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二十七章韩俊

第一百二十七章韩俊

  “这东西对柳家很重要,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多谢。”

  柳蕴行当然知道,这种东西不可能是运气好就能随便得到的,“往后如果有用得上柳家的地方,我们必当全力以赴。”

  这人倒是很爽快……

  全程也没有说什么这种东西客套话,很直接了当的收下东西,道了谢。

  性格,倒是很对味么。

  叶南点点头,笑道,“一家人不说俩家话,只不过俩粒丹药而已,真的不用放在心上。”

  这丹药于他而言,的确是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所以柳家总是那副倾其所有也要报答的样子,倒是让他有点吃力。

  “也是,哈哈。”

  听到这话,柳蕴行突然笑了,大手一扬拍到了叶南的肩膀上,“你是柳家的女婿,就权当是彩礼了,一家人不说俩家话,往后都是一家人了,甭管遇到什么麻烦,咱们就是干!”

  卧槽,什么鬼?这话从哪儿说起的。

  这位哥们儿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

  叶南无语,想要解释一下自己其实对做柳家的女婿并没有什么兴趣。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柳蕴行打断,“我不能留太久,免的被有心之人怀疑,这就先走一步了啊。”

  说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蹭”一下站起身就往外走了。

  还真是个利索的性格,不过挺讨人喜欢的,直接爽快!

  柳蕴行走后,过了没一会儿,在门外照看的柳蕴仪就一脸纳闷的走了进来。

  犹豫着看了看叶南,似乎是想问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最后,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坐在了叶南身旁的位置,“你刚刚和我哥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怎么?你哥没告诉你啊!”

  叶南眉头轻挑,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哥都不说的话,那我就更不能说了。”

  “唔,都不告诉我。”

  对此,柳蕴仪表示非常不满,嘟着嘴不开心地砸了下沙发,“我也是柳家人,有什么不能知道的。”

  这般小女孩的脾气,让叶南也是有点失笑,“不让你知道是为了你好,还在那儿发什么脾气?”

  柳蕴仪“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所以叶南才更喜欢知微啊,这种小女生真的是入不了他的眼,若是当个妹妹也就罢了,当伴侣是万万不合适的。

  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偏任性娇惯一些的,实在是对付不起。

  叶南也没有再追着说什么别的话,干脆盘腿在沙发上坐定,闭着眼睛开始假寐。

  他还需要在这个房间里多待一会儿,如果能过夜自然是最好了,以免让别人起疑自己,是来酒店见人的。

  总之,现在这个情况,让别人知道柳蕴行回来了很不好。

  “我们还不回去吗?”

  柳蕴仪坐了一会儿,就有些坐不住了,不耐烦的催促道,“人也见了,事也办了,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事才办了一半儿,我可能要在这里住一晚上。”

  叶南睁开眼睛,不急不躁地说道,“你要是想回去,就自己先回去好了,下楼的时候记得叫知微上来。”

  恩,是这样的,留个女人在房间里能消除旁人很大一部分疑心。

  毕竟,不管是在叶家,还是在那柳家,都是有长辈同住的,这种情况下男女之间还是很不方便的。

  如果他能跟一个女生在酒店待一个晚上,那些人自然也能理解了。

  “为什么还要住一晚上啊?待会儿还有人来哦。”

  柳蕴仪不解,纳闷地问道,“小北姐不是说你要住我们家里么,你是不是故意跑出来住,不想回去的?”

  这个死女人的脑回路永远都那么简单吗?

  叶南翻了个白眼儿,无语道,“就算不过夜,也得待到晚上七八点再回去,至于为什么就不要问了,不想陪着,你就先回去,我自己晚上会回来的。”

  “我为什么要先回去?偏不!”

  然而,柳蕴仪并不买账,反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也是爷爷派来办事的,凭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回去?我就要留下来看看还有什么事。”

  真是,蠢!

  “你不累吗?”

  这种类似的牢骚叶南实在是不想听了,不耐烦的站起身拉开窗帘,“如果觉得无聊,咱们就先躺一会儿吧。”

  话毕,也不等柳蕴仪做出反应,直接一手将人从沙发上扯起来揽在怀里朝床走去。

  这一波操作稳如狗,柳蕴仪完全是懵·逼的。

  直到被叶南掳到床上躺好,才大惊失色的挣扎着,“你你要干什么,还不快放手!”

