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一十四章替天行道

第一百一十四章替天行道

  “那你们就戴着不要说话,待会儿如果有什么情况,就一起往来的路跑,跑出去等着。”

  叶南看了那小木牌子一眼,沉声说道,“我肯定是有逃命的本事,到时候大家各自管各自,不要顾东顾西的。”

  在场的明白人,都知道叶南这番话说给谁听的。

  知微也明白,想说什么却碍于手里的木牌子不敢张嘴。

  以至于后面直到红娘娘庙,一路上气氛都诡异的要命。

  只有刘承祖叶南俩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剩下俩个人就像是空气一样跟在后面。

  “到了!”

  很快,几人爬到了山顶之上,刘承祖站在一间简陋破百的茅草房门前长吐一口气。

  叶南抬头看了看这间茅草屋子,外面的小土台上坐着一鼎大香炉,俩扇木门因为年久失修的原因掉在门框上面。

  挂在门上的牌匾,写着朱红色大字的“红娘娘庙”,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土。

  可以看的出来,这是一座没有香火的庙。

  “你看看周围。”

  刘承祖看了一眼红娘娘庙,旋即转身指着周围说道,“地震将周围进村子的入口全都封死了,这些亡灵没有去处可走,才会被困在村里。”

  听到这话,叶南一行人也跟着转身看过去,隐隐能看到围绕在村落周围的都是一些不高不低连绵不绝的山坡。

  连进来的路都看不清了……

  这想必就是村子最真实的模样。

  可是,村里的鬼魂出不去就罢了,那这边发生如此大的灾难难道没有鬼差来收魂吗?

  “那鬼差呢?”

  叶南表示有点儿不太理解,毕竟身边有卜雪这样一个bug鬼差在,多少还是对地球上阴间的行事作风有点了解的。

  这种长期盘踞的恶鬼如果害了人,那损伤的阴德都会算在辖区鬼差身上的。

  这里如此大的一个村子,不至于不闻不问啊。

  “鬼差?呵呵……”

  提及鬼差,刘承祖嗤笑出声,“阴间也是一样,欺软怕硬的主儿,阳间辖区的鬼差实力弱,顶多就是派遣到阳间的临时工,真正能拼命的人能有几个啊?可在下面真正有本事的人又很少上来巡视,要不也不会发生如此过份的事情。”

  哦?还有这么一说嘛……

  看来,这个阴间是有点儿意思的。

  叶南回头看了那红娘娘庙一眼,忍不住想着如果是卜雪遇到此事的话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不过也只是想了一想,就快速恢复了思绪,直接了当地问道,“现在怎么办?”

  “我的剑灭不了里面的家伙,顶多就是封印她而已。”

  刘承祖闻言,转身看过来,说道,“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雷击木的力量会被鬼魂的怨气渐渐腐蚀,恐怕再也用不了个十几年就会彻底失效。”

  说到这里,刘承祖顿了一下,“倒时候剑毁了,封印一旦消失,那恶鬼就会重新出来,整个村子里的鬼魂又将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甚至可能有一日会离开村子到外面去做恶事,到那个时候就真的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了。”

  刘承祖说这番话的时候,态度比平时认真许多,神情中透露着一丝不忍。

  这样看,倒是真有点儿高人的模样。

  虽然上来之前刘承祖一直在强调上来是为了收回自己的剑,顺便才是给叶南找粮草。

  不过,在这一刻叶南却是更相信这个老东西应该是为了村里的亡魂着想。

  平时,刘承祖就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怕死样。

  可是到这个村里来,明知会有很大的危险,却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过程中一直表示着是为了拿回自己的剑,塑造出一个为了利益才来的模样,也卖了不少莫名其妙的关子。

  叶南现在想来,这家伙怕是担心他反悔上来才这样。

  现在是已经到了红娘娘庙口,箭在弦上才半真半假的透露了一些危机消息。

  看来,那红娘娘要比想象中的难对付。

  刘承祖说着,就察觉到一个视线死死锁定在自己身上。

  顺着那抹视线一看,竟跟叶南四目相对了。

  登时被那股子要把人看透的视线给吓得心里“咯噔”一声,然后连忙转过头去,尴尬地出声说道,“所以要先把剑拔出来,把红娘娘先给放出来,才能成为老大的粮草。”

