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一十章礼物

第一百一十章礼物

  怎么是你来开车?

  这话显然是问到点子上了。

  叶南平时几乎是不怎么开车的,之前是受身体弱的限制,没有办法长期保持注意力。

  就算后面身体因为穿越的事已经调整好了,可对于修仙界的叶南来说,就算这具身体驾照在手,却还是不习惯开车。

  所以,正常情况开车的事都是知微在负责。

  现在被这么一问,叶南倒不知道怎么回答才能不让人起疑心。

  最后,沉默了一会儿,才想到一个好的借口,“我说身体好了,就抽时间练练车,没想到不熟练就开沟里了。”

  心魔箭的事不能跟叶北说,彦秋虎真正的死因也不能跟叶北说……

  这个世界存在太多神秘的力量,对于普通人来说知道的越少越好。

  现在发生的一切,必然要尽量用普通人能接受的话来应对才行。

  可是太过普通的理由,叶北又不相信。

  在听到练车这样的回答后,叶北捧着手里的杯子,沉默地看着地面,半天没有说话。

  如此沉重的气氛过了许久,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平静地看着叶南,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是叶家的未来,出不得半点闪失,所以有什么问题尽量让家里解决,往后不要在那么草率的行动了。”

  这一次,算是叶南到地球后,这一次看到叶北如此认真。

  想必是心里真的担心急了……

  叶南有些不忍,只好顺从地应道,“知道了,不会再轻易行动了。”

  这个回答,让叶北狠松了一口气,表情在瞬间变得柔和起来,“先回卧室去洗个澡,待会儿医生会来家里包扎,身体恢复之前哪里都不许去。”

  额,哪儿都不能去?

  这个恐怕做不到……

  先不说约好了刘承祖去找粮草,还有过几天得去跟柳治纲参加比武大会。

  哪个耽搁的起?

  叶南顿了顿,摸着鼻子说道,“那柳爷爷的邀请也推了么?”

  没有说跟刘承祖的事,是因为说了也没有用。

  这个时候柳老爷子就要好用一点,毕竟这个傻姐姐还在想着怎么跟人家结亲家。

  “柳爷爷有邀请?”

  果然不出所料,一提到柳家的邀请,叶北的态度就松动了,“你们约的什么时候?”

  约的时间倒是还有几天……

  可叶南能老实回答吗?

  “差不多还有四天的样子,不过是去参加武道家族的切磋大会,我第一次,没有什么经验,明天准备去柳家问问,可能还要住个几天。”

  听到可能要住个几天,叶北的眉毛都忍不住跳了一跳,半信半疑地确认道,“真的假的?武道切磋大会喊你过去干什么。”

  “这是请柬。”

  叶南就知道没那么好过关,把柳家给的请帖都拿了出来。

  看到请帖,叶北明显眼前一亮。

  伸手接过来,打开扫了一眼,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欢喜,“真的是诶,那你待会儿包扎完,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过去吧。”

  说完,又觉得有什么不妥,就近拿过手包翻出一张信用卡放到桌子上,“这卡的额度够刷,别空手去人家家里,姐也不太知道柳爷爷喜欢什么,你想来比较了解,好好挑选一下,去了别惹事。”

  卧槽,还给钱,所以就这么爽快的把弟弟交待出去了么……

  这个姐姐到底是多想要跟柳家结亲啊?

  叶南无语,接过信用卡应道,“知道了。”

  不拿白不拿,钱这玩意儿到哪儿都能用的上。

  “快去吧。”

  叶北摆摆手,刚把人打发了,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突然交待道,“不要对人家蕴仪太凶了,多多相处一下,找找优点嘛,也许你会觉得蕴仪真的不错呢。”

  不错个鬼哦!

  听到这话,叶南嘴角直抽抽。

  那丫头片子除了皮相好一点儿,简直没有可取之处好嘛。

  地球人眼睛都是瞎的吗?