  不过,还是没办法挣脱叶南铁钳一般的胳膊。

  叶南躺在床上,一脸的平静,“我能干什么?不就是睡觉喽!”

  说完,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补充道,“你要是乖乖睡着了,那咱们什么事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就试试。”

  听到这话,柳蕴仪浑身一个哆嗦,张了张嘴最终又闭上了。

  最后,看了眼拉开的窗帘,有些尴尬地出声要求道,“那能不能把窗帘拉上啊?”

  拉窗帘干什么?

  就是要拉开让别人看的,看看他们俩个现在在做什么。

  叶南没有回答,下一秒抬手轻轻捂上了柳蕴仪的嘴,“睡觉。”

  短短俩个字,霸道不容拒绝。

  柳蕴仪也只有闭嘴不说话,可是心脏跳的奇快,完全进入不了睡眠。

  倒是一旁的叶南,没一会儿就已经睡沉了。

  听着身旁均匀的呼吸,柳蕴仪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盛开了。

  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甚至有点儿甜甜的,让人很享受,也很舒服。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柳蕴仪也渐渐入了睡。

  等再起来的时候,身旁已经空无一人。

  坐起来,却发现叶南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双腿盘坐闭着眼睛开始练起了功。

  不等柳蕴仪说话,叶南却是已经察觉到了床上的动静,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向床上的人说道,“醒了!”

  “恩。”

  柳蕴仪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懵懂的点了点头。

  这一觉她睡的很香甜,梦里面都是粉色的泡泡,还有穿着笔挺西装的叶南。

  这女人刚睡醒的样子倒是有点可爱的犯规……

  叶南顿了顿,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自顾自地起身招呼道,“已经晚上十点钟了,现在可以回去了。”

  “哦,知道了。”

  柳蕴仪闷闷的赢了一声,笨手笨脚的揭开被子跳下了床。

  因为睡觉的原因,头发看起来有些凌乱,那副模样的确是很可爱了。

  比起平时叽叽喳喳的模样来说,此时此刻倒是有那么一丝丝让人心动。

  “你要是饿的话,咱们可以先去帝景吃个饭。”

  看到这一幕,叶南也没由来的语气变软了许多,“咱们可以吃完饭再回去。”

  “哦,好好好。”

  柳蕴仪是第一次被叶南如此温柔的对待,登时脑袋一片空白,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可是应完之后,又后悔了,连连摇头说道,“算了算了,还是回去好了,也不是特别饿,爷爷肯定在家里等着。”

  她的确是不太饿,可要回家也不是因为爷爷在家里等着。

  是因为她刚刚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在这个酒店的床上,跟叶南睡了一觉。

  虽然整个过程是相安无事的,可怎么说都有点尴尬。

  这副模样落在了叶南的眼睛里,又是一副少女可爱的美好画面,便破天荒的点头应了,“那就不去吃了,回家吧。”

  “恩恩,回家回家。”

  柳蕴仪怎么听都觉得很奇怪,这个人怎么一瞬间变了一个人似的,难道刚才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里她就浑身一个抖激灵,下意识地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确认衣服没有什么问题后便逃也似的先一步往门口走去,“我先去楼下等,屋子里太热了。”

  热?热嘛!

  叶南不由失笑,这家伙倒是也有可爱的一面。

  等叶南下了楼之后,发现柳蕴仪已经在副驾驶座坐好了。

  看来是不想做一起了……

  原来也就是个纸老虎,看着平时待物接事那么游刃有余,其实真正面对的时候也还是跟个懵懂少女一般娇憨。

  叶南摇摇头,自己开门坐到了后面。

  “少爷,咱们去哪儿?”

  知微见状,习惯性的问道。

  叶南看了副驾驶座的柳蕴仪一眼,漫不经心地应道,“老姐把咱们赶出来了,肯定是去柳家啊。”

  “好,知道了。”

  知微应了一声,但是目光也不着痕迹的从二人之间走了一个来回。

  这俩个人的之间的气氛好像有点奇怪?

