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二十一章管的宽

第一百二十一章管的宽

  不得不说,九尾猫的事深深的刺激到了叶南。

  以至于叶南吃完饭回到房间都没来得及休息,直接跑腿坐在床上炼化从红娘娘那里得来的灵气。

  如果不出意外,炼化这些灵气,可以成功的将修为提升到固体境三阶。

  到时候,身体估计又会发生一些变化了。

  叶南沉下心来,慢慢运功将储存在体内的灵气一点点炼化。

  而后,牵引着这些精纯的灵气在身体脉络中流动。

  一遍一遍,灵气悉数都被脉络所吸收,并且随着灵气在体内流动的次数增多,身体内的脉络也开始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

  叶南全身心投入,完全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

  直到所有的灵气都消化完,才缓缓睁开眼睛。

  彼时,眼底金光一闪而过。

  “卧槽!”

  可是一睁眼却看到了叶北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对面,看眼底下氤氲的俩团黑色,估计已经是坐了许久了。

  “你舍得睁开眼了?”

  叶北打了个哈气,有些怨闷地瞪着眼睛。

  之前叶南出门的时候就诓了她一道儿,说什么去柳家了。

  结果,出门的时候带着那么多人,哪里像是去柳家做客的样子?

  还一见她就跑?

  呵呵,真是好样的!

  搞得她在家里一直心神不宁,就连后面去公司处理事情都有些心不在焉。

  回来的时候听家里的阿姨说人回来了,就一溜烟窜到了叶南的卧室。

  本来想照着叶南的脑袋先给一耳瓜子,却被守在旁边的知微给拦住了。

  说是什么练功的时候被打扰,容易走火入魔。

  好好好,不打扰,可事情总要讲清楚的。

  于是她三保证俩保证,保证不会打扰叶南练功,知微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天知道,这小子是在练什么功?

  整整俩天俩夜啊,身体一会儿烫一会儿冷的,皮肤还动不动的发金光。

  俩天俩夜不睁眼不吃饭,身体好像比之前还壮了一圈?

  怕不是有什么危险哦……

  这样一看,叶北更不敢走了,干脆就在床尾凑活着照顾了两天。

  感觉叶南如果再不睁眼,她就会送医院让医生处理了。

  这么下去怕是不走火入魔,也得被自己饿死了。

  “姐!”

  叶南回过神来,表情有些尴尬。

  说到底那天开溜的事情,也是自己处理的不对。

  “你先说说练的什么功?”

  叶北暂时也没有心思关心什么扯谎的事,一心都是这两天看在眼里的画面,“这两天我一直守在这里,不吃不喝浑身发光,还准备把自己练成小山丘,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常事。”

  谁家练功这么练啊?

  那电视上练武术的人不都是大汗淋漓的在那动手冻脚的,也太邪乎了。

  虽然早就知道叶南是练家子的事,可真的看到这个过程还是难免叫人吓一跳。

  “我说是修仙,你信吗?”

  叶南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圈外人解释,唯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应道。

  如果叶北没有守这俩晚还好,可是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已经看了,再也就扯不出什么效果比较好的谎话了。

  听到修仙俩个字的时候,叶北的确愣了一下,好像是那么回事。

  可这世界上哪有修仙一说?神经病才会信这个。

  反应过来的叶北顿时心中一慌,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住在家里的干扁老头儿。

  平时也是一副道士的打扮,吃的好像也特别多。

  听家里的阿姨说,老头平时神神秘秘的,谁都不能进他住的房间。

  该不会是因为那老头子吧?

  “谁教你做这些事的?”

  叶北越想,越觉得此事应道跟刘承祖有关系,“该不是那个老头子吧。”

  那个老头子?

  叶南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指的是谁了。

  刘承祖啊!

  不过,好像也是,突然给家里招揽一个古怪的老头回来。

  现在又看到这样的画面,很难让人不联想到那里去。

  “嗯,是啊。”

  叶南干脆将计就计,就爽快地承认了,“我之所以现在功力如此深厚,都是因为那个老头子照拂,说起来如果没有人家,咱们也没有今日。”

  这话半真半假。

  他之所以能找到红娘娘那种优质的粮草,全凭借刘承祖。

  可是家里能有如此样子,却不是刘承祖所做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让叶北对刘承祖怀着一些感恩之情。

  不至于因为这死老头子祸害自家弟弟把人给赶出去……

  果然,不出叶南所料。

  这么一说,叶北的表情立马就松动了许多,“如此……”

