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二十六章柳蕴行

第一百二十六章柳蕴行

  叶南的这个答案算是比较低调了,对于一个身魂双修的人来说,好处何止只有此?

  不过,旁人听到这个答案也勉强能想的通了。

  “这样啊。”

  柳治纲眉头微皱,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那些练体的横功看起来是要霸道一些,不过长期练习对身体的伤害也不小,并且很容易达到瓶颈,不如修炼内功功法。”

  这话是为了叶南好,武道中的人一听就知道。

  横功,主要是激发身体的潜能,让体格达到一个比较强硬的状态。

  这个过程中需要不断的刺激肉体,的确是会给身体带来不少伤害。

  当然,对于叶南来说则不是。

  他是修仙一流的,的确是有增强体格,也有激发身体本身的潜能。

  不过,冥神诀最大的作用还是在改造肉身上面。

  比如增加身体的脉络,还有强化脉络之类的,全都是基础性的作用。

  甚至是到后面的变体境,极体境也都差不多。

  彼时的身体,跟现在的完全不一样,可谓是另外一个量变结果的产物了。

  “我有同时修炼的,没关系。”

  叶南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道,“不然这么快速的身体变化,早就出事了。”

  柳治纲想了一下,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便也就点了点头默认了。

  饭已然吃的差不多了,叶南擦了擦嘴起身说道,“我吃好了,还有点儿事要去忙,就不在家里待着了。”

  柳治纲清楚是什么事情,便摆了摆手,“嗯,早点儿回来。”

  可是柳蕴仪不知道,登时也站了起来,一脸不爽地说道,“什么事那么重要?长辈都没吃好呢,就要急匆匆的走。”

  这丫头,还真是找茬能手。

  叶南不想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在人家餐桌上这样做,的确好像是有点不太礼貌。

  最后,只能看向柳治纲,眼神中的意思很明显了,“我是在为您老办事,那这丫头就得由您老来摆平了啊。”

  “小南是替我办事,你也跟着一起去吧。”

  谁成想柳治纲倒是很坦然,直接顺水推舟就把自己的孙女给丢了出来。

  柳蕴仪一听,高兴了,“给爷爷办事啊?那我一起去看看。”

  可是叶南,完全不想带着这个拖油瓶,算是非常婉转地拒绝了,“这样不方便吧?还是我自己去好一点儿。”

  “有什么不方便的?爷爷说可以去,那应该没问题。”

  柳蕴仪就跟听不懂人话似的,主动黏了上来。

  一把挽住叶南的手就往门外面拖,“快走快走,再晚就耽误事了。”

  耽误个屁,耽误也是耽误老子的事。

  叶南总不好把自己的胳膊抽开,当场给人家个没脸吧?

  最后也只能硬着头皮一起出了柳家的门……

  知微开车,这回叶南也没机会坐副驾驶,被柳蕴仪扯着一起坐到了后排。

  “我们先把话说好,不准叽叽喳喳的,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叶南实在是很头疼,一上车就开始冷着脸提醒道,“你要是做不到,就趁早下车去别地儿玩儿去。”

  对于柳蕴仪,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这个女人性子太跳脱了,一会儿这儿一会儿那儿的。

  如果是旁人,他早就丢出去了。

  可实在架不住人家是柳治纲的孙女,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对不对?

  俗话说的好,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才是不可多得。

  柳蕴仪的确长的好看,如果给部修仙界的功法,放到修仙界也绝对能成为顶尖的美女修士。

  可是,性格方面就真的不是他的菜。

  还是知微这种比较招人喜欢,懂事低调又体贴,还是御姐啊!

  “我保证不捣乱就行了。”

  柳蕴仪对于将要去做的事情充满了兴趣,伸出右手保证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放心啦,真的不会坏事的。”

  哼,也坏不了什么事。

  不然柳治纲怎么可能轻易就让她来呢?人家见自己的亲哥,能出什么事。

  叶南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开车,去十字路69号,帝豪酒店。”

  这不是什么大酒店,在当地来说估计就算比较中端的了。

  可见柳蕴行的性格还是比较低调谨慎的,不然以柳家的实力,什么酒店住不了。

  “是,少爷。”

  知微还是一如既往的服从。

  也就是柳蕴仪一听到酒店,便瞪着眼睛好奇地问道,“去找人啊?”

