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二十五章不要担心

第一百二十五章不要担心

  叶南柳治纲几乎聊了一整夜。

  在把话说清楚后,大多都是在回忆叶南的爷爷奶奶二人。

  叶南从没想过,看似普通的这具身体竟然有着如此神秘背景的爷爷奶奶。

  这算是狗屎运吗?

  毕竟,在修仙界的时候,没遇到肯教他功法的老东西之前,自己也是普通的普通泥土🀄️的一粒尘埃。

  不过,也得亏是今晚俩人把话说通了。

  让叶南坚信那个从来没有被打开的黑铁盒子里应该藏着很大的秘密……

  这是他爷爷留下来的东西,想必也封存着什么秘密。

  所以这一次,一定要把黑铁盒子赢回来。

  可是,还有一点需要考虑到。

  那就是柳家如果放出话去总开脉丹做彩头的话,势必就有人知道开脉丹还没有被吃掉。

  也许再切磋比武大会之前就会有人上门来抢丹!

  甚至,还有可能柳家会因为这颗丹药遭到灭顶之灾。

  因为知微已然是古武大家族的新秀了,却也觉得开脉丹珍贵无比。

  更不用提在普通的武道圈子,这玩意儿的吸引力有多大了。

  柳家最多就只能算是西河市周边比较有名的武道家族,据说在帝都还有许多大的家族,这些家族会不会掺一脚?

  现在都很难说的清楚了……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在把彩头是开脉丹的事透露出去后,柳家就得严防死守的把家里守护好了。

  这个叶南在一早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安顿过了,建议先把开脉丹送出柳家,让一个安全的人来保管此物,到时候就算遇到危险,也还有一线生机。

  当然,这个消息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被泄漏出去的。

  这来参加切磋比武的四个家族肯定都想要开脉丹……

  那想要的话,肯定就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是,没有害人之心,也得有防人之心。

  保不齐这其余三家拿不出更大的代价,或者不想拿更大的代价出来。

  然后,再有什么别的心思,这样岂不是得不偿失。

  后来柳治纲有提到一个人,就是他的大孙子。

  也就是柳蕴仪的亲哥哥,说是已经回到西河了,专门为了这次切磋。

  目前这个消息没有人知道,想麻烦叶南今天出门把丹交给柳蕴行。

  叶南一口应了下来。

  这个很被自家老爷子看好,甚至有被调教过的小子,他也是挺想见见的。

  离开柳治纲的书房,天也差不多都快亮了。

  叶南回到柳家给自己安排的卧室,稍微补了一会儿眠,想等天亮了再出发。

  正好,可以再在外面舒舒服服的吃个早餐。

  没想到眠了没一会儿,就听到有人进了房门的卧室。

  本来以为是知微,便也没有理会。

  因为平时知微也是如此,天一亮就进房里等着了。

  然而,今天不是那样。

  进来的人直接大步走到床边,上手揭开叶南的被子,大叫道,“习武之人的最佳时辰在早上,赶紧起来出去锻炼了,还睡什么觉啊。”

  卧槽,柳蕴仪!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怎么能随便进男人的卧室哦?

  再说了,老子是柳家的客人,想特妈几点起就几点起。

  客人,难道不是用来好好招待的?哪有一大早上喊客人去练功的。

  这家伙怕是脑子不够清楚哦?

  好在老子睡觉的时候穿了衣服,不然就被人占了便宜。

  叶南无语地睁开了眼睛,冷冷扫了旁边一眼,直接把被子拽回来,重新盖在身上,“出去!”

  赶人的话说的干脆利索,不带一点儿情面。

  柳蕴仪俩眼大瞪,这是什么态度?让我出去!

  我可是柳家的大小姐,是这个家里的主人,客随主便知道吗?