  家里的事她还是知道一些的,叶南是如何翻身,包括他们的父亲那般模样,必然不是一般人所为。

  她也一直认为叶南应该是得到了高人庇护,可是一直也没想到刘承祖身上。

  现在叶南这么说,倒还真是……

  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叶南把人接到家里住也无可厚非。

  只是,跟着学那些功法就没有必要了。

  在叶北的认知里,她的弟弟往后是要接管叶氏的,应该好好在校园里学好应对商场的知识。

  至于保护?有钱能使鬼推磨,家里多出钱雇几个保镖就好了。

  甚至说,就算叶南一定想学,也该学柳家那种正统的武功。

  就这么跟一个不明来历的老头儿绑在一起着实不好。

  叶北想了想,继续说道,“既然是有这份恩情,咱们把人留在家里好好养着也罢,可是你却不能随便修习这种不明来历的东西,万一有个三长俩短咱们找谁说理去?你是不知道,我在旁边看着你修炼的那副样子,心都悬在半空中的。”

  额,刘承祖保住了,不过自己还是没保住。

  “姐,放心。”

  叶南认为,必须得让叶北彻底放心,自己以后修炼才会没有阻力。

  便也十分坦诚的将自己心里的主意说了出来,“我知道你想什么,想我有朝一日能接管叶氏,可是我并不想这样,叶氏你来打理就好了,商场上的那种尔虞我诈,我实在是应付不来,可能没几年就把集团搞臭了,还是你来打理,往后我也能有钱花不是?”

  听到这话叶北已然是十分震惊,张大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叶南却是继续说道,“还有,别人有不如自己有,咱们的确是能招的起保镖,可是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保镖也不行了呢?我想做的就是好好练功保护家人,而且这功法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

  有些事一次性说清楚比较好,以免拖着大家都不开心。

  他来到这里不是当公子哥儿来的。

  对于叶氏集团,不管家产能有多少,他都没有放在眼里。

  因为这些东西他拥有过,甚至拥有更多。

  在修仙界他有的也不仅仅是财富,还有权势,还有威严,还有力量。

  他不会满足于的确这些财富,最终还是要回到修仙界。

  要去报仇,要去算账,要将那些自以为是正派害自己陨落的人都付出代价。

  所以,他的目的只有修炼。

  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

  听到这番话,叶北久久没有回答,连神情都有些黯然。

  不得不说,叶南的话很对。

  别人有,不如自己有,金钱可以买来保护,可那种建立在别人身上的安全感往往是不真实的。

  就好比柳家,即便没有家财万贯,也没有什么人敢主动招惹。

  那是拥有力量最好的证明!

  经历过被亲生父亲陷害,灰暗的度过了这么多年的孩子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

  因为真的害怕,担心啊!

  叶南没有保镖吗?当然有!

  知微这种素质的保镖放到哪里都是有钱人争抢的对象,可是那又怎么样?

  防不胜防!

  还不是成了感染寄生虫的废物懦夫?

  这次好在是运气好,翻起来了。

  如果叶南没有翻起来,又当如何?

  自己,叶南,甚至母亲最后都会成为这场家族利益争斗的牺牲品。

  她能理解……

  可是叶南想继承家产,有点儿让人没办法接受。

  往后什么样的意外都有可能发生,集团内的斗争是永远没有办法平复的。

  爷爷说过,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斗争。

  如果她没了呢?那剩下偌大的家业该如何。

  “你说的,我都懂。”

  沉默许久,叶北苦笑着说道,“只要生命不受到威胁,你想要学什么就随便吧,可是集团内部并不平稳,我们现在只是看起来安全,可很有可能哪一天,就像你那晚遇到的车祸,我就不在了……”

  这个?!

  我那晚的车祸不是.集团内部人陷害的啊。

  叶南也真是服了,怎么能想到那上面去,“我修习功法不就是为了保护家里人吗?怎么可能会让别人伤害到自己的节节,真是想多了,想多了。”

  听到这话,叶北心里还是比较欣慰的,伸手轻轻拍了拍叶南的脸,“那张信用卡,你就拿着刷好了,穷文富武的道理姐姐还是懂得,随便刷,只是有一点,要照顾好自己,不可以再受伤,集团的事暂时就由我来处理好了,钱是不会缺你的。”

  这样不就好了,简直完美!

  一个负责赚钱负责家里的正常运营,一个负责练功保护家人的安全,这是多么搭配的选择啊。

  “放心了。”

  叶南挑了挑眉,得意地应道,“一般人,真的打不过我。”

  “还有,这些东西都允许你做了。”

  本以为这些事情都已经完美解决了,却不料叶北话锋一转,表情极其严肃地问道,“那天你没去柳家,带着人去哪儿了?”

