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二十三章爷爷

第一百二十三章爷爷

  “都是年轻一辈的切磋。”

  柳译成对比武切磋大会挺有兴趣,不等旁边的人说,自己抢先说道,“你去的话,绝对吊打那群小辈,今年也许柳家能拿个头魁。”

  额,含金量这么差啊?还以为至少能遇到什么比较有实力的人物。

  或许,比柳治纲再厉害一点的那种。

  结果竟然是跟小辈切磋……

  叶南没有将心中的失望表现的太明显,继续问道,“那有没有什么彩头?”

  修仙界门派之间也会有类似的切磋比赛,不过都是会拿些彩头出来,主要就是鼓励小辈。

  地球上的这种比武切磋叶南是第一次参加,自然还是有些好奇彩头是什么。

  “彩头肯定是有的。”

  提到彩头,柳译成立马就兴奋起来。

  不过看了叶南一眼后,又沉默了下来,“那点儿东西,对你来说可能没有什么吸引力。”

  毕竟这小子是一次性拿出俩颗开脉丹的土豪,比武的彩头可能真不是什么事。

  叶南明白对方为什么如此说,登时笑了,“这年头,谁还嫌身上的好东西少了不成?”

  有钱人不嫌弃钱多,修炼的人不嫌弃宝贝少,这都是一模一样的道理。

  “那就好说了,四家一人出一件彩头。”

  柳译成一听,又来劲儿了,“咱们家今年准备拿一件大的出来……”

  咱们家?这么不避闲真的好么。

  叶南失笑的摇了摇头,垂着头继续听到底是什么。

  中间一直没有说话的柳治纲却是突然出声打断,“咳咳,时间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

  这话说出来,明显就是让大家都散了的意思。

  看得出来,柳治纲在家里的威望比较高。

  话说出来后,几乎没有任何人疑问,都很乖顺的站起来准备散去。

  柳蕴仪吃了一晚上的瓜,见状也站了起来。

  自顾自的朝叶南走来,使了个眼色,说道,“咱们一起走吧。”

  谁要跟你一起走哦?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不要被人家实锤了好不好。

  “小南,先不要走,到书房来一下。”

  柳治纲见状,突然出声说道,“蕴仪自己回去休息。”

  有话对我说?

  柳治纲的表现明显就是咱们俩进来聊聊天。

  “好。”叶南点点头,站起来绕过柳蕴仪,跟着柳治纲一起朝书房走去。

  柳治纲走在前面,叶南走到后面。

  到了书房后,柳治纲推开门稍微停了停,示意叶南先进去。

  等叶南进去后,自己才跟着进来,反手把书房的门关掉。

  然后,面色凝重的走了进来坐在了主位上,还招呼叶南在就近的椅子上坐好。

  “柳爷爷是有什么事要说?”

  如果这都看不清楚情况,叶南也就是白活那么多年了。

  “嗯……”柳治纲沉吟一声,随后拉开抽屉,取了个瓶子,放到桌上。

  叶南一眼就看出这个瓶子是自己送出去的,里面装着的应该是开脉丹。

  刚才在柳译成身上看出了变化,可是不管是柳治纲,还是柳蕴仪都没有变化,显然还有一粒开脉丹没有食用。

  柳治纲现在拿出来,难道是有什么别的安排。

  “小南,当晚看了这俩枚丹,我就知道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就在叶南纳闷不解的时候,柳治纲说话了,“凤老头大徒弟什么性格,我心里清楚的很,听说此丹的原材料都是你找的,也大概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这粒丹本来是应该还给你的。”

  说到这里,柳治纲停了下来,似乎后面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

  叶南却是已然听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看来柳治纲是猜出了于素那枚丹药是从他手里抢的,以为他还有别的安排,所以觉得该把丹还回来。

  不过,听后面的话,似乎是又有什么原因这丹药还不回来了。

  叶南本意就是要送两粒的,有另外一粒从别人的手中送出去倒也没什么。

  因为,最终也是达到了他的目的。

  还回来就没必要了,不管是什么原因。

  “您多想了。”

  叶南都不用听后面的话,直接了当地说道,“我本来就是想送俩枚的,被抢的时候还觉得遗憾,现在此丹还是到了柳家手里,倒是也不错,不用还。”

  说完,怕柳治纲不信,又特意补充了一句,“我也的确用不上这玩意儿。”

  谁还嫌弃自己身上的宝贝少?