  说完似乎还是怕叶南会反悔,有特意补充了一句,“那红娘娘的阴身被剑封了这么多年,时时遭受雷击的磨炼,刚出来那会儿会很弱,抓紧时间对付的话,危险应该没那么大。”

  啧啧啧,老头儿,求生欲还是很强的嘛。

  如果他不说后面这句,叶南还只是怀疑红娘娘比想象中的更强大。

  可刘承祖偏偏补了这么一句,证明丫心里虚的很,才会如此说。

  不过,也罢了。

  就如同刘承祖所说的,被一柄雷剑压制如此久,就算放出来实力也肯定会大打折扣。

  叶南面无表情的看了刘承祖一眼,旋即抬起脚朝红娘娘庙门口走去。

  刚走俩步,就被一个人影堵住了去路。

  知微担心里面有危险,实在不敢冒这个险,可是又不能说话……

  情急之下,就干脆上前堵在了庙门口。

  这里面的东西不是武道相关的,是另外一个力量的范畴。

  如果到时候叶南遇到了什么危险,她不知道该怎么去保护他。

  虽然叶南说了,如果遇到危险就各自逃命。

  可是她可以顺从所有叶南的要求,唯独这一条不可以。

  爷爷说过,叶南的命比她的命更重要,绝对不能让叶南置身危险之中。

  以往虽然也有类似的情况,可那些都是些武道人士,是可以对付的范畴。

  这一回不是,她对付不了。

  已经失职过一次了,让叶南差点被蛊虫害了个万劫不复。

  难道这次还要眼睁睁看着叶南再被这个红娘娘庙害得站不起来?

  她做不到的……

  知微眼睛里太多内容,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但是叶南能看的懂……

  二人就这么面对面站了许久,漫长的视线交流之后,叶南的唇角轻轻勾起,抬起手将知微轻推到一边,继续朝庙门口走去。

  知微还想追,却听到身前的人漫不经心的声音,“不要跟上来,记住我说的话,如果有什么危险,就各自逃各自的命。”

  说完,脚步顿了顿。

  回头看了刘承祖一眼,不轻不重地说道,“老头子,好不容易认的徒弟可得看好了。”

  是了!

  叶南现在最担心的人不是自己,反而似乎知位。

  知微真的会可能为了救他,而作出不顾自己性命的东西。

  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富贵险中求的!

  既然他此时的功法需要有灵体来滋补才能进步,那就有一定要进去的必要。

  不管里面有多危险,总要去试一试。

  在修仙界摸爬打滚那么多年,生死这种东西如果看的太重,真的就没办法爬到尊者的实力。

  往日为了抢丹药武器功法,他也是拼了不少命的。

  现在庙里的红娘娘,就好像是那能让他功法大增的丹药,岂有不去搏一搏的反击?

  叶南心里盘算着,快步进入庙门。

  一进去就看到矗立在对面的泥塑人像,身上披着退了色的红被单,案前的香炉东倒西歪,蒙上了厚厚的灰。

  这是一个相对比较简陋的小庙……

  周围全部都是泥抹的墙面,除了一尊泥塑外再也没有供奉其他。

  叶南环顾四周,视线最后落在泥塑身上。

  发现在泥塑背后冒出来一截散发着乌气的剑身,当下也没有任何思考,直接绕到后面去查看。

  果不其然,泥塑后背心的地方插着一柄黑色的剑。

  可是看剑插入的角度,并不是直直刺入泥塑后背的,切口进入的比较倾斜,所以才有半截露出来。

  想来,当时插剑的人下手也是比较仓促吧。

  叶南没有急着把剑拔出来,先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剑的情况。

  的确如刘承祖所说,此剑是用上好的雷击木所著,过去这般久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其中丝丝流动的雷霆之力。

