

  开脉丹,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

  “韩先生不是武道中人,那就用常人能理解的话来解释。”

  说罢,怕韩俊不懂,又特意解释了一遍,“有这一粒丹药,能让一个普通人,寿命增长至少五十年,对于武道中人来说更是大大的好处,就我这个活了这么多年的老头来说,至今为止也是第一次真正见到过开脉丹,以前却是听说都没听说过市面上有出现这个东西。”

  柳治纲说这话,虽然是为了给叶南长脸,可每一个字却都是真的。

  开脉丹就是如此珍贵!

  韩俊不理解武道中人要这个有什么用,可是听到能让普通人寿命增加五十年的时候也傻眼了。

  这世间竟然真的有如此神药不成?

  就在此时,一个穿休闲版灰色西装的男人不着痕迹的凑了过来。

  在韩俊耳边说了句话,“开脉丹的确是如此,且不说原材料难寻,能炼出此丹的药师也估计没有几个。”

  这人是韩俊特意带来的。

  经过上次帝景酒店的事,专门从家里喊过来的保镖,在武道中的造诣也不错。

  不能说是一打百,一打十个二十个,甚至三十个都没问题。

  显然,这句提醒将韩俊拉回了现实。

  如此说来,这小子认识能炼此丹的人,甚至知道此物的配方喽?

  寿命……

  在场的有钱人听到这个,没有一个不狂热的吧?

  就算不奢望能一夜变高手,可能多活几十年,简直了。

  “叶先生,一出手果真厉害。”

  韩俊快速整理思路,先不去管自己的那点私,立马改变战术选择套近乎。

  叶南点点头,目光不冷不热地扫过周围。

  恐怕今晚柳家将不得安宁了……

  这种情况下,柳老爷子应该会尽快选择人把丹服下去。

  免得藏在身上,就跟个祸害似的,天天惹外人惦记。

  柳蕴仪本来以为礼物就是那张邮票,没想到结果充满惊喜。

  这小子是不是傻?开脉丹如此珍贵的东西也拿来送人。

  总之,在柳老爷的寿诞上,开脉丹注定要让武道一行震一震。

  从此,叶家,叶南这个把开脉丹当礼物送出去的事,也注定要成为武道一行的故事。

  至于韩俊,在见到开脉丹后,心里却是有了新的心思。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