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零九章送箭

第一百零九章送箭

  叶南渐渐放松右手,神魂之力顺着手臂倒流。

  同时,还分出一小丝进入心魔箭身……

  也许是手札说的对,箭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害怕了。

  所以并没有抗拒叶南神魂之力的进入,没有再勾动人心底的欲望,没有耳边的呓语。

  叶南的神魂,就如此顺利的进入了箭身。

  不进之前,也就罢了。

  待神魂进入箭身之后,叶南忍不住感慨铸此箭的人应当是极品鬼才。

  那箭身里面,仿佛是另外一个神魂的世界。

  叶南游走其中,先是进入一片无尽黑暗之中。

  没有声音,没有光芒,就只是一片黑暗。

  走在里面芳容永远都看不到边际一般,广阔得让人心悸。

  叶南就如此漫无目的地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身旁的黑暗中陡然伸出一把手。

  苍白没有血色,纤细的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一般。

  紧跟着,第二把,第三把,第四把……

  一把把手从四面八方袭来,争相拉扯抚摸着叶南的身体,在纯黑色的世界中显得那般诡异。

  这些受,就好像勾动欲望的使者。

  叶南感觉心底最深处的渴望又开始蠢蠢欲动,登时脸色不太好看地大呵一声,“你是想变成一块废铁吗?”

  唰!

  那些手闻声快速消散,渐渐凝聚成一个虚无的白影。

  朦胧中可见少女的形态,却瞧不见五官。

  白影微微晃动,缓缓伸出手来,苍白纤细地手心中是一丝漆黑如墨的细线。

  这就是心魔的生命之气吧?

  叶南缓步上前,伸手去拿那抹黑色。

  在刚要触碰到那黑色之时,白色的手掌突然翻转过来,死死握住叶南的手。

  一个好听,充满诱惑力的少女声音缓缓入耳,“拿好了。”

  紧跟着叶南感觉神魂身处好像被针扎了一般,恍然惊醒。

  再看手中的那枚箭,已经安安分分的待在手上了。

  “这是成了?”

  叶南有些不是很明白滴确认道。

  手札本就一直浮动在叶南的眼前,听到声音立马翻动书页,显示出俩个字来,“是了!”

  那刚才神魂之中的刺痛感是?

  叶南看了看手中的箭,闭着眼睛查看自身的神魂。

  赧然发现,神魂深处竟然有一缕黑气扎根在那里,那摇曳地形态倒是很像在箭身之中见到的少女。

  知微似是有些不放心,碰了碰心魔箭,不确定地问道,“没有什么副作用吧?”

  叶南摇摇头。

  暂时来看,肯定是没有什么副作用的。

  那抹生命之气太过弱小,扎根在尊者实力的神魂之中就如同浮萍一般。

  他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让这丝生命之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倒是现在,真正需要交待的是知微。

  叶南晃了晃手里的箭,不好意思地问道,“就是这箭是你家的传家宝,就这么被我给收了,没关系吧?”

  “没关系,本来就是驾驭不了东西。”

  在此事上面,知微倒显得格外大方,没所谓地摆了摆手说道,“是我该谢谢你,否则弄下这么大个祸害,往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交代。”

  话说到一半,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对漂亮的眸子陡然亮了起来,“要不回去把剩下的弓箭也给你?反正我留着就只是打猎用了。”

  天,这么大方吗?

  这玩意儿在修仙界都是引起门派斗争的神兵利器,就这么大方的送了!

  叶南听到这话,有点儿回不过神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震惊地问道,“要送给我?你家里的人该怎么想。”

  “不会怎么想的。”

  知微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如果是别人肯定不行,按照爷爷平时的交待,如果那个人是少爷,恐怕搬光凤家,也不会说什么。”

  卧槽?

  这到底是欠了叶家多大的人情,孙女当保镖送上门来,神兵利器说送就送,还有别的交待呢……

  看来这具身体的便宜爷爷做了不少好事呢。

  叶南实在是忍不住,问道,“你爷爷到底都交待了什么?”

  “没什么。”

  提及具体问题,知微却又不是很想回答,愣是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送一套弓箭肯定是没问题,好马配好鞍嘛。”

  说完,似乎是不想让叶南再问,直接转身就朝回去的路走着,“我们俩个得爬上去了,幸好还租了一辆车,赶紧回家吧。”

  好吧,如果是知微送的,那收下来也没什么。

  本来叶南也在犹豫,怎么开口要摄灵弓箭。

  毕竟,以知微现在的实力是无法驾驭此弓的,强行使用的情况就会是造成现在的局面。

  还不如交到能驾驭此物的人手里!

