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一十六章怎么会这样

第一百一十六章怎么会这样

  叶南后退几步,快速稳住身形。

  却听到村子中哀嚎遍野,有无尽阴气自村中奔涌而来。

  “不好,召唤恶灵来了。”

  刘承祖到底是对付了多年的鬼怪,一看这架势打呼不好,“快抓紧时间收拾了红娘娘,否则等村民的恶灵涌上来,又要枉造许多杀戮了。”

  村中的恶灵大多都是苦命之人,什么都不知道就被这个入了魔的红娘娘困在此处不得超生。

  叶南纵然强烈的渴求欲望,却是不会枉杀无辜之人。

  否则早在进村的时候就已经对那些村落中的恶灵下手了。

  一些毫无还手之力的恶灵,还有实力高深莫测的红娘娘,傻瓜都知道柿子该捡软的捏。

  可是听过刘承祖的话,叶南也就再没有动过灭杀村中恶灵的心思了。

  倒是眼前这只恶鬼,灭杀了她才能解脱一村子的人。

  那就……来吧……

  在众人的眼中,叶南倏然倒地,没有一丝预兆的倒了下去。

  就像是死了一般,全无生机。

  红娘娘见状,一脸愕然,“这么脆?推一下就死了么。”

  “谁死,还不一定。”

  就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叶南神魂立体,尊者境的实力毕现,气息俨然比刚才要强大了许多。

  用固体境的肉身,使用尊者境的神魂,最大也只是将自己的实力勉强拔高到变体境,离真正的尊者实力的极体境界差的不是十万八千里。

  并且由于肉身的限制,也只是力量在变体境,却不能真正的使用变体境的诸多能力。

  可若直接神魂离体,那就是扎扎实实的极魂境的尊者实力。

  对付区区庙神,足够了。

  神魂在极体境的时候,已经能达到触摸天地规则的门槛,能够感悟到天地之间的些许力量的法则。

  用来对付灵体,正是很好。

  之前叶南不愿意用,是担心宿主肉身太弱,一旦神魂离体之后,有回不去的可能。

  可现在,没有那么多好纠结的了。

  回不去就再找一枚肉身,毕竟眼前这个死女人,实在是太碍眼了。

  碍眼到老子想要一拳打飞丫的!

  刘承祖能看到的是鬼怪,却无法感知神魂。

  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颗心全部都在已经倒下去的叶南身上。

  毕竟叶南一完蛋,自己也得跟着玩儿完。

  可是红娘娘却不一样,明显听到了空气中的声音,也感受到了那铺天盖地的杀意。

  这是实力的碾压,强大到让她无法喘息。

  听到声音呆愣在原地的红娘娘,反应快来颤声询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一次她没有再问你究竟是什么人,而是直接将叶南的存在划入了东西的范畴。

  如此力量,如此强大,必然不是人。

  “呵呵呵……呵呵呵……”

  空气中泛着冷意地笑容缓缓进了红娘娘的耳中。

  紧跟着,一道虚影缓缓凝聚,氤氲在黑气之中看不出五官,“我是来替天行道的人啊。”

  话音刚落,那抹虚影微微抬起手臂,手掌面向上方就那么轻轻一握。

  适才还鬼魅无形的红娘娘,倏然间就如同一盒果汁般,被捏的就地爆炸。

  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体内的阴气顿时四溢开来。

  虚影快速漂移,将溢散的阴气全部吸收掉。

  能看到的人,必定能发现本来氤氲在黑气之中的虚影,在吸收完红娘娘溢散的阴气之后身体里多了些许流窜的红光。

  不过这股红光很弱,被强大的黑气死死压制住。

  叶南吸收完阴气,转瞬便要回到肉身去。

  却不想,神魂入体之后,却很难感知到肉身的存在。

  二者之间,竟然无法再建立联系。

  果真,这具肉身废了么?

  叶南的神魂覆盖在肉身之上,驱动神魂之力在肉身内四处游散建立联系。

  一遍,俩遍,三遍……

  好多遍试过去,却还是没有用。

  “他没事吧?”

  就在此时,知微担心又紧张地询问声从身旁响起。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刘承祖已经离开了结界。

  现在正在叶南旁边跪坐着,又是摸脸又是探鼻息的,皱着一张脸,半天后才说道,“好像是死了,没有鼻息了。”

  说罢,摇了摇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是在老大倒地后,有股强大的力量在瞬间就灭杀了女鬼。”

  知微却是在听到前面那句话后,似乎是有些支撑不住,身形猛地晃了晃。

  待站稳后,猛然拉住刘承祖的领子沉声问道,“不管别的,能不能救?”

