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零七章开下崖了

第一百零七章开下崖了

  “啧啧,这玩意儿真是挺邪性的。”

  眼看箭就要插进宣盛的身体,一个轻佻的声音想起。

  彦秋庭的手腕已然被牢牢的钳制住,完全动弹不了分毫。

  此时,叶南站在床边,手钳固着彦秋庭的手腕,满眸惊喜地盯着那枚箭。

  彦秋庭见状,心里大松一口气,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脯。

  然后,看向叶南,“你是什么人?”

  叶南指指被彦秋庭握在手里的箭,平静地说道,“我是这支箭的主人!”

  来抢箭的?!!

  听到这话,彦秋庭下意识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手腕被抓的完全动不了分毫。

  登时有些紧张地反驳道,“这箭是彦家的,大家都有看到,秋虎是用此箭自杀的,现在突然冒出个主人来,怕不是凶手另有他人?”

  彦秋庭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叶南。

  意思很明显了,要箭没那么容易,不怕惹事就来拿啊。

  “啧啧,难怪此箭能屡屡得逞呢。”

  叶南嘴角轻轻一扬,不冷不热地反问道,“刚才勾起欲望,想要害自己亲侄子的事那么快就忘了?”

  对,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这么一提醒,彦秋庭才反应过来。

  他刚刚明明是在书房看箭来着,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到了宣盛的卧室?

  这之间发生了什么,竟然是一点印象的都没有。

  只记得刚才拿箭刺宣盛的一幕……

  彦秋庭看了看手中的箭,又看了看还在昏死中的侄子。

  终是放开了手,选择去把侄子推醒,“宣盛,快醒醒,快醒醒……”

  刚才,太危险了。

  差一点,宣盛就死了。

  如此明目张胆的害人,恐怕自己到时候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儿。

  叶南也在拿到箭的第一时间,离开了彦家。

  只剩下彦家叔侄俩个人共处一室……

  宣盛因为悲伤过度,又没有什么营养补充,全程都睡的很死。

  直到彦秋庭推了几把,才模模糊糊地坐起来。

  待看到推自己的人是彦秋庭,也是愣了愣,“三叔?你怎么在这里!”

  经历过刚才那一幕生死,彦秋庭心里对自己这个侄子,已然没有那么大的戒心了。

  多的是同情,还有愧疚……

  看到宣盛如此苍白孱弱的样子,忍不住上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说道,“没什么,看你半天没醒,担心是不是睡昏了。”

  这一举动,倒是让宣盛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三叔向来都是家中最不安分的一个,平时对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关心过。

  今日,父亲过世,也没给一句安慰的话,迫不及待的进了书房就不出来了。

  彦家人都知,书房是当家人才能坐的地方。

  足以可见自己这个三叔,对掌控家族地位是多么的迫切,甚至对自己堂哥的死也没有表现出半分悲痛。

  现在,又是怎么了?

  彦宣盛是大家族内的孩子,知道事出必反必有妖。

  唯恐彦秋庭是在打什么算盘,立马示弱地表示道,“三叔,这彦家你说了算,我绝对不会争抢什么,还请三叔可怜我父亲已逝,放我一条生路。”

  “生路什么的,咱们叔侄俩不用说这些。”

  彦秋庭听到这话,心里愈加不是滋味,主动坐到床边将宣盛揽到怀里安慰道,“你爹不在了,往后三叔照顾你就是了,不用活的那么小心翼翼。”

  这话说的很是真诚了,却也让宣盛懵得厉害。

  自己这个三叔,是突然开窍了?怎么就……

  其实,彦秋庭想要的只是族内话语权,并没有想过手刃血亲这等狠辣之事。

  之前彦秋山去世之后,他的确开始琢磨夺走掌家权的事,可也会对兄长的去世产生难过的感觉。

  今天也是,明明来的时候是又痛又喜的感觉。

  却在看到了那枚让彦秋虎自杀的箭之后,痛感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剩下的只有拿到掌家权的喜悦。

  才会迫不及待的去了书房,然后看着那支箭头,看着看着就……

  总之,那支箭太邪性了。

  今日若不是有人突然出来阻拦,宣胜恐怕也得死在箭上。

  俩位兄长已经死了,那一家只留下宣胜一个孩子。

  这掌家之位也落在手里了,当叔叔的人还能跟个孩子过不去吗?