  柳蕴仪平时最喜欢粘着叶南,不管被怎么怼都要贴着,现在却是一下楼就钻进了副驾驶座。

  叶南也是,平时不会多看柳蕴仪一眼,现在就……

  酒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知微很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些不同点,顿时也觉得有些慌张。

  就在如此尴尬的气氛之下,车子一路开到了柳家,三人中途完全没有说话。

  叶南全程闭着眼睛假寐,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在他心里,也的确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顶多就是对柳蕴仪有一点点的改观而已。

  可是在俩个女人心里,却是起了惊涛骇浪一般。

  与此同时,帝豪酒店对面的一个普通居民家,窗户前面摆放着一个专业的望远镜。

  韩俊则是面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旁边的俩个保安样的家伙,受到低气压的影响也不敢说话。

  韩俊想着刚才在望远镜里看到的画面,心里面就恨得厉害,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小子,还真有闲心,竟然出来会美女?”

  柳蕴仪是他一早瞄准的对象,是将来要娶进家里的。

  可是现在竟然跟叶南鬼混在一起……

  如果说以前还可以说是长辈的婚约而已,还有挽回的机会。

  现在就已经是实锤了,在望远镜里看的清清楚楚。

  “真是不要脸,该死的东西。”

  韩俊越想越气,嘴周竟然不受控制的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面。

  玻璃制的茶几“轰”然碎裂!

  他本来是是因为寿宴上的开脉丹,才决定偷偷跟着叶南,看看叶南都跟什么人接触。

  这个开脉丹的作用巨大,就算不能量产,对于自己家中也是很有好处的。

  哪怕有一丝机会能得到这个开脉丹的出处,他都愿意去努力一下。

  所以才会跟踪了叶南这么久的时间,就是为了找出开脉丹到底是出自谁人之手……

  今天听到手下的人说是跟到了酒店,叶南神神秘秘的似乎是要见什么人。

  他才火急火燎的追了过来,为了不引起注意还乔装了一番。

  没想到,开脉丹的下落没找到,倒是看到这么让人心里不爽快的一幕。

  “我要他死,一定要他死!”

  已然怒火攻心的韩俊,除了让叶南死,却是什么都不想要了“叶南,叶南,叶南,这个该死的家伙。”

  在看到柳蕴仪叶南在一起时的画面,于他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韩俊稍微稳了稳心神,眼光变的有些阴沉,充满了算计的味道,沉声询问道,“我安排的事情怎么样了?”

  旁边的人闻声,立马回答道,“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这边的四大家族比武切磋可要热闹许多了。”

  “好,就是要热闹,越热闹越好,让这小子死在这次比武切磋大会上。”

  韩俊通过身边的人知道柳家的比武切磋大会,也料想到叶南应该会上场。

  通过多方打听后确认了这个消息,就决定好好的捣个乱。

  他是没本事直接出手,可是借刀杀人还不会吗?

  那些帝王的武道世家都是吃素的么不成?能由着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到处跳弹。

  要知道武道门派之间的竞争向来很激烈,大家族为了巩固自己现有的地位,也是会去灭杀旁门的天才。

  叶南不是天才吗?不是厉害吗?

  那就看看跟帝都的那些武道家族比起来,他到底能称个几斤几两了。还有一件事,便是之前西河市袁家一夕之内消失的干干净净,除了袁家父子俩死因属于意外火灾外,其余的打手却不是意外死亡,却像是出了什么事情一样凭空消失了。

  也太诡异了,如此看来的话,或许袁家父子的死心还有待考虑。

  这条线是他顺着叶南的事情找到的,据说袁家的儿子因为一个女人,跟叶南是有点隔阂的。

  这种事情从来都不需要实际验证,捕风捉影就够了。像是袁家那种家族,可不会在乎什么真真假假。

  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向来是那些大家族做事的宗旨。

  更何况,叶南的确是有很大的嫌疑在里面。

  所以,叶南……

  这回你还不死吗?

  叶南当然不知道袁家当初的事情,给他埋了一个很大的雷。

  他觉着处理的还算干净,没想到会被韩俊挖出来。

  不过,就算挖出来也没事。

  对于叶南来说,已然不将这个武道家族放在眼里了。

  还是那句话,就算打不过,到时候拼个全力给自己留条命却是很容易的。

  可是那些非要找事的武道家族,就要好好承受一下来自修仙界不死冥尊的怒火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