  叶南的神魂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自然没有错过这一幕。

  知微的眼眶通红,说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估计是怕得到一个不想要的答案。

  倒是刘承祖被拽的一愣,而后右手在虚空中掐了个诀,嘴里默念着类似“魂归来兮”之类的咒语。

  念了许多遍,额头都被汗湿了,也没有一点点的回应。

  终是颓废地垂下了手,摇头叹息道,“完全感知不到一丝魂魄的存在,应该是死透了。”

  死透了?

  叶南缓缓地站了起来,回头看了眼自己的肉身。

  心里一时间充满了遗憾,想到要跟自己这个好不容易练起来的肉身告别就觉得有些不舍。

  后续,如果想要再找新的肉身,那就得要魂魄进去别人体内夺舍。

  再怎么说,也会有失败的风险。

  一想到这个,叶南就更郁闷了。

  “不能救?”

  知微似乎是不能接受这个答案,神色瞬间变得有些恍惚。

  无力地松开刘承祖的领子,整个人“噗通”一下就跪到了地上。

  就这么静静地,静静地看着叶南。

  眼泪就如同开了阀的水龙头,不要钱的往下掉。

  一边抓着叶南的袖口掉泪,一边咬着嘴唇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死的?怎么会没得救?怎么好好的一个人就……”

  叶南在旁边看着,也觉得十分动容。

  很久以来,都没有人会为他掉眼泪了吧?

  在修仙界的时候,就算是老东西也没有为自己掉过一滴泪。

  或许肉身崩坏,陨落的时候会有人为他哭。

  不过,他是看不到了。

  现在看着有人对着自己的遗体哭,那种感觉倒是有点奇怪。

  让人心里莫名的憋憋涨涨的……

  刘承祖在遗憾叹息之时,目光不经意间瞥到了叶南腰间别着的弓箭上面,“或许,可以试试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听到还有办法,知微“蹭”的一下便回了头,满脸期冀地望着刘承祖,“现在,不管是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

  叶南也是眼前一亮。

  如果能有办法回到现在的肉身,当然最好了。

  毕竟这具身体用起来很舒心,也已经修炼到了一定境界,就如此放弃,挺可惜的。

  当然,最要紧的是,能回到这具身体的话,知微或许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之前我在楼下撞见你,拿着弓箭说是要送给老大,我当时还调侃你说,这么好的东西都往外送,你说都认主了,自然是给能驾驭它的人。”

  刘承祖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弓箭,说道,“能认主的东西之中,自然是有能跟主人建立联系的东西,那种联系多是建立在灵魂之中的,所以寻找一下此箭跟主人的联系,或许能召回老大的魂魄入体。”

  这般说法……

  好像是有那么点儿道理?

  知微已经顾不得其它,只要是个办法就愿意试试。

  当时就把叶南腰间的心魔之箭取下来,问道,“就是这支箭了,您说怎么弄?”

  刘承祖接过箭,顿时感觉心头一阵激荡。

  好像无形中有股力量在驱动着他的欲望渐渐放大,“你想要什么?得道成仙,还是胡……”

  刘承祖感觉到自己的沉沦,可是当虚中的声音提到胡字的时候猛然惊醒。

  似乎,这个字后面所引出来的东西是他的禁忌一般。

  不能提到!

  回过神来的刘承祖看着手里的箭,目光有些严肃,沉声说道,“这玩意儿还能作祟,说明主人的灵魂未灭。”

  这本来是件好事,可是刘承祖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被一支箭给看透了……

  知微则是完全不同,听到灵魂未灭四个字时,眼底充满了惊喜,“灵魂未灭就还有希望,对不对?”

  “可以这么说。”

  刘承祖点点头,又打量了此箭一眼。

  才迟疑地将箭头刺向叶南的眉心……

  箭落眉心,只是轻轻一划,就有血珠冒了出来。

  冒出来的血珠,一瞬间就被箭吸收掉了。

  “有戏!”

  刘承祖见状,脸色才稍微有些放松,“这东西回应了,咱们再等等吧。”

  “恩。”

  对于知微来说,这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有戏,总好过没办法救了。

  叶南的神魂立在一边,待看到自己的血珠被箭吸收后,神魂深处感受到了一小股的吸力。

  这股吸力正是朝着地上的肉身而去……

  所以,真的管用了?

  叶南心中一惊,连忙躺下来覆盖在肉身之上。

  紧接着,神魂深处的吸力越来越强大,一点点一丝丝的跟肉身产生了联系。

  叶南也抓住机会,神魂扩散开来,渐渐取得了肉身的联系。

  联系,取得了。

  可是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叶南就是无法醒来。

  神魂在取得肉身联系后,陷入了一片无声的黑暗。

  恍惚间,一道白色的虚影走来,少女般的形态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而后,充满诱惑的声音自那道虚影中传来出来,“你,来自哪里?”