  “不要问,不要说话。”

  叶南应了一句,干脆闭起了眼睛,靠在车后座上面假寐起来。

  要是再不假装睡着了,估计不知道有多少问题要问。

  柳蕴仪见状,也只是撇了撇嘴,自讨了个没趣便不再说话。

  后面的一路相对来说都比较安静,没有聒噪的提问声,叶南也算舒服的,小睡了一会儿。

  直到后面知微轻声提醒道,“到了。”

  叶南才缓缓睁开眼睛,朝着车窗外面看了一眼。

  酒店看起来还不错,虽然不是那么豪华,但是比较干净整洁。

  推开车门走下来,朝着周围打量了一眼,“知微留在下面看着,注意有没有人跟踪。”

  说完,又看了身后的柳蕴仪一眼,“你跟我上去。”

  他现在的身份,有很多人跟踪本来就是很正常的。

  尤其上一次柳家寿宴之后,因为开脉丹的事,跟踪的人越来越多。

  不过,好在知微警惕性不错,大多都能够顺利的甩掉。

  今天怕是路上也甩掉了一些人吧……

  可是总会有漏网之鱼的,柳家开脉丹的事是大,不得有一点闪失。

  所以叶南才会把知微留下来看着,以免会被人注意到这家酒店。

  叶南进去后,没有直接找人,而是开了一间房。

  跟柳治纲说的那个房间都在同一个楼层,然后直接入住。

  这样也是为了保护柳蕴行的行踪……

  进了酒店房间后,柳蕴仪见并没有什么人,便一脸纳闷地坐在沙发上,“开个房是什么意思?难道客人还要待会儿才来么。”

  叶南没有回答,坐到了沙发的另外一头。

  平静的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我是叶南。”

  “在647号房间。”

  “好!”

  短短三句话后,就挂断了电话。

  柳蕴仪一脸好奇地看着,却是没再问什么。

  因为她知道,不管自己问什么,叶南也绝不会回答的。

  有时候,柳蕴仪也很郁闷,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这个祖宗,老是觉着叶南对她有很大的疏离感。

  那种不想深交的感觉,简直不要太明显。

  就这样,在尴尬的气氛中度过了将近半个小时。

  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柳蕴仪“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连忙小跑着去开门。

  为了表示礼貌,叶南也站了起来。

  当然,如果是旁人,他肯定不站!

  还是那句老话,不看僧面看佛面,还有这人怎么都说是受过自家爷爷的调教。

  门开之后,柳蕴仪先是一愣。

  然后,大喜,高兴地跳了起来将门口的人抱住,“大……”

  剩下那个“哥”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人捂了嘴进了门。

  柳蕴行一手捂着自家妹妹的嘴,一手将门反手关住,小声提醒道,“你可小点儿声,别坏了菜。”

  叶南这才注意到,进门的人穿的是酒店服务员的衣服。

  看来,这个柳蕴行还挺谨慎的。

  柳蕴行进了门,才把捂着自家妹妹的手放下来。

  然后,抓着柳蕴仪的肩膀一脸宠溺的打量了好几遍,“嗯,又长漂亮了。”

  柳蕴仪听到这声,眼眶一红,哭了出来,“怎么才回来?家里人都很想念你啊。”

  估计也是很久没见了……

  “这不是回来了么?”

  柳蕴行失笑地拍了拍自家妹妹的肩膀,然后揽在怀里乖哄道,“不哭哈,哥哥带了好东西给你哦,再哭可就没有礼物喽。”

  一听到有礼物拿,柳蕴仪立马就不哭了,伸出手忍住哭声说道,“礼物呢?”

  柳蕴行见状,哭笑不得。

  最后,只好俩手一摊,“我现在可没有带在身上,只能过俩天回家的时候拿。”

  “你还过俩天回家?”柳蕴仪对此很不理解,这人都多少年没回家了,到了西河市不先回家,竟然找了个酒店住着。

  叶南在一旁看着,愣是忍住没有出声打扰。

  人家兄妹好不容易团聚,自己这个外人少说话。

  “对了,妹夫呢?”

