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二十二章去柳家

第一百二十二章去柳家

  这一次去的地方是柳家正儿八经的居住别墅,不是上次郊外那个办寿宴的地方。

  在一个高档别墅区里面,离市中心也比较近。

  柳家倒是比较热情,一听到上门的是老世家,竟然出动了柳蕴仪亲自出来迎接。

  长辈就算了,出来迎叶南也不敢进。

  柳蕴仪是平辈,出来迎一方面能体现主家的重视,另外一方面作为平辈相处招呼起来也没有什么可尴尬的。

  就好比现在!

  柳蕴仪,一手挽着叶南,一手挽着叶北,爽朗活泼地领着二人进了院子。

  还一边走,一边开心地招呼道,“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正愁着家里没人太冷清呢。”

  叶北一边笑着回应,一边偷偷打量知微。

  却见知微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只是面色如常的跟在后面,顿时便松了口气。

  至于叶南,真的是非常不喜欢这种欢迎方式。

  全程都想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却是被柳蕴仪抓的太紧,如果抽的太用力,大家面子上不好看。

  再说了,还有叶北在一旁监督,着实是不敢表现的太过份。

  免得这个姐姐回去又找机会给他上课。

  柳家别墅的大小,跟叶南家的差不多大。

  唯一不同的就是处在小区里面,是有专门的物业在管理。

  不像是叶南家,全部安保清扫人员都要自己挑选安排。

  不过,各有各的好处。

  像叶南家这样的别墅,住起来就会比较放心,因为人手都是自己信任的。

  柳家的就相对来说比较便利,也省心。

  价值方面相差不会太大,毕竟地理位置摆在那里。

  一行人绕过花园,进了柳家别墅。

  却见柳治纲,还有柳译成夫妇已经坐在客厅等候了。

  这架势,也算是欢迎客人中比较高的规格了。

  不同于叶南的拘谨,叶北在此处就活跃多了。

  见到沙发上坐的一众长辈,连忙笑着跑过去打起了招呼,“柳爷爷好,柳叔叔好,柳阿姨好……”

  那副甜美懂事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怎么办到的。

  叶南看到这一幕,简直惊呆。

  都说了,他这个姐姐是属冰山美人的,平时总喜欢板着一张脸教训人。

  怎么看都应该是那种榆木疙瘩,不受长辈喜欢的。

  上次柳治纲寿宴的时候表现就已经够惊人了,现在看来是发挥空间不够,有了空间打起照顾来,真是甜死人。

  柳家长辈听到这么甜的声音,全部都是开心的不得了。

  尤其是柳治纲,还一脸慈祥地招了招手,“小北,过来爷爷身边坐。”

  叶北倒真不怵,顺其自然地就坐了过去,还抱着老头儿地胳膊撒娇道,“上次您过寿人太多,都没好好寒暄俩句。”

  啧,果真是发挥空间不够啊。

  现在这那副样子,倒好像是亲爷孙一样。

  叶南下意识地朝着身旁看了一眼,真正的柳家孙女还没动动静呢。

  柳蕴仪感受到身旁的视线,抬起头疑惑地看了过来,“你看什么?”

  “你的位置被人抢了,不自卑吗?”

  叶南一脸懵逼,看了眼爷慈子孝的画面,把声音压到只有俩个人能听到的量问道。

  “我有什么好自卑的?”

  柳蕴仪对此却是不以为意,“爷爷开心就好,坐在那里的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你倒是真想的开!

  叶南撇了撇嘴,也礼貌地招呼了一声,“柳爷爷,叔叔阿姨好。”

  不过,声音就没叶北那么甜了。

  显然作为一个男孩子是没有办法像叶北那样跟别人打招呼的。

  柳治纲听到声音,一脸笑意地招手唤道,“小南也过来坐,咱们俩家人倒是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

  叶南点了点头,过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好。

  至于柳治纲旁边那个位置,离的太近,不喜欢。

  柳治纲倒是没说什么,还是一脸的慈爱笑意。

  只是叶北,眼刀子一个劲儿的瞟。

  叶南都感觉,此时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自己恐怕已经被凌迟了。

  这女人真的太可怕了。

  怎么样?还要我跟她一样抱着人家老爷子的胳膊撒娇卖萌嘛。

  “你们俩姐弟怎么有空过来玩儿?”

