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零八章器灵

第一百零八章器灵

  叶南动了动胳膊,试图抬起手将被挤压的车厢给撑开。

  这时,知微在外面紧张的喊声已经传了进来,“少爷,没事吧?”

  知微趴在玻璃已经碎掉的车窗上,看着里面已经被挤压成一团的人,登时眼泪都要出来了。

  叶南听到声音,稍微动了动身体,把车厢撑开一点点,长吐一口气出声出道,“呼,没有事,先去看箭。”

  “嗯……”

  按照知微的想法肯定是先把人救出来,可是这场车祸归根结底是那枚箭的原因。

  看叶南没有事,便应了一声就回头查看后备箱。

  此时后备箱已经被摔开了,铁盒子也摔的七零八落掉在一旁的草丛中。

  那支银色的箭,就插在草丛中。

  知微当时也没多想,徒手就去拔草丛中的箭。

  手刚碰上箭身,就感觉一阵的心烦意乱。

  脑海中全是叶南的模样,那些平常牵手的画面,还有被摸头的画面,等等……

  与此同时,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传入耳中,“你想得到什么?”

  我想得到什么?

  知微一脸迷茫地回头,看向已经渐渐被撑起来的车子,“我想得到……”

  话未说完,叶南就从冒着烟的车内走出来,那健美的身体沾染了血色之后,浑身都开始散发着迷人的味道。

  叶南走出车子,都没来得及检查自己的身体,下意识地抬起头打量四周的情况。

  恰巧对上知微那双迷醉的目光,登时心里“咯噔”一下,大叫不好。

  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朝着知微奔去,喊道,“放下箭!”

  这一声大喊直接将知微拉回了现实,手忙脚乱的丢掉了手里的箭。

  这玩意儿真的太邪性了……

  “没事吧?”

  叶南冲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抓着知微检查有没有受伤。

  至于那枚箭……

  不知为什么,可能还是刚才的心魔在作祟。

  知微一看到叶南,就想起刚才脑子里的画面,心里就虚的厉害,连忙把手抽回来,涩声说道,“没事没事。”

  叶南本来就是那种比较善于观察的人。

  看到知微现在的样子,也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

  可具体是因为什么,又说不出个好歹来。

  最后,只能把目光重新投向地上那枚泛着冷光的箭。

  “呵呵……”

  看着看着,就笑了,“我就不相信,还拿一支箭没有办法了。”

  说罢,直接上手捡起箭,牵引体内的神魂之力集中的右手。

  知微刚才吃过这枚箭的苦头,一看叶南徒手抓箭,就紧张的不行。

  刚要劝阻,就看到叶南的右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膨大起来。

  转瞬间就胀大的如同一个大锤头一般,拳头死死捏着那枚银色的箭,咬着牙根说道,“今天毁不掉你,老子的名字反过来写。”

  将神魂之力牵引到身体局部,对身体的危害会稍微小一点,最多也就事后右手因为力量超过负荷有一段时间用不了。

  再者,对于局部的加强作用会比分散全身的威力大不少。

  叶南捏着银箭,一点点的加大力量。

  约莫半分钟不到,那枚箭就开始微微发颤,发出类似于求饶一般的悲鸣声。

  “等等!”

  关键时刻,手札飞了出来,快速的翻动书页,最后停在俩个字上面。

  叶南瞥了一眼,轻描淡写地说道,“说!”

  手快速札翻动一页,“魔兵求饶,可以降服。”

  降服?!

  叶南皱了皱眉,“这枚邪箭认怂了?”

  手札继续翻动着,

  “此物会认主,只是因为威力太大,天生有着一股傲性,不会轻易的臣服别人。”

  “现在主动求饶,便是认主的最好时间,此物已经唤醒了器灵,往后绝对是一枚无往不利的利器。”

  “传闻,摄灵有六支箭,一支内铸善攻的器灵,觉醒之后一箭可射穿山河,二支内铸了追物的秘咒,一旦沾染到猎物的血液,那人便是千山万水都无法藏匿,三支内铸入了极寒冥水,一旦刺中猎物便能瞬间冰冻,四支注入了心魔之种,觉醒之后便能牵动人的欲望,五支铸入了噩运之咒,觉醒之后刺中猎物,便能让其万劫不复,六支铸入为何物谁也不知,也从未有人见过第六只铸箭。”

  “万物相生相克,子箭如此阴狠霸道,必定需要母弓压制,所以之前让你们将箭带回去。”

  “这摄灵是一套,据说子箭全部觉醒,手握母弓便能获得无上威力,算是兵器库排名第一的魔兵了。”

  “当然,也是得六箭全醒,且都共服一主之后才能见识到。”

  “此世,却是还没这样的事发生,因为摄灵一被铸造出来就消失了,后面也听说过古武凤家获五箭,却从未曾觉醒过一支箭,没想到这几日却是见到了。”

  手札一页一页翻着,将摄灵的来历用处交待了个清清楚楚。

  最后一页翻过来,上面赧然写着一句话,“你不想做摄灵的主人吗?”

