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九十七章爷爷的东西

第九十七章爷爷的东西

  “你这小子,什么东西都敢往出拿。”

  寿宴结束后,叶南被留了下来。

  在书房里,被冷着脸的柳治纲好一顿教训。

  这开脉丹往出一拿,柳家顶多一口吃了,别人要抢也没有办法。

  可是叶南从此就要被这群武道中的豺狼虎豹盯上了。

  不因为别的,就单单是能炼出此丹之人的消息也足够让人们疯狂。

  “我本来想等宴会结束后拿的,可是那个韩……”

  叶南也很无语,“算了,不说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事肯定不会有的,就算有什么,也是别人。

  丹是他亲自炼的,这群人知道后只会捧着,绝对不敢做一点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当然,要想知道丹是谁炼的,也得能打的过他才行。

  柳治纲长叹一声,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药瓶放在桌上,“这丹,还是你来吃。”

  语气十分果断,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倒是叶南蒙了……

  指着自己,半天才纳闷地问道,“给我吃。”

  柳治纲点点头,表情有点沉重,“你有这份心意,我就很高兴了,可我一个老头子了,吃不吃的也没多大作用,你还小,往后的路还长,这东西也许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

  不给自己吃,不给柳蕴仪吃,给一个毫无血缘的人吃?

  “这是我送的,还能拿回去自己吃吗?”

  叶南说不感动是假的。

  柳治纲不是不清楚开脉丹的价值,却能在什么都清楚,自己也需要的情况下,把丹送出去。

  换个角度想,叶南能把药送出去,完全是因为自己不需要。

  如果他需要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如此大义的送出去。

  现在柳治纲却……

  “我是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拿的此丹,可想来也绝对不轻松。”

  柳治纲摆摆手,语气渐渐柔软下来,“孩子,这东西对你有大好处,往后你就知道了,听爷爷一句话,吃了吧。”

  “您……”

  叶南被这番话感动到了,一时间想起修仙界的那个老东西。

  就说不靠谱一点,有什么好东西也都是紧着自己的。

  说起年纪来自己可能的确要比柳治纲大很多很多。

  可这一点也不影响柳治纲把叶南当小辈疼,也不影响叶南接受柳治纲的好意。

  叶南心中感激,敷衍的话也说不出去了。

  径自站起身来走向柳治纲,撸起袖子把胳膊伸过去,“您可以引气入体,来探探我的经脉,就知道这药对我来说没用。”

  柳治纲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不过还是接住叶南的胳膊,引气进入叶南的筋脉。

  这种方法通常是用来探查一个人的武道天赋的,一个人筋脉越宽越通畅,就越适合练武。

  可就算天赋再好的人,也不会是完美的,开脉丹依旧有用。

  可是,柳治纲查看到后面,表情渐渐变得凝重。

  再往后,脸上又出现了狂喜的神色……

  直到把叶南的筋脉走完一圈,才激动地拍着桌子跳了起来,“好啊好啊,筋脉全开,并且比常人要粗壮一些,实在是修炼武道的妖孽天赋。”

  难怪,难怪叶南会不自己留着吃开脉丹了。

  就现在这个天赋而言,开脉丹的作用已经不是很大了。

  如果他要是知道,叶南的天赋会因为功法的原因一点点增长,越到后面修炼效果反而会越好,恐怕会被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下您能放心收下此丹了吧?”

  叶南平静地把袖子放下来,笑道,“这丹就是专门给您的,想必您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丹田的气渐凝实,却缺个契机去刺激一下,让它发生质变。”

  说到这里,叶南看了眼桌子上的开脉丹,“您吃下去就会知道,其中的好处多多了,柳家有您坐镇,能多个几十年的稳定,后续子孙也好发展,这是最好的选择。”

  这也是叶南最初的想法。

  本来当初有三粒丹药出炉时,叶南有想过知微一粒,剩下俩粒都给柳治纲。

  这样柳家年轻一辈也会有个能顶得住岗的人,可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于素来,生生抢走了一粒。