  看来是被心魔缠住了……

  叶南恍若大悟,刚刚也是利用神魂中的心魔才回的肉身。

  难怪现在会被心魔召唤到此处问话……

  还问,我来自哪里?

  难道刚才神魂离体让这个小东西看出了什么?

  “我来自哪儿?往后这个答案就会揭晓了。”

  叶南笑了笑,朝着拿到虚影走近了俩步。

  这一次是真的走近了,没有像上一次那样似的,怎么靠近都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几乎可以看到那白色虚影下面的五官,那么的模糊却又真切。

  “当然,现在不是揭晓答案的时候。”

  叶南盯着虚影下那张看不清的脸说道,“你也没资格问自己的主人问题。”

  话毕,神魂之力翻滚激荡,便将折无声的黑色空间冲淡。

  叶南看到,神魂之中,那一抹黑色的生命之气似乎隐隐有点长大了。

  不过,在如此大的神魂之中,还是弱小飘摇的可怜。

  叶南没有再理会心魔的生命之气,而是悠悠转醒。

  强行使用神魂之力的后果就是,肉身仿佛被车碾了一般,断裂的疼痛遍布全身上下。

  更何况是神魂离体,差点又没法跟肉身建立联系。

  一旁的知微从箭吸收完血珠后,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这具身体。

  待看到叶南睁开眼睛,心里的大石头才稳稳落地,泪水又是忍不住夺眶而出,连说话都有那么点儿语无伦次,“醒了,醒了,终于醒了……”

  叶南忍着全身的疼痛坐起来。

  二话没说,直接将知微抱在怀里。

  刚刚,看到知微哭的时候他就想抱了。

  奈何神魂没有办法给人造成真实的触觉,根本抱不住。

  现在醒来了,当然要抱了。

  叶南轻拍着知微的背,轻声安抚到,“我不是说了吗?不会有事的,不要难过了。”

  本来还流泪不止的知微,被这么一抱,顿时就懵了。

  脸红的跟煮熟的苹果一般,却也不知道此时说什么好,最终只是从鼻腔内发出一个娇羞的应答声,“恩,知道了。”

  “啧啧啧,真是没眼看。”

  刘承祖在一旁看着,竟也觉得老脸有些尴尬,故意说笑话调节气氛,“老大能安全回来,还要多亏老夫临危不乱,醒来竟也不先说个谢谢。”

  说谢谢?

  这糟老头子怕不是膨胀了吧。

  叶南轻推开怀里的知微,打趣地说道,“家里的清洁工打扫的卫生,似乎没有刘承祖弄的好,要不……”

  话才说到一般,刘承祖就连连告饶,“老大,可饶了我这把老骨头吧,现在家里的工人好歹还能高看我一眼,让我打扫卫生往后不就真没点儿主人家的威望了么。”

  还要威望呢?

  “在别人家混饭吃,还要什么威望?”

  叶南拖着地,缓缓站起来,开始环顾四周。

  果然,没了红娘娘以后,村里的怨气消散不少。

  不过怎么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呢?

  “对了,韩笑笑呢?”

  叶南想了半天,才想到少了一个人。

  “笑笑?”

  刘承祖闻声,四下扫看了半天。

  这才发现,的确是少了个韩笑笑,“刚才光顾着忙老大的事了,都没注意到韩笑笑,估计是红娘娘消散,妖灵重新占据肉身,跑出去撒欢了吧。”

  “撒欢?”

  对于这个词,叶南的脑海中顿时起了无限遐想,“这深山老林的,能有什么活人供丫撒欢?那身体的妖灵不会找个野猫什么……”

  说到这里,他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知微的脸也愈加红,对于这个画面也是不敢想。

  “那倒不会。”

  好在刘承祖直接否定了这个想法,转而说道,“要找,也是找成了精的野猫,能化人形的才能对上妖灵的眼。”

  好吧,妖灵有要求是好事。

  叶南对付这种事没什么经验,在这种时候也只能求助刘承祖,“那现在怎么办?”

  好说歹说,笑笑也是卜雪的表姐,就这么丢在荒山野外,回去也不好交代啊。

  “找喽。”

  刘承祖俩手一摊,表示自己也没什么好用的法子,“难道还像上次那样?招魂术很伤魂魄的,要不是上次的招魂术,笑笑也还能继续保持人形的,估摸着再用一次招呼术的话,笑笑就要退化成全身长毛的纯妖了。”

  那,意思就是搜山喽?

  叶南才刚恢复过来,身体实在支撑不住搜山这种耗费精力的事情。

  当即,走到月台边。

  待看到村落里的情况之时,猛然瞪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