  可是,剑身氤氲着大团的黑气,应当是已经被怨气腐蚀了许久。

  长期以往下去,这剑真的就要废了。

  现在拔出来,将怨气消散,稍微蕴养个几年或许能恢复一些。

  却是再也不能回去最早的威力,或许可以给知微做个入门的小武器。

  叶南心里如是想着,手已经攀上那柄剑得尾部。

  瞬间,有种麻麻痒痒的感觉顺着手心一路向上。

  那是雷击木的本性,长期用来封印恶鬼,雷霆之力长时间外散,一时半会儿是没有办法收回去的。

  叶南抓着剑柄,一边注意着泥塑的变化,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剑拔出来。

  过程还算是比较顺利,除了拔得时候剑有点反抗,却为被泥塑本身的抵触力给推了出来。

  所以拔到后面,是泥塑本身在往外推这把剑。

  越到后面推力越大,到剑拔出的那一刻,叶南被一股大力给冲了出去,直直的撞上了抹了泥的墙面。

  那面墙,竟也瞬间裂开了缝隙。

  突然间整座茅草屋都开始了颤动,尤其是位于正门口的泥塑,周身的灰尘碎泥一点点,一点点的落了下来。

  “呵……”

  不知过了多久才停止了震动,空气中也传来一个空洞的声音,“是你,拔下了剑?”

  “是我!”

  叶南闻声站了起来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不卑不亢地应道,“那便有如何?”

  “你,很好。”

  空气中的那个声音似乎非常愉悦,能听出来一些些笑意,“千里迢迢跑到此处是有何所求?本座定能佑你顺心遂意。”

  啧啧啧,当庙神当上瘾了是吗?

  如果真的能随心随缘的话,那就拿命来吧……

  “我倒是有点所求。”

  叶南提着剑,冷冷地笑道,“吃了你,可不可以?”

  “放肆!”

  话音刚落,便有一道攻击性极强的气流直冲叶南的面门。

  叶南挥剑斩段气流,眼睛眯了眯。

  开始警惕地打量着周围,这个庙神究竟在哪里。

  只有抓住去处,才能将她撕开了,揉碎了咽到肚子里面。

  “哦?有意思!”

  看叶南躲过了一击,那空中的声音似乎颇有兴趣,“你还是个同道中人,来此处莫不是想替天行道。”

  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所以真的不好判断庙神究竟在什么地方。

  这是叶南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没有办法听声辨位。

  干脆,就闭上眼睛,用神魂去感知周围。

  既然这个叫红娘娘的庙神是有阴身的,那神魂一定能够看到此邪祟的真身在何处。

  果然,闭上眼睛就清楚多了。

  整个小庙内部都被氤氲在一股胭红色的气息之中,这个气息是流动着的,可归其根源,应该是……

  在泥塑上面!

  对了,就是泥塑,这家伙还没有真正的出来。

  叶南恍然大悟,提剑朝着泥塑的方向一剑斩去。

  却不料,白刚跳起来,就被空气中的一股大力给扯了下来。

  十分狼狈的坐在了地上,再想活动却不是不行。

  全身在一瞬间,似乎是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给死死的绑住了。

  “本尊再不济,也是神明。”

  空气中的那个声音显然是动了怒,“你区区一介凡人也敢冒犯,看来是活腻了。”

  话音刚落,叶南就感觉捆在身上的那股力量却来越大。

  现在就好像是被一把巨手抓住,那手正在一寸一寸缩紧,想把他捏死一般。

  看来,受过供奉的鬼怪就是不一样,实力也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叶南闭上眼睛,彻底放开神魂来感知外界。

  自然看到他的身上围绕着浓厚的血色气体,且正在流动着收紧。

  比起刚才来说,这血色越来越浓厚了,空气中的灵气也越来越浓郁。

  那看来红娘娘也要完全出来了……

  “你还当自己是神明呢?说到底不过是个入了魔的鬼!”

  叶南冷笑一声,“既然你说我是来替天行道的,那这个道我便是行了。”

  话说完,突然间茅草屋内阴风大作。

  却是全部都朝着叶南的身体涌动起来……

  叶南闭着眼睛,干脆盘腿坐下,练功!

  功法在体内运起,弥漫在空气中的阴气也不受控制的背叶南的身体吸收。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