  那现在这一粒给柳治纲吃自然是最好的,因为他有威望有实力,能顶得住。

  其余的,就算吃下去,一时半会儿没什么太大的进步,倒是很容易惹的旁人眼红下毒手。

  “我知道了。”

  柳治纲也明白话中的意思,重新坐回位置上。

  看叶南,是越看越满意,越看越觉得喜欢。

  不知道哪里,竟然有叶家老家伙的一股气韵在里面。

  “你跟你爷爷很像,都是天之骄子,生来傲骨。”

  柳治纲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感慨道,“我都有点儿羡慕他了,子孙后代就算受了点折磨,却都健康优秀的生存下来了。”

  说话的时候,神色充满了向往!

  叶老爷子?

  我们像吗……

  叶南这具身体本身,对爷爷的记忆很模糊。

  其实,不该这么模糊的,按道理爷爷死的时候,这具身体已经记事了。

  可是,就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的回忆越来越淡。

  现在柳志纲突然提起来,说他跟叶老爷子像,都有鼓傲气,倒是让他对那个一手建造起叶式集团的老爷子充满了好奇。

  当然,他可一直没觉得这具身体的爷爷简单过。

  从知微的存在就能看出来!

  从他到地球开始的那一天,知微就好像是为了叶南而专门去训练好的人一样。

  有于素那样的师姐,爷爷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竟然能本本份份的给叶南做保镖?

  只能说叶老爷子不一般,周边的人也都不一般。

  叶南不是很会跟别人寒暄,一般出口不是命令别人做什么,就是说让人不舒服的话。

  面对柳治纲,肯定不能说话太随意,可是要主动找话题也不太可能。

  因而,气氛一时变的比较沉默,只能听到柳治纲拨动茶杯盖的声音。

  在叶南看来,没让他出去,就是柳治纲话没说完。

  所以他就坐在椅子上等,等柳治纲主动说话。

  “凤家那丫头跟着你,好像出落的越来越好了。”

  果不其然,几分钟过去了,柳治纲又主动询问起来,“今天穿着旗袍出现,倒差点儿没认出来。”

  凤家的丫头?穿着旗袍?知微!

  叶南把这些关键词联系起来,脑子里立马闪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可是刚刚柳治纲说凤家的丫头……

  叶南迟疑地问道,“她姓凤吗?”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凤不凤的,记忆里从知微出现,就一直叫知微的。

  “你不知道啊?”

  柳治纲对此也表示有点儿惊讶,“那丫头是古代武学一脉凤家的嫡系传人,凤知微。”

  凤知微?古代武学?嫡系传人?

  这一连串的惊喜,差点儿让叶南脑子宕机。

  所以怎么样,为什么柳治纲会知道,而自己却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

  就在此时,窗户碎裂,一个黑影撞了进来,犹如一道闪电落在地上。

  一对漆黑地眸子似笑非笑地盯着柳治纲,“老东西,该说的,不该说的心里没点儿数吗?”

  于素!

  这姑奶奶怎么跑柳家来了?

  叶南刚想出声,好让柳老爷子不要误会是来抢丹的。

  却听到柳老爷子面不改色地坐在椅子上,连看都不看地出声问道,“你就是凤三欢的大徒弟,于素吧?”

  “师傅让我来送礼的。”

  于素撇撇嘴,看了看桌上的药瓶,又从怀里掏出纸包的丹药放在桌上,“开脉丹,师傅没说送什么,让我自己准备礼物,交代过越贵重越好,这开脉丹你收了,记得给我师傅回个信,说我有好好干活。”

  这……

  妈的,抢老子的丹药送人,还特码送的是同一个人?

  老子就问你尴尬不尴尬!

  叶南简直没眼看这家伙,送礼都没点儿送礼的样子。

  然而,对于柳治纲来说,一天时间收到俩枚开脉丹,这操作简直犹如开挂。

  所以,现在是市面上有的开脉丹都到柳家了么。

  柳治纲看着桌面上的俩枚丹药,半天没回过神来。

  “老东西,收到礼,是不是该说个谢谢?”