  她还是很介意这件事的……

  主要不是真想知道叶南去哪儿了,而是觉得那一波儿人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心里不平衡。

  然而,叶南是肯定不可能老实交代自己的去处。

  总不好说自己出门是找鬼去了吧?

  “我们出去采药了。”

  叶南随便编了个谎,又谨防被问药在哪里,说完忙不迭补了一句,“不过消息错误,到了地方发现没有草药。”

  得,什么话都被他说了,就是叶北再想问什么也问不出个结果来了。

  她当然不信什么采药的鬼话,只是一时半儿也没什么证据,戳穿也戳穿不了,就只能认了。

  “还有,柳家那个比武切磋大会的请柬是不是真的?”

  叶北瞪着眼睛,怒视着自家弟弟,“你这个要再是骗人的,就死定了。”

  卧槽,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反正那么多话都是骗人的,就这个还真不是骗人的。

  叶南笃定地点头应道,“这个肯定不是骗人的,不信就拆人听柳家问问。”

  经得起考验的消息,才值得让人相信。

  都如此说了,叶北也没有什么不相信的理由。

  登时站起身来,狡黠地朝叶南笑了笑,“那就按照事先说好的,收拾收拾去柳家住几天好了,反正家里也留不住你这个皮猴子,出去势必要自由许多。”

  什么鬼?在这儿等着我呢。

  叶南瞬间感觉自己应该是上当了,这家伙果然适合在商场跑。

  三言俩语就把他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过,这样就能困住我了么?我又不是没有腿不会跑。

  然而这个想法刚刚从叶南脑海里闪现,接下来一句话就彻底断了丫的后路,“你不要想着半路逃跑,车我来安排,司机我也会安排。”

  所以,是要怎么样?强行绑过去嘛。

  纵是叶南有几百个不愿意,最后还是在吃了饭之后,被扭送去了柳家。

  谁也没让带,只安排了一个知微跟着。

  叶南也是醉了。

  他这个姐姐,为了自己的婚姻大事还操了不少心呢。

  这一回驾驶座的人不是知微,副驾驶座的人也不是叶南。

  二人都座在后面,旁边还多塞了个叶北。

  叶北本来是不准备去的,可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放心,就跟着自己安排的车一起过来了。

  也正好给柳爷爷打声招呼,好好安顿一下叶南的后面的事。

  “姐,真的要这样?”

  叶南坐在后面,满脸黑线。

  这算什么事哦?强行给柳家安排女婿上门嘛。

  “怎么样?”

  叶北却是充耳未闻一般,挑眉说道,“你是想被绑着送过去哦?”

  我绑……

  何曾有人能让他受到如此奇耻大辱?

  也就是叶北,要是别人他早就俩巴掌把人飞了。

  “到了时间我自己就会去的,真的没有必要提前过去。”

  叶南强忍住内心的郁闷,保证道,“我在家的这两天肯定安安份份的,哪儿也不去,这样总行吧?”

  “诶?”

  叶北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当初不是你说的要提前过去了解了解规矩吗?这还有俩天时间,就去一趟吧。”

  得,抱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看来往后扯谎是不能再用柳家做挡箭牌了。

  “知微。”

  叶北无视身旁人的愤懑,自顾自地交待道,“到柳家一切要按照别人家的规矩来,小南的饭量实在是太大了,尽量不在人家家里吃,到饭点看着点儿,让少吃一些饭,到时候还饿,再出来吃。”

  卧槽,这是嫌我丢人吗。

  “是,知道了。”

  关键是知微还真应下来了,附和着说道,“少爷吃的的确是有点儿多,被别人看到是不太好。”

  我吃的多怎么了?凭自己本事吃的,有什么不好。

  知微,什么时候听别人的话了?

  “还有就是看着点儿,在别人家里就不要练功了,金一会儿白一会儿的别吓到了人。”

  叶北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开始没完没了地说道,“到时候人家还以为小南生病了,送医院就闹笑话了。”

  好嘛,嫌我丢人就算了?还怕我吓到别人,还觉得我会闹笑话……

  叶南有种深深的无力感,这个姐姐真的是亲的吗?

  “是,在别人家这样的确不好。”

  知微又附和了,知微又附和了。

  这傻女人难道不知道咱们才是一路的吗?

  叶南心中叫苦不迭,嘴上却什么都不能说。

  因为只要多说一句,就一定会被叶北毫不留情的给怼回来。

  所以,这次重生,什么都好,就是家里人都太热情了,管的事也相对比较宽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