  柳治纲听过这句话,却是没有办法全信。

  可能听到叶南后面的话,心里也觉得很宽慰了。

  这小子的性格的确是像那个老家伙,爽快干脆,有情有义。

  “你这么说,我很高兴,我就厚着脸皮把东西收下了。”

  柳治纲欣慰地点了点头,抿着嘴稍微思考了一下。

  就在叶南还等着有什么后续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我想把开脉丹作为柳家在这次比武切磋大会上的彩头!”

  什么?彩头!

  用开脉丹来做比武切磋大会的彩头,这个规模也……

  难怪刚才柳译成说这次家里要放一个大的彩头出去,那开脉丹的吸引力的确是挺大的。

  别说是在地球了,就是在修仙界能用开脉丹当彩头的都是数一数二的门派才能干的起的事情。

  知微是古武家族的人,是在武道中具有很高威信的家族。

  就是这样,也视开脉丹为比较宝贵的资源。

  这个看知微当时吃到开脉丹的心情就可以得知了。

  柳家最多也只算是当地武道家族的佼佼者,范围扩大到全国应该完全被埋掉了的那种。

  现在拿开脉丹做彩头?

  这柳治纲到底知不知道地球上灵气稀薄,这种物资很缺乏啊。

  或许是看破了尘世,不想在武道上费心了?

  当然,不管是因为什么,叶南都完全不能理解。

  “你知道,这东西对你的提升有多少吗?”

  叶南扫了一眼桌上的瓶子,语气陡然变得严肃起来,“或许,知道自己余生还能再遇上如此珍贵的丹药……”

  这一次,叶南没有再用晚辈的态度来应对。

  事关资源,不容一点怠慢。

  如果知道柳治纲要用这丹做彩头,他都不如拿回去孝敬老娘,全放美容益寿了呗。

  柳治纲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妥,到底是开脉丹这种东西。

  别人怀着一片赤诚之心松来,自己却要拿出去给别人做彩头。

  哪怕他后面想的是让叶南再赢回来,并不是真的想把东西给出去,也算是玷污了别人的敬意。

  所以面对叶南如此态度,柳治纲并没有生气。

  反倒是十分愧疚地低着头解释道,“我知道这东西的好处,也晓得如此机遇余生可能不会再有了。”

  说到此处,柳治纲顿了顿,“可是,如果不拿一个大的彩头出来,别人怎么可能拿出黑铁盒,那可是你爷爷留下的东西啊。”

  我爷爷留下的东西?

  叶南突然想到,上次柳治纲好像说了要拿回什么爷爷的东西。

  或许就是这个黑铁盒?

  “我不太明白,黑铁盒是什么?”

  在叶南的记忆里完全没有关于黑铁盒的记忆,也没听家里人说过爷爷有留下了什么珍贵的东西。

  “我也不是很清楚。”

  柳治纲摇摇头,一脸落寞地说道,“你爷爷的身份很神秘,我只能知道他并不是普通人,甚至凤家那样的古武大族都要给他面子,别的一概不知。”

  说罢,似乎是有些神伤,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你爷爷很早之前托付给了我一个黑铁盒,说是叶家撑不下去了,就拿着盒子去找凤家,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结识的凤家,不过凤家应该不知道这个盒子,里面装着什么暂时还不知道,当初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打开。”

  话到这里,似乎有什么不对。

  “我并不是要霸占里面的东西,只是好奇而已。”

  显然,柳治纲自己也意识到了,一脸尴尬地替自己解释了一句。

  然后点了支烟,继续说道,“后面你爷爷去世了,也就是那么巧,我家老二,蕴仪的二叔跟人打赌被骗了,就回来偷拿了黑铁盒子去抵账,也不怪这小子会拿这盒子去,到时候你见了就知道为什么了。我也有去过那家想要赎回黑铁盒子,可能是太心急被对方注意到了,就是死活也不愿意把盒子拿出来。”

  一个打不开的盒子,一个身份神秘的爷爷……

  没想到这具身体背后还有如此故事呢?

