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一十三章红娘娘

第一百一十三章红娘娘

  叶南本来以为目标会是霸占某一方的恶鬼,却没想到是一个村子。

  一个村子,那得提供多少粮草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村子整个给人的感觉是很阴森的。

  说是说不上来,但有点儿诡异总没错了。

  “我怎么感觉来这里,是个阴谋。”

  叶南稳步跟在后面,一边打量周遭,一边说道,“你怕不是把自己处理不了的烂摊子放出来了吧?”

  听到这话,刘承祖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正常的“嘿嘿”笑道,“我处理不了,上一次来差点交待在此处,临走的时候把门中一把雷击木炼化的剑留在此处镇守,这不有可能处理的大佬出现了妈,那就过来把门内的宝物收回一下。”

  “呵呵……”

  叶南才不信这老东西会大方到把门内的宝贝留在此处,恐怕是为了活命才把东西丢下的。

  刚好他有意来找粮草,所以就免费来充当一下苦劳力。

  不过叶南没有戳破,此时正是需要大量灵力的时候,有一整个村子的补给是好事。

  一行人就入了村口,穿过前面的农田看到一个磨盘,底下蹲着几个六七岁的小孩子点火塔玩儿。

  几人经过的时候,仿佛都没有看到一般,还凑到一起玩儿的十分开心。

  叶南停在磨盘处,脸色发沉地看着磨盘下面的小孩。

  这灵体,看起来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若都是第一次吞食的火鬼一般也就罢了,可要是很正常人一般,就没办法下口啊。

  “他们现在看不到活人的,只是重复这死前做的事情,整个村子永远都处于这个时间。”

  刘承古见状,凑过来小声解释道,“我门中那柄剑已经镇住了此处的邪气,咱们得去红娘娘庙把东西拿出来,这些灵体才会奔溃成为恶鬼的。”

  哦……

  还有变化?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带路吧。”

  叶南点点头,示意老东西前面带路,“咱们现在就去取那柄剑。”

  “嘿,好!”

  刘承祖一听,眉开眼笑的就朝村子深处走了,“不过咱们有些话也得说好,村里的鬼不能吃,那都是些可怜人。”

  不能吃?那带老子过来干什么!

  叶南脚步顿了顿,有些不太满意地问道,“那粮草是谁?”

  “放心,肯定很补的。”

  刘承祖回头看了一眼,笑的牙不见眼,“到了红娘娘庙久知道了,先不要着急。”

  红娘娘庙?刘承祖一路上提了很多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玄乎。

  叶南心里虽有疑惑,却还是跟着一起走了。

  穿过村子,到处都是一副很和谐的景色,草屋瓦房内的灯火在夜色下显得格外温馨。

  路过房子的时候,甚至可以听到屋里嬉笑怒骂的声音。

  有的院子,门口还坐着几个妇女,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聊天。

  如果不是刘承祖一进来的时候就说这是个鬼村,寻常人进来还真是察觉不出来什么的。

  “他们都是怎么死的?”

  叶南忍不住问道。

  “唉,地震。”

  听到这个问题刘承祖忍不住长叹一口气说道,“这个村子比较闭塞,很早以前年头特别旱,村里的人都饿吃土了,就在这时一个外来的女人到了这里,说是能给村里人带来好的年头,条件是要村民们在她身死后立庙供奉。”

  说到这里,刘承祖抬头朝着东边的山上忘了一眼,“村民们就应了,若是下场大雨的话,地里草也能长出来些,至少能扛着点儿饿是不?”

  “后来呢?”

  叶南知道这个故事没有那么简单,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那个立庙的条件背后,肯定有阴谋。

  “后来村里真下雨了,那女人就在村里住下了,不过没几年就死了,因为素来爱穿红衣,所以村里人都叫红娘娘,后面也的确按照那女人所说立了庙。”

  刘承祖的语气有点消沉,听不出来喜怒,“从那以后村里就开始拜红娘娘,也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风调雨顺了。”

  说到这里,刘承祖顿了顿,“可是哪有那么好的事情?那女的应该是巫女一流,本就行的是修炼之事,死后要求立庙供奉便是放弃了投胎转世,想要凭借阴身修功德给自己谋求什么成仙之事。”

  得道成仙?