  柳治纲装作看不见二人的小动作似的,依旧笑意盈盈地问道。

  男孩,跟女孩到底是不一样的。

  所以就算叶南表现的看起来比较冷淡,柳治纲也没有很在意。

  毕竟,上次叶南送的寿礼可是一点儿都不轻。

  “我……”

  叶南刚准备说明来意,本来是想说的含蓄一些。

  谁知道才张嘴,就被叶北抢走了话茬字,“您不是给了小南一个邀请函吗?那种地方他之前也没有去过,就主动要求上门住俩天,好好了解一下规矩。”

  柳治纲听到这话倒是挺开心的,“哈哈哈,想住俩天?住十天住一年都行,咱们家家人不用那么客气,往后小南再来就当是自己的家了。”

  作为柳蕴仪的亲爹,柳译称。

  听到这话也是眸子一亮,连连点头附和道,“就是就是,一家人不说俩家话,以后想来住就直接过来。”

  他现在看这个女婿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上次寿宴能送出如此礼物,已然说明这小子的本事了。

  所以蕴仪给到叶家,是个不错的选择。

  叶南突然注意到了这个人。

  上次见的时候此人明明身体是有暗疾的,现在看起来不仅没问题了,功力也提升了不少。

  莫不是那开脉丹……

  想到这里,叶南看了柳蕴仪一眼,发现柳蕴仪的功力的确没有什么变化。

  想来柳治纲是把开脉丹给自己的儿子吃了。

  这样倒也是可以理解的,蕴仪毕竟是女生,顶不起柳家的天。

  “多谢柳叔叔。”

  叶南客气地道了声谢,“那这几天就麻烦大家了。”

  “有什么麻烦的,多个人多双筷子而已。”

  自从知道叶南接下来几天都要在家里面一天,柳译成一下子就变得健谈可不少,看起来很有长辈的样子,“你留下来,咱们有空可以切磋切磋。”

  额,想哪儿去了?

  我怕一不相信把您老儿给切磋坏了。

  总之,剩下的几天势必完在柳家住了,毕竟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

  再拒绝,倒是显得自己不识抬举了。

  叶北在一旁听着,故意笑着打趣倒,“那我也住几天?”

  “好啊,都住下来。”

  柳治纲是真的很欢迎二人,眉眼间得欢喜骗不了人的。

  一听到叶北也要住下来,登时高兴的眉毛都跟着跳了跳,“你们俩个跟我的亲孙子没什么区别,留在这里我倒也热闹许多。”

  “她公司还有很多事情,也就是开开玩笑,不用当真的。”

  叶南是真怕这个倒霉姐姐留下来,连忙出声说道,“这回过来就是专门来送送我,顺便来看看您身体是否康健的。”

  他是真不想让叶北留下来。

  别的人还好说,叶北一旦叨叨起来可是没完没了的。

  而且自己还不能忤逆长姐得好意,到时候万一相出什么幺蛾子,又来搞一出牵红线,不就麻烦了。

  叶北心里清楚有人不想让她留下来。

  瞪了叶南一眼,便也顺着那个意思说道,“我是专程来看老爷子的,可不是什么顺便,会不会说话?不过……”

  话说到一半,突然一脸遗憾地说道,“小南说的也不错,集团最近不是很安稳,还真是一天都离不了人,所以就不在老爷子家里叨扰了。”

  其实,她是想留下来的。

  就是真的叶氏的事情太多了,无暇在柳家常住。

  柳治纲是很通情达理的,听到这话便也没有再强留人,“你去忙集团的事情,有什么柳家能帮上忙的,就尽管打个电话给爷爷,以前是你那父亲拦着不让咱们来往,现在没了这个隔阂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话说的很是恰到好处。

  一来也是从柳治纲嘴里说出俩家长期不来往的原因,顿时消弥了很多尴尬的感觉。

  二来柳治纲明显是要帮叶氏集团撑场子。

  叶北听到这话,心也算定了定,“以前的事就不提了,是我们家的过错,往后可要父母麻烦柳爷爷了。”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柳治纲佯装生气地拍了下叶南的手,“你爷爷在的时候,不还常带你来这几玩儿,那会儿的你可没这个客气,弄坏爷爷多少个古董瓶子?”

  “赔您还不成吗?”

  叶北闻言,失笑诶说道,“弄坏几个瓶子,还记到今日了,真是小气。”

  这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画面看起来异常的和谐。

  可以看得出来,柳治纲是真的疼叶北,对叶家也是真的有帮扶之心。

  当初这具身体的主人如果能勇敢一点,及时找到柳家帮助的话,怕是也不必如此。

  还是看清了柳家的情谊……

  后面叶北留下来吃了个晚饭,就回去了。

  叶南现在的食量本就大,可是在柳家的饭桌上,愣是没吃几碗。

  因为只要稍微吃的不庄重,或者是稍微多吃一口,叶北的眼刀子就过来了。

  搞得他实在是不敢吃太多烦,临了也还是饿着肚子的。

  好不容易吧叶北送走了,想着总该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把?

  结果,柳译称派人来请。

  叶南也是无语,不会真的要切磋吧?