  之前这具身体就是,放着知微如此优秀的女人不喜欢,竟然去找那个什么一股子妖艳气的垃圾苗诗语。

  现在叶家母女俩也是,竟然也一样。

  论武道天赋,蕴仪不如知微。

  论办事能力,蕴仪不如知微。

  论相貌身材,蕴仪不如知微。

  论体贴听话,更是差了一个珠穆朗玛峰。

  ……

  叶南翻了个白眼,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径自起身开门离开书房。

  一出门,就看到知微在外面安静的等着。

  “饭准备好了,先吃点么?”

  知微见人出来,主动上前俩步问道。

  看吧?这是多么优秀,多么知冷知热的一个女人。

  老子瞎了眼,才会跟别人好。

  叶南把卡塞进知微口袋里,说了一句,“以后咱们的开销都用这张卡,别给我省钱。”

  说完,就先一步下楼了。

  得赶紧下去,到的晚了饭估计就要被刘承祖吃光了。

  所以说,家里有俩个“大胃王”真的很难过。

  就是吃个饭,都得像打仗一样,谁吃的多谁吃的少都是要计较的。

  叶南进厨房的时候,就看到刘承祖眼前摆着一只烤的焦香的乳猪,在那里吃的津津有味。

  看到叶南进来,也只是嘿嘿笑了一下,根本腾不出口来打招呼。

  “你倒是吃的香!”

  叶南冷哼一声,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吃。

  好在知微做的多,否则真想把这个老东西赶出去。

  “老大,咱们约好要出去,还去不去了?”

  刘承祖吃了一会儿,感觉差不多了,才放慢了速度,抽空说道,“我可是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啊。”

  “明天去。”

  叶南给嘴里塞了一口肉,含含糊糊地说道,“天亮了就出发。”

  “对了,那个韩笑笑也得去。”

  刘承祖点点头,突然提到,“这家伙最近在特定时间,留在家里可能有点儿麻烦。”

  “有什么麻烦的?”

  韩笑笑能产生什么麻烦?叶南有些不解。

  刘承祖贼兮兮地笑着,抬了抬下巴别有深意地说道,“特定时期嘛,母猫不得发发那个……”

  哦~

  叶南恍然大悟。

  可能是融了妖灵,所以习性也就偏向猫了。

  动物都有一定的发情期,这倒是不奇怪,也没什么关系。

  可要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妇像猫一样,就容易出事情了。

  毕竟,家里最近雇佣了很多安保人员。

  年轻精壮的小伙子,不得被撩的七窍生烟啊……

  “带上方便吗?”可是叶南不是那种喜欢给自己惹麻烦的人,去找粮草是件很重要的事,要是因为不相干的人出了差错。

  他可能会想弄死那个家伙……

  所以,如果刘承祖说不是很方便。

  就算是塞,他也会把人塞进卜雪的家里。

  “方便方便,说不定还有大用处呢。”

  刘承祖连连点头,神秘兮兮地说道,“你明天就知道了。”

  这老东西,就喜欢卖关子。

  叶南懒得搭理。

  他说方便那就方便,到时候出了差错也能找到背锅的人了呗。

  吃完饭的时间,家庭医生就到家里了。

  叶北亲自监督着检查了身体,把伤口包扎好才算结束。

  所有事情折腾完,都快到中午了。

  最近俩天都没怎么好好睡,有空不是在修炼,就是在解决事。

  吃完饭,包完扎,终于是撑不住,趴在床上累的睡着了。

  以往哪怕是在修仙界都没做过梦的叶南,竟然有了梦境。

  梦里边,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背对他,瀑布般墨色的长发拖到脚跟。

  那身姿明明玲珑娇小,却似充满着古怪的魔力,召唤着他靠近。

  他一步俩步……

  一直走一直走,却始终离那少女保持着距离,就好像刚才都是在原地踏步而已。

  他完全没有真正的靠近这个少女……

  突然之间,少女转过身来。

  叶南呼吸一滞,期待地望着少女的脸。

  就在要看清少女脸庞的时候,梦突然就醒了。

  “少爷,做噩梦了吗。”

  知微在床边站了一俩个小时,本来是想叶南醒来的。

  不成想叶南好似是受了什么惊吓一般,突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叶南捂着有点儿刺痛的脑袋说道,“没什么,就是个很普通的梦。”

  说着,扭头看向知微。

  这才发现知微地脚下放着一个黑色的旅行包,纳闷地问道,“拿什么东西.进来了?”