  叶南突然想起,刘承祖也提过这茬子事。

  看来这俩人还有点儿共通之处啊……

  不过刘承祖看起来要佛系的多,平时也就是做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再就是没事跟他一样修炼修炼。

  还真没有上赶着给自己找事情的习惯,自然引身修功德这样的事应该也没在考虑之内吧。

  叶南一边走,一边问道,“所以阴身修功德是什么意思?”

  “啊,那个的确是有这么回事。”

  刘承祖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们一行的人也有生前做了许多好事,名声在外而被后人尊崇,所以会专门立庙供奉香火,对位列仙班有很大帮助,不过主动要求的却是不多,所以这个红娘娘,有古怪的。”

  叶南感觉听的有点儿不太明白,纳闷地问道,“香火,跟功德是一个意思?”

  这个话把刘承祖也给问懵了,咂巴可俩下嘴,“可能不是吧?功德是做出去的好事,香火算是一种信仰之力吧,毕竟有人信仰才能有成仙的资格吧。”

  嗯,应该是这样。

  其实,刘承祖也分不清具体的界限,只是大至用自己所想的话来表达。

  位列仙班?那都是前人说的话。

  现在还有这种东西吗?他自己都不是很相信了。

  得道成仙就现在来说,明显就是个很虚无的东西了。

  叶南却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这个信仰之力似乎在修仙界能有点儿用处呢。

  不过,具体能有什么用处,也没有什么比较好的想法。

  只是脑子里突然闪过去个什么东西,特别虚无。

  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通。

  叶南干脆把这个问题暂时先放在一边,纳闷地询问道,“所以这个红娘娘跟地震有什么关系?”

  说了半天,都在说这个红娘娘。

  可是关于村子的地震却是一点儿都没提及。

  红娘娘是想要阴身修功德,那就该好好做村里的守护神,怎么好端端的跟什么地震扯上了关系。

  “这个……”

  刘承祖想了想,似乎在组织措辞,“时间久了,后人就不记得这么茬事了,平时大家也不会去红娘娘庙上香了,这情况直接影响到了红娘娘的阴身,死后吃供奉的阴身没有人信仰会渐渐消失的。”

  哦~

  那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听了一路故事也没有发问的知微听到这里,也实在是忍不住了,主动说道,“所以那个红娘娘一怒之下就把村子给灭了?”

  “嗯,是这样没错。”

  刘承祖点点头,沉声说道,“只不过按道理说红娘娘是要渐渐消散的,可是却生了怨气,灭了一整个村子的人,自己也入了魔。”

  香火这事,讲究你情我愿。

  人家没有事情求你,也就没有给你上香火的必要。

  最后闹的这么难看,又是何必呢?

  还把人家整个村子都给灭了……

  叶南想了想,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那今晚的主要目标就是那个什么红娘娘了。”

  本来刘承祖是想到了红娘娘庙再说的,结果被人三言两语就把话给套走了,登时也是脑子里一白,“你怎么知道的?”

  叶南翻了个白眼,给了个看白痴的表情,“你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村里的恶鬼不能做粮草,那能做粮草的就只有山上的红娘娘了。”

  “额……”

  话说到这份儿上,刘承祖也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儿蠢,“嘿嘿,是那个东西,就是不太好对付,咱们待会儿小心点。”

  “对了。”

  叶南走着走着,突然想起来卜雪之前说的话,“那村子里面的人都是死于地震的,为什么不入轮回,反而成了恶鬼?”

  因为卜雪说过,人死之后正常情况下都会魂归地府。

  当然,除了那种怨气特别大的鬼魂,或者本来就没有想过投胎的修炼人士想死后继续修炼外……

  那村里的人都死于地震,应该是没有特别大的怨气,又怎么会留在村里变成了恶鬼。

  这个有点说不过去!