  “您是想拿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彩头,逼对方把黑铁盒子拿出来?”

  叶南听了这么一个故事后,也觉得柳老爷子的想法能理解。

  也难为他了,过去那么久还想着把盒子还给叶家。

  现在,竟然不惜用开脉丹去做彩头。

  还好是做彩头……

  想到此,叶南反而能想开了。

  如果柳老爷子直接拿去换黑铁盒子回来,对方怕也是愿意的。

  毕竟一个打不开的盒子,怎么都比不上一个看得见的天才。

  可若是做彩头,那就得看花落谁家了。

  叶南有信心打遍同龄的武道修炼者。

  就他现在的实力,遇到于素那种变态也能打个平分秋色了。

  对了,这些家族内应该不至于有那种变态吧。

  “我是想,东西都是咱们的,到时候一把赢回来就行。”

  柳治纲点点头,认真地说道,“你现在的功夫,也许不能跟京都那些人比,可在西河市周边的地界上足以打遍同龄,赢回所有的彩头都是没有一点儿问题的。”

  这话,到底是夸还是贬呢……

  叶南有些听不太明白?

  这个柳治纲可能对他真正的实力不是很了解吧……

  在西河市周边的地方,他,叶南,是一哥!

  就算去了京都,他,也绝对是一哥!

  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老子有神魂。

  就算在没进入神魂第3境变神,无法使用一些精神的攻击,可神魂的力量叠加在身体上,实力也是会陡然翻倍的。

  别说对付这些小虾米,在不自损的情况下都可以跟柳治纲周旋周旋。

  “我知道这样不好……”

  柳治纲半天没有得到回复,还以为叶南是生气,不想理他,又不好意思地说起来,“这都是叶家的东西,不管是黑铁盒子还是开脉丹,本来是都不应该出现在比武大会上的,是我们柳家的疏忽,放心,蕴仪他二叔因为这件事被我狠狠打了一顿,身上的功夫也废了,已经逐出家门了。”

  卧槽?这老头子这么钢!

  自己的亲生儿子说赶就赶,说打就打。

  这心里把叶家看的是有多重啊?

  叶南突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想了想,觉得还是要客气一些,完对得起柳治纲的情义,“开脉丹送给您,就是您的东西了,我之前只是觉得那个丹很贵重,拿出去做彩头有点儿草率,所以态度才会有点儿不好,现在知道了理由,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彩头我一定拿回来,丹还是给您,我只要爷爷留下的黑盒子。”

  叶南这番话说的很认真。

  这让柳治纲松了很大一口气。

  他早就想把黑铁盒子还给叶家了。

  从叶南被爆生病开始,他就去樊家找了好几次。

  可是对方咬死不给,拿什么都不愿意换。

  这些年叶氏集团商场得意,可是家里的情况日渐不好,他也越来越着急。

  甚至起了直接夺的心思!

  好在叶南缓了过来,叶家缓了过来。

  还给了他开脉丹这么好的契机,这块压在心中许久的石头才终于有机会挪走。

  这次比武切磋不为别的,就为还了所有欠叶家的债。

  可是……

  归根结底,还是欠人家的。

  最后,把东西拿回来的还是人叶家人。

  “你,很好!”

  柳治纲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健康自信,充满活力。

  慢慢的和记忆中那个熟悉的身影重叠,“你跟你爷爷简直一模一样,长相性格都是。”

  如果说长得像倒也没什么,可要说性格也像。

  叶南心里对那个没有什么印象的便宜爷爷,好像又多了一份好奇。

  他这种性格说白了,没点儿本事的人真不敢有。

  看来,那老头子还挺有性格的嘛。

  “你有我爷爷的照片吗。”

  家里没有关于叶老头的东西,好像都被这具身体的便宜老爹给清理了。

  叶南印象中,爷爷又很模糊,现在既然提到了,干脆就趁机会问了一下有没有什么可追寻的痕迹。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