  到时候万一不小心把柳译成切出个三长俩短来,可怎么跟老头子交待。

  怀着忐忑的心情,叶南到了客厅。

  看到柳家一大家子都坐在客厅,有说有笑的吃水果,看电视。

  看到叶南过来,柳译成热情地招手唤道,“小南,过来坐过来坐,咱们一块儿聊会儿天。”

  聊个屁啊,有什么好说的。

  难道你们老人家忘记咱们第一天见面时候,是什么情况了吗?

  叶南无语地摇了摇头,走过去找了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坐下。

  茶几上摆放的果盘倒是很丰富,都是些时令水果切成好看的样子,插着牙签放在那里,还是有点儿诱人。

  对于根本没吃饱的叶南来说,这玩意儿简直就是惊喜。

  “还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

  叶南刚拿起一块西瓜塞进嘴里,就听到一句充满回忆的话。

  顿时一惊,全部都吐了出来,还差点儿没把自己咳死。

  问这话的人是柳译成。

  叶南实在想不出来,这人怎么好意思问?难道就不觉得尴尬嘛。

  大家一看叶南的反映,也大致能猜出二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多狗血了。

  “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这小子拽的狠呢。”

  柳译成却是丝毫不觉着尴尬一样,依旧自顾自地说道,“我还说这小子天赋惊人,主动示好章交个朋友,谁成想……”

  不能说了,不能说下去了,否则就真的太尴尬了。

  叶南连忙出声打断,不好意思地说道,“柳叔,过去的事咱们就不提了,权当是我年轻不懂事,咱们就爽爽快快忘了那件事好吧。”

  说完,还捡了块西瓜给柳译成递了过去。

  柳译成笑咪咪地接过西瓜,咬了一口,“恩,真甜。”

  心里也是乐翻了天~

  当时叶南那态度严重挑战了他作为一个长辈的威严,他老早就想着有这一天了。

  小子,还是嫩吧?喊叔这一天被老子撞上了吧。

  见柳译成接下西瓜,没有再口出惊人。

  叶南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时他是跟柳译成说了个不配。

  说柳译成不配跟他做朋友,也不配知道他的名字。

  那时候,谁能想到就这么巧,柳译成竟然是世交的长辈哦。

  话说回来,今天这事真的是好打交啊。

  二人如此的反映,一旁的人除了柳蕴仪知道内情,一直坐在一边捂着嘴偷偷笑着。

  反倒是柳治纲,很柳译成的夫人一脸懵。

  “啊成,你们第一次到底是什么情况?”

  柳治纲如此稳重的人,竟也控制不住起了八卦的心思“说出来让大家都听一听,都是一家人,还有什么不好意思。”

  这回柳译成倒没有直接说了,而是看向了叶南,意味深长道,“那咱们到底要不要说呢?”

  说个屁,肯定不能说啊!

  说了,我的脸还能往哪里搁?

  叶南又是捡了一块西瓜送过去,含糊地笑道,“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咱们就翻篇把。”

  “没事没事,不提了。”

  柳译成一朝翻身,开心的不得了。

  便也顺着叶南的意思,干脆咬死不再提这件事情了。

  “呼。”

  叶南这才长出一口气,笑着说道,“咱们吃水果,聊点开心的事情。”

  “也是,聊点儿开心的。”

  柳治纲纵然很不甘心,却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干脆接着话茬出声调侃道,“那咱们不如聊聊,你跟蕴仪什么时候结婚好?”

  “咳咳咳……”

  叶南再次被噎到了,这算是什么开心的事?根本就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事好么。

  本来坐着看戏吃瓜的柳蕴仪一下子也成了话题中心,登时红着脸连连摆手,“爷爷说的什么话,现在都还在念书,怎么好端端的就提到了结婚上。”

  叶南闻言,连连点头附和道,“对对对,学业要紧。”

  “哦,那没事。”

  柳治纲笑了笑,平静地说道,“那就等你们一毕业,咱们就把婚事办了吧。”

  卧槽,逼婚嘛?

  本来以为待在家里面对叶北已然是龙潭虎穴了,怎么柳家人也是。

  现在的人,怎么就那么喜欢撮合别人?

  简直是乱点鸳鸯谱!

  如果是要聊这个的话,叶南不舍地看了一眼桌上的水果,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站起来,“我感觉有点儿瞌睡,就先回去了。”

  “那个,爸。”

  话刚说完,柳译成就开始了,“我第一次和这小子遇见的时候,是……”

  “我好像又不困了!”

  叶南听到这话,立马坐回去,笑道,“再坐一会儿吧。”

  这柳家的人怎么脸皮都那么厚,刚刚那是什么,是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那个武术切磋大会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我能应付的来吗。”

  叶南无语地坐着,为了防止有人乱带节奏,干脆把武术切磋大会拿出来说事,有一搭没一打的捡着水果往嘴里塞。

  这样的话,应该没有人再提什么结婚的事情了吧?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