  柳蕴仪伸手又去扯被子,“快点儿起来,练完功还要……”

  话没说完,突然被子里伸出一把手,直接拽上了她的手腕。

  紧跟着,一股大力拽动,柳蕴仪柳栽道了床上。

  叶南反手将被子盖在柳蕴仪身上,双手牢牢禁锢着柳蕴仪的身体,“再睡一会儿,不要吵了。”

  他是真的很累,想稍微眠那么一会儿。

  谁知道一会儿出去又回遇到什么?总得抓住一切可以休息的机会休息啊。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吵了……

  既然她不肯罢休,那就只能扯进来一起睡了。

  柳蕴仪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懵了,整个人锁在被子里一动不敢动,脸红的宛如熟透了的番茄。

  怎么办?起来还是不起来……

  她不敢再催叶南起床了,犹豫着挣扎了一下,想挣脱禁锢下床去。

  可是她稍微一动,那禁锢就会重一分。

  喊的话,倒也没必要,毕竟这小子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柳蕴仪挣脱了几下,发现没有什么用,干脆就放弃了挣扎。

  就这么静静躺着,看旁边的叶南倒是有那么点儿不一样……

  平时的叶南总是摆出一副别人欠了他钱的模样,说话也是怼死人不偿命的那种了,活生生的小狼狗人设了。

  现在睡着了,一整个人安静下来,那张天生有点儿娟秀气质的脸蛋有充满了一种小奶狗的味道。

  不管怎么说,现在看起来更好看。

  “你看够了没?”

  叶南本来是张好好睡的,可是一直被人盯着,总觉得怪怪的。

  看来今天这觉是睡不成了……

  叶南干脆松开手,坐了起来。

  无语地看了一眼脸红如番茄的柳蕴仪,就死神朝卫生间去了。

  算了算了,洗个澡赶紧走吧。

  感觉在柳家待下去,迟早要被这个死女人烦死。

  至于柳蕴仪,从叶南起身到厕所,整个人如同被贴了定身符一忘,呆呆第躺着床上。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所以刚才那家伙没有睡着?

  那刚才她偷偷盯着人家的脸看,也太……

  发呆间,卫生间响起了水声。

  与此同时,卧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知微打扮清爽的走了进来。

  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红着脸发呆的柳蕴仪,然后朝着卫生间看了一眼。

  愣了愣,然后冲柳蕴仪点了个头,“早上好,少爷……”

  “我在洗澡,拿套换洗的衣服过来。”

  还在厕所洗澡的叶南已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平静地喊了一声。

  “哦,是……”

  知微仓促的应了一声,连忙朝着卫生间走去。

  走的时候,还古怪的看了柳蕴仪一眼。

  那种眼神,就好像确定了柳蕴仪叶南俩个人有一腿似的。

  有点紧张,又又掉逃避。

  “不是你想的那样。”

  柳蕴仪心头一惊,连忙坐起身来,“我是来喊那小子起床的,结果被摔倒床上的,没有发生过那种事情。”

  此地无银三百两?

  “哪种事?”

  知微一脸平静地在衣柜前找衣服,心里却是早就乱成一通了。

  昨晚柳治纲把少爷喊走之后,就一夜没有放人回来。

  保不齐是为了留住少爷,把自己的孙女给贴上了吧?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知微总感觉脑子里乱的很,第一次连挑选衣服这种小事都做不好了。

  “不是,没事。”

  柳蕴仪无从辩解,这个什么事该怎么描述?

  恰巧叶南已经冲完凉,下半身裹着浴巾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看到柳蕴仪还坐在床上,登时愣了一下,“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说要练功的嘛。”

  说完,指了指窗户外,“再不去,可要耽误习武之人一天最好的时辰了?我昨晚跟你爷爷聊了一个通宵,待会儿还要办个事,真的不奉陪了,麻烦您老人家赶紧撤吧。”

  这话说出来,房间中的俩个女人同时松了口气。

  这算是解释清楚了吧?

  柳蕴仪长出一口气,赶紧站起来朝门外走去,“那我走了,我知道你吃的多,让厨房准备了巨多早餐,出去之前一定把饭吃了,不然那么多都浪费了。”

  “少爷,衣服。”

  同时,知微也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好了衣服送了过来。

  叶南接过衣服,笑了笑,“刚才让你拿衣服,你回答的那么慌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我没有……”

  听到这话,知微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她的确是误会了什么,可是已经尽量掩饰了,这怎么也被看出来了?