  那边的于素明显有些不耐烦,催促着说道,“你快点给我师傅打了电话,我还要回去呢。”

  “你注意自己说话的分寸,别跟疯狗一样,见人就咬。”

  对叶南来说,柳治纲就算不是长辈,也还算是重要的朋友。

  被于素这么个半大姑娘不尊,他可是绝对不会忍让的。

  “我咬你了吗?”

  于素不爽地回瞪过去,“当初要不是这老东西捣乱,跟你定娃娃亲的可就是我师妹了,现在搞得我师妹只能做个保镖,自己的孙女却能给有钱人做老婆。”

  啊?

  这其中还有故事呢。

  为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难怪于素好像看我不顺眼似的,天天找事。

  叶南看向柳治纲,表示不清楚内情,可以给解释一下吗?

  柳治纲则是没想到会把话题带到这里,登时傻眼了。

  过了半响才尴尬地咳嗽着说道,“我,凤三欢,还有你爷爷,年轻时候都有过命的交情,当时是这么回事,你爷爷最早有的孙子,就是你,凤三欢提议说如果他孙子辈的是女儿,就跟你定娃娃亲,儿子就拜兄弟,刚巧我家儿媳妇也快生了,那我就凑了个热闹,也定了这么一门亲,后面大家说谁先生出来算谁家的,后面那个蕴仪先生的,可保镖的事跟我没关,是凤三欢跟你爷爷定的,可能是你爷爷那一辈退出武道一行,不放心后代,找三欢定的。”

  额,这中间还有这么回事呢。

  也太狗血了吧?

  那凤三欢凭什么把自己的宝贝孙女送给别人做保镖,别说是因为兄弟情深。

  叶南可不信。

  “得了吧,赶紧回消息吧。”

  于素却是完全不听解释,没好气第催促道,“我急着回去找师傅讨恩典呢。”

  被一个小辈如此对待,柳治纲倒是一点儿脾气没有,乖乖拿起手里的电话回消息。

  俩个人说话听起来倒是也没有特别熟络,就是单纯的说了下收到什么礼物,多谢对方费心之类的。

  光听说话的内容,完全就是塑料兄弟情,还扯什么过命的交情哦。

  这边柳治纲电话打完,那里的于素还真是不拖不拉,转身就走。

  被戳穿背后故事的柳治纲有点尴尬,明明是收到了价值连城,还很有用处的礼物,此时却……

  面对叶南,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还是叶南主动询问,打破僵局,“凤家老爷子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孙女送出去当保镖?”

  “可能是为了还债吧。”

  柳治纲听到此问,表情明显有点不自然,后面又含糊地补了一句,“人命债,只能用人来还。”

  哦?凤三欢还欠着咱那个便宜爷爷一条命呢。

  似乎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太纠结,柳治纲含糊地敷衍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说完,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张烫金的请柬,推到桌子边缘的位置说道,“一周后,咱们一起去,去取回你爷爷的东西。”

  我爷爷的东西?

  叶南纳闷地接过请柬,打开一看。

  里面写着西河市四大武道家族会武切磋邀请函。

  “这跟我爷爷的东西有什么关系?”

  叶南看不太明白,郁闷地问道,“我们家是经商的,还需要去参加武道切磋嘛。”

  “你都如此了,还觉得自己是经商家族出身的?”

  柳治纲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凤家,柳家,是会和普通的商人家族成为世交吗?还会无怨无悔的把自己的孙女送进商人的门楣。”

  这话,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叶南就算印象中再没有这一段,也能猜出所谓叶家,在叶老爷子那一辈,可能并不只是单纯的商人家族。

  叶家,应该也是正儿八经的武道家族。

  那爷爷留下来的东西,想必也跟叶家的传承有关。

  那到底是件什么样的东西,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叶南捧着那张烫金请柬,心里突然对这场切磋比武产生了那么一些些的期待感。

  那就比武切磋的时候见了,朋友们。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