  就是顾虑凤家人怎么想,毕竟这是一套能获得无上力量的魔兵。

  如若此物的具体威力传出去,是能引起武道界大震动。

  说起来,也算是凤家的底蕴了!

  正是东西份量太重,所以叶南收心魔的时候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再开口要别的箭,恐怕后面得经过凤家人的同意。

  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倒也省了很多事。

  叶南将箭收起来,伸手去拽浮动在空中的手札。

  没想到手札身形一晃,翻动页面显示出一句话来,“啧,凤家出了个什么败家子,摄灵箭都可以说送就送!”

  这话显然是在吐槽知微的……

  当然,其中也隐藏着来自手札的强大怨念。

  因为摄灵在凤家手里,就永远都是那没开封的弓箭。

  可到了叶南手里,一不小心就会真正成为别人的东西。

  这东西可是它主人花费了很大的心血才收集起来,交给魔手铸造的。

  现在,人还没醒来,宝贝就要被别人占了。

  真的很不甘心啊!!!

  叶南没好气地将手札撤回来,塞进裤兜口袋里,轻轻拍了一下,悄声说道,“什么败家子,那是嫁妆!”

  是了,就当是知微的嫁妆吧。

  这么贵重的东西,拿来做陪嫁肯定是没问题的。

  往后凤家,就由他来保护好了。

  也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不是?以身相许最好了。

  叶南心里如是想,可嘴上没有说出,免的吓到人嫁姑娘。

  剩下的路程,因为心魔箭被收付,倒是没有再出什么意外的情况。

  一路上都算是非常平安的驾驶到了西河市。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由于叶南路上出了车祸的,所以身上破破烂烂,很是狼狈。

  进屋的时候,恰巧遇到出来觅食的刘承祖。

  刘承祖见到此情此景,大叫一声,“老大,怎么了?被谁给打成这样了?”

  “小声点!”

  叶南本来就怕吵醒家里睡觉的人,听到这般惊诧声,连忙捂住丫的嘴,“我是路上出了车祸而已,没伤到哪里,别叫……”

  正说话间,叶北已然从书房里出来,趴在栏杆上担心地朝下望。

  从柳家贺寿回来路上遇到车祸开始,叶北就一直在查凶手是谁。

  昨天刚查到,就听到了凶手自杀的消息。

  联系到叶南一直不在家里,心里简直慌的要命。

  生怕万一出个什么差错,一直待在书房等着,就没有睡。

  所以在听到刘承祖大叫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跑了出来。

  待看到叶南满身是伤的站在楼下,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加上晚上休息不足,当即俩腿一软,就要晕倒。

  叶南见状,没好气地瞪了刘承祖一眼,就连忙朝楼上跑去。

  上次打扫卫生的阴影还在刘承祖心里徘徊着,又被瞪了一眼,顿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又做错事了?”

  知微无奈地摇了摇头,“师傅,往后真的不要乱说话,在家里大喊大叫的,惊动到旁的人真不好。”

  刘承祖“嘿嘿”一笑,连忙点头附和道,“没有下次了,没有下次了。”

  说完,推着知微就往厨房里走,“师傅肚子饿了,快点儿去做早饭,昨天你人不在,我都没吃饱。”

  此时二楼,叶南已经将将叶北搀扶了起来,进了书房,安置在椅子上。

  看着叶北那副憔悴的模样,他就知道这个姐姐又瞎操心的,一整晚没有睡觉了。

  为了让叶北放心,不等她先问,叶南主动解释道,“我没事,就是回来的路上把车开沟里去了,身上稍微擦破了点儿皮,看着吓人,其实一点儿事都没有。”

  一边说一边还撩起衣服给叶北看。

  叶北心里慌的一批,在看到弟弟身上的确没有什么大伤口后才放下心来。

  摸着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悄声问道,“那个彦秋虎怎么回事?”

  叶南一听就知道瞒不住了。

  这具身体没什么本事,姐姐还真是挺厉害的,办事又快又有效率。

  不过,彦秋虎的死,还真是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叶南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不是说了么,自杀。”

  对于这个回答,叶北明显不是那么满意,“我是问处理干净没有,免得后面再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你真的想多了,真的是自杀,要怎么处理?”

  叶南被问的有些失笑,无语道,“咱们干干净净的,现在是非要安个什么事给自己身上吗?”

  “当真?”

  即便如此,叶北还是有点儿不相信。

  可是触及到叶南哭笑不得的眼神时,还是妥协了,“好吧,就当是这样,那你怎么把车开沟里的?平时不都是知微开车么,怎么会突然要你来开车。”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