  知微低头看了一眼,把包提起来放到床上,一边拉开链子一边说道,“之前说好要把摄灵送给少爷的,那就不能食言。”

  袋子的拉链开了后,叶南才看到安安静静摆放在里面的弓箭。

  弓是已经组装好的,还有剩余三支箭也都在箭桶里面。

  之前在七棱山的时候,就看知微使唤过这把箭。

  当时只觉得造型独特而已,并没有想太多。

  待从手札口中知道了摄灵的来历后,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把箭充满了奇特。

  叶南点点头,摸了摸弓。

  弓身泛着寒意,仅仅是触碰都让人灵魂一颤。

  不亏是魔兵谱上排名第一的武器……

  紧跟着,叶南把箭桶拿起来,打开盖子抽出里面的三支箭,又把睡觉前放在床头的心魔箭拿过来放在一起对比。

  这才发现,原来这几根箭竟然是不一样的。

  除了都有放血的凹槽外,心魔箭神相对来说比较细长,对于那种武道高手来说肯定不会至死的。

  就拿叶南本身来说,只是固体境的巅峰,单靠此箭就绝对伤不了太重,要害部分更是不可能射的进去。

  因为固体境巅峰的肉身强度很高,加上身体肌肉很厚,箭期待不穿的。

  那心魔在此时,就会起到一个十分重要的作用。

  至于其余三支箭,一支形态比较后重,就算是叶南拿在手里也觉着很压手。

  看样子的话,应该是那支能射穿山河的。

  还有一支流线型箭身,尾羽不同于别的箭,是一种七彩的毛色,在灯光下会折射漂亮的光。

  最后一支箭身则有点儿透亮,触摸到手里冷的刺骨,估计是寒冰箭了。

  那这么说的话,有七彩尾羽的就是追踪箭了……

  叶南一一打量着手里的箭,果然都是好东西。

  那天在七棱山上,一来是天有点儿黑,没有看清楚箭的具体样子,二来也是没想过地球上会有如此霸道的东西。

  “真的给我啊?”

  真正把东西拿到手里,叶南反而有些迟疑了。

  这么好的东西,就是在修仙界也不好弄到手。

  他很清楚,武器对一个练武之人的重要性,那也明白知微要把这套弓送出来是要下多大的决心。

  知微的东西……

  他是否可以这么心安理得的占为己用?

  “当然是给你的。”

  知微笑了笑,没所谓地摆摆手,“这种东西凤家有很多的,就是不知道排名怎么样,可应该都不会太差。”

  说罢,大概是怕叶南有心里负担,又补充了一句,“我可以回去拿个别的,也比拿这个顺手,不然这东西跟我都糟蹋了,只能打打猎物。”

  “那……”

  叶南犹豫片刻,还是接受了这份礼物,“谢谢了。”

  他真的太喜欢这把弓了……

  知微见叶南终于肯收下,心里松了一口气,不以为然地说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谢不谢的,如果真的要说谢,也是我该谢你。”

  那天在七棱山,叶南是救了知微一命的。

  这也就罢了,炼化的三枚丹,有俩没都到了她和于素手里。

  还给她买那么昂贵的旗袍穿……

  总之,叶南对她的好,她全部都看在眼里了,也早就想找机会报答叶南了。

  好不易有现在这个机会,她肯定愿意送。

  一把是她没法驾驭的武器,另一个人她在意的人。

  孰轻孰重,她心里是知道的。

  “行了行了,谁也别谢谁。”

  叶南一听这话,就想到知微还是放不下之前的事,“礼物我很喜欢,下次有好东西不会忘了你的。”

  干脆也就不提谢不谢的事了,爽快的把礼物给收纳怀中。

  摄灵!

  呵呵……

  到时候老子拿着这把弓回修仙界,岂不是可以大杀四方。

  叶南心里盘算着,已经收了一支箭,得抽时间把剩下的三支箭也收了。

  这箭饮用生人血就能解开封印是吧?

  不长眼睛的家伙那么多,就看谁的运气比较好点,能光荣的喂箭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