  “唉,源头还是在那里红娘娘上面。”

  刘承祖长叹一口气,说道,“所以我说村里的都是群可怜人,那红娘娘阴身入了魔的,怨气大的很,怎么可能放过村里人?既然不能用阴身继续修功德,那肯定还有别的法子能用。”

  “鬼魂聚集的地方,阴气就会比较重,阴气重的话,就有利于修炼。”

  说着,刘承祖回头看了村里一眼,眸中倒是少见的出现了一些怜悯之色,“这里的人都是被那红娘娘强行扣留了魂魄,时间久了不能投胎,便产生了怨气。”

  呵呵……

  灭了人家整个村子,还扣了别人的魂魄,这个红娘娘也真是个狠人。

  连一直没说话的韩笑笑听到此处,泛着红晕的脸上都浮起些许怒意,“那这个红娘娘也太过分了,根本不配受到百姓供奉。”

  “嘿!”

  刘承祖闻言,吃惊的看向韩笑笑,“你现在觉得好点儿了吧?是不是平静许多了。”

  韩笑笑眨了眨眼睛,好像的确是没有那么热了。

  顿时年带喜色的叫道,“好像是真的,真的没有那么难受了,连体内那股异样的力量都沉寂下去了呢。”

  说完,一脸好奇地看向刘承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红娘娘的气息太强大,是会影响妖灵的,越靠近那妖灵就越安分。”

  刘承祖满意地解释道,“鬼魂身上的气,跟妖身上的气是不相融的,相冲之下就会此消彼长,刚才进来的时候离红娘娘庙远,所以你身上的妖气能冲破结界,现在离红娘娘庙越来越近,你体内的妖气也就被压制住了。”

  原来有这么多讲究,难怪刘承祖这么坚持把人带过来。

  本以为是带了个麻烦,现在看起来倒是一举两得了。

  “那我可以一直待在这里吗?”

  已经渐渐恢复正常的韩笑笑听到这个,脸上的喜色难以言表,“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像个正常人一样。”

  “那恐怕不行。”

  刘承祖朝着叶南的方向努了努嘴,说道,“这红娘娘已经是那位预定的粮食了,能不能扛过今晚还是一说。”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咱们还是期盼着她扛不过去,扛过去了就是咱们的麻烦了,能不能顺利离开村子都是一说。”

  叶南之前并没有对付过类似红娘娘这种级别的鬼怪,一时也确定不了对方的能力到底有多少,能不能对付的了。

  可有一点就是,就算对付不了,自己也有逃跑的本事。

  那知微……

  刘承祖的话,提醒了叶南,还有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知微在这里。

  待会儿他能不能保护得了知微,还是一个未知数。

  想到这里,叶南突然停下了脚步,“知微不要上去了,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韩笑笑一听,顿时有些埋怨,“我也没本事,要不要躲起来啊。”

  “现在去哪儿躲啊?”

  刘承祖摇头说道,“待会儿在上面,得先把剑拿下来,才能实打实的对付红娘娘,到时候满村都是恶鬼,不如跟着咱们。”

  说着,从腰间的包袱里摸出俩枚木牌,给了知微韩笑笑一人一张,“你们带好这个符,千万不要丢掉了,带上之后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声,更不要动手。”

  知道微拿着符,有些不太明白,刚想张嘴就被捂住了。

  “不是说了不能说话嘛。”

  刘承祖紧张地提醒道,“漏了气儿,这符就白带了。”

  额,真的假的?带这么个玩意儿就能躲过去了。

  那要真这么容易,刘承祖当年又何必丢了宝贝落荒而逃呢。

  叶南明显不太相信,看了一眼那木牌子,“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好东西,只有第一次佩戴的人才能有用,当然一旦说话什么的漏了动静也就没用了,往后再戴上也就是个普通的装饰品。”

  刘承祖对自己的东西,还是充满信心的,“这可是千年槐木做的,槐木是鬼木,阴气可重着呢,而且还灵动,上面刻了符文能隐藏活人身上的气息,可是一但说话漏了气儿染到了符就再也没用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