  叶南拿了箭之后,并没有走远。

  而是,进了书房旁边的房间,关注着彦秋庭的变化。

  果然很奇妙……

  没了这么箭勾动内心的欲望,彦秋庭就好像换了一个人般,纵然是有点小欲望,却不会行大恶之事。

  “你这个家伙,的确是有点本事。”

  叶南看着手中的箭,心里也颇为感慨。

  俩条人命,这箭的颜色已经变了些许。

  上次在七棱山见到,还是泛着冷光的银色长剑,今日却已经沁一些许粉粉的色泽。

  一直在彦家外面接应的知微,看着不远处走来的身影,急切地迎了上去,“到手了吗?”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是因她而起。

  如果不能妥善的处置,酿出什么大祸就是她的责任了。

  叶南点点头,把袖子往上拉了拉,手腕的地方露出一截银色的箭头,“咱们先回酒店,这里不方便看。”

  看到那抹银色,知微狠松一口气。

  拿到就好,拿到就有办法……

  就算回去把这支箭永远封在盒子里面,她也不会随意丢弃了。

  二人离开彦家,回到酒店的一路还算平稳。

  知微本来感觉心里稍微定了定。

  却看到叶南一进酒店门,就急匆匆地将外套脱了下来,像是丢烫手山芋一般,把箭丢在了地上。

  “太邪性了……太邪性了……”

  一边丢,嘴里还一边嘟囔着。

  知微看情况不对,连忙上前几步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叶南拍了拍刚刚藏箭的袖子,看了知微一眼,沉声说道,“刚才一路上,都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说,想要获得更多的力量吗?然后我就莫名其妙的感觉异常烦躁,手竟然不受控制的想要去抓住这把箭,满心满脑子都被杀意快速的侵占了。”

  还好,有神魂之力压制,否则他也要中招了。

  神魂的事情叶南没有挑明了说,只是点到为止的把刚才情况的危急解释了一下。

  知微听到这个,也是大吃一惊。

  所以这支箭是真的能勾动人心底的欲望,能支配人的思想?

  这也太可怕了……

  以前总是用来打猎用的弓箭,一直没当做个什么厉害玩意儿,现在爆发出来的破坏力简直是不敢想象。

  知微突然有些担心,不安地问道,“那我们还能安全的把这玩意儿带回去吗?”

  对此,叶南只是摇了摇头,“不知道。”

  这算是他来地球上之后,第一次遇见的无从下手的事情。

  以往对付的都是活物,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要来对付一支箭?

  在刚才感受到蛊惑的时候,他已经尝试过用自身的力量去捏碎这支箭。

  可是……

  一旦越用力的去触碰箭身,那蛊惑的力量就会越大。

  最后弄得他不得不勾动神魂之力来保持清明,甚至不敢捏得太紧。

  就这样的东西,要怎么带回去?

  要知道,从锦绣市回去,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

  鬼知道在路上会发生什么事情……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人皮书就在此时飞了出来,书页快速的翻动着,显示出正确的提示,

  “尽可能不要触碰箭身,去找一支纯铁的盒子来,将箭存放在盒子里面,能减少蛊惑的力度。”

  “在跟此物离得很近的时候,不要去动那些杂念,无欲才能避开蛊惑。”

  “此箭现已饮二人生血,且都是有武道基础的人,已然不是一般的武器,魔兵已成,路上小心!”

  手札翻了三页,才停下来。

  看着最后那句“路上小心”,叶南简直苦不堪言。

  那就是说,就算做到上述俩点,路上还是有出事的可能。

  叶南突然觉得,这手札就是想害他,才想出这么一个含蓄的八法来,“你怕是故意给我们找事来的吧?”

  然而,手札翻动一页,所显示出来的话却是高冷到不行,“此箭的威力,你已然感受过,是否危言耸听,你心里自有判断。”

  判断谁没有?这不是怕死在路上么。

  叶南无语。

  没想到来地球上,第一次给他生死危机之感的竟然是一支箭。

  剧情还能不能再离谱一点?

  “我看这样吧,由我来送这支箭回去。”

  知微见状,主动站出来说道,“这件事毕竟是因我而已,理应由我来平息此事,咱们分俩路行事,也好有个保障。”

  这话说完,手札又翻了一页,而后径自飞向叶南。

  叶南清楚的看到“不爷们”三个字,渐渐在眼前放大。

  神特么……

  现在竟然被一本手札给鄙视了吗?

  叶南翻了个白眼,一把将手札抓回来,咬着牙根出声威胁道,“老子现在真的很缺粮草,知道吗?”

  话一说完,手札就老老实实的合上,仿佛本就是一本规规矩矩的书一般。

  手札内心也表示很委屈,这特码是什么神仙?竟然吃书啊!

  “俩路行动是个好办法。”

  叶南把手札重新塞回衣服的口袋里,赞同了分俩路行动的方法。

  只不过话音一转,继续说道,“不过,是我带着箭回去,你在另外一路接应。”

  当然,这不是因为手札的取笑,才抹不开面子强撑着答应下来。

  是叶南本来就这么想的……

  他好歹有神魂之力傍身,关键时刻能够保持清明,克服来自摄灵的蛊惑。

  知微就未必了……

  “这怎么可以!”

  然而,知微却是坚决不同意,“你的性命永远都在我之前,这是爷爷交待下来的,怎么能让去犯险?”

  “为什么,我的性命在你之前?”