  “刚才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那种事。”

  知微的这种反应,明显就是心虚了。

  叶南越发觉得好笑,轻轻拍了拍知微的发顶,“不要担心什么。”

  “我,我没有担心什么啊?”

  知微眼睛看向别处,紧张的无所适从。

  看到她这幅样子,叶南不忍心再逗她了,摆摆手把人放了,“我先换衣服,你下去厨房等着,待会儿咱们吃完饭还有事情要做。”

  “是,少爷。”

  得到离开的许可,知微也顾不得其它,应了一声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卧室。

  叶南看着知微离开的背影,嘴角默默的勾了起来。

  其实,刚刚在卫生间洗澡的时候,外面的情况他都是一清二楚的。

  知微向来很规律,不会总“哦”这类的词回答。

  显然,那会儿是慌了的,所以才会应答的那么仓促。

  他本来还想多洗一会儿澡的,这么急着出来也是担心她想多了。

  出来的那番话,是解释给知微听的。

  总之,都是不想让知微心里有什么疙瘩。

  好在误会都解除了……

  就是往后跟柳家的关系,还是需要好好梳理一下的。

  不然,柳蕴仪这个定时炸弹卡在中间迟早都会炸掉。

  这事还得从长计划!

  叶南心里盘算着,换上新衣服,把丹揣好,就下了楼。

  到餐厅的时候,发现柳家一大家子都已经坐好了。

  至于早餐嘛,的确是相当丰盛了,说是晚宴也不足为过了。

  “醒了,快过来吃饭。”

  柳译成看到人,主动笑着招呼道,“这早饭是蕴仪让厨房坐的,看起来可能有点儿油腻了,不过也算是咱们家的一片心意了。”

  看的出来柳家其余人对这桌饭有点儿尴尬……

  “我最近食量比较大,太清淡的不顶饱,这个刚好。”

  对于叶南来说,却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他恨不得顿顿都这样吃,这一点必须站柳蕴仪的队。

  “哈哈,喜欢就好,快点儿坐。”

  柳译成本来的确是觉得有点尴尬,谁家早餐吃烤全羊啊?

  生怕叶南会觉得柳家土大款,没吃过好东西一样。

  现在看到叶南这个态度,反倒是满意的不得了。

  要知道这小子活脱脱一个怼死人不偿命的性格,当初遇到的时候就是如此。

  现在能说出这种为别人考虑的话,说明他很给柳家面子嘛。

  总之,给柳家面子,他心里就高兴。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叶南并不是为别人考虑才说的这种话……

  叶南落座后,就专注于桌上的食物。

  很快,在众人错愕的眼神中吃下一大半的饭菜。

  还能剩下一小部分,要多亏了知微在旁边小声提醒了一句,“小姐不让在人家家里吃太多,怕丢人现眼。”

  不过,这话声音虽然小,但还是落入了众人的耳朵里。

  所以,吃了这么多,还算是少吃了?

  “我说了吧,他能吃的下。”

  柳蕴仪默默的啃着油条,出声解释了一句,“上次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吃的比这个还多,我还说早餐也许吃的少一点,还是低估了他的饭量。”

  食量,武力值,这个有牵扯,练武道的人都知道。

  尤其是练硬功的人,饭量的确是很大的。

  可叶南这个……

  明显看不出来是练了硬功的人啊。

  “小南,是不是练了什么横功啊?”

  柳治纲疑惑地问道。

  全程他都只吃了一口包子,就被叶南的吃相震惊了,接下来愣是一口都没吃下去。

  “我应该算是内在兼修吧。”

  叶南擦了擦嘴,找了个比较合适的词说道。

  内外兼修?谁不是内外兼修啊!

  柳蕴仪翻了个白眼,“爷爷问的是,你有没有练习一些类似铁头功,金刚臂之类肉体加强的功。”

  哦,原来问这个啊……

  如果这么说的话,强化肉身应该算是地球上的横功类别。

  不过,应该还是有点儿差别吧?

  叶南想了想,一时也不太猛拿定主意,“这个算是,也不算是吧,有强化肉身的作用,好处却是比那个多多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