  不想做?那怕是假的!

  之前就是觉得这玩意儿太邪性,应该不好把控。

  可是看完手札所说的全部,叶南动心了,手也松了些。

  如若真如手札所说,此物简直就是神兵利器了啊。

  他在修仙界的开天刀,已然是兵器谱上的极品神兵了。

  可现如今摄灵的一支箭就可以做到射穿山河,更不要提其余几枚箭的诡异威力了。

  追踪,冰冻,诅咒,心魔,还有那神秘不知所踪的第六箭。

  拿齐一套,武力值肯定是蹭蹭的涨。

  就算不拿齐一套,只征服其中的俩三支,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

  更可况,这箭是可以成长的。

  等同于威力没有上限,跟修炼中的人一样。

  如若真的能认主,驾驭此等神兵利器,就算去修仙界也很拿的出手。

  知微看完也大为吃惊,作为此箭这么久的主人,竟然不知其中有这种故事。

  这不应该啊?

  “摄灵名声在外,武道中无人不知此物引生人血厚会带来噩运,可却没有一个人能说的出具体是什么样的噩运。”

  对此说法,知微还是持一定的怀疑态度,“你是如何知道的?”

  这话问的自然是那手札!

  手札抖了抖,飞到知微眼前,书页翻动,

  “因为那摄灵本是为我主人所铸,所有的材料也都是我主人所出,只是后面武器铸成的时候,主人已沉睡了。”

  “那兵器库的魔手又是个爱财如命的人,最后才让凤家沾了便宜。”

  “兵器出手之时,一定要给买主说清用途,那凤家祖上买箭之时肯定是知道的。”

  “至于为什么没传出去,想来是担心旁人抢夺,甚至给自己的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若是我猜的不错,你必是那凤家传人了?”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有头有尾的,倒是给知微说懵了。

  那也不至于啊……

  如若凤家祖上知道这事,怎么还会轻易把此物交给她?

  交都交过来了,也不说使用的具体方法。

  只说引了生人血的箭不可再用,且没说要如何处理。

  她才会将此物作为威慑,丢弃在七棱山的山谷。

  家里人就不怕她把箭都丢完么……

  知微半天没有回答,那副云里雾里的表情落入了手札的眼力。

  手札继续翻动,显示出一句话来,“你还剩几支箭?”

  “不算这支的话,还有三支!”

  知微突然想起,此箭是六支为全套,按照手札所说家里应该有五支,怎么到自己的手里就只剩下四支了。

  手札有条不紊地翻动着书页,回应道,

  “想来是觉醒过一支,却发现无法掌控,才不往下传了吧。”

  “根据现在的传言,说摄灵能带来噩运,想必觉醒的那支应该是诅咒。”

  “也幸好是诅咒,伤害范围才不会太大,丢掉不拿出来用就没有什么伤害。”

  “可这心魔……”

  叶南在这过程中,也一直在关注手札的动向。

  对其描述的一些事情,还是觉得挺有可信度的。

  这家伙至少知道怎么处置摄灵箭,也知道此箭具体多少支,为何少一支等等。

  分析的算是比较有理有据……

  叶南的确动心了,看着手心微微颤抖的箭问道,“你说,如何让此物认主?”

  手札闻声顿了顿,半天没有做出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飞向叶南,“它已然有了惧怕感,自然不会再耍手段,此时用心去感受器灵,拿到器灵的生命之气,跟其签订主仆协议就可以了。”

  单看手札的那副样子,明显是不太情愿。

  想想也是,自家主人的专属武器,竟然被一个外来人截胡。

  凡事有点做仆从自尊心的家伙,估计都会这样吧。

  叶南没有急着去沟通箭中的器灵,而是谨慎地问道,“我今日成了此物的主人,往后不会再随随便便跟别人跑了吧?”

  手札抖了抖身子,翻了俩页,表示道,

  “生命之气是给武器铸灵最关键的东西,掌握着灵的存在。”

  “它若不听话,灭了那丝气运,此箭也就成为凡品了。”

  如此便好,没有什么比自己命更重要了吧。

  器灵,呵呵……

  老子还是第一次见识这种话东西,莫名的感觉有点兴奋呢。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