  可是,苍天绕过谁?接下来柳蕴行的一句话,直接让在场的其余人石化。

  妹夫?是在说我嘛!

  叶南嘴角尴尬地抽搐了俩下,实在不知道是该接,还是不该接这话。

  接了,就等于承认自己是人家的妹夫了。

  不接的话,又显得没有礼貌。

  “啊,什么妹夫,八字没一撇的事呢。”

  好在柳蕴仪先挂不住,大叫着辩驳了一句。

  叶南才找准机会上前几步,平静的自我介绍道,“我是叶南,初次见面。”

  柳蕴行循着声音看过来,先是愣了一下。

  而后,放开怀里的柳蕴仪大步走过来,脸上带着爽朗且阳光的笑意,上来就直接给了叶南一个熊抱,“什么初次不初次见的?你小子都长这么大了,好样的。”

  这一抱,愣是把叶南给抱懵了。

  怎么?不是初次见面吗!

  可是记忆里没有关于此人的任何信息啊……

  柳蕴行松开叶南后,大笑着解释道,“你出生那会儿,我跟爷爷去过你家,见过你的,你们俩定娃娃亲时候,我也在场呢。”

  难怪,那个时候见的,应该是没有什么印象。

  刚才隔着点儿距离看柳蕴行倒也没觉得怎么样,现在走近了一看。

  叶南才发现,此人面容俊郎,浑身透着一股正气。

  只是说话,就会让人觉得格外舒服。

  难怪,会入了这具身体爷爷的眼睛,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个不错的苗子。

  刚刚那一个熊抱,也能感觉到此人力量很足,并且练的武道似乎跟知微有点儿相似。

  应该是偏向于可以修炼的那种古代武学……

  “是吗?那就真的不记得了。”

  叶南笑了笑,伸手朝着沙发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先坐吧。”

  “嗯。”

  柳蕴行点了点头,便毫不拘束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柳蕴仪也跟着坐到了自家哥哥的身旁,小声询问道,“爷爷是什么意思啊?你们之前难道有什么安排嘛。”

  这话她早就想问了,可是叶南总不说。

  每次都是自讨了个没趣儿,便也没有问的兴趣了。

  现在坐在这儿的可是自家哥哥,那就不怕了。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柳蕴行竟然也不回答。

  并且直接看向了叶南,谨慎的问道,“小南,那东西呢?”

  叶南看了柳蕴仪一眼,“你先出去,在门外守着,不要表现的太刻意,就装作打电话的样子来回踱步就好了。。”

  “我守着?”

  柳蕴仪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确认道,她才不想出去。

  “听话,出去看着点儿,这事回去之后哥哥给你说。”

  不等叶南回答,坐在她旁边的柳蕴行倒是先开口说道,“现在说不方便,就不要再多问了。”

  凭什么?!

  柳蕴仪实在没想到,自己人都坐到这儿了,最后还是要被打发出去。

  她也是爷爷叫过来的,那有什么就不能让她知道的吗?

  不过,最后还是乖乖出去了。

  叶南怎么样,她不清楚。

  可是哥哥办事一向是有分寸的,让她出去绝对不带有个人情感,应该是事情需要。

  眼看着柳蕴仪离开房间,并且把门锁上之后。

  叶南才不紧不慢地掏出口袋里的瓶子,轻轻放在茶几上面,“这里面是什么,老爷子应该给你说过了,后续该如何处理也是。”

  “嗯,都说过了。”

  柳蕴行点了点头,慎重的拿起瓶子。

  打开瓶塞,鼻子凑上去闻了闻,又把眼睛凑过去瞅了瞅。

  最后,确认里面的东西是开脉丹,才小心翼翼的塞好瓶口贴身装起来,“爷爷说这东西是你送的?”

  “嗯,送给老爷子的寿礼。”

  这件事全西河市的人都知道,倒没什么好隐瞒的,“也就是运气好,才得来这么俩粒,不用太放在心上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