  叶南愣了愣,有些不太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知微是不是捡回来的?哪有做爷爷的给自家孙女这么说话的。

  知微摇摇头,“不知道,反正是爷爷交待的。”

  其实,她也不明白。

  为什么爷爷会把她送到叶家来,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

  又为什么,从她记事开始,就把自己当一个全能保镖来培养。

  家里没有人是这样的,包括师姐也不是。

  唯独她……

  只不过这些疑问随着她离开家的那一瞬间,就全部被掩埋了。

  保护叶南,已然成为她人生中唯一可以做的事。

  因为,除此以外,她没有别的事可以做。

  虽然不知道那个传说中的爷爷为什么如此交代,但这趟险是绝对不能让知微冒的。

  因为在叶南眼里,知微跟自己一样重要。

  叶南表情柔和了一些,没好气地问道,“你爷爷一定也交代过要听雇主的话吧?”

  说罢,也不管知微同不同意,直接了当的摆手说道,“快去找纯铁盒子,咱们早点赶回去吧?”

  知微顿了顿,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又熟悉又陌生……

  从知微到叶家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知微照顾叶南的。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反了过来。

  看起来她好像依旧是叶南的保镖,依旧听他的吩咐办事,可有些事已经变了。

  现在,仿佛更好一点,更让人得愉悦了一些。

  “还不快去?”

  感受到知微炙热的视线,叶南竟然有点不好意思,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身说道,“记得要纯铁的盒子,可千万不要弄错了。”

  “好,很快回来。”

  这一次,知微选择了顺从。

  因为被人关心被人保护的感觉,挺好的。

  分俩路就分俩路,谁运箭都没所谓,她一定不会让这个人受一点点伤害的。

  知微如是想着!

  差不多等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将纯铁盒子拿了回来。

  不过,看样子,与其说是盒子,倒不如说是箱子。

  那大小,完全可以装一个人进去了。

  “这是盒子?”

  叶南尴尬地指着地上的箱子,问道。

  “因为箭身比较长,一时半会儿找不到那么合适的尺寸。”

  知微看了一眼箱子,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如果要那么合适的,就需要找铁匠订制,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所以就看着买了个箱子。”

  好吧好吧,确实是这样。

  叶南无语地摆摆手,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

  然后,瞥了眼刚才被丢在地上的箭,心里有些发怵地把袖子拉下来一些,隔着袖子的布料将箭捡起来丢进了铁箱子。

  剩下的就是把箱子运回去的事了……

  叶南开自己的车把箱子运回去。

  另外一边,知微去租一辆,保持一千米左右的距离跟着。

  这样,就算前车出了什么问题,后面的人也能及时赶到搭救一下。

  未免夜长梦多,把箭装好箱子,二人就连夜开车回西河市。

  由于大半夜租不到车,知微花了高价租了酒店的车。

  叶南所有的贪念都在怎么快速的提升实力,除此之外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欲望了。

  听了手札的提醒之后,一路上也都尽量不去想修炼这茬子事。

  前俩个小时,倒也开的平坦,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可是……

  手札最后那句“一路平安”是白说的吗?

  临到车子开了俩个多小时的时候,装着箭的后备箱内突然传来“咔咔咔”的声音。

  就好像有人在撬箱子似的……

  叶南尽量的让自己平静,不去理会后面的响动。

  只要保持心平静气,内心毫无贪念就好。

  “平心静气,心无杂念,平心静气,心无杂念……”

  叶南一遍一遍地念着,提醒自己。

  越念越觉着,应该一开始就找个和尚来运此箭。

  到时候面对一个斩断红尘,没有七情六欲的人,看这玩意儿再闹腾。

  心里正后悔着,一个熟悉地声音自耳边响起,“你个小崽子,还不快点回来?”

  老东西!

  这个老东西不是在叶家别墅赖着的那个刘承祖。

  是叶南的师傅,在修仙界真正的师傅。

  “师傅!”

  叶南闻声,心中一动,连忙回头看去。

  果然,见一鹤发童颜的老者坐在后面,穿得依旧是那身黑蛇皮甲。

  一笑一怒间,竟是那么的真实!

  老者板着脸,愠怒地质问道,“你可是还没有玩儿够?不准备回去了!”

  像,真的太像了。

  叶南知道,这不是他的师傅。

  只是看到那一模一样的脸,还是有些舍不得移开眼。

  有多久没见这老东西了?现在估计正在跟那些名门正派闹的不可开交吧。

  正想着,车子突然一个晃动。

  叶南回过神来,整个人也跟着失去了平衡。

  从车窗中可以看到,车子在快速下坠,登时心中一惊,“卧槽,老子把车开到山下去了。”

  这个时候,再想逃就晚了。

  叶南唯有抱着脑袋,立马调动神魂之力来保护肉身。

  随着“咚”的一声巨响,车子重重落在了山底下,车子经过剧烈的撞击,在一瞬间已经被挤压成一团。

  叶南整个身体被挤压在狭小的空间中,一时动弹不得。

  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有的地方破了皮……

  得,以往总有人想用车祸害老子,这回是正儿八经的载到车祸里了。

  还特码是自己把自己送到山崖底下的……

  那些家伙如果没死的话,恐怕已经笑疯了吧。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